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是你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4:00 字数:5588 阅读进度:16/19

柳闻君同样也听到了这句话,其实准确的来说,对她而言是一句话,但是对周念同来说,是一个名字。

她在之前摔下去之前也同样听到了这个名字,那个人为什么要一直追她?

柳闻君害怕地躲到了周念同的后面,周念同也很小心翼翼地把她护在了身后,这个人应该是来找他的。

他们二人紧紧地望着不远处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天色渐渐变得有些暗,被树林隐藏在密处的人也终于探出了一道影子。

那个影子被月亮照得又瘦又长,渐渐地从远处周念同他们看不清的地方,来到了近处。

的脸庞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轮廓也令柳闻君有些熟悉。

是他?!

柳闻君有些害怕,他们都追到这里来了吗?她本能地又往周念同身后缩了缩。

周念同也有些不解,他开始感应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但是还没等他反应,那个人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看着柳闻君,又问了一句“钟南硕奥斯多简?”

柳闻君不免有些疑问,怎么回事,条件反射地回答“啊?”

周念同转过身,只见那个人很激动,像是看见了亲人似的,上前一步,让人觉得立马那个人就要攀亲带故“究学!我是钟东古力斯多啊!”

钟东古力斯多?

柳闻君脸上的表情到了一种扭曲的程度,这人谁啊?什么钟……什么简的……他怎么这么奇怪?心里一阵疑惑的然后又悄悄返回到了周念同的背后。

周念同也想起来了很久之前钟北多察跟他说过的一件事——有一个考古工作者听到他来了这里之后也追随着他使用了时光机来到了这里。

“钟东古力斯多?”他有些不确定,毕竟刚到这里的那几个月被不知名的外星生物弄得有些小心。

“你是?”钟东古力斯多没有想到眼前的周念同才是钟南硕奥斯多简。

“钟南硕奥斯多简。”

钟东古力斯多内心存疑,在这里他被别人教会多留一个心眼“我感应不到你的气息。”

周念同突然被噎住,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把左手抬起来。”

钟东古力斯多将信将疑地照做,周念同看到后,笑了笑,把自己的右手放在了他的左手手心上,没留一丝缝隙,看着钟东古力斯多的眼睛,向他传达讯息。

讯息传完了之后,只见钟东古力斯多就双手握住他的右手,眼里充满不可置信,但是有些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他的感觉。

“怎么了?”

“究学!我终于找到你了!”

嗯?

紧接着,钟东古力斯多就开始不管不顾地说起来“究学!我是第二个接受实验的,到这里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你……”

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然后指了指柳闻君之后又放了下来“当时那个人刚到我们山寨的时候,她的身上有着强烈的你的气息,我还以为是你,想着之后找个机会把她救走,然后相认,但是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我不甘心,跟了过来。她能让我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说着,周念同不知道回些什么,只好让先进城,然后他们从长计议,柳闻君也跟了过去。

他们三人进了城,来到了袁瑞中的府中。

“怎么不去饭馆?我有些饿了……”钟东古力斯多看着自己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

“人多嘴杂,在这里说就好。”

“那也行。”

紧接着,钟东古力斯多吃饱了饭,就被周念同带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们彻夜长谈,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俩却依然精神抖擞。

早上,周念同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在长安这么久,有没有见着什么《太平清领书》?”

“《太平清领书》?好像我之前看见寨主有收藏这本书……”

“这本书上我听说记载了一些奇闻异事,你有没有看过?”

“奇闻异事?”钟东古力斯多想了想之前他看到的这本书的经过,然后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真的?就没有一些外星生物的记载?”

“我看过了,没有。”

只见钟东古力斯多的语气有些坚定,或许是真的没有,如果有,他一个外星生物不可能不会引起注意。

《太平清领书》他追了好久,现在却在这里告一段落,心里不免有些惋惜。

他叹了叹口气,不过也好,他能和钟东古力斯多相遇,也算是一件开心的事。

“你在这里的名字有没有?如果一直这么叫你这个名字,我怕会受人怀疑,这样不太好。”

“名字?我一直都是叫钟东古力斯多,名字没有,不过寨主听到我名字后觉得太长,就一直叫我小多。”

“小多?那也可以。我叫周念同。”

“周念同?我还是叫你究学吧,叫习惯了,改不了。”

周念同点了点头,应该也可以吧,这样或许也不会让人起疑心。

“那也行。”

“你们在谈论些什么?说了这么久……”柳闻君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看着面前的周念同和钟东古力斯多,心里竟然有些来气。

“闻君,正打算跟你介绍,这位是我多年的好友,叫小多。”周念同不禁地做起了和事佬,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之后又开始把柳闻君给小多介绍“这位是我在这里的朋友柳闻君。”

听到这句话后,柳闻君气炸,立刻拉着周念同的胳膊,看着钟东古力斯多“这是我的未来夫婿。”

说完,柳闻君又狠狠地甩开了周念同的胳膊,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周念同不明所以,忽然觉得柳闻君刚才的模样有些可爱,心里止不住的欢喜,看着柳闻君走远,连忙又追了上去。

他头也不回地把钟东古力斯多一个人晾在那里。

“闻君……你别生气……”

周念同跑得很快,一下子就拉住了她的胳膊,柳闻君像是触电一般,立刻甩开,瞪着他却微微有些怒意。

他不自禁地抿了抿嘴,笑起来,好似瞬移一般,就挡在了柳闻君的面前,柳闻君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周念同已经在她面前之前,刚走一步就与周念同撞了个满怀。

周念同顺势抱住了她,得逞地笑起来,声音充满磁性,他在柳闻君的耳边轻轻说道“闻君别生气……但是,闻君生气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柳闻君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她感觉自己有些燥热,耳边痒痒的,想要推开周念同,谁知,他却抱得更紧了。

柳闻君被他逗笑了,调侃了一句“你快把我抱的喘不过气来了。”

周念同听到后有些担心,他有些怕柳闻君真的喘不过气来,立刻松开了紧紧抱住她的胳膊。

柳闻君捂着自己的脸,飞快地逃走了,周念同这次没有再去追,其实,他也需要缓和一下,他的脸其实也是有点的红的。

他摸着自己的脸,有些热热的,身上留有着柳闻君的温度。

但是,好像每次一到特别好的时候,好像总是有人会跟他们开玩笑似的。

大概他们在袁瑞中的宅子里过了几天之后,有一个官府的人来报“请柳闻君即刻前往官府。”

开门的是周念同,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官府的人来到这里跟他们的说让柳闻君过去?他有些疑惑,去找了柳闻君让她过去,却没想到,自此之后,他一直深深地自责,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去喊她过去。

柳闻君听到了这一切后,立刻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就跟着那个来通知她的人一起去了官府,周念同总觉得这次有些奇怪,他跟在他们的后面,想要一探究竟。

柳闻君跟着那个穿着官服的人一直来到了衙门,大门是开着的,似乎一直在等柳闻君过来,从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有一个白头发的老人,穿着官服,那个官服有些华丽,他背对着大门站着,另外的所有人都面对着他,不同的是,那些人都是跪着的。

他有些不解,隐了身,跟在柳闻君的后面,准备进入府中。

柳闻君看到了这个场景,心里有些惶恐不安,到了她应该在的位置时,局促地跪下,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额角却出了汗。

官府的大门被缓缓关上,那个人开始开口,声音有些尖细。

“门下。朕膺昊天眷命,奉太后懿旨,柳氏闻君贤良淑德,性行敦厚,才德兼备,特封侍御,钦此——”

接着,那个宣旨的人把圣旨卷起,交由柳闻君,柳闻君的心房彻底崩塌化为灰烬,膝盖像是被钉在了钉在了地上,鼻子红红的,有种想要哭的架势,眼眶也红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倔强的不肯留下来,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她站了起来。

她努力想把脊背挺直,但没有,她接过了圣旨,看着那黄色的圣旨,却感觉像是倒影了自己的影子,她竟望见了沧桑,却没了当初她之前一直想要给官家唱杂剧的梦想。

总是要失去一些东西,比如说,一个念想,一个东西,一个人。

那个宣旨的人匆匆地看了柳闻君一眼就上了门外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离开了。

周围的人纷纷散去,独留柳闻君一个人站在原地,手里拿着的是让她觉得拿过的东西中最沉的东西。

她的眼中浸满泪水,呆愣在了原地。

头一次,她哭得那么大声,圣旨,这是可以实现她梦想的东西,对她而言,同时也是一道催命符。

她惶恐不安,匆忙地擦干眼中的泪水,她以为这种狼狈的场景并没有人看到,但还是被隐身的周念同尽收眼底。

周念同并不知道侍御是什么,他悄悄地回去,这个时候,他觉得他最应该陪在她身边,但是好像也最不应该陪在她身边。

他回到了袁府,此时,袁瑞中正坐在厅里,看着湛蓝的天空,品着茶。

周念同走了过去,坐在和他隔了一个桌子的椅子上“瑞中兄……”

“何事?”

“侍御是什么官职?”

“侍御?”袁瑞中品了一口茶,若有所思,接着说道,“官职倒不是,侍御的等级在妃子中算是比较低的。”

“妃子?”

袁瑞中也不恼,细心地给周念同解释“就是官家的妻子。”

“官家的……妻子?”

周念同的眼睛微微睁大,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说……闻君是要去做官家的妻子了吗?

他的瞳孔微缩,怪不得……

怪不得刚刚闻君会那么难过……

现在他也有些难过了。

他起身,离开了那个椅子,原本的身姿挺拔,现在却显得有些颓废,匆忙地进了房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在一个小房间里,他以为他可以十分镇定,不去想任何事,但是他发现他错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她的事。

柳闻君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一个一个的,都萦绕在他的心头,他想要把他打散,却怎么也挥散不去。

周念同叹了口气,任由他的脑子里充斥着柳闻君,他没有办法,心里却只有不甘心。

之前有人也教过他,不能违抗圣旨,不然格杀勿论的话语总是在他的脑子里。

他想违抗圣旨把柳闻君带走,但是又怕自己不在了之后,柳闻君过不下去,被那些官兵找到,之后因为他,命丧黄泉。

周念同有些苦恼,却听见有人敲了敲门。

是谁现在来敲门?

他并不希望敲门的是柳闻君,这是第一次,也许柳闻君是想告诉她一起出去,也许是她来告诉这个并不令人开心的事情。

他还是开了,因为并不想让她等着他。

那个眼睛已经哭肿的柳闻君此时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抽泣着。

周念同看到后,去自己的桌上,拿了一只手帕递给她,柳闻君结果后,依然在抽泣着,她拿手帕擦了擦脸,觉得自己的样子能看后,闷哼了两声,仿佛是在想什么东西似的,又突然之间抱住了它。

周念同感觉到腰上一紧,但任由她抱着,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也轻轻地抱住她,抚摸着她的后背,直到柳闻君的情绪有些舒缓。

以前的柳闻君可能最高兴的是接到这个圣旨,现在的柳闻君却最不想接到这个圣旨。

她又哭起来,像个没心事的孩子。

等到过了一会儿,情绪有些缓和的时候,才默默松开了自己紧紧抱着周念同的胳膊。

她哼了哼鼻子,略带哭腔“我要走了……”

周念同似乎是早已预料到这件事了,他之前最怕的事,终于还是来了。

“什么时候……”他想知道自己还能在她身边待多久。

“后天。”

后天?!

“这么匆忙么……”他垂下眼眸,没有了光亮。

“对不起……”柳闻君又拿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但是又努力地笑起来“那个……”

“怎么了?”

柳闻君强忍住哭,硬硬地笑起来“明天,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周念同斩钉截铁地说,如果说她要他去送行,那他绝对义不容辞,可是明天,她还在,是什么事呢?

柳闻君强忍着哭,一直在努力欢笑“等会儿我给你一套衣服,能不能……明天……穿一下……可以么?”

周念同看着柳闻君抬头看着他,她脸上却是强颜欢笑,他并不会流下眼泪,但是心里却仿若留下了,他的心里现在哭得像是在下暴雨。

“好。”他笑着,用来掩饰自己。

“那你一定要来。”

“一定。”

柳闻君望着他,她在努力记住他的眉眼,虽然就过了几秒,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周念同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眼中只有深情,直到她的背影渐渐地在他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他关上了门,坐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为好。

她失魂落魄地离开,这时有一个人来递给她了一件东西。

这件东西是她知道自己快要进宫了之后,突然之间一脑热,想也没想地就去了,这不是定制的,她没有什么积蓄,自己的是她娘一针一线缝起来的,周念同的则是去店铺里订的,她没有能力去买一个,只好用别人已经做好的,希望合他的身。

她去找娘的时候,跟她说了这个,但是她现在不想进宫了,现在却由不得她。

柳闻君摩挲着手里的衣服,笑了笑,这样也能了却她一个念想了,想着想着,却又哭了起来。

她想和他结为秦晋,她想把自己第一次穿上婚服的样子给他看,她也想看到他为她穿上婚服的样子,这个样子,她能记一辈子。

她其实不想告诉他这个事情,自己瞒着,怕他以后会在意。

柳闻君把那红色的婚服放在周念同的门口,然后敲了敲门,之后便匆匆离开。

她抹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告诉自己要高兴。

周念同听到了敲门声后,立刻从床上弹起去开门,但是开门后只看到了一个盛有红色的衣服的器皿,上面有着一封信。

他把衣服拿到了自己房间和那个器皿一起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起上面的那一封信打开。

展信佳。

后天一别,不知何时才会相见,这是婚服,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告诉你,明天我会穿着婚服前来见你,我希望我第一次穿着婚服的样子让你看到,如果你不想来,或者不想穿都行,但是我只希望你能来。

柳闻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