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啪啪打脸

小说: 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作者: 小小葱头 更新时间:2021-01-14 00:42:20 字数:2207 阅读进度:109/117

·林祁偷偷擦了下手里的虚汗:“还没结束呢,你凭什么让我们认输?是不是输不起?”

“比赛就好好比,别学小人扯东扯西搞人心态!”郑光也叉腰应援。

这个时候气势不能输。

苏宝儿不赞成他们的行为:“少打嘴仗,要凭实力说话。” 

“狂妄!”

蒋麒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苏宝儿浅笑着回敬了两个字:“傻缺。”

“堂兄,这小子是什么东西?竟然不把你放在眼里,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蒋泽使劲拱火,想借着蒋麒的手报了之前被嘲笑的仇。 

可蒋麒根本不接茬儿,反而对苏宝儿说道:“输了把各自的话前面加个我,站到门口大喊三声如何?”

因为他成竹在胸,很快就能将她的话原路还回去。

苏宝儿爽快应下:“一言为定。”

“咱男子汉大丈夫该一言九鼎,可别说话不算话。”封天建抱着胳膊,语气有些欠揍。

因为他比林祁等人更清楚苏宝儿的实力,所以从来没想过她会输的事儿。

他俩自信的样子让在场大部分人都笑出声。

“这都是从哪儿来的玩意儿,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

“连输两轮还能大放厥词,我以为他们只把钱不当回事儿,没想到脸都不要。”

“今天丢明天长,又不耽误事儿,要了怎样不要又怎样?”

“偏偏有傻子自作聪明,把宝押在封天建身上,也不看看他个初出茅庐的矛头小子拿什么跟蒋二爷比!”

“所以做人别贪心,一不小心就血本无归了。”

“别说了,有些人脸都气绿了,万一气出个好歹,你吃不了兜着走!”

火烧到赌纨绔队赢的人身上,让他们更后悔了,恨不能从庄家手里把银子拿回来。 

眼看着气氛差不多到位了,大同石坊的掌柜指挥手下人将第三组石头打开,是糯种对糯冰种,这结局有点出人意料,不过不是因为翡翠的质量,而是纨绔队的是糯冰种,他们胜出了一轮。

纨绔队的队员喜笑颜开,互相击掌拥抱庆祝胜利。

苏宝儿除外, 她很像男人,但再像也改变不了她是女人的事实,不宜和她有过分亲密的动作。

蒋麒那边的人对一轮得失不甚在意,反而有些同情对面的人,因为只有难得赢一次才会那么兴奋。

不像他们,赢了四平八稳,输了也不在意。

封天建默默吐槽了一句装模作样,好像赢了两轮尾巴就翘上天的不是他们一样。

开到第四组,是油青种淡绿飘花对油青种阳绿飘花, 阳绿更深一筹且体积更大,依然是纨绔队胜出。

蒋泽脸色有点垮了。

蒋麒瞥了他一眼:“这点气都沉不住,能指望你成什么大事?本少时间有限,去让他们将后面两块一并亮出来。”

后面两块都是顶好的料子,有一块甚至有希望出满绿,肯定能胜过对面。

四比二的比分不算太好,但不影响结果。

蒋泽最讨厌本家人对他颐指气使,但地位上的差距让他只能捏着鼻子照做。

他有那么一瞬想让对面赢。

但他没想到一闪而逝的想法成了真。

第五组是都是高冰种阳绿飘花,但在阳光下明显纨绔队的种更老,质地细腻无杂质,价值更高。

最后一块是冰种黄翡对冰种翠绿翡翠,种和水都极好,但在色上拉开了差距,翠绿色偏了些,不比象征权势地位的黄色,而且黄翡只在边缘有道裂,可以加工成更高价值的大件。

大同石坊的掌柜缩缩脖子,这个结果他不敢宣布,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蒋麒看着对面蹦跳欢呼的年轻人,有点怀疑人生。 

他怎么可能输?

而且对象是选石从来只看心情的林祁等人,他实难接受!

他心情欠佳,其他人都安静如鸡,省得撞到他的刀口上。

赌盘那边有几个人比正主还激动,把东南西北各个方位的神佛拜了个遍。

“多谢菩萨保佑,逆转了,我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赚到钱!”

“百两变千两,我一定要去庙里还愿。”

林祁挥开折扇走到蒋麒面前:“有句老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有种低调叫林少爷,千万记好了,还有大门在那边哦。”

某人还得去门口喊三声我狂妄呢。

“你别欺人太甚!”蒋泽警告道。

“时候不早了,我劝你赶紧认输,别耽误了良辰和佳人,男人爱好虽然多,但到了晚上也会空虚寂寞冷。”郑光好心建议,“哎呀,别是旧爱才被人抢走,转头就带着新欢来赌石了吧?”

比如旁边五大三粗的那个,定能满足蒋泽对男人的所有要求。

蒋泽牙咬得咯吱作响,他给旁边人使了个眼色。

这人是楚阳,在军营历练过,打架搏击是一把好手,这个候借题发挥刚好可以给蒋麒解围。

“你再说一遍!”

楚阳亮出沙包大的拳头。

郑光忍不住哆嗦一下:“输了还不想认,以为皇城脚下没有王法了吗?”

“跟输赢没关系,揍你全是因为你那张嘴。”楚阳粗声说道。

说完他脚下一个箭步冲到郑光面前,拳头直奔面门而去。

楚阳的速度太快,郑光来不及动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要被自己的嘴害死了。

但预期的疼痛许久没来,只听到一声闷响。

郑光偷偷睁开眼睛开,原来是云烟接住了他的攻击。

云烟拍拍手,略显失望地说道:“力道不足,下盘也不够稳,白瞎你那一身横肉了。”

“你滚开,我教训人关你屁事!”

楚阳不耐烦地说道,但明显忌惮云烟的实力,气势弱了许多。

苏宝儿顺势给他一个台阶。

“我这位小兄弟说错了话,我让他向你道歉。”

郑光毫不犹豫地拱手致歉:“我误会了你跟蒋少爷的关系,实在对不起,我保证以后说话过脑,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次。”

苏宝儿话头一转:“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也要多想想自己的问题,旁人都听出我小兄弟说笑而已,你这么激动,会显得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