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抓走了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3:58 字数:2231 阅读进度:13/19

离开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惊觉已经是夜,他们的马车停了又停,王咎也不知道睡了几次,但他每次睁眼,依然睡眼惺忪。

柳闻君那些天的工作似乎十分疲惫,她睡得安好,等到停下车时,她也适时地醒了,自己却有些懊恼——她其实刚刚正在做一个美好的梦。

梦里的她,穿着一袭绿色的婚服,耳朵上的玉坠子,嘴唇上的一抹朱红,以及脸颊上的那一圈淡淡的桃红。

她看向镜中的自己,一旁的丫鬟递给了她一个团扇,这是用来遮住面部的,她曾经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此时,她并不知道自己梦境中的夫君是谁,即使她的心里再无别人,只有周念同一人。

此刻,她的幸福悄然来临,温婉地走路,轻轻上了花轿,最后,她坐在了属于她的新房里。

夜晚的幕布悄然拉起,她静静地等待他夫君的到来。

只听,门发出了“吱呀——”的声音,她有些害羞,低着头,但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有些迫不及待,正准备抬头时,这场梦终于醒了。

她有些恼怒,心里有一团火,想着把梦继续做下去,再次闭上眼睛,却怎么也回不到当时的场景。

她没了办法,只好接受了这件事情。

柳闻君终于睁开了眼睛,只见周念同保持着跟她睡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姿势,心里有些歉意,但是周念同并没有放在心上。

周念同见她醒了过来就拉着她一起下了马车。

“你身体麻了吗?”她有些担心地问道。

周念同不明所以,身体会麻是什么“不麻。”

“那就好。”

他拉着她来到了一个小亭子,袁瑞中和王咎早就坐在了那里,不过坐得并不久。

袁瑞中调侃了他们一句“叫你们下来还真是难。”

柳闻君听后,瞬间变得脸通红,好在晚上,被无尽的黑暗掩盖,似乎并不是看得太出来。

袁瑞中看着周念同滑稽的样子笑了出来“好了,我不说了,想吃点什么?”

周念同挠了挠头“我都可以。”

他转头看向柳闻君,正好发现柳闻君也在看他,俩人正好对上视线,柳闻君慌忙低头“我……我也都可以。”

气氛突然出现一股酸味,袁瑞中撇了撇嘴,看向坐在亭子另一边的王咎的方向。

王咎立刻会意“我吃自己带的。”

他马上从自己的准备的行李里,拿出一个生肉,生肉被他保存的非常好,看不出来已经放了一天,他笑嘻嘻地“我烤肉吃。”

“你……确定……这能吃?”周念同瞪大了眼睛。

“当然。”

王咎一边笑,一边把自己的生肉保存好,然后跑到了旁边的小林子里。

周念同拉着柳闻君的手,笑着,然后走到亭子里的一处坐下来。

袁瑞中看着他俩在那感觉自己有些尴尬,俨然成为了一个外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正打算开口打乱这种奇奇怪怪的氛围,却发现王咎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手里并不是空无一物——他抱着十几二十根树枝。

“那个……你们会生火吗?”

王咎把自己找到的那些树枝一股脑地扔在了地上,用衣服擦着额角上的汗,却想到了生火这件事之后,犯了难。

“会。”

袁瑞中正好想找个借口离开,这时,这个理由就可以充分地离开一小会了。

他立刻去了自己之前坐着的马车上,然后拿了一个东西下来,走到了他们面前。

“这是什么?”王咎有些震惊,这个他似乎从来没有见过。

“火弓。”

王咎看着这个造型奇特的生火工具不自觉地愈发觉得奇怪。

袁瑞中也不怎么理他,只见他找了一个比较粗的木头当底座,拿了一个石头,又拿了一根细木棍,细木棍穿过火弓那弄了一个圆圈的线,然后立在了有一个凹槽的粗木头上。

他一手拿着弓,一手拿着石头用石头压着那根细木棍的头,开始生起火来。

来来回回的摩擦,让做底座的那个木头出现了一缕烟。

他继续来回摩擦后,不一会儿,他熟练地生起火来,火势也变得越来越大,直到火势稳定,火也让周围也开始逐渐温暖起来。

王咎兴奋起来,他拿了一个细棍子把他早已准备好的生肉穿起来,然后就跑到火堆旁边,美滋滋地开始烤肉。

袁瑞中白了他一眼,自己上了马车去拿自己带的干粮,柳闻君和周念同也坐在一起吃他们自己带的小吃。

柳闻君看着王咎的烤肉,她手中原本觉得最好吃的干粮也变得索然无味,毕竟她自己也没带,最后还是吃了起来,但望着王咎的方向发呆。

周念同吃得无聊,远古人的食物他从来没有吃惯过,他四处看,天是黑的,地上有一些落叶,柳闻君在自己旁边。

她在什么呢?

她在看哪里?

他觉得有些奇怪,也看不出她其实是在发呆,只看到柳闻君看向的那个方向王咎正在烤着肉。

他好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周念同放下手中的大饼,径直地走向王咎,拍了拍他。

“怎么了,念同兄?”

周念同指了指他手上的烤肉“这个……还有多的吗?”

“怎么?你想抢我肉吃?!”王咎话一出,瞬间警惕地看着周念同,条件反射似的直接咬了一口自己正在烤的肉。

没曾想,直接烫得他一哆嗦,无意识地“嘶——”了一声。

周念同好像可能被这个场景吓到了,正打算离开那拿水给王咎,但王咎却把脑袋转了转,很明显是动了歪脑筋。

他用刚刚被那串烤肉烫红的嘴说道“想要也可以。不过我只剩一个了,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周念同有点难以置信。

“没错,五两银子。”

袁瑞中有些坐不住了“王咎,你这分明是在抢钱啊。”

王咎立马低下头“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也没钱……想赚点……”

“行,五两就五两。”

周念同把手伸进了自己腰间的钱袋,默默地凑齐了五两银子给王咎,王咎贱兮兮地笑起来“念同兄就是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