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见家长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4:00 字数:2224 阅读进度:15/19

周念同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量能,青能从心脏开始向全身发散,一直到他的指尖、脚尖,他睁开眼睛,眼睛里发出青色的光。

他逐渐从地上站起,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闭上眼睛倾听周围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呼吸的声音,但是大自然的声音在这里却显得尤为突兀。

他们……这是被……定住了?

是谁?

突然之间,恐惧悄悄爬上周念同的心尖,他在明,对方在暗,但是这举动,是在救他?

他望着周围的一草一木,望着那已经被定住的人,悄悄地感应寨子四周是否有外星生物的气息,似乎这个外星生物藏匿地太深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迈了一步,却显得有些局促,大脑被紧张和不安充斥着,但是依然有一个声音在深处提醒他——他该找她了。

他轻轻甩了甩头,想要清空思绪,现在想这些并不是特别要紧的事,人命,比什么都重要。

他迅速地进了山寨的每一个屋子开始地毯式的搜索,但是留给他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罢了。

其实有的时候,他连青能都不相信。

自己用眼睛把屋内屋外都详细地检索一遍之后,闭上眼睛,开始感应,山寨里,并没有柳闻君的影子。

是她自己逃出来了?还是之前的那个人说的是真的?

他的眉头皱起,恍惚间,想起之前在那屋顶上、月光下,送她的那轮“弯月”——这是他为了防止他找不到柳闻君而给她体内注入的青能。

他的眼睛亮起来,立刻开始追踪柳闻君的位置。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现在柳闻君所在的位置是离长安城很近的一个小茅草屋里,周念同感应到之后,走得有些匆忙,或者说,他是跑过去的,或者又说,他是飞过去的。

时间过得并不久,周念同离开山寨的时候还顺便把那些土匪们的定身解除了,虽然这个速度对他而言很慢,但是对于常人来说,周念同的速度,快得就离谱。

他大概用了半分钟才到那个茅草屋,茅草屋外有个栅栏把它围在中间,外面的门是虚掩着的,从外面看不出里面有人住的迹象。

周念同轻轻一推,门便开了,他一直往前,直到进了那个屋子,虽然是白天,但是屋子里很昏暗,只能靠着门外的光,才能稍微看清屋内。

屋子里面很狭窄,里面就只有一个小床,紧紧地靠在墙边,靠窗的那面墙上有个小窗,外面的光照进去的却很微弱,不过正好可以看清,躺在床上的是柳闻君。

柳闻君此时正闭着眼睛,头发有些凌乱,没有灯光,什么也看不清,他想用青能照亮这个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可是却怕她睁开眼睛看见这些,最后疏远了他。

周念同几乎找遍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一根蜡烛或者一盏油灯。

他无奈地坐在了正对门的长凳上,那里有个四方桌子,同样是正对着门,他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却觉得这个桌面不太对劲。

他摸了摸桌面,并不像之前还没进来时那种没有人住的样子,桌面没有灰尘,并且他面前的这个部分甚至有些光滑,像是一直有人在这里的痕迹。

周念同像触电一般地“唰——”得坐起来,神经也变得紧绷起来,他警惕地看了看旁边正在熟睡的柳闻君,慢慢地靠近她,防止有什么人伤及到她。

他站着,没有了之前那种放松的心态,即使风吹草动,也逃不过他的耳朵。

周念同只听见外面有了一点不和谐的声音,脑中立刻发出了危险信号,他悄悄地使用青能,没发出一点声音,他和柳闻君却逐渐变得透明,隐身,藏匿在空气中。

虽然他隐身了,但是周遭的一切,他全部能看见。

有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头上盘着一个简易的发髻,身形瘦弱,背却十分驼,她背着一捆柴火,嘴里喃喃自语,但是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那个老人把柴火放在了一边,因为在床的另一边,有灶台,那是做饭的地方,她慢悠悠地把柴火放下,然后直起身来,但是常年沉重物品重重地压在她的背上,背却直不起来了。

周念同看了并没有心疼的意思,他觉得,这个人想要放火烧了屋子,她背了那么一大捆柴火,肯定不是用来做饭的。

他的心里有些恼火,靠着隐身,偷偷地拿起了灶台上的刀,绕过了那个人的面前直接来到了她的背后。

“说,谁派你来的?”

周念同把刀架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他的身体也随即恢复正常的状态。

那个人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凌厉的声音,慌了神,眼里也在说着恐惧,她的声音吞吞吐吐,和周念同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没有人……派……”

还没等那个人说完,周念同就已经搜集到她话里的信息,刀也往那个人的脖子上近了一毫米“为什么到这里,还背着柴火?”

那个人吞了吞口水,惊恐地看着离她脖子越来越近的刀“这里……这里是……我家,我做饭……用……”

“家?”周念同的脑子里也就那个半秒钟的时间一般空白,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经历了那些无一不告诉他人心险恶的事情,他开始变得警觉起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感觉她好像急了“这就是我家……家女一直在熟睡,她……”

那个人想上前一步看看床上的人情况,谁知,柳闻君不见了踪影,她睁大了眼睛,顾不上周念同手中的刀还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直接推开了他,向床的那边奔去。

她看了看床上,空无一人,立刻红了眼眶,转身之后就恶狠狠地瞪着周念同,再也没了方才的胆怯,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把闻君带到了哪里?”

闻君?周念同不禁有了疑问,她面前的这个人认识柳闻君?她说的并非不是实话?他将信将疑之间,解除了柳闻君的隐身,就算这样,若是他面前的这个人真得骗了他,他也不会让柳闻君受到一丝伤害。

“闻君就在你后面的床上好好地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