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谁去随侍

小说: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作者: 平江府 更新时间:2020-11-22 00:38:50 字数:2273 阅读进度:119/128

晚上两个人洗漱之后,睡下在被窝里。

宁樱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都有些畏寒,尤其是这冬天里,基本上从大腿中部往下,都是冰凉冰凉的。

四阿哥一躺下来,她就把他当成了一个人形热水袋,赶紧凑了过去。

四阿哥低头亲了亲她。

亲完了,他在她后背心拍了好一阵子,一直到眼看着怀里的人眼睛一点点闭上。

她睡着了。

屋里顿时安静了起来。

清扬在屋里角落留了一盏灯,然后轻手轻脚就退了出去。

也不能睡——四阿哥宿在这儿,她们就得全部值夜,防止主子要什么东西,开口叫唤她们。

腊月里的夜风极冷,清扬站在堂屋里,哆嗦着把双手插进袖子里,又在原地跺了跺脚。

婷儿看见了,走过来就默默地而挨在她身边。

清扬本来以为她只是想给自己用体温取取暖——毕竟大家挨在一起也会暖和一些。

过一会儿她才发现,婷儿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帮她堵住门缝里吹过来的风。

“这傻孩子!”

清扬拎着婷儿的耳朵就把她给赶到一边了。

……

元宵节一过,虽说宫里的应酬少了许多,但毕竟还在正月里,这过年的气氛还没消散去。

但是漠北的局势却越发紧张了。

这一天是给福晋请安的日子,一大早,清扬和婷儿伺候宁樱洗漱装扮过后,用了早膳,宁樱带着清扬出了门,准备去正院。

到了正院,宁樱还没坐下来呢,就看见人基本上已经到全了。

毕竟是正月里,人人都穿的喜气,就连平日里多半穿衣朴素的宋格格,也难得的穿了一身明媚的豆沙粉色旗装,边上裹边是海棠红色的。

衬托的她整个人肤色看起来都明亮了几分。

宁樱以前只觉得宋格格是耐看的长相,如今打扮起来了,就发现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是那种温婉舒展的美,若不是嫁入了四贝勒府,在寻常官宦人家,应当是当家的一位好主母。

不一会儿,婢女们把热茶都送上来了,福晋才出来。

她闲话了几句以后,就直接切入了正题,把四阿哥要去漠北的事情说了一下。

一时间屋子里众人都震惊了。

宁樱默默地观察了一眼周围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事儿……估计四阿哥的的确确只对她一个人说过。

福晋端起茶盏送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才道:“大家也别惊讶,咱们在这后院,前朝的消息自然来的不灵通,虽说是开春再去,实际上万岁也很是看重这一次漠北之征,我已经替爷收拾着了,只怕未必能等到开春,便要去了。”

她说到这儿,顿了顿才道:“家国大事,无论输赢,百姓皆苦,从来如此。大家若是有心的,也可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样替爷分忧。”

她这话说完,就往旁边李侧福晋的方向看了一眼。

李侧福晋一脸懊丧地坐在座位上。

她当然不高兴。

刚才听到四阿哥要出征的事情,李侧福晋整个人都傻了。

太医都说了,她最多最多还有一个月,必定就要生产了——这样大的事情,四阿哥却不在京城里,也不能眼看着自己为他生孩子的辛苦。

那么等到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要怎么办呢?

李侧福晋脸上的神色被福晋尽收眼底,她笑了笑,端起茶杯又道:“李妹妹却是委屈了——临盆在即,爷却不在身边,不过不要担心,我已经跟爷说了,到时候请宫里最妥帖的太医都来看着,定然无事,妹妹只管放宽心,该吃该喝,好好养着身子才是。”

李侧福晋只是冷笑。

她向来都是这幅样子,众人也已经见怪不怪,福晋面上虽然不好看,却也只能忍着,一时间不去看她,只是撑住了桌角,缓缓站起身来。

一般她请安结束的一个重要信号就是起身。

众人心里还在各自打着小算盘,这会儿看见福晋起身,一个个下意识地也跟着站起来就要行礼,准备告退,不料福晋忽然往站在旁边的周氏看了一眼,笑着道:“有件事儿,爷这一次随万岁出征,少说几个月,多则一年,虽说身边有奴才伺候着,但毕竟没个体贴的女人跟着,还是不行!所以这几天,这个人选还是得定下来。”

她这话一出,屋里面顿时鸦雀无声。

武格格和几个侍妾都抬起了头。

就连宋格格都面颊微红,眼里露出了一丝不确定的试探。

宁樱坐在李侧福晋的斜对面,就看她伸手抚着肚子,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虽然是斜斜倚靠在椅子上的姿势,背却挺了起来。

眼光缓缓地扫过众人。

武格格咽了一口唾沫,大胆地就迎接着李侧福晋的目光。

她的目光里都是期待。

蠢蠢欲动。

这屋子里没有傻子,大家都知道——刚才福晋也说了,四阿哥这一去,少则几个月,多则可能将近一年。

李侧福晋是大肚子,绝对去不了了。

再说侧福晋的身份,一般也不会去。

一般这种差事都会落在格格侍妾们的头上。

这么长的时间,谁能做这个随侍的人选,谁几乎就等于独占了四阿哥。

有这个时间,怀上四阿哥的孩子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虽然没有人说,但众人的视线很默契的便偷偷向宁樱这儿打量过来。

福晋说的不算数,四阿哥的心意才算数。

宁格格这般得宠,估计她去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福晋看着众人的视线,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了苦涩——瞧瞧!大家伙都觉得理所应当,应该是宁格格随侍漠北,才最合四阿哥的心意。

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复杂视线,宁樱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微微低着头,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

她心里默默吐槽:有点对福晋这个操作不能理解。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难道不是先对着四阿哥问清了情况,然后才在众人面前放出口风吗?

福晋这么反向操作是什么个意思?

不过,福晋有一点说的没错——奴才再多也是奴才,四阿哥出去这么长时间,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个女人伺候?

想到这一点,宁樱的心里忽然就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