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零冷却”力量戏法

小说: 精灵养成游戏 作者: 传语者 更新时间:2020-05-23 06:57:05 字数:2315 阅读进度:452/455

壶壶看着怂怂的,也没什么颜值,一直被当做榨汁机,以及武器。

但实际上,这说明了壶壶的两个作用:

1.壶壶就像是一个中药煎药机,或者熬药的有机体,它可以将各种树果,或者各种物质进行神秘的组合,从而制造出各种秘药。

在游戏中,一颗一级,嗑药变强的药丸,就跟壶壶有很大关系。

甚至于,在动画中,某位研究员,还利用壶壶制造出了能够将精灵体型变大的特殊药物,一度产出了拥有暴鲤龙身材的绿毛虫。

壶壶的神奇,再加上它的天性,就是搜寻各种物质,然后在体内酿造秘药,在这个过程中,壶壶本身也会不断的吸收秘药成长。

换句话说,壶壶靠吃,靠睡觉,躺着就能变强。

而另外一点就是。

2.壶壶的壳,是随着时间,越来越硬。

壶壶一身天赋,没有点在其他,就在壳上。

壶壶在练药的同时,也是在用药练壳。

这个过程,甚至于近似于资深阶段精灵才能进行的“身体能量化”。

不同的是,资深精灵是利用细胞吸收能量,而壶壶却是利用壳,来吸收秘药。

这两点,是壶壶这类精灵的特殊之处。

所以,壶壶的壳,是异常的硬,无论是对能量,还是对物理性的攻击,防御力都异常的高。

相对的,用上力量戏法后,壶壶便能将这种防御力,转变成攻击力。

这也是壶壶这类精灵的强大之处。

再用上破壳,更是如虎添翼。

方才那一击虫之反抗,蓦然便有了伊布未到资深,在精英巅峰时,用上猛撞的力量,月桂叶自然扛不住,晕厥倒地。

而在精英顶尖,徘徊了好多年的乌鸦头头却能避开锋芒。

这一击,顿时让冬弥看出了壶壶,乌鸦头头,月桂叶这三只精灵的实力。

乌鸦头头最强,不愧是之前的森林小霸王,稳稳的精英顶尖,差一步,就能到资深,成为森林霸主。

所以之前,这只乌鸦才敢坐拥后鸦数百,肆意挑衅大针蜂,圈圈熊。

沙奈朵还小的时候,乌鸦头头就是森林的王者之一,如果不是沙奈朵小时候不按常理出牌,肆意扔陨石,根本干不过乌鸦头头这个老谋深算的乌鸦精。

而月桂叶与乌鸦头头一比,差距就出来了。

乌鸦头头看着浪,但实际上时时刻刻要担忧底下乌鸦是不是“想害朕”,又要防着外界精灵打主意,并且打它们主意,实力是一点不落下。

但月桂叶在大针蜂巢穴里,几乎是无忧无虑,吃果喝蜜,又不像是壶壶拥有能躺赢的身体,所以到最后……

虽然是堂堂地区“御三家”之一,然而实力却是最差的。

可塑性强,但没人塑造的时候……缺点也就出来了。

就像是水,你若是加热,会成雾,你若是冷冻,会成冰,你若是加入其他液体,会变质……

但若是,什么变化都不给,水,就还是水。

月桂叶便是如此,长时间处在安全区,没有方向,实力增强的速度极为缓慢,简直看不出多大的变化。

壶壶对于这个结果异常震惊,有一种闷骚状态下的兴奋:“哣!”

它挥舞触角,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让旁边被余波的大树直接倒了过来。

咚!

壶壶直接被砸的晕倒在地。

用了力量戏法的壶壶之前攻击力有多弱,现在防御力就有多脆。

说句不好听的,绿毛虫用吐丝戳它一下,都能把它戳过去了。

乌鸦头头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优雅的落地,把烫红的翅膀藏在身后,伸出完整的黑羽翅膀摆在胸前,微微一躬。

拉下了帷幕。

……

战后。

壶壶处于谦虚状态下的兴奋期,就像是平时不及格,突然考了九十分的谦虚学生,有种想诉说,却又按捺着的感觉。

与其相对的,月桂叶一副“死了”的表情。

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重创。

就像是傲娇大姐头一朝间,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没有存在感的路人妹原来不仅一对D,还有一副初恋脸。

路人妹悄然逆袭,原来自己多年傲娇是何等的荒唐。

月桂叶此刻的心情便是如此。

死了的心都快有了。

冬弥满意一笑。

很不错。

这是有心理问题了。

无论是放在后宫漫,还是精灵动画,这都是男主进击的最好时机。

一旦把握住,一个忠实舔狗就到手了。

智爷是怎么做的?面色沉吟,一抱了事。

冬弥想到这里,踏起步子。

走到了一颗大树下,拿起手机开始刷新闻,顺便随口一句:

“沙奈朵,到你了。”

这种事,得让“正宫”来做。

要是学习后宫漫男主,迟早挨柴刀。

他拿起手机,翻起了最近的热点新闻。

“神奥地区大会圣火代跑队正在激烈选角中,据说幻影小王子冬弥将是代跑之一……”

我怎么不知道?!

蹭我热度?

冬弥蓦然一愣,这种有人用了你还不告诉你的感觉颇为复杂。

他摇摇头,转看下面的。

“神奥醉汉撒酒疯,暴揍圈圈熊,母熊被打出心理阴影,其训练家讨说法。”

冬弥知道,这十有八九是营销号,但还是忍不住点了进去。

……

刷了会儿新闻,冬弥开始向滨海市官方打申请。

精灵球是在他手中。

暴鲤龙想要过来,只能从海上往滨海市沙滩附近游。

但在现实中,沙滩这种休闲区,放精灵是有明确规定的。

像是暴鲤龙,吼鲸王,等精灵必须有特殊证件,才能放出来。

同理,训练家的精灵若是要从海洋,途径港口城市,也要经过报备,否则灯塔上的守护精灵能把你当入侵者给打了,还不用负任何责任。

“暴鲤龙一来,我的队伍就真的齐活了。”

冬弥对这只暴鲤龙的实力还是蛮期待的。

有种开盲盒的感觉。

他转头又看向了壶壶。

壶壶的力量戏法,破壳一击,的确堪称必杀技。

但用得并不完美。

若是壶壶能“零冷却”使用力量戏法,其瞬间由屌丝变大佬。

再学点好技能,甚至于能吊打乌鸦头头。

若是再进入到资深,更是堪称一匹黑马。

壶壶本能的一回头,发现冬弥正“热情”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它蓦然一缩触角。

有点小怕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