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此时相望不相闻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3:55 字数:6732 阅读进度:9/19

他们一行人来到了袁瑞中的府中,府中的陈设和在东京的府中一样,虽然并不是富丽堂皇但是也清丽淡雅。

“是不是很熟悉?”袁瑞中淡淡地扫了他们三个一眼,“屋内所有的东西都跟在东京时一样,房间也是,你们可以先住下来。”

他们仨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寻找自己的房间了。

袁瑞中也去大厅继续泡茶喝,看着蔚蓝的天空,以及天空中雪白的云彩,今天是个好天气,没有骄阳,不下雨,但有些凉爽。

柳闻君是最先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个,但是又接了桶水回去,路途劳累了这么多天,似乎谁也想放松一下,纷纷出来然后接了桶水,就回房洗漱了。

等到洗完的时候,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他们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柳闻君还是跟刚刚一样,她率先从袁府出了门,说是去找找以前的熟人,毕竟这么久没有回来,西京的有些地方也变了,唱杂剧的地方也变了。

周念同和王咎洗好出来后,看到了袁瑞中还在品茶,不禁也融入了进去,只不过,这茶略微苦涩,并不招他俩的喜欢,一杯下肚之后就再也不想喝了。

王咎坐到了周念同的旁边,悄咪咪地戳了戳他“念同兄……想不想出去逛逛?”

周念同笑了笑,觉得可行,这样他也可以记录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好,那我们现在走吗?”

“好。”

王咎的眼睛笑眯眯的,嘴角快要咧开到耳朵边上了,他搓着手,偷偷瞅了一眼袁瑞中,看她没有什么反应,就把周念同领着出了袁府。

出了袁府之后,王咎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呼出来,然后笑嘻嘻地带着周念同去了繁华的地方。

现在的天已经有些黑了,但是西京繁华地段却十分亮堂,丝毫没有想要暗下来的迹象。

街上的灯笼高高挂起,各式各样也有不同颜色的灯光,周念同和王咎有些看花了眼,许是好久没见到过这番景象了。

王咎通过他独特的嗅觉找到了一处青楼,那里的艺伎画着美丽的妆容,婀娜的舞姿,一直在王咎的眼中挥之不去。

“你怎么了?眼睛成这样了?”

周念同拿手在王咎的眼前挥了挥。

王咎有了些愠色,很想跟周念同打场酣畅淋漓的架,却突然想到上次胳膊脱臼了的那种痛苦,不安地咽了咽口气,收回了这个念头。

只是上手拍开了他眼前的手“你认真看啊,别耽误我看。”

周念同对眼前的表演并不感兴趣,但他又无所事事,就拍了拍王咎的肩膀“我去其他地方逛逛,你不用管我,之后我会自己回去的。”

“那你去吧。”

王咎答应了他之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表演,拍手叫绝。

周念同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离开了这个地方,然后在街上随便地逛了逛。

街上除了艺伎的歌声,人群的哄闹声,还有一个声音。

东京的街上好像并没有这个声音,周念同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被这声音吸引了去。

看他们说的话。

这个是棋盘?

他们在干什么?

周念同上前又凑近了些,想要看清楚他们的动作?

这是什么棋?

远古人才会下的吗?

他仔细地看了好久他们如何下棋,好像搞清楚了这个规则。

是把对方的棋全部都围起来才算赢?

周念同满面愁容,这时,对弈的二人似乎也停止了想要进一步下棋的举动,应该是结束了?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坐在凳子上下棋的人看见了周念同“生面孔啊。”

周念同听到声音向那个声源看去,那个人看着他,他也确定了那个人是在对他说话,他思考了一下“是。”

“你我对弈一局,如何?”

那个人顺着他的胡子,似乎是在笑。

“我不会。”

“不会?”那个人对这个词提起了兴趣,似乎是当时周念同看得如此认真,会错了意。

“您就别说笑了。”

有个声音在那些下棋的人背后响起来,是个让人听到声音就觉得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个翩翩君子。

“秦小官人。”之前跟周念同对话的那个人声音有些上扬,似乎是十分喜欢这个晚辈,“今儿怎么得空到我这转转?”

那个被叫秦小官人的人手持折扇,样貌生的十分不错,眼角有枚比芝麻略小的朱砂痣,身上是件淡绿色的长袍,腰间挂着一个白色的玉佩。

他缓缓地走到了棋桌旁“听说我有个熟人回到了西京,就想来街上寻一寻。”

“可寻到了。”

“暂时还没寻到。”

“秦小官人可有雅致与我对弈一局?”

秦小官人委婉地拒绝了他“不用,还是让我身边这位小官人来吧,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想下棋。”

周念同有些惊讶,这都被他看出来了?可是他真的不会。

正当他想要拒绝的时候,只听那人又徐徐地说“不会,我可以教你。”

恩?周念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人怎么连我想什么都知道?难道是外星生物?

那个人接着又说“在下秦安,西京秦府长子。”

“我叫周念同。”

“幸会。”秦安笑着,“西京可是第一次来?”

这也被他看出来了吗?

“是。”

“来,我教你下棋。”

秦安邀请他到那位老者的对面坐下,十分耐心地教他下棋,他似乎看出来了周念同很想学会这个技能。

周念同也是认真地学,但是心里也默默地想要等到之后回府时感应一下西京到底有没有外星生物的气息。

秦安太敏锐了,似乎心里想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那个勾人魂魄的眼睛。

一局终了,结果并没有出人意料,是那个老者赢了,周念同也作罢告辞,远古人的棋真是挺难下的。

他离开了那个地方,却没曾想,走了不远才发现秦安在跟着他,他看到自己被发现了之后,顺势,走在了他的旁边。

“怎么了?”周念同有些不解。

“我觉得你的身上,有我想要的答案。”

“什么?”

什么答案?

秦安意味深长地笑起来,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悠悠地扇了扇手上拿的那把折扇。

“看你是第一次来这,如果我带你逛逛如何?”

周念同听到后觉得是一个办法,这样既可以了解西京的风土人情,又可以探探虚实,他是否真是外星生物?他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好啊。”

他答应到,目光锐利,走在秦安的旁边。

“不知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秦安停了下来,扇着折扇的那只手也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周念同。

他笑了笑,看着周念同的样子“周兄莫不是觉得我是坏人?”

周念同充满怀疑的样子被秦安一览无余,听到他这么说后周念同随即把脑中的思绪冲散,回之一个大大的笑容“没有。”

周念同感觉自己回答的有些敷衍,便又换了个话题“秦兄平常都做些什么呢?”

“我平常喜欢诗词歌赋,古筝也略懂一二。”

“诗词歌赋?这是?”

周念同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周兄竟然不知道诗词歌赋?”

秦安挑了挑眉,言语中透露出不明的意味。

周念同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暴露了,咳了一下,缓解下气氛,然后想了个理由“不是。只是不会作诗罢了。”

“作诗,作诗可是门学问。”

“哦?秦兄可会作诗?”

“不敢不敢,比起作诗我更喜欢吟诗。”

“吟诗?”

“我最喜欢李君虞的《写情》,似乎从中总是能看到另一个我。”秦安扇了扇手中的折扇,驻足,抬头,仰望那寂静的夜空,灯光有些灿烂,但星星却在黑夜独自闪烁。

“水纹珍簟(diàn)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秦安若有所思,诗中充满着感情,以及秦安吟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落寞之感。

“好诗。”周念同只觉得诗句对仗工整,给人以美的感觉,并未参透那其中隐藏的感情。

“是吗?”秦安的思绪拉回到刚刚,他低头,微微地摇了摇头,似乎要把他刚才脑中浮现的回忆都摇走,但是又不敢让那些记忆全部溜走。

“周兄明日可有事?”

“没有。怎么了?”

“在下想邀请周兄来秦府一聚,不知周兄可否赏光?”

“我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周兄可有朋友?”

“有。”

“不知周兄的朋友可否也来?”

“那我今晚问问。”

秦安点了点头,便和周念同继续往前走,直到离开了闹市。

“周兄这便是我的府邸。”

秦安走到自己家门口,指着那个牌匾,牌匾上刻着“秦府”的字样。

周念同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那欢迎明日光临寒舍,感激不尽,天色不早了,还请周兄好生休息。”

秦安和他身后的几个下人进到了府中,把周念同一个人留在了外面。

周念同也不恼,转身回到了那繁华的闹市,他看着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突然有个念头,他想买个东西。

他走到了一个小摊位面前,看着面前的小商品,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这时候,有一个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瞬间吸引了他的目光,那个人来到他的身边。

“在看什么?”那个人的声音十分熟悉,是柳闻君,她正很不自然地用手指卷着她的头发。

“这个。”周念同拿手指了指,他有些不知道怎么选择,“你的觉得哪个好看?”

“那这个东西你是给自己还是给别人?”

周念同犯了难“这个……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买。”

“那……”柳闻君一只胳膊抱胸,另一只胳膊撑着那只胳膊,然后用手撑着下巴。

“要不这个?”

柳闻君先入为主,丝毫忘记了他在给周念同挑东西,反而是在给自己挑,她指了指面前的一个昙花玉坠。

“好。就这个了。”

周念同把那个玉坠拿起来握在手心里,然后付给了店家钱就和柳闻君离开了那家店铺。

柳闻君和周念同走在路上,突然间街上放起了烟花,烟花划过天际,点缀了夜空,也装饰了每个人的眼睛。

周念同看着烟花驻足,眼睛里反射出烟花的绚丽,他突然间很想把刚买的玉坠送给柳闻君。

她是这么想的,而且也这么做了。

在柳闻君欣赏这灿烂烟花的同时,周念同把玉坠从口袋拿出,悄悄地把它带到柳闻君的脖子上。

柳闻君只感觉有些冰凉,低头看了看——是之前周念同买的昙花玉坠。

她向后转头,只听见周念同在她的耳边说“送你。”

柳闻君耳朵有些红,低头看看那枚玉坠,触碰上面雕刻出来的昙花,嘴角微微上扬。

“好了。我们回府吗?”

“好。”

柳闻君转身,周念同走在她的身边,很快,他们就回到了袁府。

夜深了,困意渐渐袭来,他们也各自回房睡觉了。

时间过得很快,夜晚很快就过去了,逐渐燥热的天气也在不断地说着夏天早已经到来。

周念同听到消息,昨天的烟花是在庆祝新皇登基。

看来东京是太平起来了。

他伸了个懒腰,洗漱了一下,准备出门,或者说,是应邀去秦府。

正好在出门前碰上王咎和柳闻君,想到昨天秦安说的话,便想说也邀请他俩一同前去。

正当他提起,只说是他在这里新认识的朋友,另外二人也就同意了,他们便走在街上,穿过大街小巷,很快就快到了秦府。

柳闻君只觉得这个条路有些眼熟,但想不起她为什么觉得会这么眼熟,或许是她的错觉?

直到他们三人再往前走后,遇到了一个人——秦安。

跟昨晚周念同见到他的装束一样,他悠悠扇动着折扇,看到周念同后便把折扇收起。

“周兄!”他来到了周念同的面前,他随意地扫了一眼,“这便是周兄的朋友?”

他笑了笑,直到看到周念同身后的人,周念同的身上果然有他想要的答案。

他来到了那个人面前,笑着,眼睛却有一丝不敢承认的味道,他的嗓子像是被卡住,只听他轻轻唤了唤“闻君?”

“你是?”

柳闻君愣了两秒,对于她面前的人,他只能说是满脸陌生,似乎有些熟悉?

“我是秦安啊。”

“秦安?”

柳闻君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仔细想了想,秦安?!

“想起来了?”

秦安笑起来,正想拉她的手,柳闻君却马上躲到周念同那边“你别过来。”

“闻君,抱歉。”

“道歉也没用。”柳闻君躲在周念同身后,像动物遇到天敌时那般警惕。

“你别躲着我。”

“不躲你躲谁,我来西京竟然把你忘记了,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柳闻君拉着周念同,小心翼翼地,周念同也被她拉着走。

之后越走越远,柳闻君拉着他就跑,直到跑进了袁府,然后紧紧关上了门,不过他们忘记了王咎。

他们的行动太快,把王咎忘记了,被留在了街上。

“你们怎么了?”周念同看着刚刚的架势有点不知所措。

“这个说来话长。”

柳闻君觉得安全了之后,就走到了大厅的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一饮而尽,接着就娓娓道来。

“我之前来到西京唱杂剧,遇到的他,之后就很显而易见的,他似乎是喜欢我?但是我不肯,因为我想完成我娘的遗愿,而且,这也是我的梦想。”

“那天我在台上唱杂剧,不知道怎么就引起他的注意了,等我离场的时候还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唱杂剧的人是我。”

“我觉得,他有些让人害怕,因为我在想什么他都知道,后来我就我想什么我就不干什么,之后差点,主要是到了适婚年龄,他说给我家下聘礼之前我就逃出来了。”

“之后就在西京城外的一个地方遇见你了。”

“大概就是这么个事儿。”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只见门外有一个声音“秦小官人走了,能开门吗?我尿急。”

那是王咎的声音,还有少许仓促。

周念同无奈,只好给他开门,刚把门开了一条缝,王咎一下子就闯进门,然后一溜烟跑进了茅厕。

但是没曾想,王咎的身后还有一个人——秦安。

周念同注意到秦安之后,他顾虑到柳闻君就悄悄的来到门外,然后把门给关上,让柳闻君不会注意到门外还有一个人。

“怎么?闻君都跟你说了?”

秦安似乎并不惊讶,仿佛当时站在柳闻君旁边听她说话的那个人,不是周念同,是他。

他轻摇了下手中的折扇,面带微笑,并不恼火,他的声音很好听,像四月的微风“过几日便是端午节了,周兄是否感兴趣?”

“端午节?”

“是。到时周兄可否领上朋友同游西京呢?”

周念同觉得他的目的不单纯,但又不好推辞“那我考虑一下。”

“那就先谢过周兄了。”

秦安走后,周念同也回到了府中,柳闻君看到他上前,跑了过去。

“过几日便是端午,要不出去感受一下西京?”

“好。”

周念同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她。

再过几日便到端午了,各家各户张灯结彩,西京城内一阵气派的景象,有些百姓在门上挂上张天师或钟馗的画像,用来辟邪祛病,有些人和孩子包着粽子,做着五色团子,齐家欢乐融融。

终于到了端午当天,袁瑞中在准备端午的食品,各式各样,周念同和王咎也在一旁包着粽子,王咎变成了先生,一直在教着周念同包粽子的步骤,一直到他包完。

他们吃了粽子后,到外面走了走,欣赏着西京百姓开展的端午的活动。

一直到傍晚。

天已经黑了,也在表明夜晚已经到来,但是西京依然灯火通明,人潮密集。

秦安正在去张府的路上,但是很快他就碰到了周念同,看到周念同一本正经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睛却很亮,他似乎在隐藏自己的好奇和欲望。

周念同看着街上的商铺以及一些活动,直到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是?

他把目光聚焦在那个身影上——是秦安。

“秦兄。”他行了个礼。

秦安笑道“周兄,我们去猜谜如何?”

“猜谜?”

周念同心底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似乎确实他想的他都知道。

秦安把他拉走,来到了一个小商铺,这个小铺虽不算布置奢华,但也古色古香,沿上吊着的是一卷卷红纸,上面有字谜,有对诗,也有各种各样的玩意儿,题目随机,因为题目被卷着所以看不到,但只要回答出五题,就可以选择一样东西带走。

“怎样?周兄你先。”

秦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念同在上面随便摘了一题,打开了它。

弦断有谁听。(打一句诗)

???

周念同瞬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唐诗?他没背过。

他转头看向秦安,秦安立刻会意,很快便猜中的谜底。

“恨无知音赏。”

周念同又摘去一个,打开了那卷红纸,红纸上用黑色墨水写着清唱(打一句铭)。

这次不用周念同看着他,他知道周念同不会了。

“无丝竹之乱耳。”

老板听后笑起来“秦小官人果真才华横溢。”

“不敢不敢。”

秦安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去摘了下一个谜题。

这次的谜题似乎有些简单了,上面写的是床前明月光(说出诗的后一句)。

“疑是地上霜。”

周念同也很想自己能够答出一个谜题的谜底,又上手摘了一个。

他手中的谜题对于常人来说依旧很简单,但是他似乎并不是常人。

此时相望不相闻(说出诗的后一句)。

看到这句诗后,秦安笑起来,眼睛里透露着喜悦。

“愿逐月华流照君。”

这一句话宛转悠扬,没了前几次那样冰冷。

或许他也没想到他能对到这句诗。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他心上人的名字就取自这首诗。

闻君。

柳闻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