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盘大阵

小说: 如意天魔 作者: 随想逸 更新时间:2019-06-21 20:42:56 字数:2605 阅读进度:133/297

“大胆!”

与关帝神这等城隍来说,他老婆要被人绿了还可以接受,可自家的神职被人绿了,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

听到众鬼神这么讲,加上刚才神力流失的情况,气的关帝神一张红脸由红转黑,又由黑转紫,再由紫转青,满脸绿油油的好像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这才愤怒的大叫道“众将与我拿下他,打入鬼狱永不超生!”

“众将听令,此人乃是妖孽,化身为我,众将与我将他拿下!”关帝神话音未落,裂缝中的金光已经凝聚成型,吕岳化作关帝神的模样,拿手中城隍印朝地上一砸,裂缝轰隆隆的闭合,满脸愤怒的指着关帝神大喝。

“帝君,这!”

十五位鬼神都知道,这鬼狱虽然关押怨鬼,但却是城隍的根基,由关帝神亲手掌管,绝无第二个人打开的可能,现在吕岳这一手使出来、、、

这些鬼神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终还是掌刑判官微微摇头,悄悄朝后退了一小步,能做到这一步的,都是鬼精,见状连忙朝后退,一步两步,居然彻底离开两位关帝神的战场,只站在外围旁观。

“混账,你们连谁真谁假都分不清楚么?”关帝神暴怒,猛地张口,嘴咧的能塞下一块板砖,一口将手中的金印吞下去,周身红光一荡,一寸寸的化作淡淡的金光,随后就见这关帝神将身一摇,隐约听到有希律律的马叫声,关帝神胯下凭空出现一头大红色的骏马,而在其手中,也出现一杆长刀。

“帝君威武!”众鬼神齐声称赞,拿眼来瞧吕岳,吕岳变不出来这玩意,略微有些尴尬,这些鬼神见状便不约而同的朝吕岳围过来。

“尔等大胆,不知他是冒牌货么?”吕岳大叫道,将手中城隍印望空一丢,化作丈余方圆,狠狠朝这些鬼神砸过去。

鬼神一哄而散,唯有掌刑判官有些憨痴,判断出真假,一心想要在主子面前露面,冲的靠前,一时来不及脱身,只惨叫一声,便被城隍金印砸成一股黑烟。

“废物!”关帝神怒斥一声,将空着的手一招,掌刑判官留下的判官笔跃动起来,化作一股黑光被其收回,一拍坐下大红马,将偃月刀高高举起,大吼道“一起上围住他,待我斩了他的头颅!”

“这关帝神还有隐藏的实力!”一切力量都有其品级,神道分白红金青紫,聊斋世界能级比地球高,但也高的有限,天意垂青才是青色,国运才是金色,因此神祗最高的,也就是金赦神灵。

这个品级套用仙道修行也一样,阴神阴神,阴神方是红色,阴神之下无论是出窍,还是聚形,都是白色,而唯有阳神才是金色。

鬼神神力靠的是外力,自然比不上阳神神通如意,明白自身祸福,但这金色的力量却真实不虚。

先前关帝神气息衰弱,九红一金,吕岳这才敢撩拨他,可这丫吞了神印之后,力量金红对半,这已经达到阳神的技术,吕岳那还敢留,一印拍死掌刑判官,将身子一窜,化作一道金光朝上飞去。

大红马希律律乱叫,关帝神拍马在殿中四处游走,本来防范着吕岳逃走,只是没想到吕岳选择的是头顶,偃月刀朝着吕岳挥出一股半月状的刀气,大喝道“他要逃,结天盘大阵!”

“是!”众鬼神听令,各自退后,将手中法器朝上一抛,又喷出滚滚的阴气,将这些东西裹在其中,犹如一团黑云,关帝神把手一扬,还没暖热乎的判官笔同样飞进去。

吕岳一印朝下,拍碎袭来的刀气,并趁着这股相反的作用力加快速度,轰隆一声将房顶钻出一个大窟窿,正要钻出去,却见下面鬼神弄出来的黑云不住翻滚,自中心散出一点金光,随后金光大作,化作一个带着淡淡白光的巨大圆盘,只是一闪,便后发先至,窜到自己头顶,狠狠的拍下来。

“尼玛!”这种拍苍蝇的即视感让吕岳大为憋屈,匆忙之间只来得及将手中城隍印扔出去,整个人便被“啪”的一声拍回殿中。

“你是何人,那阳世县令去了那里!”

吕岳被拍下来,空中圆盘白光笼罩,吕岳借助天魔如意变化来的关帝神形象立刻消散,显露出吕岳本身的样子来。

关帝神本以为是那阳世县令搞鬼,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忍不住怔了一下,这才喝问道。

“哦,你说淄川县的吴县令啊!”吕岳见这关帝神居然想讲理,眼珠子一转,当下道“我也不知,我本是定海军中随军的道士,昨日吴县令来找我,给我一卷阵图和一枚玉符,要我在玉符亮起时对着阵图施法,昨晚我正在锤炼念头,玉符亮起,我就按着他时候的办,可没想到一道金光闪过,我就来到了这里,我也是被他坑了啊,帝君若是有意,可放我回归肉身,我骗他离开府邸,将他拿下给帝君出气!”

吕岳也是脸皮厚惯了,自己的徒弟说卖就卖。

“这阳世县令早有准备么?共事三年,我知道这阳世县令素有手段,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偷偷修炼仙道,难道它不受官气镇压么?”关帝神皱眉道。

“帝君,莫要被他骗了,刚才他化作帝君你的模样,这是一个随军道士能做到的么?”

关帝神被香火愿力烧昏头,拾掇十殿阎罗,心大准备着造反做鬼帝,最忌惮的就是国运龙柱,因此对朝廷官员多有忌惮,可他手下的鬼神却没昏头,当下有黑白无常高喝道“帝君,先拿下他再说!”

盘子扣下来的时候,自己将城隍印扔出去,这城隍印是由天魔如意幻化而成,而天魔如意是天魔旗的进化版本,而天魔旗,就是自己和吴子清约定捣毁城隍庙的信号。

本来都忽悠住这关帝神了,可得黑白无常提醒,关帝神立刻反应过来,也不说话,只拿手朝下一压,盘子白光大盛,几乎将吕岳团团裹住!

“多嘴!”吕岳气极了这黑白无常,察觉到这白光对肉身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当下将身子一晃,就朝黑白无常的方向扑去。

“此是阴司,那容你撒野!”黑白无常丝毫不惧,虽然手中哭丧棒锁魂链都化作这盘子的一部分,但两鬼自持是阴神之身,大声呵斥着,在维持这盘子阵法的同时,居然张口喷出一股阴气,阴气化作狰狞的骷髅鬼头,朝吕岳咬过来。

“破!”吕岳默念破魔咒,拳头上泛起一层红光,正想一拳打散这个骷髅,却发现破魔咒凝聚的红光在上空盘子的白光下,居然快速消散。

待拳头来到骷髅边上,红光已经彻底消散,骷髅鬼头上下牙嘎巴嘎巴开合个不停,猛地咬住吕岳的拳头,一使劲,居然把吕岳的拳头从手腕的位置生生咬断扯了下去,鲜血淋了一地。

“嘶!”手腕被咬断,吕岳疼的额头直冒汗,飞起一脚将这骷髅鬼头踹飞出去,好艰难才忍住大喊大叫,立刻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是神魂出游啊,就算手被咬掉,可这血是那里来的。

吕岳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盘子,又看了看自己还淋着血的手腕,忽然皱了皱眉,兵符中储存的魂力快速消耗,手腕处便有肉芽蠕动,只是瞬间,便重新长出一只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