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抓壮丁

小说: 李易张元 作者: 人在大魏,朝五晚九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3299 阅读进度:12/21

公堂上,众人耐心的等待着去往银铺验证的捕快。

俄顷,去往银铺的捕快会同早间出城办案的王剑春一起回到了衙门。

王剑春此时已经和同行捕快交接了信息,知道了灰袋藏银案的始末。

“大人,城外流匪王铁龙已经枭首,现正悬于北城门示众。”

等王剑春复完命,随行典吏才开口道:“启禀大人,银铺库房门墙上的石灰已经刮下,总共有六十七斤。”

苏文山点了点头,“刷在墙上的石灰要比新石灰重,六十七斤折合成新石灰只会更少。”

看向苦苦等待结果的宋丙及其家人,苏文山敲了下惊堂木,朗声道:“宋丙借修墙之便,盗取徐记银铺库银百两,但念其如数归还,其亲族可免受株连…”

看了眼泪流满面的宋丙,苏文山心中叹息,随即便让衙役将宋丙关进衙门司狱,等待发落。8七⑦zω.℃ǒΜ

宋丙嫌疑已经消除,徐记银铺三千六百两…不,应该是三千五百两白银的下落还需调查。

此时案件可侦查范围已经得到极大缩小,但越是如此,案情的进展也会越艰难。

看向想要离开的李易,苏文山心思微动。

“李寻安,你先不要急着走,本官问你,你可愿协助本官侦办此案?”

正准备随着胡老汉一起离开的李易停下了脚步。

寻安是他的表字,典吏早有记录,苏文山如此喊他倒不意外,不过…

“大人,小民还要去酒楼跑堂,不敢耽搁太久。另外,小民只是普通百姓,破案查案这种事哪里会懂…”

一旁,府丞崔怀晓之以理道:“协助官府破案,还世间公道乃是臣民本分,此事乃重中之重,跑堂之事可以暂放,你也不用谦虚。”

“不是小民不识大体,实是能力浅薄,说到底我不过是个跑堂的小二,哪里做的了这种细活。”

李易果断拒绝,府尹苏文山不是庸人,人家破不了的案,凭什么有他协助就能破了?

再者,丢掉一两银子报失一千两的事很少见吗?

若真如此,他参与进来指不定会得罪什么人,像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愿意做就去做,反正他是不乐意!

与其在这里耗时间,倒不如回酒楼继续跑堂,增长职业进度…

看着油盐不进的年轻人,苏文山眼睛微眯。

既然晓之以情不行,那便动之以理。

“听王捕头说,你九月初才办的牙牌,之前并未有任何身份明证。除此之外,你还利用巡夜之便,给人送酒送菜,可有这些事?”

李易脸色一僵,抬头看向似笑非笑的苏文山。

苟官!

心里暗骂一声,李易忽然笑呵呵道:“小民突然想明白了,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酒楼生意又怎有府城治安重要。”

“小民愿尽绵薄之力。”

李易拱手恭身。

“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公案上,苏文山浅酌了一下,顿觉有趣。

这跑堂伙计倒是个妙人!

对面,李易心中对苏文山也加深了印象。

以后要离这苟官远点儿!

“寻安,这些是有关于银铺失窃案的卷宗,你看看可有疏漏之处。”

接过卷宗,李易心中颇感晦气。

虽然他现在已经把打工当成了生活,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打白工,而且还是没有名分的白工。

看完卷宗,李易斟酌道:“银铺掌柜季福非常确定银子是九月十六日当天失窃,但根据卷宗所记,徐记银铺防守甚是严密,除了宋丙走了大运,没被发现外,银铺外的人均没有作案机会…”

说到此处,李易忽然道:“府尹大人,在下常听闻世间多有妖祟作恶,还有诸多能人异士,银铺失窃之事有无可能是与这些存在有关?”

苏文山摇头道:“谢铁印在银铺勘察过,并未发现妖邪之气,至于能人异士……”

“徐记银铺存银何止三千两,若是有能人异士想要窃银,又岂会只盗这些。”

“再者,府城有紫印护持,那些邪道妖人谁敢轻易入城?”

虽然不知苏文山口中的‘紫印’是何物,但李易也大致听懂了苏文山的意思。

沉吟片刻,李易说出了自己早先的想法。

“大人,此案会不会是季福假报了失银数目?毕竟此类事情并不罕见,若是季福查账时见银库里少了一百两银子,随后心起歪念,趁势监守自盗……”

苏文山闻言看向李易,正待开口说话时,有衙役匆匆赶来。

“启禀大人,徐记银铺掌柜季福在衙外求见。”

正和崔怀商议案情的王剑春叹道:“这季福八成是来询问案子的。”

一旁,崔怀表情古怪道:“未必,也可能是为了他那侄儿季平而来。”

毕竟自从季平早间被府尹诈出贪墨银耗的罪行后,就打入了司狱,一直未能回去。

季福是季平叔父,久不见侄儿回去,自然会过来询问。

公案上,苏文山沉默不语。

稍顷,拿定主意的苏文山开口道:“敲升堂鼓,升堂!”

不多时,沉闷的鼓声自堂外响起,快班捕快、衙役纷纷赶到公堂,拿起了摆放在木架上的水火棍。

李易看见这一幕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下一刻,就见府尹苏文山猛拍惊堂木,威喝道:“押季福上堂!”

此时李易才回过味来,这不就是之前苏文山诈他时用过的方法吗!

与负责堂事笔录的典吏站在一处,李易好奇的看着堂外被押进来的季福。

“大胆季福!谎报案情你可知罪!”

堂下,季福惊疑不定的看着堂内肃煞的景象。

他不过是来问一下季平的状况罢了,顺带再问下案子进展,怎么就被逮进来受审了?

季福平复下思绪,有些惶恐道:“大人这是何意,小民何时谎报案情了?”

苏文山威喝道:“还敢狡辩!”

“你侄儿季平不仅招认了自身平日里贪墨银耗的罪行,还揭发了你谎报案情,监守自盗的始末。”

“你还有何话可说!”

季福心脏狂跳,额头已经冒汗:“小民不知大人到底在说什么,小民此来衙门只是因为迟迟不见侄儿回去,这才……”

“闪烁其词,遮遮掩掩,汝以为本官当真好欺!”

“啪——”惊堂木似是一道春雷,炸响了整个公堂。

“还不从实招来!”

公堂一侧,看着一如当初诈审自己,甚至有过之而不及的苏文山,李易嘴角微抽。

这苏文山是诈上瘾了吗。

也就是大魏没有国家反诈宣传,不然…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人在大魏,朝五晚九的李易张元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