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才连我的约都敢爽

小说: 澜溪慕晏辰 作者: 非晚 更新时间:2020-06-30 11:27:40 字数:2347 阅读进度:421/421

他一把拉过苏暖来,半个多月来的想念和爱恋倾巢而出,他扣紧她就吻下去,苏暖蹙眉闷叫着挣扎,却因为在雪里站不稳而被他抱紧了吻着,大雪铺天盖地而下,隐约可见一对挣扎的男女,男的个子很高,将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抱在怀里爱怜地深吻她。

耀眼的车灯擦过雪面打了过来

两行车胤在雪里压出印迹,聂明轩一路艰难地冒着大雪开车到门口,竟在门口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雨刷还在拼命地刷着雪,将画面衬得更动人清晰。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撑住额头,冷眸死死盯着那一对拥吻在一起的璧人,薄唇微微泛白,额头上的青筋也因为暴怒而条条绽出。

所以苏暖,你就是因为要跟你的旧情人相会,才连我的约都敢爽,是么?

“啪嗒”一声闷响,车门打开,一个冷峻挺拔的身影从车里下来,再“砰!”得一声关上,朝着那里缓步走去。

漫天的大雪。

墨色挺拔的身影宛若地狱的罗刹般缓步朝着他们走去,聂明轩眸子冷的发青。

苏暖“唔唔”叫着,两只手拼命挥舞着,弄得杨森头上背上全都是雪花!杨森眼里闪过一丝猩红,脑海里想起学校里流传的关于苏暖的流言蜚语,他由着她打,两只手兀自扣紧了她的脸吻下去,她却死死闭着嘴不肯松,他再怎么狠狠地亲都撬不开!

聂明轩优雅站定。

苏暖“唔!”得一声闷叫总算推开了眼前的男人,小脸涨得通红,剧烈喘息着一个不稳“噗通”一声跌坐在雪地上,杨森紧张地要走过去扶她“暖暖……”

“你别过来!”苏暖含泪冷冷地喊了一声。

窸窸窣窣的落雪声中骤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啪嗒”声,苏暖一怔,迅速转过头去便看到了逆光站立着的挺拔身影,聂明轩偏过脸来点燃了一支烟,飘渺的烟雾和飘落的雪花交织,他眸子里的冷光透过黑暗直直地刺到了苏暖的身上。

“聂明轩……”苏暖小脸一下子白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聂明轩会出现在这儿。

杨森被噎住,警惕地看了一眼聂明轩“你是谁?”

刚刚他就察觉有人靠近,这男人已经在这里看了半晌了。

修长的手指将烟从嘴边夹开,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来,聂明轩缓步踏着雪走过去,走到苏暖面前朝她伸出了一只手。

苏暖心惊胆战,心脏狂乱地快要跳出心口了。

她伸出一只手来放到聂明轩带着暖意的大掌中,一把被他从雪地里带起来。

聂明轩顺势抽回手,顺势将落得满身是雪的人儿抱回自己怀中,那强势的姿态表现得太过明显,如果杨森此刻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他就真傻了。

脸色白了白,他问道“原来那些流言都是真的?暖暖,你中途辍学就是为了为了给人家当情妇?”

情妇?!

苏暖眼睛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杨森。

原来学校里那些女生就是这么传她的?而且就看到这里,他就已经信了??

“苏暖,”杨森气得发抖,眼都红了,“我请问你还懂什么叫自爱吗?你家里没钱穷成那样我嫌弃过你吗?我都说了我能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自甘堕落!”

苏暖也气得脸涨红,只是此刻她没办法解释,尤其在聂明轩怀里听这些话,她更怕的是聂明轩会因为晚上的事而责怪她。

她错了。

这件事她真的做错了。

聂明轩勾唇浅笑了一下,夹着烟的手指爱怜地抚着她的后脑,从另一侧碰碰她的脸幽冷问道“这是你男朋友?”

苏暖小脸再次白了白。

她强迫自己从聂明轩从天而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气若游丝地抬眸“不是那样……”

“他刚刚都亲哪儿了?嗯?”他打断她。

杨森突然之间厉声说道“喂!我告诉你,你们这些手里有钱有势就把一个好好的学生祸害成风尘女的男人,跟那些自甘堕落的女人一样无耻!

你都不觉得愧对你老婆吗?你们这些混蛋简直良心都被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聂明轩眸子里就冷光一闪,手臂松开了苏暖,猛然一个利落的后旋踢就“砰!”得一声从杨森的脸上招呼而过,他闷叫了一声就狼狈地扑倒在雪地里,痛得整个人剧烈颤抖着蜷缩起来,捂着嘴和脸连气都无法发出。

苏暖吓得惊叫了一声双手捂住了嘴!

聂明轩嘴角的浅笑依旧冷冽自如,抬起夹着烟的手指指他道“今天谢谢你提醒,也给你自己长点记性,知道是别人的老婆就别碰……否则下次我真让你知道知道心被狗吃是什么滋味,嗯?”

说完他的脸色就慢慢冷下来,退回去扣住了苏暖的手,强势地拉住她大步流星地走向车子。

“聂明轩,你……”苏暖心里也冒起一股气,这男人为什么就连解释都不听?怎么能莫名其妙就动手打人?就算是她被强吻了,她也明明是不情愿的他看不到吗?!

“聂明轩对不起,”苏暖被他粗暴地扯上车捆着安全带的时候镇定下来,认真地跟他好声好气说话,“今天我不是故意不在五点前回去的,我打算走的时候刚好鞋柜那边出事,是我错了我不该争强好胜,我赔礼道歉再赔了那双鞋钱就没事了,我不该闹到派出所来……”

“砰!”得一声车门被关上,聂明轩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苏暖话被噎回去,等到聂明轩上了驾驶座才继续开口,小小的眉头蹙起来“可是……你就不能问清楚再打人吗?也不是……你打人真的很不对好吗?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的确是差一点就在一起,可事实就是真的没在一起过,聂明轩……”

车已经在开始慢慢往回开了。

“咳咳……”苏暖忍不住蹙眉用手捂住嘴,被车里浓烈起来的烟味弄得咳嗽出声。

“聂明轩,你……”她咳嗽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声乞求,“你能不能把车窗降下来一点?”

“忍着。”聂明轩终于迸出了他上车以来唯一的两个字,字字寒冽如冰,能将她冻僵。

苏暖盯着他,满眸的不可思议。

她自知理亏,也心惊胆战得不知道回家后又会有什么风暴,只好双手捂着嘴闷咳,她不害怕面对最刁难野蛮的客户,可是她怕聂妈妈,怕她虽然一脸笑意实则谁都不能惹的外表,更怕她随时都能冷下脸来置人于死地的性格。

回到聂宅,聂明轩冷冷放她一个人下来,自己去车库放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