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皇太孙的鸡毛令箭

小说: 平平无奇小侯爷 作者: 荒烟漫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19:52 字数:2451 阅读进度:83/88

午膳过后,朱守文便将朱平安召入宫中。

“朱平安!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假传本宫的口谕!”

甫一见面,朱守文便厉声斥道。

朱平安进宫之前,便已猜到朱守文找自己是何事,心中早有打算。此时见朱守文口气虽厉,却毫无动怒的模样,心中更加笃定。

只是表面的功夫总要做一做,连忙装出惊诧的样子,问道,“不知殿下何出此言?”

“装!你给本宫继续装……”

朱守文依旧板着脸,“火硝这等违禁之物,你都敢假传本宫口谕,去私自索取。你且说说,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

“殿下明鉴……”

朱平安却不慌不忙的说道,“臣不过是想给皇上及殿下一个大大的惊喜,没想诚心隐瞒。只是那火硝实在难弄,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拿着鸡毛当令箭……”

“朱平安!”

朱平安话未说完,朱守文便是一声怒斥,“你说本宫的口谕是鸡毛?”

“臣不是那个意思……”

朱平安这才想起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不由苦着脸道。

“你这小纨绔,看来还是没长进,出口便露了马脚。罢了,罢了,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便饶了你这遭……”

“不过……,日后若有再犯,休怪本宫翻脸无情!”

朱守文这句话说得极其严厉。

这也难怪,朱守文是一国储君,就算关系再好,也绝不可能容忍朱平安三番四次冒犯自己的威严。

“臣谨记。”

见朱守文认真起来,朱平安也装作一脸肃容。

“我说小安子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提前跟本宫说说。若不是本宫提前察觉事有不妥,预先跟皇爷爷奏明,是本宫下了口谕让你去取火硝,只怕今日在大殿之上,那帮豺狼恶犬定要将你父子咬死……”

教训过后,朱守文的口气明显缓了下来。

言罢,朱守文将今日大殿上发生的事,对朱守文说了一遍。

“臣谢殿下庇护之恩……,臣当谨记殿下教诲,日后有事,定当先行奏过……”

朱平安当日只想到,自己因为太祖贺礼才去取的火药,就算事发,太祖与朱守文高兴之下,也绝不会怪罪于自己。

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还拿出大正例来说事。

见太孙居然如此的维护自己,提前便为自己采取了补救措施,朱平安心头微觉感动,这声“谢”也透着真诚。

“不过话说回来,小安子……,那日的焰火真不错,皇爷爷很是喜欢,本宫也觉得十分新奇。后来寿宴散罢,皇爷爷又拉着本宫,就这件事说了半天。”

朱守文的脸上有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毕竟少年心性,好奇心很强,“给本宫说说,那些花啊,草啊,龙啊,字啊的……,你到底是怎么弄的?”

“回殿下,这个说起来呢,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出清楚的。殿下朝政繁忙,只怕没有许多功夫来听……”

朱平安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若是皇上、殿下喜欢瞧,臣随时可以弄给你们看。”

他说得也是实话,这焰火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一时半会儿根本说不清楚。何况他知道,朱守文只不过是一时好奇,也没想真弄得那么明白。

“哈哈……,你这个小安子,居然还和本宫卖关子……”

朱守文也没追问,只是笑着道,“咱们可说定了,本宫若是要瞧,你便要弄给本宫瞧……”

“这个自然……”

“对了,皇爷爷有旨,着即授朱平安领大内侍卫统领一职,钦此……”

大内侍卫统领,乃是宫中侍卫的高等职司,权位仅在侍卫副总管及侍卫总管之下。

太祖授朱平安此职,乃是酬他此次立下的功劳。

对此朱平安倒不是很在意,不过太祖有旨,也不免跪下接旨。

正事办完,二人又聊了些闲话,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江南巡抚李天纲。

朱平安忽然想到,那日在醉仙居见到刘贺与李侗朱从灿在一起之事,便向朱守文提了起来。

朱守文闻言,一双秀眉不由得紧紧皱在一起。

他虽久居深宫,外面的情势何尝不晓?

各地封疆在外拥地自重,刘汝长在内掌控权柄。那些出镇外藩的王叔们,大半都暗藏异心。这些人此时按兵不动,还未露反迹,不过是皇祖父还在,他们心中忌惮罢了。一旦皇祖父龙游归天,只怕立时便会风云突变。

皇祖父在位之时,若是能解决这些问题,那自然最好不过。只不过朝局的事繁复之极,牵一发而动全身,何况皇祖父年事已高,余威虽在,若是有什么大动作,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没弄好,只会让局势恶化的更快。

是以朱守文知道,这些问题必须要自己去面对。无奈现时他手下没有多少可用之人,只能静静的等待时机。

好在朱平安这个儿时的玩伴,近日像是变了个人似地,干的几件事情,都让人刮目相看。

原来他对朱平安不过是一份发小之心,却从未当做以后朝廷的栋梁,经过这些事,不禁起了重用朱平安的心思。

“小安子,本宫若是让你去江南一趟,你可愿意?”

思忖良久,朱守文的皱眉渐渐展开,平静的问道。

朱平安不知让自己去江南是何用意,却忽然记起韩如意之父韩裕冤案一事,并未回答朱平安的话,而是先问道,“殿下,不知道你可曾听说过韩裕一案?”

“看来你都知道了。这也难怪,人家的女儿都住进你府上了……”

闻听此问,朱守文丝毫不觉诧异,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平安。

朱平安知道,鉴行司耳目众多,太孙知道这件事,并不奇怪。

只是接着问道,“殿下既然知道,不知道怎么看?”

“本宫让你去江南,便是这件事。本宫以为,这件案子疑点众多,似乎与李天纲有莫大的干系。你去江南替本宫查清楚此案,说不定便能拿到李天纲贪赃枉法的证据,就此搬倒他……”

说到正事,朱守文又恢复了一脸肃容的模样。

“反正在京都也闷得慌,不如乘机去江南逛逛,听说那里水乡的小姐姐们可水灵了……”

朱平安心里胡乱想着,口中却极为认真的说道,“殿下有所差遣,臣自当勇往直前。不知何时动身?”

朱守文摆摆手“此事不急在一时。眼看过了年节,便是开春,惯常的宗室大比也就到了。这等场面,你怎能不陪本宫一起瞧瞧?”

朱平安这才想起来,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便是一年一度的皇室宗族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