第四十八章 惊马

小说: 食在大宋 作者: 古藜 更新时间:2020-05-24 16:50:23 字数:2460 阅读进度:48/148

不知哪来的顽童将一个点燃的炮仗扔到了一匹拉着形制豪华马车的马脚下。

炮仗“砰”的一声在脚边炸开,马儿受了惊吓,当即厮鸣一声发足狂奔,前方城门下,一行牵着骆驼进城的商队正在接受检查。

受惊的马匹带着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尖叫声四起,沿街百姓和摊贩吓得四下奔逃。

马车夫焦急的吼道:“让开,让开!”

马车里的贵妇人和陪待的丫环婆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身体被颠簸的马车带着左晃右碰,脑袋几次撞到车厢上,险些没晕过去。

这一惊变自然早就引起了文舒的注意,此刻她正两手紧扣门窗,头探出帘外,紧紧的盯着侧前方奔过来的马车。

前头赶车的陆喜,手握缰绳极力想把马头往右边带,好和惊马错过身去,然而拉车的马也不知是受到了惊吓还是出于本能,那马头就一直往相反的方向扭去。

眼见着惊马向着自己这边冲来,陆喜面色发白,急的汗都快出来了。

文舒也看得一头汗,只是她既不会训马也不会驾车,眼看马儿不受控制,而前方的惊马就要冲过来.......

危急时刻!她当机立断,双手松了门框,身子往前一冲,从背后抱着陆喜便往地上滚去!

脱了控制,马儿本能的往左边奔去,竟险险的与惊马擦身而过!

同一时刻,那匹豪华马车也因为剧烈冲撞,后侧的车壁竟然脱落开来,一个满头珠翠的妇人骨碌碌的从上面滚了下来。

“夫人!夫人!”几道惊呼响起。

受惊的马匹继续往前窜去,守门的士兵如临大敌,一个个持枪而上,随时准备着屠马于当场。

“陆管事没事吧?”这头,落地的文舒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顺带拉了陆喜一把。

陆喜显然还没从突然坠马的事件中反应过来,楞了楞,正要回答,就听得前方传来一阵孩童的尖叫。

“阿爷!”

文舒闻声看去,就见冲向城门的惊马,在距城门还有一丈的距离竟然又掉头冲了回来,而街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冲出来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丈,目标正是道路中间撞翻了一地菜疏的萝筐。

他站在人群中的孙子见着这一幕,一边尖叫着,一边跑了出来,意图护住老人。

只是马儿奔跑的速度太快,而那老丈明显腿脚不便,眼看一老一少就要丧身于马蹄之下,文舒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便下意识的冲了上去。

同一时间,城门方向奔来一人一马.....

一道深紫长影冲天而起,几个翻转腾挪间,双腿一跨便稳稳的坐在惊马背上,他伸手在马头部位连砍几下,马儿嘶鸣一声,前蹄高高扬起.........

千均一发间!马儿身前,文舒一把捞过爷孙二人向路边扑去!

马蹄落下继续往前奔去,只是没跑两步便身子一歪,口吐白沫的躺倒在地,连带着后头的车厢也侧翻在地,而车夫早在惊马掉头时就跳车了。

一片乱哄哄中,文舒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将腿脚不便的老丈和他八岁的小孙子一块扶了起来。

“老丈,您没事吧?”

“没事,多谢小娘子,多谢小娘子。”老丈回过神来满心后怕,无比后悔方才的冲动,要不是眼前这位小娘子,他们爷孙可就真的要葬身马下了。

文舒摆摆手看向街面,那匹惊马此时倒在路中间,侧倒的车厢里有人颤着手往外蠕动,陆元丞正吩咐守城士兵将人拖出来,而陆喜早跑到城门口牵自家逃开的车马去了。

见那边用不上自己帮忙,文舒便将视线转向另一头,距离惊马翻倒之地三丈外,一个躺满头珠翠,锦衣华服的妇人无知无觉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而周遭的百姓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并没有人上前围观或者询问。

文舒小跑着上前,摸了下妇人颈侧,感觉还有脉博跳动,松了口气。见远处陆喜已牵着马车过来,正帮着守城士兵扶那几个伤员上车,便高喊道:“大人,这里还有一个。”

陆元丞看着他们将最后一位丫环扶上马车,才脚步一转向她走去,到了近处,待看清了那昏睡之人的面容后,不由眉头一皱:“秦夫人?”

他看了文舒一眼。

文舒连忙摆手:“与我无关,她是自己从马车上摔下来的。”

陆元丞无语的白了她一眼,朝后喊道:“陆喜,牵马过来。“

说话间,前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多时,一列穿着统一服装的队伍跑了过来,领头的是个三十开外的络腮胡,正是统管京城治安的军巡院巡院使。

看着街面上的乱象,再看倒在地上的马车,络腮胡心中一个咯噔,看马车的形制,只怕车内的人来头不小啊。

正惊疑间,就见前方蹲在地上的一男一女中,男的站了起来,转向他开口道:“王巡使,秦夫人坠马昏过去了,我们就近送去医馆,相府那边还望你派人通知一声。”

“陆大人!”

军巡院主管京城治安以及临时案件的刑狱诉讼,与大理寺时有交集,王巡使自然认得这位大理寺的二把手。

听他说起相府,又称地上的贵妇人为秦夫人,立时明白这过来,这位怕是新任宰执秦相公的夫人。

心下一惊,忙点头,吩咐手底下去左相府通报。

秦夫人是女眷,又是一府主母,陆元丞身为男子自是不好触碰她,所以抱人上车的任务便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文舒头上。

陆喜牵着马车过来,看了眼车里昏倒以至于躺的四仰八叉的三人道:“公子,马车太小,装三个人已经是极限了,这位秦夫人....”他摇了摇头。

陆喜说的是实情,他接送文舒的车驾只是普通的青布马车,并不是侯府女眷出行的大马车,别说里头现在昏天昏地躺着的三人,就是她们现在都醒了,端端正正的坐着,这辆马车也塞不下四人。

闻言,文舒转了转头道:“我记得前头街口就有一家医馆,反正离着也不远,不如我直接将这位夫人背过去吧。”

王巡使刚想说就你那小胳膊小腿,怎么可能背得动秦夫人,还是在街上寻一个壮实婆子,或者多请几个妇人一起帮着抬去吧。

只是话未开口,便见那位陆少卿点了头:“也好,那你这便去吧,若真能救回秦夫人一命,自有你的好处。”

文舒白了他一眼,心道她虽然她爱财,但也没有这么不分轻重吧,这眼看都要死人了,她哪还有空计较这些。

军巡院,宋官署名。置于开封及河南、应天、大名等府,分左、右。掌京师及陪都风火、争斗、盗贼与刑狱审讯等事。主管官为左右军巡使与军巡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