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小说: 青梅男神萌萌哒 作者: 江信小城 更新时间:2020-05-23 10:49:57 字数:12185 阅读进度:293/294

慕梓潼没有回应,只是将衣服的袖子挽了起来便走了进去。

第二天,天气晴朗,暖洋洋的太阳照耀在大地,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在庭院里洗洗晒晒。

当慕梓潼看到坐在轮椅上胳膊上夹着木板的慕邶宸时,嘴巴张成了O字型,看来,昨天的事故雪上加霜,让他受了更多的伤!

“既然是来做事的,那就帮王子洗澡去吧!”慕邶宸别过脸去,不想承受女人同情的目光!要不是他一时失察,怎么会轮到一个瘦小的女人来可怜他!

女人看向院子中央那半人高的大狼狗心里发憷,脸色一下就白了,颤巍巍的问着:“欧先生,它应该不咬人的吧!”

慕邶宸不置可否:“它平常不咬人!”

平常是指什么时候?也就是说如果它不平常就会咬人罗?慕梓潼咬紧牙关。

“你也可以选择离开,不过,我要提醒一下林小姐,我们之间可是有协议的!”慕邶宸冷冷的说道。

慕梓潼不管不顾,打算放手一搏:“不就是这点事嘛,我来!”

“王叔会在边上看着!”慕邶宸说完,坐着轮椅离开了。

慕梓潼苍白着脸去打开了水龙头,拿起冲水管却踌躇着不敢上前。

“林小姐,水已经流了很久了!”王叔冷酷的催促着。

慕梓潼紧盯着大狼狗,紧咬着牙关,一步一颤的向着狼狗移动!

这是哪个丧尽天良的坏人想出来的馊主意:给大狼狗洗澡!

慕梓潼小的时候,被邻居家硕大的狼狗舔着舌头给按在了地上,虽然主人赶来的及时,没有流血事件的发生,但狼狗锋利的爪子还是划伤了她的手臂,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去过那户人家里,但是耐不住,仍是噩梦连连!

像她这种看见狼狗就吓得腿直哆嗦的人,现在居然要给狗洗澡,难以想象!

慕梓潼举着水管,伸出左脚、放下,很好!王子只是蹲着,没有反应,小心翼翼的再伸出右脚,轻轻放下,慕梓潼就这样试探着来到了大狼狗十米以内的距离!

慕梓潼踮起脚尖,试着将手中水管里的水浇向狼狗,但是好像太远,水只是浇湿了面前的地!

有点埋怨这水管的压力太小,导致水流的冲劲不远,正用脚试探着再往前挪个两三步时,不料一直蹲坐着的狼狗突然站起身来冲着她汪了几声。

慕梓潼不防备一下子被吓得跌倒在地,手里水管脱落,水流的到处都是!

狼狗见状突然挣脱了绳子,奋力向她冲来,慕梓潼惊恐的睁圆了眼睛看着狼狗飞驰的模样,儿时恐怖的一幕再次上眼,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慕邶宸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本书,但是却有点看不下去,这女人真是倔强,明明怕的要死却还是要坚持,真不知道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还好,王子一直是条比较温顺的狼狗,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先生,林小姐晕倒了?”王叔敲了门进来禀报。

“哦?”男人微微抬了下眉,晕倒?不错的方法啊,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吗?

而慕梓潼的房间里,年长的女佣人正换着她额上的帕子,慈祥的脸上忧心忡忡,禁不住自言自语:“怎么一直不退烧呀!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先生的心也太狠了!”

慕邶宸刚被王叔推进房间,便听到佣人的抱怨,毫无表情的询问:“怎么样了?”

佣人站起身,恭敬的弯下腰:”先生,她烧的温度越来越高,根本降不下去!”

慕邶宸的心一沉,原来真的被吓出病了!

慕梓潼因为高烧脸色潮红,平常神采奕奕的眼睛紧闭着,不时有汗珠从额头流下,嘴唇微微泛紫。

看着躺着床上的人,慕邶宸突然间很烦躁,自己操纵轮椅转过身,以极其不自然的声音吩咐说:“叫李医生过来!”

王叔应了一声,上前推着他出去了,女佣人也终于放下心来,先生是不打算为难这姑娘了。

慕梓潼只觉得自己一会在水里扑腾,一会在火里炙烤,就这样反复的折腾,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原来已是深夜,窗外月色微微透了进来。

慕梓潼觉得全身酸疼,费了老大的劲才挣扎着坐了起来,手背上轻微的刺痛迫使她低头一看,原来插着针头,一旁的架子上还挂着点滴。

自己这是生病了?

慕梓潼悻悻然的坐了几分钟才感觉头脑清明了些,于是也想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慕邶宸要她给狼狗洗澡,她就去了,结果,狼狗睁开绳索向她扑过来,她太过害怕就晕倒了。

那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让她汗毛倒立,环顾四周,看看紧闭的房门,这才拍着胸口大大的喘着气!

终于死里逃生了,她真的再也不要去给狼狗洗澡了!

慕邶宸没有不管她,还是找来医生给她看病,为什么呢?

看似恶劣的人其实心还是热的吧?

其实回想过往,慕邶宸对于她来说,真的是救命恩人,帮过她那么多次,还借了那么多的钱给她,甚至准备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公寓?

所以即便是现在,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嫌弃和刁难,慕梓潼还是反感不起来,并且想要更加靠近他、了解他。

虽然慕梓潼身体不舒服,但是王艺璇也并不打算放过她,时不时的来到她房间警告,嘴里翻来覆去的也离不开慕邶宸。

反正躺在床上也很无聊,再加上身体不舒服很是乏累,慕梓潼就权当调味剂了,而且还时不时可以听到慕邶宸一些小小的过往,这样也很好。

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几天,当慕梓潼终于不用打针完全康复的时候,她得知慕邶宸手上的夹板也拆除了。

于是,这天早上,慕梓潼早早起身,来到焕然一新的健身房,先是自己大汗淋漓的做了一些运动,尔后返回房间稍作梳洗,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

狼吞虎咽的吃完简单的早餐,慕梓潼便来到了慕邶宸的房间。

慕邶宸没有闲着,正在堆满文件的桌子上翻看着,眼见慕梓潼进来,头也没抬,冷冷说道:“什么事?”

“欧先生,我们今天可以开始康复训练了!”

慕梓潼快速出口,她这些天也向医生请教了不少关于车祸患者走路复健的相关问题,各种视频也看了不少,现在开始,她要竭尽全力来报答他对她的恩惠。

“我没空!”慕邶宸毫不犹豫的拒绝,她难道看不见他很忙吗?

“欧先生,越早开始恢复的就越快,拖得久了,就会丧失复健的最佳时机!”慕梓潼试图跟面前的男人讲道理,可是语气柔柔的压根没有什么说服力。

慕邶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足足看了面前的女人两分钟,女人没有一丝闪烁,男人突然就让步了:“可以!”

直到推着男人来到健身室,慕梓潼的心情都还是很兴奋,终于把他带过来了。

如果她的努力对他的身体有一点帮助,那么她就能减少一点她无法报恩的愧疚!

一路上的慕邶宸并没有出声,慕梓潼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他,径直推他来到了健身室专门拜访康复器材的那块地方。

那是两根用来支撑双臂训练行走的铁杠,下面铺着厚厚的毯子,减少摔倒后的疼痛。

“欧先生,我们首选要做的是让双腿习惯站立的感觉,所以今天先•••••”

慕梓潼一副讲解员的样子,想着将自己的计划毫无巨细的讲给面前的男人听,可是男人却望着面前女人一张一合的嘴唇出了神,他也说不上来自己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一开始就不应该留她下来!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这哪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的事!

“那个,欧先生,我说的您听明白了吗?”慕梓潼滔滔不绝的讲完之后,尴尬的发现面前的男人早已神游太虚。

“不明白!”慕邶宸干脆的回答让人傻眼。

算了,慕梓潼决定放弃再次解说一遍的愚蠢行为,反正眼前的男人绝不会认真的聆听,与其那样,还不如不要废话,直接行动好了。

“没关系,那都不重要,我们直接开始训练好了!”

慕梓潼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坚定的说:“你倚着我先试着站起来,那个,上次我是没心理准备,所以出了岔子,这次我已经对您的体重有了认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说到上次的时候,慕梓潼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慕邶宸敏锐的捕捉到了她脸上的羞涩,于是心里起了偷偷捉弄的心思。

慕梓潼将慕邶宸的右手胳膊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右手抓住他的右手腕,左手环住他的腰身,示意他从轮椅上起身。

慕邶宸垂着的左手貌似不经意的摸到了她的后背,而且还轻轻的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慕梓潼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将身上的男人甩开,眼看着上次的悲剧又要重演,慕梓潼吓得赶紧上前拉住男人。

也许是有了前车之鉴,慕邶宸此次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快,身子借助铁杠的力量撑着,将慕梓潼抱进怀中!

女人惊魂未定的娇俏模样,粉嫩的唇微张,好像在邀请别人品尝,慕邶宸却之不恭,低下头,吻上一片芬芳!

慕梓潼不知如何应对,目前这种状况,她既不敢放手也不敢推开面前的男人,如果再次摔倒那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慕邶宸并没有打算索取很多,只是轻轻的碰了几下便放开了她。

慕梓潼指着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男人一派的气定神闲,抬手将女人的手指放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解渴!”

她是又被面前这个装模作样的男人占了便宜吗?

慕梓潼一时气结,说不出话来。

你口渴你就去喝水呀,干吗要来亲我,抚摸着自己的双唇,慕梓潼又不争气的红了脸,这个登徒子!

接下来的时间,欧先生心情不错,很是听话!林小姐虽然鼓着腮帮子,但也是小心翼翼在旁护着男人。

第一次的训练时间不宜过长,但是也是让两人精疲力尽,慕邶宸都觉得双臂麻木,疲惫至极,不知道瘦小的慕梓潼是怎么撑下来的!

慕邶宸舒舒服服泡着澡的时候,慕梓潼正趴在落地窗的护栏上看风景调解心情!

她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吃豆腐,又不把话说清楚,自己云里雾里的傻瓜一样!

犹自出神之际,房门却被敲响,打开一看是王叔,身后跟着两个佣人抬着一台按摩椅。

指挥着人将东西放在空位上,然后转身对着慕梓潼说:“先生说请林小姐好好按摩,不然会全身酸疼!”

慕梓潼诧异的盯着按摩椅,慕邶宸安排送过来的,为什么?难道是怕我不舒服?

一想到那男人感刚刚在健身室的举动,禁不住又是心生荡漾,局促的说了一句:“那就麻烦王叔替我谢谢先生!”

王叔望着紧闭的房门有些不明所以然,这先生跟林小姐这是怎么了?

连王叔都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小波澜,何况是第六感敏锐的女人-王艺璇?

慕梓潼这些天都有意避开慕邶宸的视线,王艺璇更加心生不悦,变本加厉的挑着慕梓潼的刺,

可慕梓潼的适应能力实在是太好了。

她已经习惯了王艺璇的找茬、王叔的叮嘱、佣人的照顾,甚至是慕邶宸时不时的调戏!

每当这时,慕梓潼都会想起经常在他身边的徐鹏,可是这么久了都没有看到他。

如果有他在分散他的关注,慕邶宸就不会无趣到以调戏她为乐子。

最近慕邶宸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笑容也多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是慕梓潼的功劳,所以对她的态度也稍稍好了一些,单页仅仅只是稍微而已,还是感觉到众人心里的戒备。

不过,慕梓潼已经很感恩了,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每天吃完早餐后慕梓潼来推慕邶宸一起去健身室做康复训练,已经成为了两人生活的固定模式!

这天慕梓潼照常来到慕邶宸房门前,平常敲门过后就会响起慕邶宸的“进!”

但是今天她敲了很久,也没有一点动静。

慕梓潼马上就慌了。

慕梓潼很想打开房门,可是她又怕,万一慕邶宸在房间,看到她自作主张会发脾气,一时间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小姐,你找先生?”吴妈提着清洁工具上楼,很明显是来打扫房间的。

吴妈就是上次她生病细心照顾她的年长佣人,后面她才知道,吴妈就是王艺璇的母亲,王叔的夫人,他们一家三口一直生活在慕邶宸身边,照顾着他的起居。

不过不是亲耳听到吴妈自己说,慕梓潼是打死也不相信他们会是一家人,毕竟王叔的严肃寡淡、王艺璇的无理取闹跟眼前和蔼可亲的吴妈一点都扯不上边。

“吴妈好,我是来找先生去做复健的,可是敲了很久也没人应!”

“哦,先生一早就出去了!老王他们也陪着去了,都不在家呢!”吴妈边说着边打开房门提着工具走了进去。

现在在这个家里,估计也就只有吴妈会给她一个笑脸,所以在吴妈面前她也是比较放松的,轻轻靠在门口,慕梓潼询问道:“欧先生他们是去处理什么紧急的事吗?”

“在这个家里,先生的事不要随便打听!”吴妈好心提点。

“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没有其他意思的!”慕梓潼摸了摸脑袋,一副无辜模样。

“这也不能怪你,你跟在先生身边也没多久,以后你慢慢就都会了解的!”吴妈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反而安慰她。

“吴妈,要不我帮你打扫吧?”慕梓潼提议到,其实她也是有私心的,她想要趁机仔细看看慕邶宸的房间,了解一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恐怕不行!”吴妈面露难色,看着一脸期待的女孩解释了起来。

“我来打扫是先生交代过的,但是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放你进去了,先生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这样啊?”慕梓潼有点失落,在这个家根本不可能从别人的嘴里套出一丁点有关于慕邶宸的信息,今天本来是特别好的机会,但是恐怕要泡汤了。

“好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这里一会就忙完了,等下还要去厨房张罗呢!”吴妈笑着催促着她。

“那我就回房好好休息吧!”话都说到这份上,慕梓潼只能跟吴妈挥挥手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

身后的门一下就被关上了。

慕邶宸对于自己的房间看管的这么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再里面呢?比如,车祸的真相什么的,

慕梓潼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也就越发觉得没有比今天人都不在更好的机会了!

突然灵机一动:刚吴妈说打扫完还要去厨房忙活,那是不是可以瞅着这个空档去看看?

慕梓潼竖起耳朵,直到听到关门声及下楼的声音她才蹑手蹑脚走下来!

慕邶宸并没有锁门的习惯,也许是知道并没有谁有胆量敢私自进来吧!

慕梓潼屏住呼吸,慢慢的关上房间门,然后才敢细细打量起来。

这间房她来过几次了,可是每次都是匆匆离去,此时来看,确实很符合慕邶宸的气质,整洁、庄重!

慕梓潼四处转了转,桌上放的也就是一些公司项目的资料文件,她并不感兴趣,打开抽屉也是一些类似的资料,压根都没有她想要看到的日记呀或者体检报告、事故诊断书之类的,看来这趟一无收获了。

慕梓潼无奈的摇摇头,打算关好抽屉离开,可是这时抽屉底层有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慕梓潼有些好奇,非常小心的把它从低下抽了出来,是一个很漂亮的水晶相框,只是为什么上面蒙着一张白纸?

会是慕邶宸吗?心里的疑问再放大,慕梓潼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去揭开,她就看一眼就好了。

此时的房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哐啷的声音显示着推门人到底有多愤怒!

慕梓潼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抱头尖叫,却忘记了手中正拿着的东西,相框应声掉在地上,玻璃碎片散落一地,隐约中看得出轮廓应该是一男一女。

慕梓潼正想蹲下去看个清楚,却被门外的怒吼声吓住了:“你在干什么?”

是慕邶宸!

慕梓潼抬眼望去,男人声音正坐在轮椅上对着她厉声质问,身后推着的王叔同样严肃。

“我,我只是••••••”慕梓潼着急的想要解释,可是慕邶宸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凛冽,眼中的厌恶一览无余,她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她心里很清楚:再多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们一定是把她当成小偷了,毕竟她真的私自进了房间,此刻,也算是人赃并获!

“带到地下室关起来!”慕邶宸眯着眼睛,带着一丝冷笑对着王叔说到。

“是,先生!”

王叔手一挥,便进来两个人,架起慕梓潼就往外拖,完全不顾玻璃碎片划伤了她的脚!

慕梓潼看着慕邶宸的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男人现在完全在气头上,她还是等他气消了在好好解释吧!

慕邶宸其实一直在等待女人的反抗、解释,大声说给他听,是他误会自己了!

她平常不是很能说大道理吗,可是此刻却是如此沉默,不为自己辩解一分一毫,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吗?

如果她真的就是那样的人,为何跟自己在一起会笑得那么开心、真诚?还有那些被触碰时的青涩反应,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他只能说这女人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连他都上了当。

虽然心有疑惑,但是慕邶宸还是硬着心肠看着下人将她带了下去。

每个人都应该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就算是你,也一样。

慕梓潼脚上的血渍已经干涸了,她已无暇顾及,此刻比这更严峻的是:寒冷!屈膝把自己牢牢抱紧,还是无法阻挡四面痛的阵阵寒意,慕邶宸这是要冻死她吗?

慕邶宸虽然是有钱人,但也不是心里扭曲的变态,断然不会在自己家的别墅来修建一个监狱来折磨人,此时关押慕梓潼的地方不过是他家的地下冷藏室,用来储备瓜果蔬菜以及日常用到的冰块。

别墅的餐厅里,久未露面的慕邶宸正动作文雅慢条斯理的切着盘子中的牛排,身边立着低着头的吴妈。

“先生,林小姐擅自进入房间是我的疏忽,我没有及时制止她,但是我想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吴妈看了好一会,眼见慕邶宸吃的差不多了,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慕梓潼是个单纯的孩子,她不会看错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慕邶宸放下手中的刀叉,用餐巾擦拭着自己的嘴唇,不发一语。

王叔狠狠的瞪了下自己的老婆,警告到:”不要再说了!”自己这个老婆就是心眼太实诚,看谁都是好人,都不知道实际情况,也敢大着胆子出面求情。

吴妈才懒得理他,既然决定求情,那就要尽全力!无视男人的警告,又上前半步,接着说:”先生,林小姐一定是不小心才打破相框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况那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

没等话说完,慕邶宸突然暴躁的将手中的餐巾用力的砸在地上,眼神狠狠的瞪向吴妈。

吴妈畏缩的向后退了几步,她也没料到事情过了那么久,先生还是这么过激的反应,果然,这还是先生心中的雷区。

王叔则是懊恼的上前扇了吴妈一个耳光,这个老婆子越活越糊涂,真把先生当成自己人了,那是主子,主子面前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心里没个底吗?

吴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忍住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慕邶宸没有再发怒,自己沉默了几分钟,对着王叔说:“好了!这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提了!推我上去!”

王叔示意吴妈赶紧收拾桌面,自己则是推着慕邶宸上了楼。

吴妈此刻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望着慕邶宸离去的背影,满是心疼.

在欧家,那个镜框那个女人是无人敢提及的雷区!

相框里的照片是慕邶宸和初恋女友的合照,先生以前并没有这么暴躁易怒,可是自从那个女人背叛他以后,他就变了。

虽然这些年来他什么也没说,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没有放下,那相框虽然被附上了一张白纸但还是被留了下来。

吴妈下定决心还是要管这事,先不说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万一出了什么事先生怕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毕竟那个林小姐长得那,像相框里的那个女人。

是夜,慕邶宸一手将药片放入嘴里一手接过吴妈手里的水杯,一仰头咽了下去,吴妈接过水杯却并没有马上退下,慕邶宸静静的开口了:“有事?”

“先生,地下室的温度您是知道的,正常人都未必撑得过很久,何况是林小姐,她已经整整呆了一天了!”她相信他们先生还是那个心底善良的人。

“一天?”慕邶宸心里有些惊异,原来已经一天了。

“您还是放她出来吧!这样的惩罚已经够了!”吴妈言辞恳切,立在一边请示。

慕邶宸静静的闭上眼睛靠在椅背,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好像变天了,然后摆摆手,吐出两个字:“去吧!”

慕梓潼被吴妈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她的脸上挂着一层白白的薄霜,四肢冻得坚硬,整个人像筛糠一样的直发抖,脚上干涸的血迹都瞧不出颜色了。

吴妈鼻子一酸,连忙将大衣披了上去!

热水冲澡、姜汤灌喉,吴妈忙前忙后,直到将躺在床上的慕梓潼用厚被子紧紧的裹住,她才停了下来,

坐在床边,轻声安慰:“林小姐,你也不要怨恨先生,毕竟那不是一般的相框,从今以后你一定记住不要随意进出他的房间!”

慕梓潼看着眼前的中年妇人,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如果妈妈还在的话应该跟她差不多吧!

吴妈爱怜的替她擦擦眼泪:“林小姐,别哭了!”

“吴妈,你以后叫我晓末吧!真的很谢谢你!”慕梓潼听话的吸吸鼻子,满怀感激的说着。

“好!你就好好休息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吴妈又帮她掖了掖被角才起身关灯走了出去,而慕梓潼立马沉沉睡了过去。

一早,慕邶宸吃过早餐后,便在花园里晒着太阳!

入眼的是开的正艳的香水百合,散发着淡淡的香味,那粉粉的花瓣不知怎的就让他想到了女人粉嫩的嘴唇。

慕梓潼这是在抗议?不然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见人影?

真是得寸进尺,胆子越发大了!

她最好能够长点教训,老老实实的呆着,那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跟以前的她计较,如果她还不悔改,那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就着温暖的太阳,慕邶宸一上午都在花园呆着,只是直到用过午饭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那个女人哪里去了?”

慕邶宸喝着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宇哥哥,她就是一个小偷,你管她干吗?”王艺璇不满的插嘴,看见王叔抬起的手掌才吐了吐舌头,乖乖闭嘴。

慕邶宸状似没听见王艺璇的话,放下茶杯,悠悠的说:”去告诉她,如果她不能兑现她的承诺就请她马上离开!”

吴妈看向了王叔,王叔使了个眼色,她明了的点点头,起身去找慕梓潼。

不过几分钟,没有等来慕梓潼,而是满脸惊慌的吴妈又倒了回来:“先生,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应,林小姐会不会出什么事呢?”

“说不定心虚,怕宇哥哥追责,连夜逃走了?”王艺璇脱口而出。

“你这孩子净瞎说,那门从里面上了锁,很显然有人在里面!”吴妈敲了自家女儿一下,阻止她添乱。

“去把钥匙拿过来!”慕邶宸平静的说完,便调转轮椅向屋里过去,王叔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他要亲自看看这慕梓潼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打开房门,慕邶宸第一个来到女人的床前。

被子还是紧紧的裹在女人身上,只露出一张红的不正常的笑脸,嘴唇已经成了乌紫色,眼睛虽然闭着,但是并没有闭拢,能看到上翻的眼白。

慕邶宸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烫的吓人。

“叫医生马上过来!”

医生检测完毕,也是下了一惊,差不多40度,这已经是到了极限了,还好脑波反应正常,烧坏脑子可就麻烦了。

“医生,一定要治好!欧家可不想养一辈子的傻子!”

冷冷的丢出这句话,慕邶宸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个女人了无生气的躺在那里!

真想打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身体都成这样了,也不肯服软求饶吗?

慕梓潼这次是急性肺炎,加上本身免疫力极差,起码要打半个月的针。

由于慕邶宸发了话,医生也是尽了全力,吴妈也就光明正大的忙前忙后照顾着,直到第二天,慕梓潼的情况才稳定下来,人也可以安稳的休息了。

慕梓潼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窗外漆黑一片,冷不防对上一双冰冷的眸子,她吓了一跳,哑着嗓子喊了一句:“妈呀!”

高烧让她极度缺水,突然间的开口感觉嗓子像着了火一样难受,可是这些都不如眼前的男人的注视让她痛苦。

男人将轮椅向她的床边靠了靠,然后开了口:“慕梓潼,你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这里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慕梓潼有些疲惫的眨了几下眼睛,调整之后极其平静的说:“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只是在履行我的承诺!”

慕邶宸像是听到了冷笑话一样敷衍的扯了扯嘴角,

“什么也不想要还跑进我的书房?”

慕梓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得抬起眼睛盯着天花板。

她真的只是想要了解更多的慕邶宸,更靠近他一点,可是,她说真心话,他会信吗?

她的真心在他眼里真的一文不值,不然他也不会一直拿她当小偷一样的审问,在他的心里,已经把她定义为了一个贼。

慕梓潼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慕邶宸立即扫地出门的准备,可是男人居然只是冷哼了一声,傲娇的警告到:“慕梓潼,没有下一次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不然,就不是关一天那么简单了!”

男人还是这样,说完就走,不会给她任何多余的表情。

慕梓潼这一次又躺了半个月。

除了比上次生病严重一点,针打的久一点,其他的也并无不同。

王艺璇照常每天报到来讽刺挖苦,王叔还是天天板着一张脸,或许有收获的是跟吴妈更亲近一点,惹得王艺璇眼里的嫉妒更深!

不过就凭着一点,她也决定不跟她计较了,就当她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好了。

慕邶宸面对她话更少了,一天到晚呆在房间,根本都不抬眼看她,仿佛她这个人不存在似的。

在她彻底康复之后,就又开始每天例行公事的去请慕邶宸复健,无疑列外的都被拒了,但是,她不灰心也不气馁,照常不误。

最近一直阴雨连绵,好不容易盼来个大晴天,慕梓潼觉得不应该辜负这好时光,怎么着,也应该出去走一走。

“欧总,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走一走吧!”慕梓潼走到慕邶宸身边,笑着邀请。

“不去!”毫无意外的再次拒绝。

“你到底是不想出去呢?还是不愿意出去?其实你是怕出去给王叔他们添麻烦,所以才不出去的吧?”

慕梓潼心想总要来点改变吧,不能总是一味的由着他的性子,多出去走走对于他的复健非常有帮助,所以绞尽脑汁打算试试别的方法。

慕邶宸这只老狐狸怎么会看不透这一点点的小心思,冷冷的回应:“别想着激将法对我有用,说不去就不去!”

慕梓潼不放弃,围着他转悠:“没想到堂堂WZ集团的总裁心里其实那么自卑,连出门见人的勇气也没有,好可怜呀!”

“你是嫌命长吗?”慕邶宸恶狠狠地说,伸出手想要抓住慕梓潼,却被她灵巧的躲开了!

“反正你身体也好了许多,出去走走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如果你不敢出门,就代表着你还是害怕,只要你承认害怕我就不烦你了!”

慕梓潼一直以来都是瘦瘦小小的,反而让人忽略了她内心的坚韧,她决定的事一定会坚持到底。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天,慕梓潼难得的没有临阵脱逃,即便如此她其实心里还是没底,正觉得有些失望之时,男人松了口:“去吧!”

慕梓潼没听清,有些愣神:“什么?”

“不想去,我就回房间了!”说着作势要推动轮椅。

“去,我去!我去通知吴妈和王叔!”女人边说边跑着,衣服兴高采烈的样子。

慕邶宸许久没见过她笑得如此开怀,有些失神!

他心里有着一肚子的疑问。

这个女人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王艺璇每天的言语讽刺也就算了,放蛇吓她,洗澡的时候停掉热水这样的恶作剧几乎每天上演,前两天在楼梯上抹油,害她差点滚下楼梯,可是她都只是大度的笑笑,不当一回事!

家里出了吴妈谁都不给她一个好脸色,她也不在意,每天还是礼貌的跟众人打招呼。

就连他,别人见了就躲,唯独她,每天笑意盈盈的准时来找他复健,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

徐鹏虽然拿来了调查结果,可是他不相信,也不愿相信,这件事会是面前这个女人做的!

车子在慕梓潼的指挥下停了下来,牌子上斗大的几个字:“仙临湖生态公园”,到处郁郁葱葱,树木浓密,空气很是清新!

慕梓潼献宝似的大叫:“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

这个公园是政府为了保护仙临湖水源,围着湖建造的一个森林公园,里面有建在水上的亭台楼榭、还有立在小山坡上的观星台,既维持了原始生态,又搭配了现代的设施,很适合郊游踏青。

由于离她住的地方实在太远一直没来,前两天查了查,发现从慕邶宸家过来不会太远,便存了这心思!

几人下了车,王叔打开了轮椅扶着慕邶宸坐下,一行人便沿着湖边的柏油路走了起来。

走了一截,慕梓潼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固执的要慕邶宸撤掉轮椅,慕邶宸今天心情不错,也很是配合!

王叔便架着他开始慢慢地走了起来!

将提着的篮子和袋子一股脑放在了轮椅上,慕梓潼和吴妈便说边笑的推着走。

而今天王艺璇约了同学不在家,如果知道的话,肯定肠子都会悔青了。

许是未到周末,公园里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路过的也是骑着单车,一闪而过!

“现在北市还有好多人不知道这个地方呢!等到周边热闹起来了,人肯定也会越来越多的!”慕梓潼觉得这里的风景秀丽,但是只有他们知道也太可惜了。

“这周围永远热闹不起来!”慕邶宸一个白眼,嘲笑着她的天真。

“为什么?”慕梓潼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反而笑着询问,就连吴妈也是不解,一起看向慕邶宸。

“首先,水源保护地本来就是要住户越少越好,再者这一片的地界并不是有钱就买的起的,政府建这个公园主要是为了提高城市的文明建设,不是为了群众聚会的!”

慕梓潼听了咋舌,说到底,还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不过也是,如果不是太有钱,谁会开车两三个小时来这里散步?

楼下广场也可以啊,何必舍近求远呢?

只是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水汽,这是不亲自来到这里的人无法体验的。

“看这棵树好大呀!”慕梓潼发现新大陆似的,笑着跑过去,搂住面前比她腰还粗的树干。

“那边还有更粗的呢!”吴妈也兴致勃勃的参与,看着前面的树木打量起来。

慕邶宸被女人的笑容迷惑了,笑得那么纯粹、灿烂,连天上的太阳也失了颜色,可是仍是嘴硬的打击:“有什么特别的,我家的花园比这贵重的树木多得是!”

“这可是天然生长的,历经风霜,多难能可贵呀!并不是用金钱才能衡量它的价值吧?”慕梓潼不太赞同他的态度。

她总是能讲出一些直入人心的话语,让人叹服,慕邶宸这次没有反驳,算是默许了她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些草木河川都是上帝赋予人类最好的馈赠,那可是有钱都不一定买的到的,比如先生家的花园、球场也很大,很漂亮,可是毕竟是人工修整的,跟眼前原生态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你们不觉得吗?”

吴妈同意的点点头,王叔没有发表意见,但表情也很柔和,慕邶宸其实是赞同她的话的。

这里的感觉真的跟家里很不一样,有一种原始森林的味道,让人更加宁静、平和!

可是他就是不想承认自己跟慕梓潼想法一致,随即转移话题到:“你的目的地到底在哪?都走了这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