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的心里好像有点奇怪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3:56 字数:2247 阅读进度:11/19

翌日清晨,天还没大亮,柳闻君却已经醒了,只因袁府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声音有些急促,她便跑去开了门。

只见门前有一个人,穿的一身看起来并不是很好,但是如果仔细看又觉得做工不错的衣服。

那个人跟认识柳闻君似的“小人奉命前来是想邀请姑娘七日后到城外黄府表演杂剧。”

“好的。”

柳闻君听到有了工作后立刻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柳娘子,这是定金。”

说着,那个前来传话的人就从口袋里掏出一袋银子,递给了柳闻君。

她接过那袋银子的时候却被它给吓到了,那袋银子的重量比往常的还要重上几两,她收下后对那个人行了个礼。

“希望柳娘子的曲目最好新颖些,多准备些曲目。”

“好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

那个人走后,柳闻君便开始头痛起来,曲目多又新颖,这似乎触碰到了她好像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不免有些棘手,她只好离开袁府去跟一起唱杂剧朋友们商量。

大概过了不久,周念同也从他自己房间里出来,不过,他是被王咎叫醒的。

至于为什么叫他呢?

“念同兄,今日是我生辰,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

王咎摩挲着有些粗糙的手掌看着周念同笑道。

“什么地方?”

“寺庙。听说西京的寺庙求姻缘可灵了。”王咎的笑容有些憨,又透露出对姻缘的向往,“你看我都二十有七了,不仅无妻无妾更无儿无女,我对不起我爹我娘啊。”

他的表情变得痛苦,声音也略带些哭腔,虽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但他还是掩面拭泪“陪我一起去吧……”

周念同看着不免有些尴尬,但还是答应了王咎随他一起去。

他们就这样来到了寺庙,寺庙有很多人进进出出,内心虔诚,他们往前走,终于进了大门。

进了门后,豁然开朗,周念同一开始以为寺庙很小,但没想到确实如此之大。

往前走去有个挂着红绳的地方,有一个人面前有个台子,他坐在那里,他的旁边有一个红色的两个细柱子,中间用几根红绳连在一起,那根根红绳挂着一个个牌子,牌子是木制的,上面还写了字。

王咎拉着周念同笑嘻嘻的走到哪里。

“可以抽签吗?”

“可以。”

那个人指了指在一旁放在椅子上装有签的筒“不要摇签,要内心虔诚,心诚则灵,阿弥陀佛。”

王咎听完后,就到了筒旁边拿出了一个签之后给那个人看“第五签。”

那位老者听后,捋了捋他的胡子,然后看了一下签文“风雨路途遥,此梦到明朝(zhāo)”

“什么意思?”

老者意味深长的笑了,想着如何解释给他听“也许明天就会来,也许下辈子才会来。”

王咎听到前半句有些激动“明天?!”

他看向周念同,脸都因为激动而有些发红,他明显忘记听后半句了“念同兄!我明天就会来姻缘了!这大师说的太准了!念同兄你也来抽一签!”

说着,就把周念同推向签筒旁边,示意他抽一个,周念同无奈,从签筒中抽出一个签。

“第二十九签。”他道。

老者知道了是第二十九签后就去看了签文“隔山千万重,却在目光中。”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王咎有些迫不及待,他似乎是希望周念同孤独终老似的。

“也许远在天边,也许近在眼前。”

“远在天边?!”王咎发出一阵哄笑,“念同兄不要慌,等我有了妻着,还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者看着周念同,周念同也看着老者,目光聚在一起,好像一瞬间就能洞察人心,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老者笑道“不知道这位有缘人可有兴趣,在我这木牌上写字?”

“写字?”

老者把他面前的毛笔递给他,他也没有拒绝“在哪个木牌上写?”

“那有缘人自行定夺了,写完之后写上自己的名字。”

周念同来到了那些木牌前,上面有诗句,有愿望,他看中了这么一个木牌,那个木牌上写着他前些天才知道的诗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他来了兴趣,在这句诗句后写了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最后他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周雁文。

周念同写完后便把毛笔交还给了老者,老者的目光有些意味,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王咎看到周念同在一个木牌上写后,他有些蠢蠢欲动,却被老者拦下来。

“时机未到。”

在寺庙里,王咎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忍住很想去跟老者起冲突的冲动,气冲冲地离开了。

只听老者在他们身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我佛慈悲。”

周念同跟着王咎的脚步离开了那里,一路上都在想那位老者的话,但是却想不明白。

人类的情感他不曾明白,但是经过了这么久,他对这些并没有实体可供参考的感觉似乎有了些许朦胧的认知,可又让人觉得他又并未明白。

他的思绪早就不在眼前了,却又被拉回来。

“唉,念同兄,你看这不是秦安兄吗?他在那干嘛?”

周念同听到了声音后,看见离他不远处的秦安,但是秦安并没有看到他,当他正打算去跟秦安打招呼的时候,却又停住了准备靠近的脚步。

秦安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一脸笑容的看向他的前方,大概过了几秒钟,柳闻君出来了,走向了秦安。

在周念同的视角里,不知道秦安对柳闻君说了些什么,他看向柳闻君的眼神,并未像朋友那般,而透露出些许宠溺与喜欢。

也是,当喜欢了一个人很久突然要他不喜欢,那种感觉哪能这么快消失呢?

秦安把他手中提着的盒子打开,那是一碗冰的蜂蜜水。

“忙活了一天,累了吧?”

柳闻君笑了笑,把那碗蜂蜜水拿起来喝了下去。

周念同看到这一幕,有些愣住,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撇了撇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