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要去西京啦

小说: 青色路面湿凉 作者: 月熙于明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3:54 字数:7000 阅读进度:8/19

公元997年5月8日(农历三月廿十九日),万岁殿内。

那一天很安静,没有多余的声音,已经快要入夏了,天气有些炎热,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并不能让他们燥热。

晚上,赵炅躺在自己寝宫内的床上,身上感觉无比燥热,那一天并不太平,他在剧烈的咳嗽,怎么都止不住的咳,他筋疲力竭了,他的眼睛似乎已经睁不开了,目光有些涣散。

他的鬓角斑白,胡子也花白了,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还可以,还可以坐在那闪耀着金光的龙椅上,想象着自己当初坐在那椅子上全身散发着金灿灿的光。

他似乎感觉有些疲倦,可是,他感觉他的肺已经快要咳的四分五裂了,他止不住的干呕,他并不希望呕出来什么,但是当淋漓的鲜血落到了地面上的时候,他无助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那鲜血红的刺眼,似乎又在表彰他为大宋做出了贡献,他终究是抬不开眼了,最后那眼,望着李皇后那仿佛有些焦急的神情,从他出生那刻起一直到如今,种种经历像幻灯片似的在赵炅的脑海里播放。

他有些满足,嘴角微扬,安详地走了。

在他龙床旁边的那些人,纷纷跪地,泪流满面,说不出是在哭,还是心里窃喜,天空一声惊雷,打破了原本的喧闹,转为平静。

宋朝第二位皇帝驾崩了,举国上下,无一不哀悼。

可是还没有等到别人从哀痛中缓过神来,有一个人,她比谁都绝情。

别人似乎还以为李皇后会沉浸在悲痛中需要很久才能走出来,可是并没有。

李皇后在赵炅驾崩后,因为传位给谁的问题起了不小的野心,她与王继恩暗中勾结,等到别人在从悲痛中缓过来的时候,她和王继恩带领的军队早已经暗中围住皇宫,企图发动政变。

东京城内,出现一阵骚乱,各家各户闭门不出,原本热闹的大街都没了往日的那般繁华,街上没有一个人,但是有个人似乎是例外。

袁瑞中正在他自己的府上倒茶品茶,他硬生生把周念同扣在了以他的视野可以见到的地方——他的面前。

周念同长出了一副苦瓜脸“瑞中兄,为什么不能出去?”

“宫内皇帝驾崩,李皇后勾结太监发动政变,现在这世道不太平,并不能出去。”

“可是……”可是这正是去了解历史的好时机啊……你看这完全是我来这里的初衷。

周念同有些懊悔,他觉得以他的青能应该可以隐身?他还没试过,他从系统里淘到一本可以激活其他领域青能的一本书,时间静止其实还是有些鸡肋,他还需要继续提升它的能力。

“没有可是,等过去这个事情,你随便出入。”袁瑞中依旧板着脸,目光坚定,无论周念同如何说,就是不准许他出去。

“好叭,那我回屋行不行?”周念同开始妥协了,他不想在这里跟袁瑞中大眼瞪小眼的,而且总觉得现在这个氛围有些奇奇怪怪的,让他想要逃离。

他之前在7496r上并没被约束多少过,而如今在这里,要遵守的确实多。

袁瑞中稳如磐石,因为他想到他的房间并没有直通外面大街的入口,应该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喝了一口茶杯里的茶。

周念同听到后就回了房间,他其实很想出去,但是还是要把自己的青能练得更为强大才行,这样等到那个外星生物再来临时,自己也能抵抗,他想知道那个外星生物属于哪一个星系的小行星。

他好继续研究,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放过,就算是微不足道也不行。

他打开了系统,找到了那本书,瞬间,他的周身被青色的光笼罩,那道光开始在屋内散布,以创造出一个适合他提升青能的环境。

袁瑞中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悠闲地品茶,笑了笑,眼角也有些许荡漾。

今天的天气很好,大概是因为接近夏天的原因,每下一场雨,就每多一分燥热,烈日炎炎,终是敌不过有些人那颗炙热的心。

袁府的后门似乎有了些动静,袁瑞中听到了些声音,一阵一阵的,似乎并不像别人再恶作剧,他走了过去“谁呀?”

“柳闻君。”门外的那个人意识到终于有人来后,原本紧绷的神经,剧烈跳动的心脏,终于在那一刻松了,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开始相对迟缓。

袁瑞中开了那个小门,缓慢的漏出缝隙,然后缝隙开始变大,最后又开始变小,然后没了那仅有的一丝缝隙,柳闻君也成功进入了袁府。

“怎么今天有空来这里?”

袁瑞中领着柳闻君来到了袁府招待人的大厅。

“我之前一直都寄住在张府,现在张府空了,我每个栖身的地方,然后想到了你们。”柳闻君来到了大厅,坐在了一张空着的椅子上,“我可以住几天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跟我和周念同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外人知道了怎么说你?”

“没事,我就住几天就走了,现在东京动乱,我打算悄悄出城去西京。”柳闻君拿起了摆着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西京?”

“对,其实我本来打算一直待到动乱结束,但是,刘砂和夫人都走了。”

“走了?去哪?”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很久不知道他们的消息了,张夫人改嫁了刘砂,现在他俩简直是神仙眷侣,然后离开了,一句话都没留给我。”

“改嫁了?那也挺好。”袁瑞中笑道。

柳闻君喝了口杯中的茶,她也不知道多少天没喝过水,直接一饮而尽。

“我已经很久没表演杂剧了,嗓子痒痒,现在想去另一个地方谋个生路,你觉得如何?”

“那是当然好,这样可以继续练习,以后你就是最厉害的杂剧人!”

“哈哈哈,不敢不敢。”

柳闻君笑起来,想到她给自己规划的路,就止不住的憧憬与开心。

门外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周念同的耳朵里,此时的他已经进了成功步入了隐身这个技能的门槛,现在已经达到初阶了。

他有些好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把青能压制,满屋的青色的光束瞬间消失,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样,他看了看,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就起身开门出了去。

柳闻君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看见周念同正向自己走来,坐在了自己旁边空着的椅子上。

她有些开心,但是又想到马上他们又要分离,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舍“那个……我要去西京了。”

他并未感受到她对这里的留恋,当他听到了似乎尘封在脑子里很久的一个词语,愣了一下“西京?”

“是。”

西京吗?是否在去西京的路上还能否遇到他的义父义母,他有些想回去看看,他也曾经答应他们一定会回去。

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自由,他也从这几天了解到这里的一些事,似乎史前资料也收集的差不多了,他简单的考虑了一下“我可不可以一起去?”

柳闻君有些惊讶,心底里又透露着欢喜“可以呀。”她比往常都要答应的干脆。

“那你什么时候走?”

“大概就明后两天。”

“这么快?”周念同有些讶异,她有做外星生物的潜质。

一个声音从他们的后面冒了出来,没好气的语调“你们当我不存在?”

周念同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是。”

“你做决定都不跟我说的吗?亏我待你不薄……”袁瑞中不满地撅起嘴来。

“那你听到了,那我说,我也想去西京。”周念同把话重复了一遍。

袁瑞中笑得勉强“那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然后对着他们二人龇起牙来。

“这么多人,现在不好出城门吧,会不会暴露?”

“应该……不会。”

“是这样的吗?”

柳闻君一时有些不解,她觉得几个人出城要比一个难得多,更何况现在还在特殊时期。

“信我。不会的。”

周念同觉得这是练习他刚习得的技能的好时候,可以为此一试,或许那个躲在暗处的外星生物可能会露出破绽。

“行,信你。”

说完,袁瑞中和周念同不约而同地前往自己的房间收拾必要的东西,袁瑞中又拜托家里的下人准备了足够的干粮,保证他们前往西京的旅途中不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况。

周念同并没有多少随身物品和衣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大功告成了,等到整理完自己的房间后,已经是晚上了,他打算睡觉了,却听到门边有声音,有人敲了敲门。

他听到后爬起来去开门,发现柳闻君正站在门口,神情有些试探“我们要不要去探一下路,这样也好有个准备。”

“探路?也好。”

周念同觉得探路是可行的,也是最保险的,省的明晚行动时,有些不确定因素,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他们结伴悄悄地出了门,这些天的夜晚都很安静,月亮也像白天的太阳一般散发着炽热的光,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些许蝉鸣叫发出的声音。

今天的夜晚,只有周念同和柳闻君两个人,他们走在月光下,他们的影子陪伴着地面,慢慢变短,又慢慢地变得狭长,并排走在一起,又像是互相靠近。

夜晚很安静,任何的风吹草动似乎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这一条路走得有些漫长,漫长到他们仿佛已经忘了时间,他们屏住呼吸,脚步轻轻,就这么静静地走着。

他们来到了城门,夜晚把手的人并不多,但是还是多过他们三个,他们俩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周边,找到了一个最优的路线。

不过城门还是太高了,柳闻君有些苦恼,他们到时候的规划。

在他们研究的时候,有个肥硕的影子正在向他们徐徐靠近,尽量压低了他自己的一切声音,全部的动作他都觉得面面俱到,是不会让人发现的。

他有些沾沾自喜,结果周念同一早就听到了这个声音,正等着他靠近,等到周念同往脚下看,视野中出现了那个人的影子,他也情不自禁上扬了嘴角。

周念同忽然转身,正准备吓周念同的那个人看到他转身后呆愣在原地,然后吓得叫了出来,却被周念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那个人嘴巴。

“嘘——”

柳闻君刚还有些懵他为什么要转身,这才看见来人——是王咎。

王咎终于缓过神来了,他拍走了周念同的手,声音很小,只有他们能听到“你们在干嘛?”

柳闻君也很小声地回答他“我们打算走了。”

“走了?去哪?”

“西京。”

王咎听后,立刻眼睛亮了起来“带我一个,成不?”

……

“这……还需要考虑……”

周念同说话有些结巴,人又多了一个,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考虑什么?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去袁府找你们。”

“这……”

“别娘们唧唧的。”

王咎双手叉腰,走路的姿势颇为大条,仿佛现在还像以前那样。

柳闻君叹了口气,怎么每个人都想要去西京,算了,走在路上有个伴也好。

他们悄悄地回到了袁府,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准备休息,然后等待第二天的到来,期待第二天晚上的行动和在西京可能发生的事。

等到早上他们互相聊天的时候,袁瑞中才知道王咎也要参与进来“不是,他来干什么呀?”

他皱着眉头,表面上是二十分不欢迎王咎的到来“那我们人这么多……容易被发现的吧……”

袁瑞中思来想去想到了个计策“那这样,我们兵分两路。”

“这是个好办法。”周念同也赞同了这个提议。

“那我带你,之后我把王咎带过来跟柳闻君。”袁瑞中说的一本正经,丝毫没有破绽。

周念同听到后有些不乐意了,脸拧成了麻花,在诉说着这不平等言论“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你去和王咎一起不行吗?”

“我为何要和他一起?”

“那我为何要跟你一起?”

“我……行吧……你跟柳闻君一起,我和王咎。”袁瑞中说不过他,又想到了些事情,还是觉得他跟柳闻君一起比较好,最终还是妥了协。

过了不久,袁府的后门那天发出了声音,估计是王咎来了,袁瑞中就去开门,把他带了进来,此时的王咎穿金戴银,穿着上好的绸缎,花枝招展,几乎是全袁府的牌面。

但是这一行为却遭到了袁瑞中的抵触“你看你穿的什么?穿成这样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你?”

王咎有些委屈“我只是觉得这些拿在手里太重了,背在肩膀上我扛不动,毕竟……我……我……”

他指了指他那宽厚的肩膀,表现出一副十分娇小的模样。

袁瑞中被恶心坏了“限你在我们走之前把这身衣服换了,身上东西收着,实在太重就扔了,否则——”

他露出一个凶狠的眼神,王咎立刻有些害怕,他的腿有些抖“好嘛,我去换……”

袁瑞中这才松了口气,等到他们另外三人的事情都忙完后,便组织大家进一步规划了他们的路线和分为两个小队的时间,当晚就开始行动。

晚上,路面似乎并没有什么人,一切的景象就像是给他们准备好了一样,寂静又幽深,他们悄悄沿着他们已经规划好的路面来到了他们设计好的中转口,到时候,袁瑞中和王咎从左边离开,周念同和柳闻君从右边离开。

他们已经到了那个中转口,准备离开了,然后约定好在城外一个小破庙里汇合之后再一起去西京。

两个小队互相点了点头,然后就各自走各自的线路去了。

周念同和柳闻君来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城墙,这是他们已经约定好的地方,城墙并没有身破旧,在黑暗里看不清颜色,只知道它的高度很高,周念同也不是很有把握他可以越过城墙,顺利地出去。

柳闻君有些胆怯,微抿着嘴角,眼睛里透露出不安和害怕“这么高我们能……”

周念同其实也不太确定,但是他想想如果借助外物是不是应该会顺利点,他看向柳闻君,态度坚定,眼神也坚定“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可能大概可以吧……”

柳闻君听着有些蒙圈,这算哪门子保证?

周念同似乎也看出来了她的怀疑,咬着牙顿了顿“我可以。”

柳闻君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笑了起来“好,我相信你。”

周念同稍微捋了捋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你闭上眼睛,等我说睁眼的时候再睁眼。”

“你干什么?”

柳闻君听到这有些不淡定了,瞳孔微缩,充满着诧异,周念同挠了挠头“没事,我怕你害怕太高,可能容易暴露。”

她点了点头,觉得周念同说得在理,就怯生生地把眼睛闭起来。

周念同认真地看了柳闻君几眼,确保她不会睁眼后,集中力量开始释放青能,青能一般来说只有在修炼的时候才会呈现颜色,在平常使用时并没有颜色,这差不多是7496r星人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他抱起柳闻君,胳膊环住她纤细的腰,柳闻君感受到被抱了起来,脸似乎有些泛起了红晕,但是她并不敢睁眼。

周念同依旧在释放青能,直到释放出来的青能足以让周念同和柳闻君二人双双隐身,看起来就像消失在了城中,即使是月光的映照,也没了他们的影子。

他试了试,通过了城墙边上摆着的杂物,体态轻盈,成功跃到了城墙上,他稳了稳脚跟,然后看了看怀中紧闭着双眼的人,轻笑,然后缓慢的降落在城外。

他们就这样来到了城外,周念同看了看四周,感应了一下,四下无人,他渐渐收回青能,月光渐渐打在了他们的脸上,影子也渐渐变长,从旁人来看,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以睁开眼了。”他的声音充满磁性。

柳闻君终于听到了这句话,她的心跳动的有些剧烈,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周念同刚刚抱住了她。

她是第一次被一个人抱着——而且还是个男人。

她快速地睁开了眼睛,然后迅速地从他身上跳下来,安抚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周念同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像风一样温柔,像水一样清冽,像树一样醇厚,以及他略微低沉的呼吸,一起一伏,无一不在拨动着她的心弦。

她猛地呼了一口气,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周念同感觉她有些异样,关心地看了一眼她,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看来是他多虑了,还以为刚刚被她看到了。

他带着柳闻君默默走到了那个和袁瑞中那一队约定好的地点,就在快要到的时候,

周念同皱起了眉头,拦住了柳闻君,用手势无声地告诉她不要动。

柳闻君停了下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他感受到了浓烈的外星生物的气息,闭上眼睛之后,他迅速地感应方圆几里星生物的气息。

有很淡的气息,在风中迅速飘散了。那个外星生物很警惕,很容易感应到了他的存在。

发现无果之后,示意柳闻君可以继续走了,不一会儿,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刚走进去就发现,另外一队早就到达了那里。

他们会合之后打算在这个小破庙里将就一晚,王咎也帮他们在地上铺好了茅草,让他们睡得稍微习惯,之后四个人就那么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他们睡了多久,天很快就亮了,柳闻君是最早起床的那一个,她看着他们三还在睡梦之中,并没有叫醒他们,起身去外面觅食。

她记了一下自己走的路线,然后找到了一个地方,找到了几棵树,上面结着一些野果子,她辨认了一下应该可以食用就摘了去,之后便原路返回。

等到她回去的时候,刚踏进门槛,就发现他们已经起来了,并且他们看他不在,刚想出去找她来着。

她把自己摘得野果子平均分给了大家,等到几个人吃饱了之后就上了路。

沿途上的风景很美,他们一边玩闹,一边马不停蹄地赶路,时间如流水一样,对以前来说,它流淌地很慢,但对于现在来说,这一切似乎并不漫长。

也许是因为有了他们,才让旅途丰富起来。

在这一路上,并没有如周念同所愿,他会经过他的义父义母家,或许是方向的原因,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之后还是来到了西京。

他们四个人在西京的城门前,城墙似乎与东京的并无二致,只是名字换了,人换了罢了。

他们经过了检查后,终于进了城,东京的一切仿佛并没有传到西京的耳朵里,那里像往常的东京城内一样,热闹非凡。

西京,是对于柳闻君来说比较熟悉的地方,但是好像她把一切都忘了,她的神情令人不禁觉得她是第一次来,但是凭心理感觉又并非是第一次。

他们往前踏了一步,袁瑞中突然发了话。

“一直往前走,然后右拐,就到了我家了。”

???瑞中兄在这里也有房产的吗?

袁瑞中扫了另外三个人,那三个人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表情,是羡慕?是嫉妒?还是难以置信?

不过,谁也不知道。

袁瑞中心里美滋滋地,头比往常抬得更高了,眉毛舒展,闭上眼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