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弘历拒诱惑

小说: (清穿)清风过晓 作者: 轻风过晓 更新时间:2015-03-14 12:20:31 字数:5078 阅读进度:50/59

小包子坚持晚上还要陪顾清晓一起睡觉。不过,被顾清晓拒绝了。她也不能让孩子老担心自己不是。

抱着小包子回到他自己的卧房,顾清晓哼着纾缓轻柔的小调拍打着小包子的后背,直到小包子发出轻微的呼呼声,顾清晓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进房门就被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拥住。

“小家伙睡了?”弘历抱起顾清晓,坐到软榻上。

“嗯。刚睡。一会儿还要去乌拉那拉.雅璇那里?”顾清晓抬头望着弘历,眼里有着明显的不满。

“那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我也没办法。别气。”弘历凑上去亲昵的蹭了蹭顾清晓的鼻尖。“你今天是不是惹额娘生气了?”

顾清晓瞪着弘历,撅着嘴,“你这是专门跑我这儿来兴师问罪的?”

“我要是真来找你兴师问罪的你还能有这待遇?”弘历无奈,捏了捏顾清晓的脸蛋儿。今天钮钴禄氏遣人把他叫到景仁宫去,说了一大堆让他宠幸乌拉那拉.雅璇的话,把乌拉那拉.雅璇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一直叨叨着她是多么想要一个乌拉那拉.雅璇生的小孙子,整个过程没一句话提到过顾清晓。弘历一联系到才刚离开景仁宫不久的顾清晓和乌拉那拉.雅璇,便猜到多半是自己的小妻子说了什么令自家额娘不喜的话语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额娘一点儿也不喜欢我。额娘似乎很喜欢乌拉那拉.雅璇,还想把皇阿玛送给她的紫玉莲花镯赏给乌拉那拉.雅璇做见面礼。于是我就提醒了额娘一句。那对镯子的价值比当初额娘赏给我的所有的见面礼加起来都要贵重。我是嫡福晋,怎么能被一个侧室比下去?后来额娘说是她的大宫女给拿错了,原来额娘要打赏给乌拉那拉.雅璇的是另一对羊脂白玉镯子。”顾清晓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说给弘历听,包括她自己的感受。

弘历听完顾清晓说的话后皱起了眉头,额娘的确是不怎么喜欢笑儿,每次他去给额娘请安的时候,额娘都会旁敲侧击的让自己多宠幸后院里的其他女人。额娘的用意,他也猜到了。无非就是想抬高乌拉那拉.雅璇来敲打敲打笑儿。哪知道,他的笑儿也是个人精。

“你哟。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喔——”弘历抱紧顾清晓,将头埋在她纤细的脖颈里轻叹出声。“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和额娘起冲突吧。免得落人口实。你还有我。我会替你解决的。”

不能说他不孝。

他虽然是钮钴禄氏亲生的,可算起来,他与钮钴禄氏相处的时日并不多,感情也谈不上有多深厚。他会对额娘好。可他也会护好自己的小妻子。只能说,在他的心里,笑儿更重要罢了。

还好他的小妻子是个精灵的。对于钮钴禄氏,任谁也不能说他们夫妻俩对生母不好。他一直想不通,额娘为什么会不喜欢笑儿。在他看来,笑儿无论哪方面都是鼎好的。如果额娘能和笑儿好好的相处,他也就不必那么烦恼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孝顺额娘的。认打认罚,绝对听额娘的话。”顾清晓对着弘历抿唇一笑,本该是美丽动人的笑容,可弘历就是觉得有些刺痛。

“你做的好好的,额娘不会罚你的。”弘历拍了拍顾清晓的后背,“我的笑儿很聪明,知道怎样保护自己。况且,有我在,谁敢罚你?”

“真的?那如果是皇阿玛要罚我呢?”

“皇阿玛怎么会罚你?你做错事了?”

“你一个月里差不多二十天的时间都在我的院子里,皇阿玛不会怪我霸占着你吗?”皇家不是最忌讳专宠吗?雍正爷怎么会允许他看重的皇子被一个女人迷得团团转?

“这是我要解决的事,你别瞎想。”弘历抱着顾清晓,将头搁在她的肩窝,闭了闭眼睛。

皇阿玛怎么会没为此事找过他?

宝亲王府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逃不过皇阿玛的眼睛。包括那些后宅女人之间的争斗。

顾清晓一直以为雍正爷只是派了钉子来监视着王府,却不知道王府里还隐藏着许多的暗卫。就连高氏当初给顾清晓下药的事情,雍正爷也是知道的。雍正爷就想看看顾清晓是如何让处理这些事情的。如果顾清晓是个没本事的,处理不好这类后宅争斗,被后院里的那些女人给害死了,那也只能怪顾清晓无用。身为嫡福晋,掌握着整个王府后院的管家大权,还会被妾室暗算,那是嫡福晋窝囊。想来这样无能的女子也不配成为一国之母。

因此,宝亲王府的后宅争斗,雍正爷就是当做一场戏在看。至于雍正爷为何会派人暗中监视宝亲王府,一是为了更深入的了解弘历,方便他锻炼弘历。二是因为当年雍正爷的嫡子弘晖就是死于后宅斗争。只不过那时候的雍正爷还没有现在这样的势力,无法全面的保护好自己的嫡子,让有心人钻了空子。自从弘晖夭逝后,雍正爷便加大了对后宅的掌控力度,监视宝亲王府,其实也是为了保护好他的皇孙。

顾清晓对付那些妾室们的手段,雍正爷一清二楚。不错。证据确凿,正大光明,一击必中,一个嫡妻该有的威严和大气,顾清晓都具备了。雍正爷对此很是满意。

妾室嘛,本来就是拿来消遣的。弘历喜欢就多宠一些,不喜欢就不宠。雍正爷对于弘历常常在顾清晓的院子里留宿的事情并不反对。不过,他可不会对弘历说这些。他不但不说,如果逮找了机会,他反而还会以此为借口训斥弘历一番。儿子吗,就是拿来教训的。

雍正爷有时候也会想起他初见顾清晓的情景。他不怪儿子沉迷于顾清晓的美色。毕竟,那样的相貌没一个男人会不喜欢吧。如果顾清晓是个妖媚的女子,雍正爷也许会考虑在暗中将她除去。可惜,据雍正爷多年来的观察,他为弘历亲自挑选的这个儿媳颇具大家闺秀的气度,一身清华,慎淑恭俭。最难得的是,她还是个聪明有手段的主儿。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保护的很好。雍正爷时常想,如果当初他的皇后有顾清晓这样的手段,那么他的弘晖是不是就不会遇害了。

对于皇后,雍正爷其实一直有些不满的。温婉贤良、敦厚谦和是有了,可还差了一份主母该有的狠厉与精明。至于其他的妃嫔,雍正爷对她们更是没什么感情。不过是利用而已。

弘历从顾清晓屋里出去后不得不去了乌拉那拉.雅璇的院子里。

乌拉那拉.雅璇早就洗漱沐浴好了,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绣着海棠花的清雅旗装,规规矩矩的坐在榻上等待着弘历。

弘历将屋子里的下人都挥退,自己脱了鞋子,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乌拉那拉.雅璇站起身子,从弘历的脚底爬上了床。

见弘历闭着眼睛,平躺在床上呼吸绵长,根本没一丝要碰自己的意思,乌拉那拉.雅璇咬了咬下唇,眼里顿时聚起了雾气,透明的泪珠宛若珍珠般的从脸颊滑落,樱色的檀口里传出压抑的呜咽声。

弘历不耐烦的睁开眼睛。侧过头看了乌拉那拉.雅璇一眼。说实话,现在的乌拉那拉.雅璇真的是美得惊人。即使弘历见惯了顾清晓绝丽的面貌,可冷不丁的还是被乌拉那拉.雅璇梨花带雨的模样给惊艳了一下下。

怎么说呢?乌拉那拉.雅璇的容貌自是比不上顾清晓的,可胜就胜在乌拉那拉.雅璇身上有一种令人万分疼惜的柔弱气质,那是顾清晓身上所缺乏的。顾清晓也哭。可顾清晓的哭相比起乌拉那拉.雅璇来,就少了一些破碎零落的美感。乌拉那拉.雅璇的哭相会让几乎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想拥她入怀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不过。弘历显然不是这样的一个“任何男人”。

乌拉那拉.雅璇一直都在观察着弘历。弘历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双眼含泪,柔柔的望着弘历,眼里似有万分的委屈。

弘历蹙着眉头,猛的坐起身子,“你这是不待见爷?那你自己睡吧。爷走了。”说着便要下床去穿鞋。

乌拉那拉.雅璇一下子懵住了。眼见弘历就要离开了,乌拉那拉.雅璇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的,快速的伸出手,将弘历的腰身抱住,“爷——别走——别走——不要扔下婢妾——”

弘历毫不怜香惜玉的掰开腰间的双手,将乌拉那拉.雅璇推开。“哭什么哭,烦死了。爷明日还要早起。你不睡就去外间呆着。”

“是——婢妾知错了——求爷宽恕——”乌拉那拉.雅璇立刻在床上跪下来,低着头,露出娇美的脖颈,引人遐想。

弘历重新躺回床上,将被子盖上,“睡觉。”

乌拉那拉.雅璇委委屈屈的赶紧在弘历的旁边躺下,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音来引起弘历的注意。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弘历竟然会不碰她?前世的弘历不是最喜欢像刚才那样我见犹怜的柔弱女子吗?不是她乌拉那拉.雅璇自吹自擂。论起哭相,恐怕整个宝亲王府加上皇宫佳丽三千也找不出一个能和她比肩的。

弘历究竟为何会对自己不满?

乌拉那拉.雅璇思索着。快要天亮时,她也没得出个结论。

弘历走后,乌拉那拉.雅璇强打起精神,看着镜子里那个面容憔悴的女人是又怒又怨。在脸上厚厚的擦了一层粉,勉强遮住淡淡的黑眼圈,乌拉那拉.雅璇往顾清晓的院子里走去。

给顾清晓请安的时候,乌拉那拉.雅璇看着坐在上面神采奕奕,丝毫不见疲惫与沧桑的美丽女子,乌拉那拉.雅璇不得不怀疑弘历是不是因为过于在意顾清晓才不愿意碰自己。

可是,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乌拉那拉.雅璇掐灭了。

皇家的男人可能吗?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后院里其他的女人?

乌拉那拉.雅璇太了解弘历了。弘历就是个风流的主儿。上一世弘历的后宫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年轻漂亮的,他就宠。年老色衰的,谁能有个好下场?就连她,为了讨好弘历,不让弘历厌弃自己,还不是想尽一切办法的保养驻颜。虽然四十多岁,可她看上去却最多只有三十出头。如果不是她有一张娇怜柔美的脸,再加上弘历对她丧子的怜惜,她又如何能坐上皇贵妃之位?

乌拉那拉.雅璇在心里认为弘历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对顾清晓有任何的情意的。只要顾清晓一旦失去她那张魅惑人心的脸蛋儿,弘历自然而然的就会冷落她,甚至厌弃她。弘历对于自己的排斥,很可能是因为顾清晓在弘历面前抹黑了自己,说了自己的坏话。再加上现在的自己的确比不上顾清晓的相貌,因此着了顾清晓的道。

不过,她相信,总有一天,顾清晓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到时候,她依然是风光冉冉的侧福晋,甚至那个更高的位置也是属于她的。

新婚三日过后,弘历便没再去乌拉那拉.雅璇的院子里。

乌拉那拉.雅璇装病,弘历便着人去请太医。

乌拉那拉.雅璇装作半路巧遇,弘历视而不见。

乌拉那拉.雅璇给弘历做袍子,弘历让吴书来收下,但从没穿上身过。

乌拉那拉.雅璇给弘历炖补品,弘历都赏给了下人。

总之,任乌拉那拉.雅璇是手段使尽,也没能将弘历再次请到她的院子里一回。对于乌拉那拉.雅璇的各种做法,顾清晓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过,她权当做戏码在看了。对于弘历的表现,顾清晓满意无比。不错。能经受得住考验与诱惑。

作为对弘历近日来出色表现的奖励,顾清晓这日在床上很是放得开,比往日都积极主动了很多,弄得弘历兴奋异常。

雨歇云散,弘历喘着粗气将顾清晓紧紧的抱在怀里,不住用嘴唇摩挲着小妻子香汗淋淋的肩头,“要是笑儿每日都能这样主动就好了。”

“这是奖励,奖励。”顾清晓抚摸着弘历汗湿的后背,也有些气息不稳。

“奖励?什么奖励?”弘历一头雾水。

“就是你坚守正道,不被妖魔鬼怪所迷惑,保持本心的奖励。”顾清晓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忍不住在弘历的背上拍了拍。

弘历也笑。他算是反应过来顾清晓刚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弘历将顾清晓抱得更紧些。他喜欢抱着她。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她还在自己的怀里,他的心就是满足的,他就觉得他拥有了世间上最珍贵的宝贝。

“我不是一直就是这样的吗?可不可以每天都这样奖励我?”慢慢的抚过光滑如丝的后背、腰身,直到细嫩的大腿根部,感觉到小妻子不由自主的颤动,弘历将唇贴到顾清晓脖颈,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

“你想的美——贪心——”顾清晓的声音断断续续,说得似乎有些吃力。

“我就贪心了。只要是你的,我都想要。”弘历将顾清晓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不停的前后摇晃着,两人最私密的地方紧紧的贴着,不住的摩擦,升起阵阵酥酥麻麻的细小电流。顾清晓的魂儿都是飘的。

“嗯——弘历——我喜欢这样的你——”顾清晓双手楼上弘历的脖子,含住他薄薄的嘴唇,呢喃道,“再紧一些,再抱紧一些,永远不要放手——”千万别给我机会放弃你——

弘历依言将顾清晓抱得更紧一些。有了你,我怎么还会看得到其他的女人?

乌拉那拉.雅璇进府三个多月了。归宁那天弘历并未陪同。每个月,弘历到她院子里的次数跟其他的几个格格没什么区别。一个月最多两天。而且,只是单纯的睡觉。除了新婚那一晚,弘历再也没有碰过她的身子。饶是乌拉那拉.雅璇的定力再好,她也开始坐不住了。

除去顾清晓的计划被她一步步提上了日程。

作者有话要说:某晓:儿子,好样的。就是要做这样的好男人才有前途。

小钳子:是亲妈教得好。

某晓:哈哈!是亲亲们对你的期望高,你妈我才对你这样好的。

小钳子:鞠躬!谢谢各位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