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痴情小师妹X武林废材(十五)

小说: 快穿之腹黑主人别撩我 作者: 凤之愿 更新时间:2020-06-30 19:18:29 字数:2345 阅读进度:246/255

绫修谨观察了两日,见白家人都挺谨慎的,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心里也就放心下来了,这才放心离开。

绫修谨在回去的路上,救了一个人,这人的名字叫白承宣,如果绫玖在这里的话,便会认出这人正是原身的三师兄。

“郎兄,方才真是太谢谢你了,这救命之命无以为报,郎兄日后有什么用得着白某的地方,尽管开口。”白承宣一脸感激地说道,并许下了一个承诺。

他这回因为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人,遭到了对方的追杀,还因此险些丧命于此,是路过的‘郎晁’救了他一命。

这份恩情他铭记于心,日后有机会再报答他。

他们方才已经相互自我介绍过了,这也是白承宣会知道绫修谨名字的原因。

“白兄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白兄不必放在心上,不过等你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咱们倒是可以切磋一下。”绫修谨微笑着说道。

他对白承宣的印象还算不错,也有心与他结交一番,所以才提出切磋比武的要求。

此时的绫修谨早已恢复了真容了,虽说他会易容术,但也没必要时刻易容。

“切磋,没问题呀,不过我观郎兄剑法高超,我恐怕不是郎兄的对手,到时还请手下留情才是。”白承宣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白兄谦虚了,这还未开始比试呢,何必急着下定论,到时谁胜谁负还一定,到时还请白兄手下留情才对。”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绫修谨在问清了白承宣的目的地后,开口相邀他一起结伴同行,白承宣也没有拒绝。

“能与郎兄一起同行,是承宣的荣幸,不过接下来的路程,可能还会再有人追杀我,到时恐怕会连累郎兄。”

他知道‘郎晁’是不放心他,才会开口相邀,而他目前还有伤在身,若是再遇到了追杀,他恐怕很难全身而退,所以他倒也没有逞强。

至于会不会连累‘郎晁’这个问题,他也想过了,目前不远便是七曜门的地盘了,只要再赶一段路,他们算是彻底安全了。

“无碍,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

这日,禹鸿雪终于收到了来自小徒弟的信,脸上的表情也终于由阴转晴,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信纸。

等看完了信之后,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小玖儿已经想通,并放下那件事了,真是太好了!

不过,小玖儿这段时间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她的字迹有了一丝变化,比以往少了几分柔美,多了几分刚毅。

绫玖并不知道自己写的这封信,差点露馅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绫玖,她虽然拥有原身的记忆,但她又不擅长模仿他人的字迹,靠着记忆模仿而来的字迹,难免和本人有些差异。

好在她这是第一次出门历练,在外面可能经历了一些事情,性格和心态有所变化也很正常。

所以禹鸿雪才没有对她的字迹有所怀疑,只以为她在外面受了不少委屈,所以人变得懂事坚强了不少。

“爹,儿子带婉儿过来了!”这时,门外先是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即传来了禹绍的声音。

由于禹鸿雪先前说,想见见邴清婉这位未来的儿媳,所以禹绍今日特意把她带过来见长辈。

而站在他身旁的邴清婉,此时脸上则多了一丝紧张的表情,虽然她来七曜门也有一段时日了,但却并未见过禹掌门。

所以心里一直有些摸不准,他到底对自己满不满意,又会不会棒打鸳鸯拆散他们。

这样的不安,时刻侵扰着她。

她如今已经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假如禹掌门不同意他们的亲事,该怎么办?

禹绍注意到她的不安,伸手悄悄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希望可以给她一些勇气,同时心里还有一些内疚。

其实这件事也怪他没有考虑周全,婉儿本就是逃婚出来的,心里必定很没有安全感,他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实在太不应该了。

“进来吧!”禹鸿雪由于心情不错,脸色也难得温和了许多。

禹绍注意到他的神色,心里不禁有些惊讶,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

“爹,这是婉儿,婉儿,这是我爹。”禹绍连忙收敛了自己的神色,并给他们相互介绍道。

“婉儿见过禹伯父,禹伯父安好!”邴清婉连忙恭敬地向禹鸿雪行了一礼,神色看起来有些拘谨。

“婉儿是吧?不必多礼,你们两个坐下来说吧。”禹鸿雪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到自己的专属座位上坐下,才微笑着说道。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一些,以免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禹鸿雪虽然因为小徒弟的原因,对禹鸿雪有些不太待见,但还不至于会为难她。

更何况,她是儿子喜欢的女人,单凭这一点,禹鸿雪也不会刻意落她的面子,更不会让儿子为难。

禹绍闻言,牵着邴清婉的手,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

禹鸿雪简单地问了邴清婉几个问题,主要是询问她家中的情况,以及她父母对这门亲事,有什么看法之类的。

邴清婉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如实回答了,因为她知道这些事只要有心去查,并不难查到。

与其说谎,让对方对她有不了的印象,倒不如选择坦承,反正这些事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毕竟江湖中人对于女子,还是相对比较宽容的。

例如邴清婉逃婚这件事,在她的父亲和族人眼中,或许是极为不耻,难以容忍的。

但在他们这些江湖人眼中,却并不算什么,他们更在乎女子的品性,也不会因为女子选择逃婚,便瞧不起她之类的。

不过邴清婉大概是受生长环境的影响,观念和江湖人还是有些差异的,所以因为逃婚一事,她心里始终有些不安。

生怕禹鸿雪会瞧不起她,会认为她的行为太过离经判道,从而对她心生排斥。

直到见了禹鸿雪,见禹鸿雪对她的态度还算和善,从头到尾也不曾刻意为过她,心中的大石这才落了下来。

其实禹鸿雪早就知道邴清婉的身份了,对于她逃婚一事,也是一清二楚,此时这么问,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

因为绫玖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禹鸿雪也没必要做个恶人,棒打鸳鸯什么的,所以也早默许让他们在一起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