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降落在未知的世界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4:03 字数:6565 阅读进度:19/19

周念同站在时光机里面,跟一年前一样,钟北多察无力地看着他,他并不知道周念同口中的爱情是什么,在他眼里,爱情就是周念同回到这里整日投身于工作中却依旧不能让他脑中女孩的影像消失,是现在明知道时光机出了一点小毛病却还是固执地站进里面想要回到过去,是他对她的念念不忘,是他对她的撞倒南墙。

“你真的想好了吗?”钟北多察在时光机外想要挽留他。时光机出了故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想好了。”

周念同现在想要再次利用时光机想要回到至道三年,他设定了和之前一样的时间,之后便消失在钟北多察面前。

他很快就能再见到她了。他有些激动和期待。

但是,即使是再高精度的仪器也会有故障的那一天。

很不幸,这件事正好发生在了周念同的头上。

提示音再度响起“系统提示系统故障!”

怎么回事?系统故障?周念同突然想起一年前钟北多察说时光机还在测试阶段很不稳定,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还能到那么?

“系统故障!”

“系……系……统提示——叮——嘶——哔——”

结果就是,周念同这一次降落在了另一个时间里,时光机因为受损严重已经检测不出现在周念同所处的时间。

他在大街上,陌生地看着与之前大相径庭的7496r,街上的汽车川流不息,人潮攒动,发型、装束、建筑、交通工具,白云苍狗,一切一切让他感受到陌生,也提醒着他错过了她的时代,周念同无奈,今非昔比,他终究是找不到她了。

内心苍凉感充斥着他的全身,再等一年吗?时光机受损,他也不知道之前规定的在这个时间生活一年还算不算数。

“本台消息,z国saya航空所研制的探索者二号飞船已成功发射至外太空,本次发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回复之前从外太空传来的信号源。”

“很多人并不赞成回复此次信号,但是米国坚持认为我们人类的发展已经到了可以回复信号的时机,所以进行了这一次的尝试。”

“对于外太空的生命体,我们依旧在探索之中,由于科技发展有限,迄今为止,我们依然不具备所有人类移居到另一星球的技术,但若是外来生命体的到来,人类的生化武器足以与外星生物匹敌,saya表示,不杞人忧天,且展望未来。”

高楼上的大屏幕上的图像一帧一帧地切换着。

周念同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接着,大屏幕播放了外来生命体所发出信号源的射线,他可能做梦也没想到,那束光线早在几万年前,他就已经见过。

那是巴尔斯星的信号源。

巴尔斯星,在银河系外,孕育着极其凶恶的巴尔斯星人,臭名昭著,几万年前,7496r星人就是因为它们被迫离开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

周念同暗叫着可恶,如果saya回应信号源,那很有可能巴尔斯星人会来,到时候便是一场灾难,可是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就他像当初眼睁睁看着闻君嫁给了皇帝一样,无能为力。

现在周念同依然站在街上,穿着古时的衣服,扎着发髻,着实有些醒目,好在多元文化的盛行,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来到这里,和之前一样的感觉,但是这次不同的是,他不像以前那样傻站着了,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观察着过往的行人,他们的发型、服饰等等,他意识到,他应该需要换身装束了。

夏天的燥热让周念同的额头上出了汗,他在四周张望了一会,看着人们清凉的装束,走进了一家理发店。

“请问您需要什么发型呢?”

周念同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湿漉漉的长发披散下来,身边的女理发师闪着星星眼看着他。如果这个帅哥没有要求的话,那她肯定理个最帅的发型,拍张照啥的,不过,该怎么样才能当面拍到帅哥照片呢?女理发师心想。

周念同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这个时代最流行的是什么,这里对于自己还是一样是未知数,他有些犹豫“你看着剪,谢谢。”

女理发师心里暗喜,不一会儿后,一个崭新的形象呈现在镜子前,周念同倒没什么感觉,但是女理发师心里倒是掀起了波浪,他真帅,太帅了,不对不对,她要有文化点,不能只说帅。

“多少钱?”

“三十。”

周念同皱了皱眉头“三十两还是三十文?”

“???”女理发师满脸的问号。

“?”站起来的周念同,低头看着这位理发师不出的真诚。

这位理发师小姐看着周念同,索性就跟着他玩下去“客官,是三十元rb。”

rb???周念同有点懵,那是什么?他思索了一下,觉得可能是现在的货币。

“……”不过,他刚来这里,怎么会有这里的货币呢?

女理发师看着周念同的表情,这个表情,他最清楚不过了,这是没钱的表情,叹了叹口气,后来又想到理发之前自己的想法,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这样吧,我们店正好在做个活动,只要与店长合照一张,就可以免单。”

周念同挑了挑眉,“尚可。店长是谁?”

“是我。”理发师小姐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好。”周念同站直,对于不了解这里的情况的时候,最好不动,这是他总结出的经验。

理发师小姐看他一动不动,应该是默许了,她就打开前置摄像头,站在周念同身边,比了一个剪刀手,周念同觉得太近了就往旁边挪了挪,理发师什么,美滋滋地拍了一张照片。

“好了,谢谢您光临本店,欢迎下次再来。”

“嗯。”

周念同笑了一下,推开门出去了,晚风拂面,他感觉自己的头轻了不少,现在他要做的事就是去买衣服了,但是他左想右想,rb他并没有,甚至都没有见过,这怎么办……

他又回到了那间理发店。

“您好,欢迎光……”女理发师抬头有些错愕,“哎?怎么回来了?”

“我想知道怎么拥有rb。”

“你这话说的,真委婉。”女理发师想了想,“这样吧,你在我这干活,我发你工资。”

“工资?”

“就是rb。”

周念同点了点头,觉得这件事可以。

“我叫柳扬月,可以交个朋友吗?”

“我叫周念同。”周念同听到柳扬月的名字和之前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就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好,你会洗头还是剪头?”

剪头?他们远古人不是提倡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吗?现在变了?那样也好,头发太长打理太难了,之前周念同每次在沐浴的时候,他都想把头发一根一根揪下来。

“洗头。”他不会剪头,而且从前生活的地方也没有剪头这个行业。

“你的工资是想按小时计还是按月计?”

“按小时计。”他知道自己可能会长期需要人民币,但是如果按月计,他怕是早已经饿死了。

“好,明天开始每天早上九点开始上班。”柳扬月走到后面的洗发区,指给周念同看洗发用品,“这个是洗发露,这个是护发素,这个是发膜,这个是我们办了的客户专用的,仔细看,上面都有写她们的名字。我之后我会给你讲步骤,一定要记住。”

“明白。”

柳扬月注意到了周念同的衣服,她觉得那样洗头的话应该会有些不太方便,便想让他换件衣服“周念同,你有没有其他衣服,这样……”

她上下打量着他,“不是很方便洗头。”

周念同摸着头发尴尬地笑了笑“我没有其他衣服。其实,我找你在这工作,就是为了买衣服的。”

没钱买衣服?那他身上的衣服怎么来的?偷来的?

柳扬月疑问“那你这衣服该不会是偷来的?”

“瞎说什么。”周念同在一旁研究着洗头的东西。

“好吧。”柳扬月撇了撇嘴,“加个微信吧,这样我也方便联系你。”

“微信?”

“你别告诉我,这你也不知道?”

“好巧,我还真的不知道。”其实他也不是想不知道的,来到这里也完全是特殊情况。

“手机呢?”

“手机?”

“我的妈……”这是什么神仙,怎么什么也不知道?柳扬月有些头痛,感觉以后周念同会继续刷新她的认知。

“?”

“……”

“我不跟你废话了。”柳扬月回到了工作区。

“别,可否先给我工资?我想买你刚刚说的那些东西。”

“预支工资?想的倒美。现在离商场关门还有九个小时,我可以让你提前三个小时下班。”

“好。”

周念同还真就干起了工作,六个小时过后,已是近黄昏了,红色黄色蓝色覆盖着天空,组成了一幅画,像是画家的调色盘,柳扬月看了看时间,从收银机里拿出五百。

“这就是rb?”周念同看着一沓红色的印着人像的纸。

“是。我多给你了几百,毕竟商场里的东西还挺贵的。反正到时候从你明天工资里扣,手机的话,我这里有个用旧的之后不用了,现在先借给你用,等你有了新手机,换了就行。”

柳扬月从抽屉里拿了一个已经充满电的旧手机,这是她很久以前用的,但上面粉红色的贴纸还格外醒目,她给他的时候她都想钻到地缝里,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说借给他手机。

“谢谢。”

周念同拿过了手机和钱就推开门出去了。

他上街之后,就随便进到一个商场,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不禁惊讶这个世界发展科技的速度还是快的,虽然没有他们快,但是对于远古人的历史进程来说足够了。

去了几家店之后,他挑了一件蓝灰的格子衬衫,里面穿了件白t,裤子是黑色的工装裤,柳扬月说的话果然不假,这个商场里的东西的确很贵,即使他买的他觉得应该是最便宜的,但还是花掉了三百。

之后的他准备离开这里,却注意到这里的人的鞋子,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子,他想到还得去买鞋子就一个头两个大,看来今晚只能去睡破庙了……

于是他又进了一家店去买鞋,进了好几间店后,终于找到了可以负担的起的鞋,便换好出了门。

等到他从商场出来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晚间,星月皎洁,明河在天,他从抬头看向天空,发现有一颗小行星改变了位置,在之前的那个时代,那颗小行星并不在现在所在的位置上,从那时和现在那颗小行星跟7496r的角度比,偏移约莫有137°,周念同闭上眼睛在心里推算,那么……现在距那时候大概已经……过了1年左右了。

他睁开眼睛,眼神里多了些许沧桑,还是那片星空,对他而言,斗转星移,如此陌生。

远处,借着清冷的月光,有一群人从酒吧里出来,他们画着各式各样的浓妆,时髦的发型,身上充满着酒气,身着有些暴露。

周念同看着从酒吧出来的那一群人,有些疑惑,这是?他们在?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出来?

他皱眉,转身想走,但当他看到人群中那张藏在浓妆下的熟悉的脸时,不由得鼻子酸楚,他想要立刻离开的心动摇了,是她么?

但刺鼻的酒气,他想移开,扭过头,脚却移不开了。

他看着她,或许是盯的时间太长,不久,她就朝他看过来了,她转头跟朋友说了“再见”,便直直地向周念同走来。

“帅哥?”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喝一杯吗?”

她勾住他的脖子,说话的气息吐在他的脸上。

“你醉了。”周念同看着面前日思夜想的人,声音轻柔。

“我可没醉,我的酒量很好。”她笑嘻嘻的,却看见面前的人感觉很痛苦的样子。

“失恋了?”她揉了揉他的脸,不明白为什么面前的这个人这么看着她,“手感不错。”

“如果之前算的话,那是的。”自己是算找到她了吗?周念同不敢去想这些。

“别这么说话一丝不苟的。”她从他身上分开,“小哥哥,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家。”对于周念同来说,没有了你,原来的家就不叫家了,只不过是一个名字叫家的栖身之所而已。

“那你住哪?”

“我也不知道。”

“小事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周念同被她拉着走,虽然有些奇怪,但他有点担心她,可是她身上的酒气,让他感觉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你不用管这么多,跟我走。”

周念同看着这个和闻君一般无二的脸,只不过现在脸上没有了之前清丽的妆,而是厚重的眼线和粉底,以及,红唇。不过,只要是她,她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温柔的月光印在周念同面前这个跟闻君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的面庞上,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他心里的人,闻君,这名字便是取自这句诗。

周念同微微一怔,他想知道她的名字“敢问姑娘芳名?”

“噗——”她笑出来,怎么感觉和一个古人交流一样,“柳云枫,小哥哥叫什么?”

“周念同。”

“好听。”名字好听,人也帅,柳云枫心里想。

“她也说过。”周念同笑了。记忆中的人慢慢和面前的人重合。他怎么也控制不住。

“她?”

周念同没有理会她。

柳云枫拉着周念同的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一栋小楼里。

她打开了房门。

周念同走了进去之后,她立即关上门。

“怕我跑了?”他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可能。”柳云枫笑了笑,“做我男朋友好吗?”不等周念同回答,随即吻住了他的唇,蜻蜓点水后便分开了。

“男朋友?”

“嘘——”柳云枫用食指放在他的唇上,“不许拒绝我。”

她面色潮红,摩挲着周念同的唇,又覆了上来。

柳云枫攀上他的脖颈,气息吐露在他耳朵、额头、眼睛、鼻子、嘴唇,下巴,以及他的每一寸肌肤。

“喂……”他想叫她停下来,她却又吻住了他。

“小哥哥……”柳云枫呜咽起来,“不对,男朋友,你不乖哦。”她撅起嘴来,似乎是在表达不满。

柳云枫伏在周念同的胸口上,手指从他额头划过鼻梁,划过下巴、喉结,最后,落入到他的耳旁。

“我喜欢你。”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幽暗又昏黄的灯光下,周念同默不作声,逐渐加速的心跳,他的思绪渐渐飞入到了那千年前的灿烂霓虹,笑颜红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了洁白的被单上。

清晨,露珠从嫩绿的叶子上落下来,滴在了窗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周念同从床上坐起,脑中一片空白,又是酒!

他在抱怨自己遇酒即不清醒体质的同时,猛然间想起来昨晚的事,暗暗骂了自己一通,在心里已经给自己处决死刑。

之后他转身准备下床,忽然发现了床头柜上的纸条和一串钥匙。

“周念同,你的名字真好听,从今以后,我柳云枫就是你的女朋友啦,你说你没有家,那这套房子就当我送给你的礼物了,我不住这,不用在意,我给你的手机里存了我的电话号码,想我的时候联系我哦。”

周念同拿起那串钥匙,她还是她吗?

他把钥匙收好,准备下次再遇到她的时候还给她,他可不受嗟来之食,不过,之后他想,既然这样了,就得对人家负责任,要不明天上门提亲?可是他没钱也没聘礼怎么去,他又该去哪提?

周念同伸了个懒腰,看着东边已经升起的太阳,突然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暗叫到不好——他快迟到了!

他连忙收拾了一下,就往理发店里跑,好在这里离市中心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店里,并且准时到达,分毫不差。

刚进理发店的门,就见到柳扬月坐在前台的椅子上,修着自己的指甲,淡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还以为你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了呢。”

“不好意思。”周念同充满歉意的欠身。

柳扬月简单寒暄了一下“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谢店长夸奖。”

“叫我柳扬月就好。”

“好。”

周念同来到洗发区,一丝不苟地整理着洗发用品,结果不经意间在用品那一栏里发现了“柳云枫”这个名字。

他看着他的名字发起呆来,眼睛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他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理发店的门铃因为开门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柳扬月在前台说道。

周念同顺着声音看去,看见柳云枫和一个男的相继进来,柳云枫一进店看到周念同一怔,但随即恢复正常,时间不超过1秒,在她看来他俩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就像是两个路人之间简短地寒暄了一下,分开之后还是路人罢了。

柳扬月并没有感觉他俩有什么不对劲,时间间隔太短,谁也不会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云枫,今天想要什么发型?”

柳云枫坐在椅子上,柳扬月摆弄着她的长发,“今天你身边的男生很帅气呢。”

“我也觉得。”柳云枫牵着那个男生的手。

柳扬月看了看她的头发,发型已经心中有数“那先去洗发区洗个头发吧。”

“嗯。”柳云枫起身去洗发区,很自然地躺在洗发台上,不自然地是,周念同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柳云枫看着他有点好笑,伸手想要覆在他的手上“怎么了?吃醋啦?”

“是。”

周念同避开他的手,试着水温。

“笨蛋,那是我哥。”柳云枫笑意盈盈。

“哥?”周念同有些诧异,他感觉她和那个男的的关系不至于此。

“是,我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周念同还是有些疑惑,但最终他还是选择相信她。

温热的水淋在柳云枫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