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葬礼

小说: 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 作者: 木渡红尘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450 阅读进度:75/96

早上。

老爷车沿着大路一直开。

开出了市区,来到了海城野外。

再走十几公里,便是海城公墓了。

许承开着车。

芊芊坐在副驾驶上,刷着手机。

她先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回绝了今晚的比赛。

{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要去一趟海城公墓。}

{节哀。}

简短的对话。

老爷子是人精,当然知道自己没必要长篇大论地安慰自家冠军。

联系完了老爷子,芊芊用手机刷起了新闻。

其中一条格外醒目。

……

海城新闻社快讯:

近日,海城大学图书馆发生一起爆炸事故,经勘查,确认为地下燃气管道泄露而引起的爆炸。

事件共造成一人死亡,十八人受伤,伤者均已脱离生命危险。

目前海城大学图书馆已被封锁,事故原因正在排查当中。

……

这便是目击者那边的专业人士善后的结果了。

合情合理。

许承也关注了一下最近的新闻。

他当时就在图书馆内,因此明白当时在图书馆内除了他外只有死人,捕食者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活口。

因此那受伤的十八人应该都是目击者安排的“演员”。

至于校长孙淑花的死亡,对外则解释为:孙淑花为了保护当时身在图书馆内的学生,不幸被落石砸中,故此身亡。

严格来说,这并没有什么错。

捕食者是一切生命体的噩梦,校长却对其展现出了人类的那种蔑视一切的纯粹傲慢。

她反过来利用了捕食者必须遵守的规则,迫使它现身,最终被许承一拳打死。

如果让捕食者在校庆现场现身,那么届时整座海城大学都将会变成一片人间炼狱!

校长的确拯救了她的学生们。

……

“要下雨了哎。”

芊芊的手伸向车外,感受着风划过她的掌背。

她顿了顿,然后对许承说了一句:“谢谢啊,老爸。”

许承轻轻叹了口气,淡笑着回答道:“怎么忽然这么客气了?”

“我知道你其实很不想去海城公墓的。”

芊芊撇了撇嘴,有些内疚,“因为每次来,都是为了看老妈……”

许承:“……”

他的目光经由后视镜,落在了坐在后排的楚秋身上。

嗯……

话说自从老太婆复活归来之后,自己好像就没怎么考虑过来扫墓的事了。

带着本人来扫墓,是不是不太好?

楚秋感觉到了许承的心思,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胳膊。

“开车呢,专心点!”

“好,好。”

许承在心中默默应答,脸上的笑容略显伤感。

人的年纪大了,对于离别的事就会平静许多,但那份伤感与无奈是隐藏不住的。

楚秋在阴差阳错之下重新回到了许承身边。

但也有像校长那样的人,逝去便是永远,再也回不来了。

“快到了,准备一下吧。”

“嗯。”芊芊点了点头。

作为一名海城大学的普通学生,芊芊当然可以像其他人那样,在网上转发一下新闻,顺便带上个小蜡烛的表情以示伤感。

但芊芊不想那么做。

她还记得自己毕业的时候,是那位坐着轮椅的校长为她拨动了头顶的穗子。

所以芊芊考虑了一个晚上,最终决定亲自前来。

她本想自己来,但许承坚持要送一送她。

“话说小韩最近在忙什么?”

“他说他有一位朋友,也在图书馆的爆炸中受伤了,他这几天在照顾他。”

“嗯。”

许承在路边看见了海城公墓的标识,转弯拐了进去。

海城公墓本来是很冷清的,但今天周围的停车场却都已经停满了。

许多人来到了这里,缅怀这位逝去的海大校长。

有老师、有学生、有旧友。

有目击者、也有军团老兵。

这些人混杂在一起,一部分在小声攀谈,大部分的人则在沉默不言。

一部分人已经祭拜过校长,准备离开了。

一部分人正在前去的路上。

还有更多的人正在源源不断地赶来。

各式各样的心声浮现,传入许承的耳中——

【孙校长,当初还是您为我拨穗子的啊……】

【这事故发生得太突然了。】

【军团的老兵,愿您安息。】

【老战友又走了一位,我差不多也是这几年喽!】

【……】

原能会影响许承聆听心声的能力。

但即便是超凡者,只要尚未处于吸收原能的状态之中,许承也能聆听对方的心声。

换言之,真正干扰许承读心能力的,其实是原能本身!

至于自己为什么听不见老太婆心声中有关超凡力量的信息,许承暂时还搞不清楚。

在那一道又一道心声中,许承并未听见某些不和谐的因素。

这样很好。

无论是深空还是星辰商会,他们都渴望得到校长手中的定位坐标公式。

在海城大学的行动失败了,许承担心那些人会对校长的坟墓下手,试图从中寻找一些有用的东西。

但现在看来,这两方势力明显不敢在有如此多目击者与军团老兵的地方闹事。

那是找死。

……

这是一场非常规的葬礼。

来祭拜校长的人太多了,海城公墓没办法接待每一个人,因此只能选择分流。

人们拿着鲜花,来到校长的墓前,将鲜花放下,说几句心里话,然后离开。

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因为每一位离开的人都是如此。

在排队献花的过程中,芊芊忽然拉了拉自己老爸的衣角,示意他朝自己指向的方向看去。

许承一看,原来韩行也在那边。

两人的距离太远了,因此芊芊只能通过手机询问韩行。

{你也来海城公墓了?}

{嗯?}

{我也来了,你往后看。}

韩行转头,看见了许承和芊芊,也瞬间明了了事情的原委。

海大毕竟是芊芊的母校,芊芊来祭拜校长理所应当。

而自己,身为目击者,前来祭拜军团老兵也是理所应当。

更何况韩行早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理由。

{我那个受伤的朋友还在医院里,他托我来给他的老师献一束花。}

{原来如此,一会儿跟我老爸的车一起回去?}

{好啊,那就麻烦许叔叔了。}

两人的交谈完毕,韩行也为校长献了一束花,在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后转身离去。

又过了几分钟,便轮到了许承和芊芊。

芊芊去献花,而许承则打量起了眼前的墓碑。

墓碑上有校长生前的照片,还有姓名、出生与死亡的日期——却没有生平。

那上面只刻着一个图案,那是一支正在燃烧中的蜡烛。

这其实很合理,因为校长本就是一位老师,用一句“蜡炬成灰泪始干”来形容其生平再合适不过了。

但许承却也明白,那根蜡烛同时代表了“烛火小队”。

礼毕,芊芊打算返回车里,而许承则暂时没有回去的打算。

“你先走吧,我去看看你老妈。”

“我也去?”

“又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排队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小孩子歇着去吧,我就去跟她说说悄悄话。”

“哦,好。”

芊芊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大约是去找韩行去了。

许承一个人离开了人群,溜溜达达的,最终来到了楚秋的墓前。

楚秋望着楚秋。

“嗯……”

楚秋想了想,最终蹦出来几个字,“要不然,拆了?”

“拉倒吧,咱家闺女知道了能把我当成老年痴呆。”

许承揉了揉眉心,背靠在一旁的树上,无奈道:“老太婆,你没话找话的本事越来越强了。”

楚秋:“……”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咱们再走,不然堵车。”

许承伸手指了指远处校长的墓碑,解释道:“而且,再看看她吧,她蛮害怕一个人的。”

楚秋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么在这里等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不是到晚上了,而是快要下去了。

……

哗啦啦啦啦……

小雨如牛毛。

许承打开了伞,顺手往楚秋的方向倾斜了一些。

现在人已经都走光了,许承也慢慢抽完了今天的第二根香烟,起身离开。

但当他走到校长墓碑前的时候,却忽然发现竟然还有人前来拜祭。

那是一位少女,看年龄甚至要比芊芊还小上几岁。

她的身后跟着保镖模样的人,最终止步在了远处。

少女从保镖手中接过了雨伞,然后慢慢地走到了校长的墓碑前,为她献上了一枝花。

看模样,可能是某位富商家的大小姐?同时也是海城大学的学生?

许承没怎么在意,准备离开,顺便聆听了一下对方的心声。

这一听,便听到了大量的杂音。

是超凡者!

许承的目光微动,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少女在喃喃道:

“我就知道,这次有83.2%的几率,遇见很有趣的人。”

“现在,他有0.3%的几率主动找我搭话,还有98.6%的几率等我找他搭话。”

许承:“?”

他没动,而少女动了。

“你好呀,老先生。”

少女转过头来,选择了主动找许承搭话,声音亲切且好听。

“我来自星辰商会。”

“他们叫我——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