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小说: 青梅男神萌萌哒 作者: 江信小城 更新时间:2020-05-23 10:49:57 字数:10198 阅读进度:294/294

慕梓潼没有因为欧晟宇恶劣的态度生气,而是伸出手一指:“就在前面罗!”

前方的拐弯处就有一条小路延伸而下直达湖面,

湖面就是一条弯曲的水上木廊,四周还有很多条一摸一样的,出口在不同方向,但是都链接湖中心的木亭子,隐约得见亭子中央有圆桌,板凳!

几人稍微加快了脚步,来到小路跟前。

“你怕不是带我来郊游,是想累死我的吧!”欧晟宇看着那条小路的台阶,一脸嫌弃。

“就别傲娇了,欧先生!这台阶不过二十来级,而且修的这么宽,不会有事的!”

慕梓潼安慰着他,欧晟宇一直是在平路上练习的,如果能够走一走台阶也是极好的,腿部的神经也能够更快的活动开来!

慕梓潼和吴妈两个人将轮椅抬了下来走在前面,王叔则搀扶着男人,慢慢的往下,当他们来到湖中小亭时,慕梓潼和吴妈两人已经将餐布,坐垫都摆好了!

“当当当,怎么样?在这有树有水的地方野餐是不是特别有意境,好像世外桃源的隐居生活。”慕梓潼摆着碗筷,招呼大家坐下!

欧晟宇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翘着,有微风吹过,引起湖面波光粼粼,感觉内心很祥和,很舒服,阳光斜照在他的脸上泛着光。

这一刻的他仿佛落入凡间的天使,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抚摸那光洁的脸庞。

慕梓潼看呆了,她一直都知道男人长得特别的好看,可是,每次仍会被惊艳到。

“慕梓潼,不要妄想可以爱上我,你不配!”男人利剑般的声音刺的她心疼!

她又犯糊涂了,怎么可以又为这个男人心动!

先不说她还欠着他的钱,就是想要多了解他一点都没有机会,两人怎么可能会有发展,痴人说梦,死心吧!

“我以为欧先生只是自负,原来自恋更严重!”慕梓潼淡淡的回了男人一句。

男人扭头看着她,眼里尽是不解的迷惑!

只是这里的风景太过怡人,众人吃吃喝喝的倒也惬意起来,逐渐消散了之前气氛的不愉快。

吃完饭,吴妈收拾了桌椅,将东西垃圾都打包好,料想着放回车里,刚好王叔准备给欧晟宇拿条毯子盖腿避免湿气伤身,两人便一同返回!

欧晟宇有些累了,坐到了轮椅上,慕梓潼推着他沿着木廊走动。

“我们今天还算是幸运的,万一遇上涨潮,木廊被水淹没了,可就不能直接来到湖中心了!可是很多人并没有我们这样的幸运,也许他们大老远的跑过来,都只能在上面走走!”

这女人没头没脑的在说些什么呢?

男人不解看着她:”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我在开导你呀,希望你心情你好起来呀!”慕梓潼将脸伸到他面前,无辜的说:“这你没听出来!”

“不用你多管闲事!”

男人烦躁的将她的脸推向一边,慕梓潼心里有些恼火,但还是忍了下来。

不管不顾的坐到台阶上,舒服的四肢摊开,静静享受着阳光的照射,漫不经心的说:“不管就不管,我又不是真的很闲!反正今天也就是带你出来看看风景,让你不至于闷的长蘑菇!”

女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尤其是面前的女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让他感觉捉摸不透。

正是这份琢磨不透让他不自觉的一步一步沦陷,欧晟宇移不开眼神了。

“欧先生,千万不要妄想爱上我!”慕梓潼狡黠的一笑,将原话还了回去。

温顺娇小的猫也有锋利的爪子,时不时的会来扒拉你一下。

欧晟宇被女人一呛,禁不住咳嗽起来!

“怎么了?”慕梓潼见状上前询问。

女人温润的气息近在咫尺,身上似有若无的悠香充斥着他的感官,男人一阵悸动,忙遮掩似的将目光转向一边,低低的说:“这里有点凉!”

“哦!”慕梓潼一副理解的样子。

今天虽然有太阳,但是这底下就是“仙临湖“,水的湿气对他的腿不好,王叔去拿毯子又还没过来,都怪自己没提前考虑周到。

“那不然,我们上去走走好了,上边湿气没那么重?”

“你确定就凭你可以将我跟轮椅都弄上去?”欧晟宇看着面前女人的小身板表示怀疑。

“放心吧!没问题的!”慕梓潼拍拍胸口打着包票。

先把欧晟宇搀扶着走上楼梯,然后自己在下来把轮椅背上去不就好了吗?也没那么难吧?

虽然之前扶着欧晟宇复健对他的体重已经有了认知,但是走阶梯所需要的承受力还是让她有些吃力,索性的是欧晟宇的身体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两人还是成功走了上去。

慕梓潼再三确认欧晟宇可以单独站立才敢放手折返去拿轮椅。

之前是和吴妈两人抬,感觉并不重,如果折起来拿应该会方便很多,但是她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下,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她不会折叠轮椅。

眼看着独自站立的欧晟宇身形似乎有些摇晃不稳,也顾不了那么多,两手抓着轮椅就往前走。

憋着一股劲好不容易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欧晟宇就离她两步之遥而已。

可是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突然右手一滑,轮椅一边便脱落陷下去,慕梓潼抬起右脚想要撑住,却没有防备左脚早就已经酸软无力,于是整个人连同轮椅往下倒去。

“妈呀,救命呀!”经不住大声惊呼。

电光火石之间,欧晟宇的长臂一挥,将在前面的轮椅一把推向一边,然后拉过慕梓潼,将她的头紧紧搂在怀里,两人直直的滚下了阶梯。

慕梓潼被撞的眼冒金星,头晕眼花,好一会才清醒,定睛一看,此刻的自己正趴在欧晟宇的身前。

欧晟宇双眼紧闭,眉头深锁,脸上散落着很多刮痕,很显然,伤的不清。

慕梓潼慌忙地爬了起来,赶紧查看面前男人身上的伤势。

小手到处乱摸,确认着有没有摔到骨头!

“不要乱动!”男人哑着嗓子奋力阻止!

还好是没人路过,不然这晴天大白日的,人家还以为他两要在这野外干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慕梓潼听着声音也不对,觉得欧晟宇伤的特别重,心一下子就揪紧了,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你本来就是个病人,还要来救我,万一出点什么意外我要怎么办啊!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死,千万不能!”

欧晟宇又好气又好笑,这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惊吓过度的小疯子了呢?

他是受了一些伤,但是也不至于会死吧?

不过她看起来没什么事,这样就好了。

“你再这样诅咒我,我可能就真的会死了!”

慕梓潼瞪着大眼睛无辜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男人却撑起上半身,给了女人一个吻,像是安抚又有些心疼!

慕梓潼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忍不住嘀咕:“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占我便宜!”

女人一脸防备的样子再次逗乐了男子,忍住疼痛居然笑了起来。

他如今这副模样还能真的对她做些什么不成,真不知这小脑瓜子里装了些什么?

这个时候,这种状况,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慕梓潼有些气脑,男人这是又在捉弄她,看她害怕痛苦很好玩吗?

这次不低头认错,她慕梓潼绝不会轻易妥协!

可是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男人骤然变了表情,身子倒在地上,表情很是痛苦!

慕梓潼又慌忙蹲了下来,带着哭腔说到:“欧先生,你没事吧?”

欧晟宇很想出声说没事,可是身体剧烈的疼痛让他一时开不了口。

“欧先生,欧先生•••••”慕梓潼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已经六神无主了。

“叫我欧晟宇!”欧晟宇费力的挤出这么几个字,这欧先生的称呼好刺耳,好像更疼了。

“欧晟宇,到底伤哪里了,快告诉我!”慕梓潼虽然不理解称呼是怎么回事,不过现下她更在意男人的身体状况,眼泪已如断了线的珠子,决堤而下。

“哭什么哭,还没死呢!现将我扶起来,地上好冰!”欧晟宇咬牙硬挺着。

刚刚从阶梯上一路滑下来,后背的衣衫早已被磨得纷乱,像是火烧一样难受,应该已是伤痕累累了吧?希望不要吓到这个丫头。

慕梓潼使劲扶起男人,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离这里最近可以休息的地方就是湖中心的亭子,可是这不短的距离她们有可能走过去吗?之前是轮椅推过来的,对了,轮椅呢?

摔下来的时候,欧晟宇一把将轮椅推到一边,此刻,轮椅正在湖边安静的浮着,离慕梓潼不过两三米的距离。

“欧晟宇,你在坚持一会啊!我,我想办法把轮椅捞上来!”

慕梓潼双手扶住欧晟宇的身子,看到了男人后背的惨不忍睹,极力憋住眼泪,不行,要赶快了!

将男人的身体小心翼翼的靠在木廊的栏杆上,慕梓潼抓住一旁的另外一根,使劲去勾水中的轮椅,还有一点距离,在向前一点!

欧晟宇眼神开始有些模糊了,轻轻抬起手想要阻止面前的女人,却又垂下,身体的疼痛已让他的嘴唇开始脱皮,嗓子太干,好像说不出话了。

吴妈和王叔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另一边阶梯的路口。

两人一看前面的情景,感觉大事不妙,王叔开始飞奔起来,大声呼喊着:“先生!”

慕梓潼整个身子几乎悬在木廊与阶梯的接口处,左手拉着木栏杆,右手的指尖就快要摸到水中的轮椅,却被王叔的一声大叫吓得,手一滑,飞了出去。

“啊!”

欧晟宇瞬间睁开了眼睛,本能的想要拉住女人,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两人双双掉进湖里。

王叔冲上前来,将手上的毯子一丢,便跳下湖里。

还好这边的湖水不太深,加上两人就在边上,在吴妈的帮助下,很快将两人救了上来!

慌忙将毯子盖在欧晟宇的身上,看到男人后背的伤,脸色立马黑如锅碳,厉声质问着旁边的慕梓潼:“你到底对先生干了什么?怎么会伤成这样?”

慕梓潼嗫嚅的解释着:“那个是不小心从台阶上跌下来划伤的,他现在又浸了水,一定要马上送去医院才行啊!”

“赶快拨打120!”王叔赶紧吩咐着身边的老婆,,对着慕梓潼狠厉的说着:“离我们少爷远点!”然后拱起身子背起欧晟宇急冲冲的走了。

吴妈打完电话,也转过身严肃的看着慕梓潼呼吸急促的警告:“慕梓潼,先生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慕梓潼全身湿哒哒的,水珠正不断地往下流,心里满是苍凉。

如果可以,她宁愿死也不愿欧晟宇受伤。

医院的抢救室门外,王叔跟吴妈焦躁的走来走去。

慕梓潼环抱着胸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身上的衣服半湿不干的贴在身上也无暇顾及。

众人的眼神都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直等到结果一出,就将她碎尸万段。

头低的更狠了,她也想掐死自己,是她害的,蠢到死。

王艺璇急急的从电梯冲过来,站在慕梓潼面前毫不犹豫的就是一个巴掌扇过去,青春的脸庞上是不符年纪的凶狠。

慕梓潼没有闪躲,硬生生接了这一下,巴掌刚落,脸颊便红肿起来。

“我说过要你别打什么歪主意,你还是趁我不在将宇哥哥糊弄了出去,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不是不把宇哥哥害死心不甘哪!”

她还是没有说话,整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等了多久,亮着的灯终于熄灭了,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一脸喜色。

“没有生命危险,后背的幸好只是皮外伤,还有一些感染风寒,腿部的伤没有恶化,好好休养便是!”

众人提着的心才放下来,气氛终于正常了些。

欧晟宇被推出来的时候,王叔他们便围了上去,一路护送着,慕梓潼没有起身,只是抬起头,尽力透过人群的缝隙暗暗观察着。

男人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是表情很平静,眉头也没有再紧皱着了。

慕梓潼全身放松了下来,再也无力支撑,斜斜的倒在了长椅上,眼睛盯着欧晟宇离去的方向。

戴着呼吸机的欧晟宇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身旁的检测仪有规律的发出嘀嘀的声音,房间里高档加湿器在一旁勤勤恳恳的工作,还有满室淡淡的花香,这就是医院独立的顶级vip室,能躺在这里的人,身份一般不可言喻。

欧晟宇昏睡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转醒,医生过来检查,表示已无大碍,再仔细观察个几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王叔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医生,随即大大的松了口气,对着床上的人说:“先生,总算是没事了!我们都要被吓死了!”

欧晟宇静静地环顾四周,发现居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冷冷的问到:“慕梓潼怎么不在?”

王艺璇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嚷嚷:“宇哥哥,你是昏了头吗,还找那个女人?她把你害的还不够惨吗?”

“慕梓潼在哪?”男人无视女孩的话语,再一次朗声问到。

“她摆明了就不是好人,我让她滚得远远的!”王艺璇恨恨的说。

“林小姐是真的走了!”王叔看着男子的眼神扫射过来,上前硬着脖子回答。

欧晟宇抑制着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闭上眼睛,嘴里吐出的话确是不容置疑:“把她找回来!”

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敢撂挑子走人?

“先生,您明知道林小姐的身份不简单,何必让她留在身边三番五次的害您?这次,我真的不能再纵容您的任性了?”

王叔不卑不亢,坚定地回答!

他心里一直都是以主子仆人的关系来提醒家人注意分寸,可是他王家几代照顾着欧家,看着先生从一个襁褓中的孩子长大成为欧家的顶梁柱,这份感情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事关先生的安危,就别怪他越矩了!

欧晟宇一直没把王叔一家当做下人看待,所以王艺璇才敢在众人面前如此骄纵,但这不代表他们可以替他做主。

眼睛一睁,射出镇人的神魄,铿锵有力的的说到:“我说把她找回来,立刻、马上!”

随即露出一个后背,表示不愿再跟众人说话。

王叔静静的站立了两分钟,握着的拳头松开,轻轻叹了一口气,示意众人全部退出病房。

老子怎么僵得过儿子?王叔就是这种感觉。

慕梓潼昏了过去之后,鉴于她与欧晟宇的特殊关系,还是被护士安排在了普通病房。

这次,她也落水感染风寒,加上前段时间身体也是刚刚痊愈,一时间病来如山倒,如若不好好修养调理,怕是会为今后留下隐患。

王叔通过房门上的玻璃观察着里面的女人,状况看起来似乎比先生还要糟糕,一想到众人全部注意力都在先生身上,连她全身浸湿也没施舍一件干净衣服时,心里有些愧疚!

这个女人从始到终,没有埋怨没有离去,接受着众人的指责,这样看来,也是个心底不错的人!

只是看人真的不能只看表面,谁知道她会不会像之前的那个女人一样带给先生致命的打击,如果是这样,到时候再想补救也是来不及了!

慕梓潼朦胧中感觉到床边有人,努力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派傲岸睥睨的王叔。

“林小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伤害我家先生!”

慕梓潼有些无所适从,不安的问到:”王叔,您这是•••••”

“林小姐,我知道你可能有你自己的立场,但是我们家先生真的不能再受到什么伤害了!他的腿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还是希望您履行之前的承诺,好好照顾!”

慕梓潼心里清楚,她和欧晟宇之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关系,还有一种没有说破的情愫在里面,只要他们不赶她走,她是非常非常愿意呆在他的身边尽心照顾。

“王叔,您放心,我跟您保证,绝对不会伤害先生的!”慕梓潼为了让王叔放心,还是做了保证。

王叔只得放手,先生这辈子注定对长着这张脸的女人放不下,他也没有办法啊!

慕梓潼只是虚弱,好好休息一番,再加上价格不菲的营养针,过了几天就恢复如常。

王叔帮慕梓潼延长了假期,于是她就在医院里仔细照料着欧晟宇的生活起居,众人为了先生健康着想也没有再为难她。

这一段的时光过得很平静,而欧晟宇的腿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可以单独落地,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

出院的时候,王叔安排车子开去老宅,却被欧晟宇一口回绝,硬是不管不顾的带着慕梓潼要回学校旁边的公寓里。

王叔只得立马安排人提前过去打扫,然后再让车子送他俩过去。

王艺璇在一边气的跳脚,但也只能是干着急,有了欧晟宇这张王牌护身符,谁能拿那个女人怎么样呢?

车子离开医院,缓缓向前行驶,坐在里面的慕梓潼思量再三还是开了口:“那个,欧先生,您的腿已经康复了,您看我们之间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欧晟宇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带一丝情绪。

慕梓潼瞬间认怂,好吧!现在不是讨论这件事的好时机。

“我已经请假这么久了,明天可以回去上学了吧?”退而求其次,先问这个吧!

“随便你!”男人丢出这句话便闭上眼睛假寐,完全无视一旁的慕梓潼。

慕梓潼无奈的吐舌。

回到公寓里的时候,里面已是一片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看着熟悉的环境,慕梓潼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不过,离开了这么久,还是有不少东西需要收拾准备。

慕梓潼在卧室收拾着衣服,整理自己明天上学要用的东西,而欧晟宇又开始了之前的工作狂人模式,电话打个不停。

等欧晟宇打完电话来到卧室的时候,慕梓潼已经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男人静静的拉好窗帘,给女人盖好被子,掩上房门来到了客厅。

四周很黑,他也不想开灯,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点了一根烟,看着烟火忽暗忽明,心里也跟着沉沉浮浮。

那水晶相框被打碎的画面在他脑海里不停地回放,他知道,回不去了。

相框碎了,女人也早就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慕梓潼醒来的时候欧晟宇已经不见了踪影,来不及多想,慕梓潼一路飞奔到了学校。

原本还担心赵礼礼她们会刨根问底的打探自己近段时间的动向,为此自己还准备了很多说辞,不过,见面后她一句:“请假回家照顾外婆”,便打消了众人的疑窦。

原来,她们的注意力都在最近的比赛当中,还有组织比赛的-----陈子墨!

至于她呢,因祸得福,慕梓潼心里瞬间充满了对陈子墨的感激。

可是众人却没打算在篮球比赛这种事情上轻易放过她,凳子还没焐热,便被同宿舍的几个人怂恿着要她报名。

“不行,不行!这可是篮球比赛,就我这小身板,还不让人当篮球打!”慕梓潼直摆手,连忙拒绝。

虽然这次篮球比赛的奖品异常的丰厚,可是她慕梓潼就是提不起兴致,她这娇小的身材怎么跟那些巨人去争?白白送人头吗?不干,再说万一欧晟宇有事找她,那可又得耽误时间,既没实力也没精力呀!

“慕梓潼,老师说了,全员参与呀!名额都是按照宿舍为单位统计的,你也不想看到我们因为你一个人而集体淘汰吧?”赵礼礼抱住她的大腿,如诉如泣。

“是的呀,好末末,你难道不想在你的大学生涯中留下青春的回忆吗?奖品不重要,重要的是亲身参与呀!”黄思琪抱住另一条腿,苦苦哀求。

慕梓潼完全不能动弹,欲哭无泪!

她们知道她的心软,她确实不想连累同学,也想像她们说的那样,去拼搏去奋斗,只是她对于这种球类运动一向没什么天赋,能行吗?

显然她们压根没打算给慕梓潼思考的机会,一边一个死拉硬拖的就将慕梓潼带到了操场。

看着陈子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慕梓潼很想临阵脱逃,她如果跟教官说她是被逼的,教官会让她走吗?

“同学们,大家都靠拢过来!我们今天先进行速度训练!”

陈子墨选择无视慕梓潼的异常,其实也是在掩饰他自己的慌张。

老远他就看到了那个缓缓走过来的人,显然,他已经和她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了,慕梓潼,你让我等的够久啊!

“大家先热热身,顺便动两下,让我看看!”陈子墨将几个篮球分散发给同学们,让大家自游发挥,顺便观察一下各人的灵敏度。

慕梓潼夹在众人里面跑来跑去,她也想接住那个篮球,可是不管是力气还是身高都不占优势,几圈下来,连篮球的边都没摸到。

“集合!”陈子墨吹了一下脖子上的口哨,然后下达指令:“全体都有,依次排成纵队,沿着操场开始跑步!”

众人立即自觉地排成队伍行动起来,慕梓潼有些惊呆,不知道自己不过消失了两个月而已,怎么这群人什么时候开始如此热爱运动,而且这么听话。

“慕梓潼,你还在等什么呢?”陈子墨质问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慕梓潼这才回过神来,尴尬,队伍都跑远了。

完了,她不仅身高体能跟不上,连反应速度都比别人慢半拍。

“也不用心急!慢慢来就好了!”陈子墨看着她脸上生无可恋的表情禁不住心情愉悦,笑着安慰。

没有料想到教官居然没有动怒,还贴心的安慰她,教官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

“就先从跑步开始吧!”陈子墨率先跑了起来,示意慕梓潼跟上。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那就坚持到底吧!说什么也不能拖后腿,咬着牙,慕梓潼也冲了上去。

“我说过我会来北大任教的,怎么样?没有食言吧?”陈子墨边跑边用余光打量着慕梓潼的表情变化,恩,要拉进距离,所以主动挑起话题。

“我记得呢!那以后就要改口叫陈老师了!”慕梓潼没想那么多,陈子墨脾气那么好,应该不会随便给人挂科吧?那可以选他的课挣学分,挺好!

“你前段时间请假去哪里了?”

“这个,这个是我家里的私事•••••”

两人边跑边聊着天,慕梓潼被转移了注意力,倒也觉得没那么吃力,以前就觉得陈子墨是一个非常适合倾诉的人,现在还发现,他也很健谈。

“你家里是在北市东边的那个小镇上吧?”陈子墨还是忍不住把话题往那边带。

“恩,到了镇上还要转车呢!比较偏,所以车子也很少,有时候坐不到车就只能走路了!”慕梓潼不疑有它,细细回答。

“转车的地方是不是在镇上火车站出口的那个公交站台上?”

“是的是的!”慕梓潼赶紧点点头,有人知道那个地方也不奇怪吧?或许人家去过呢?

“那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在那里帮助过一个少年?”陈子墨循循善诱,好心的提醒着她。

“少年?帮助他?”慕梓潼有些疑惑,这个她的记性并不好,学校这么大点地方都有可能迷路,何况是那么久远的事情?

少年,好像有那么一回事,又好像没有!

“呃,我不记得了!”慕梓潼老实坦白。

陈子墨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正常,一派的祥和温柔:“想不起来就算了,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

眼见慕梓潼已经跟上了大部队,他松了一口气退了下来。

跑了有三圈,陈子墨叫停了队伍,随即朗声宣布:”今天就到此为止,解散!”

众人很快离去,只有慕梓潼被他单独留了下来。

“慕梓潼,你的底子特别差,需要比别人多些训练!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早上过来跑几圈,直到速度跟体能跟上为止!”

“是!”慕梓潼痛快的应承着。

陈老师真的好好啊,不但不嫌弃她,还私下给她开小灶,现在,这么好的老师已经不多见了,慕梓潼在心里给他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陈子墨望着女孩兴高采烈离去的背影,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等着,接下来有的是机会。

慕梓潼这些天起的都特别的早,最难能可贵的是陈子墨每天都准时在操场等着她,有了监督和陪伴,跑步的时间也过得挺愉快。

等到欧晟宇有所察觉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几天,心里在疑惑,这丫头怎么回事,每天都起这么早,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只是有点好奇而已,他相信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这天早上,两人一起坐在桌子上吃早餐,欧晟宇貌似不经意的开口:“你最近都起的很早!”

“是呀!”女人经过这些天的锻炼,气色好了很多,好像红润不少。

“在干些什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欧晟宇问到。

“这不被赵礼礼她们拉着参加篮球赛,又资质太差,只好天天早上去跑步了!”慕梓潼早就想报备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行程了,刚好欧晟宇开口问,就爽快的回答了。

“你也知道自己资质不好!”欧晟宇调侃着身边的女人,嘴角弯弯的笑了。

“可是勤能补拙呀!再说我还有秘密武器呢?”

“哦!是吗?那我今天可以检验一下你这些天的训练成果吧?”今天的事情并不那么急,已经好多天没有跟这丫头在一起了,竟然生出些想念。

“好啊!那就请欧先生移步吧!”

慕梓潼见欧晟宇的兴致高昂,也是心情不错!

就当陪他散步休息一下,天天埋头工作也是很劳累的。

欧晟宇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此刻正大踏步的向前走着,又恢复了以往的威武挺拔。

慕梓潼还来不及感慨,便大老远的看见了操场上另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

“陈老师!”慕梓潼挥挥手,热情的打着招呼。

陈子墨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退去,看见她身后的男人忍不住双目快喷出火来。

“真是幸会呀!”陈子墨皮笑肉不笑的先开了口。

“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欧晟宇整了整自己的衣袖,云淡风轻。

慕梓潼一脸的兴奋:“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

“用认识两个字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太生分了!”

陈子墨将这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往上挽袖子的举动好像准备大打一架。

慕梓潼此刻才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看来两个人不仅认识,好像还不是很愉快的样子,站在两个男人中间心里有些微微发憷。

“我们两人之间生分是件好事!”欧晟宇冷冷的看着陈子墨回应,然后摸摸慕梓潼的头,轻声说到:”我还有事要赶回公司,今天就不陪你了!”

转身离开这里,可是,握紧的拳头显示了内心的波动,如果不是这个丫头在这里,他可保证不了他是不是想一拳打爆他的头。

慕梓潼看看欧晟宇离去的背影,在回过头来瞅瞅面色铁青的陈老师,糟糕,她好像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蠢事。

陈子墨还是陪同慕梓潼完成了训练,只是面对她的试探却也不愿意多谈,显然,这绝不是简单的瓜葛。

慕梓潼害怕下次不小心碰面两人会直接大打出手,心里的担忧让她越发想要了解这里面的内情,既然陈老师不愿意说,那他还是改变方向去问欧晟宇吧?

欧晟宇应该会告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