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剿匪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3:59 字数:2283 阅读进度:14/19

周念同一惊,立刻反应过来,他往右边一闪,王咎瞬间摔了一个狗吃屎。

袁瑞中默不作声,但是通过他的眉眼,足够看出他的火气,他突然抢走王咎手中的小刀,直接就在王咎的腿上刺去。

“啊——”

王咎一声哀嚎,淋漓的鲜血喷涌而出,他挣扎着坐起来,蜷缩着那条被袁瑞中刺伤的腿,疼的泪流满面。

袁瑞中双眼无神,看起来虽然有些呆滞,但是所有的恨意、怒意,都悄无声息地在他的沉默中爆发。

“走吧,瑞中兄。”

周念同看着王咎这落魄的模样,虽不解他心头之恨,但让他失去一条腿,也算是相处这么多天来的仁至义尽了。

袁瑞中抬起手,让周念同别急着离开,他冷笑一声“还不够。”

话语间颇有玩味。

他走过去,走到之前王咎坐的那辆马车的前面,那匹马正在那吃着草,他的五官有些扭曲,手中握着的是刚刚从王咎腿上拔下来的那把尖刀。

一滴鲜血从刀尖上滴下,袁瑞中没在犹豫直接在那匹马的后腿上方插了一刀。

他没有将刀拔出,只见那匹马瞬间叫起来,阵阵呻吟,像极了人类的啼哭。

马哭着跑开了那个地方,最后只留下一阵因为奔跑扬起的风沙。

袁瑞中并没有把王咎当人看,只是静静地看着周念同“走吧。”

他上了前面那匹马,周念同会意,他立刻坐上另一匹马扬长而去。

这里离长安城只剩二三里的路程了,周念同一开始想要直接追到那个土匪头目那里。

袁瑞中却拦住了他“虽然你功夫好,但是你一个人去,他们人多势众。”

“可是柳闻君还在他们手上,早些去救她出来不是更好?”

“当然,可是你的安危对我来说很重要。”

“但是……”

“没有但是,听我的,进了城,我们就去衙门,让衙门来处理此事。”

周念同心里着急,他立刻调转方向,但是突然之间,袁瑞中的声音又在前方响起“你知道土匪住在哪吗?”

周念同迟疑了,他的青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感应不到柳闻君在哪里。

袁瑞中看着背对着他的周念同渐渐停下,骑着马转身就向他那里过去,周念同考虑了一下,转了一个弯。

柳闻君被带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知道她大概在一个山上,具体就不知道了。

她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牢里。

她是被一股臭味熏醒的。

柳闻君捂着鼻子,睁开了眼睛,被吓了一跳。

有两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那两双眼睛的主人,一个瘦瘦小小,一个高大魁梧,他们俩见柳闻君醒了之后,就回到了他们后面的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

那个高大魁梧的人走起路来,大地都震了三震。

柳闻君蜷缩在角落里,一声也不敢出。

牢里有些阴暗,地上有些潮湿,在柳闻君能看见的地方还有一滩水渍,她又往墙边靠了靠。

“砰——”

不远处有光照进来,声音很大,听起来像是这个牢房前面的大门被一脚踹了开。

光线被挡住了,但是雕刻出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渐渐走来,发出的脚步声让柳闻君的心脏不自觉地剧烈震动。

她用手臂抱紧自己的腿,脸埋进了身体与腿之间的空隙里,露出两只眼睛。

“老大!”

两个土匪的小喽啰没等那个人完全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去笑脸相迎,一路拥护着那个土匪向前走,知道走到柳闻君的牢房前面。

那个头目的皮肤黝黑,他脸上那道长长的疤让柳闻君难以忘却,他的眼白竟然黑暗之中凸显出来,可以说是十分丑陋。

“老大,这个小娘子,是煎着吃、烤着吃,还是煮着吃?”那个说得好听是高大魁梧的得难听点就是个身上有着一圈圈肥肉的死胖子,他呵呵地笑起来,似乎在说着又可以报餐一顿了。

吃人?!

柳闻君瞪大了眼睛,内心的恐惧又加深了三分,她的下嘴唇竟然微微抖动了起来。

“哎哟……”

那个死胖子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子,瞪了他旁边的那个人一眼,却又大气不敢出。

那个打他的人是另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喽啰,他长得有些俊俏,竟觉得与那些土匪们格格不入。

只听那个瘦道“我们高大威猛帅气逼人的老大是吃人的人吗?”

死胖子可怜巴巴地摸着他的头“那你说应该如何处置她?”

“我觉得应该要留着。”

“留着?怎么个留法?”这一席话引起了那个头目的注意,恶狠狠地瞪着那个瘦小的人。

瘦小的人看了一眼头目,头立刻缩了下去。

头目无视了他,看着远处的柳闻君,她的样貌并不算惊艳,却耐看,放在普通人中也是上上等,他起了一个歪心思。

“卖了吧。”头目摆了摆手。

那个瘦小的小喽啰一怔,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无人察觉他的眼色,但却用言语阻碍了柳闻君之后的命运“老大,卖了多可惜……”

“哦?”头目挑了挑眉。

瘦小的人一边的嘴角上扬“要不……那件事……”

头目瞬间会意“是不是太瘦了?”等会他又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行吧,就这么办。”

周念同和袁瑞中终于到了长安城,周念同早已无心欣赏景色,他只想直奔衙门而去。

袁瑞中知道他很着急,一进城就带着他来到了衙门。

他并没有击鼓鸣冤,袁瑞中带着周念同直接走到衙门的后门。

袁瑞中有规律地敲了几下门,门很快就被打开了,他领着周念同一直走到了府上的大堂。

“还请稍等片刻,大人过会便来。”说着,那个丫鬟给他们沏了杯茶后就离开了。

周念同有些难以置信,好像这个情况跟他在东京的时候一点都不对。

袁瑞中不说话,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没有等多久,知府大人悠悠地走来了,他并没有穿着官服,让周念同有些诧异。

“久等。”知府大人在堂中央的椅子上坐下来,“袁小官人所为何事?”

“剿匪之事。”袁瑞中的口中清淡淡地飘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