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回 三阮清江捉王庆,鲁达上报损失惨

小说: 林冲水浒 作者: 好乐无荒人 更新时间:2020-06-30 10:42:30 字数:4345 阅读进度:128/132

且说王庆带领三十余骑,走至晚,才到得云安属下开州地方,有一派江水阻路。这个江叫做清江,其源出自达州万顷池,江水最是澄清,所以叫做清江。

当下王庆道“怎得个船只渡过去。”

后面一个近侍指道“大王,兀那南涯疏芦落雁处,有一簇渔船。”王庆看了,同众人走到江边。此时是孟冬时候,天气晴和,只见数十只渔船,捕鱼的捕鱼,晒网的晒网。其中有几只船放于中流,猜拳豁指头,大碗价吃酒。

王庆叹口气道“这男女每恁般快乐我今日反不如他了这些都是我子民,却不知寡人这般困乏。”

近侍高叫道“兀那渔人。撑拢几只船来,渡俺每过了江,多与你渡钱。”只见两个渔人放下酒碗,摇着一只小渔艇,咿咿哑哑摇近岸来。船头上渔人,向船旁拿根竹篙撑船拢岸,定睛把王庆从头上直看至下,便道“快活,又有吃酒东西了。上船上船”近侍扶王庆下马。

王庆看那渔人,真是瞘兜脸两眉竖起,略绰口四面连拳。胸前一带盖胆黄毛,背上两枝横生板肋。臂膊有千百斤气力,眼睛射几万道寒光。休言村里一渔人,便是人间真太岁。

那渔人一手执着竹篙,一手扶王庆上船,便把篙望岸上只一点,那船早离岸丈余。那些随从贼人,在岸上忙乱起来,齐声叫道“快撑拢船来咱每也要过江的。”那渔人睁眼喝道“来了忙到那里去”便放下竹篙,将王庆劈胸扭住,双手向下一按,扑通的按倒在艎板上。王庆待要挣扎,那船上摇橹的放了橹,跳过来一齐擒住。那边晒网船上人,见捉了王庆,都跳上岸,一拥上前,把那三十余个随从贼人,一个个都擒住。

原来这撑船的,是“立地太岁”阮小二,那摇橹的,便是“短命二郎”阮小五,那些渔人,全是活阎罗阮小七等水军。阮小二奉鲁智深将令,统驾水军船只,来敌贼人水军。阮小二等与贼人水军大战于瞿塘峡,杀其主帅水军都督闻人世崇,擒其副将胡俊,贼兵大败。阮小二见胡俊状貌不凡,遂义释胡俊;胡俊感恩,同阮小二赚开云安水门,夺了城池,杀死伪留守施俊等。

三阮和圣水将单廷珪商议,料着贼与大兵厮杀,若败溃下来,必要奔投巢穴。因此,教单廷珪,胡俊镇守城池,三阮带领水军,扮做渔船,在此巡探;又派手下也扮做渔家,分投去滟滪堆,岷江,鱼复浦各路埋伏哨探。适才阮小二望见王庆一骑当先,后面又许多人簇拥着,料是贼中头目,却不知正是元凶。

当下三阮审问从人,知是王庆,拍手大笑,绑缚到云安城中。三阮同降将胡俊将王庆等一行人,解送到宋先锋军前来。于路探听得鲁智深已破南丰,三阮等一径进城,将王庆解到帅府。鲁智深因众将捕缉王庆不着,正在纳闷,闻报不胜之喜。当下三阮入府,参见了鲁副节度,鲁智深称赞道“贤弟这个功劳不小。”三阮引降将胡俊,参见鲁副节度。李俊道“功劳都是这个人。”鲁智深问了胡俊姓名,及赚取云安的事。

鲁智深抚赏慰劳毕,随即与众将计议,攻取东川,安德二处城池。只见新降将胡俊禀道“副节度不消费心。胡某有一言,管教两座城池,唾手可得”鲁智深大喜,连忙离坐,揖胡俊问计。

胡俊躬着身,对鲁智深说出几句话来。有分教一矢不加城克复,三军镇静贼投降。

当下鲁智深问降将胡俊有何计策去取东川、安德两处城池。胡俊道“东川城中守将,是小将的兄弟胡显。小将蒙李将军不杀之恩,愿往东川招兄弟胡显来降。剩下安德孤城,亦将不战而自降矣。”

鲁智深大喜,仍令三阮同去。一面调遣将士,提兵分头去招抚所属未复州县;一面差戴宗賷表,申奏朝廷,请旨定夺;并领文申呈陈安抚,及上宿太尉书札。鲁智深令将士到王庆宫中,搜掳了金银细软珍宝玉帛送回密州,将违禁的龙楼凤阁、翠屋

珠轩及违禁器仗衣服,能还钱的拿走,剩下的尽行烧毁,又分头差将到其他各城,教照此办理。又安排人马,分头押送十数万俘虏往密州,传报密州关胜接应。

却说王定六先将申文到荆南,报呈陈安抚。陈安抚也写了表文,一同上达。王定六到东京,将书札投递杨太尉,并送礼物,杨太尉将表进呈御览。

宋徽宗皇帝大喜,实时降下圣旨,行到淮西,将反贼王庆,解赴东京,候旨处决,其余擒下伪妃、伪官等众从贼,都就淮西市曹处斩枭示施行。淮西百姓,遭王庆暴虐,准留兵饷若干,计户给散,以赡穷民。其阵亡有功降将,俱从厚赠荫。淮西各州县所缺正佐官员,速推补赴任交代。各州官多有先行被贼胁从,以后归正者,都着陈瓘分别事情轻重,便宜处分。其征讨有功正偏将佐,俱俟还京之日,论功升赏。敕命一下,王定六先来报知。那陈安抚等,已都到南丰城中了。那时胡俊已是招降了兄弟胡显,将东川军民,版籍、户口及钱粮、册籍,前来献纳听罪。那安德州贼人,望风归降。云安、东川、安德三处,农不离其田业,贾不离其肆宅,皆三阮之功。王庆占据的八郡八十六州县,都收复了。

那王庆手下,有两个伪县官,一个叫王平,一个叫黄廷江,虽然从贼,然为官清廉有能,民皆有赞,也愿意为登州效力。吴用与鲁智深便将此二人与家小暗地送去了登州。

自王定六从东京回到南丰十余日,天使捧诏书,驰驿到来。陈安抚与各官接了圣旨,一一奉行。次早,天使还京;陈瓘令监中取出段氏、李助及一行叛逆从贼,判了斩字,推出南丰市曹处斩,将首级各门枭示讫。段三娘配了王庆,做下迷天大罪,如今身首异处,又连累了若干眷属,其父段太公先死于房山寨。

话不絮繁,却说陈安抚、鲁副节度标录三阮、胡俊、孙安等功次,出榜去各处招抚,以安百姓。八十六州县,复见天日,复为良民,其余随从贼徒不伤人者,拨还产业,复为乡民。西京守将乔道清、马灵,已有新官到任,次第都到南丰。各州县正佐贰官,陆续都到。三阮单廷珪已将州务交代,尽到南丰相叙。

陈安抚,众官及鲁智深以下一百单八个头领,及河北降将和淮西降将,都在南丰设太平宴,庆贺众将官僚,赏劳三军将佐。鲁智深教乔道清主持醮事,打了七日七夜醮事,超度阵亡军将,及淮西屈死冤魂。醮事方完,忽报孙安患暴疾,卒于营中。鲁智深悲悼不已,以礼殡殓,葬于龙门山侧。

鲁智深方才殡殓了孙安,回到帐中,却见吴用领着四人来见。鲁智深定睛一看,不是孙安等人是谁

孙安等跪拜于地,向鲁智深禀告。却是孙安等河北降将,怕被朝廷秋后算账,梅玉、金祯、毕捷、潘迅、杨芳、冯升、胡迈七人,便假称攻陷南丰城时战死;随后孙安也假病诈死。金祯、毕捷、冯升、胡迈四人情愿自己逍遥,孙安、梅玉、潘迅、杨芳四人愿意加入梁山军,便来投鲁智深。

说罢,孙安叩头道“末将等欺瞒了副节度使,甘受责罚。只求能为梁山军一小卒”

吴用也躬身道“小可昨日便知此事,但担心兄长为人爽直,露出踪迹叫朝廷知晓了去。故而待殡殓后才来告知兄长。愿领兄长责罚。”

鲁智深哈哈大笑“军师妙计,孙将军四人诚心,洒家如何能怪罪只待酒宴之上,放倒你等,便是责罚。”

孙安大喜称谢不已。吴用便叫他们四人扮作小兵,随梁山军大部,回密州去了。

陈安抚招抚赈济淮西诸郡军民已毕。那淮西乃淮渎之西,因此,宋人叫宛州、南丰等处是淮西。陈安抚与鲁副节度传令,教收拾朝京。军令传下,鲁智深一面先发中军军马,护送陈安抚、侯参谋、罗武谕起行;一面着令水军头领,乘驾船只,从水路回密州,驻札听调。鲁智深教人镌石勒碑以记其事,立石于南丰城东龙门山下,至今古迹尚存。

降将胡俊、胡显置酒饯别梁山军。后来鲁智深入朝,将胡俊、胡显反邪归正,招降二将之功,奏过天子,特授胡俊、胡显为东川水军团练之职,此是后话。

乔道清马灵二人,久仰公孙胜及其师傅罗真人大名,兼之对梁山火器甚是佩服,禀告鲁智深要加入登州节度使府,鲁智深自然欢迎。于是乔道清马灵便向陈灌告辞,说不要朝廷赏赐,而要周游天下向道,陈安抚便放二人自去了。二人离开南丰,自然是去登州了。

河北降将卞祥、山士奇二人,淮西降将安德伪、柳方石、赵通、武顺四人,也假说要江湖逍遥,其实悄悄去了登州。

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人,安排了单廷珪带水军回密州,三阮来见鲁智深告辞,去太湖寻豪杰,此事林冲早对鲁智深说起过,鲁智深自然允了。

鲁智深已将大部人马,押送金银财宝和俘虏,向东穿过淮南东路,回密州。自己领二万多将士,离了南丰,取路望东京来。军有纪律,所过地方,秋毫无犯;百姓香花灯烛价拜送。

鲁智深吴用等,已和陈灌陈安抚通了关节,上报朝廷就说登州节度使府军兵损失惨重,需要长期休整恢复。那陈灌拿了很多好处,已经和登州这里利益捆绑了。侯参谋和罗武谕也没少得好处,加上这二位一直在后方,对前方战事也不甚了解,自然不会去做恶人说梁山军的不是。

不则一日,鲁智深军马到京师,屯驻军马于陈桥驿,听候圣旨。

且说先是陈安抚并侯参谋中军人马入城,已将鲁智深等功劳,奏闻天子,报说登州节度使府诸将兵马,班师回京,已到关外。陈安抚前来启奏,说鲁智深等诸将征战劳苦,损失惨重之事。徽宗闻奏,内心大喜,嘴里大加称赞。陈瓘、侯蒙、罗戬各封升官爵,钦赏银两缎疋,传下圣旨,命黄门侍郎宣鲁智深等面君朝见,都教披挂入城。

且说鲁智深等众将四五十人,遵奉圣旨,本身披挂。戎装革带,顶盔挂甲,身穿锦袄,悬带金银牌面,从东华门而入,都至文德殿朝见天子,拜舞起居,山呼万岁。

宋徽宗日“寡人多知卿等征进劳苦,剿寇用心,中伤者多,寡人甚为忧戚。”

鲁智深衣袖遮面,以吴用给准备的生姜擦眼,顿时泪如泉涌,拜奏曰“虽仗陛下之威灭了王庆,但末将卤钝薄才,致将士损失惨重,三停去了二停多,余者多有伤残者。末将指挥不力,请皇上降罪”

徽宗心道“你不但有罪,反而有功。”嘴里却道“战场凶险,岂无损伤殁伤于王事者,朕命登州节度使府好生关照,不没其功”

是日,天子特命省院等官计议封爵。太师蔡京、枢密童贯、少宰王黼等商议奏道“目今天下尚未静平,不可升迁。且加林冲和鲁智深为骑都尉;柴进晁盖等三十四员正将加为飞骑尉;七十二员副将,加封为云骑尉;支给金银绸缎,赏赐三军人等。”这骑都尉、飞骑尉、云骑尉啥的,都是些满天飞不管用的虚衔。这样的虚衔,朝廷官制里有上百种。辛亏梁山军不在乎这些虚衔,否则非得被皇帝和朝廷给气死。另外加封鲁智深和林冲同样的虚衔,也包含了制造登州节度使府内乱的祸心,只是那几个奸臣哪知鲁智深和林冲的交情。

宋徽宗自然准奏,仍敕与省院众官,加封爵禄,与鲁智深等支给赏赐,鲁智深等就于文德殿谢恩。天子命光禄寺大设御宴,钦赏鲁智深锦袍一领,金甲一副,名马一匹;尽于内府关支。徽宗本来想示恩鲁智深,看看能不能在登州节度使府搞点事,谁知鲁智深该吃吃该喝喝,装傻充愣根本不接茬,徽宗暗骂几句,只得作罢。

鲁智深与众将谢恩已罢,尽出宫禁,都到西华门外,上马回营。一行众将,出的城来,直至行营安歇,第二天便启程回登州节度使府。也不去看朝廷如何处置王庆了。

毕竟王庆被如何处置,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