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2312、很重要的新情况

小说: 局长艳遇成长史 作者: 徐浩瀚 更新时间:2015-11-08 07:26:23 字数:3128 阅读进度:2462/3137

[第3章第三卷局长之路]

第418节2312、很重要的新情况

宋云生在经历一个疲惫的工作日后,第二天也飞去杭江。这一天,正是方圆在金华参加博士生入学考试的日子。

当方圆考完试回到东州,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时明祥也飞往杭江。东州市最高的三位首长接二连三去了杭江,在东州政坛引起了不小的波动。敏感时期,有想法的人很多。毕竟,窦党济的这个市委常委、龙湾区委书记的岗位,是非常稀缺的资源,有多少公务员奋斗一生,都达不到窦党济这样的高度。在这个时候,副市的看中的是市委常委;县处级的实职干部看中的是更上一层楼;县处级副职看中的是谁能提拔到更高的岗位然后空出一个正处级的位置。表面上,东州老百姓的生活依旧,东州的公务员正常上班,但实际上,暗地里已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事要关己,那可真是比和美女上床还要积极。不少人都打着灯笼找自己的门路,也有一些人也离开了东州,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或工作需要,前往杭江。

马良禾一直在忙着大成公司成立工会的事宜。表面看起来,他在全力以赴地指导民营企业建立工会的试点,实际上内心的焦灼不比任何人轻微。嘴上起燎泡了,鼻子里长疮了,牙根痛得让马良禾时不时地要吸一口凉气,减轻一下痛楚。朱蕊看着都有些心疼:“马主席啊,您要是累呢,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这里的事情,由你手下人来干,你遥控指挥就可以。”马良禾说:“万事开头难。第一个试点企业,我必须要树立起一个标杆,把这建立的流程模板化、标准化,使今后在更多的民营企业推广建立工会,建立起一个参照和样板。所以,我只有亲自参与整个过程,才能放心。以后任何一家民营企业建立工会,我都不会直接参与了。”朱蕊说:“看你嘴上起泡,牙疼得直咧嘴,我真是不好意思。”马良禾说:“我没事。朱总,这几天怎么一直没有看到方圆局长过来?”

朱蕊说:“小方去金华参加博士考试去了。这孩子,工作那么多,还要读什么博士!唉!我这中专毕业,不一样也能干一番事业,读不读博士,还有什么用?”

马良禾说:“朱总啊,对于像方局长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干部,读博士就是在镀金。方局长又有能力又有成绩,如果再能读一个博士回来,那么方局长将来提拔晋升的速度会更快。”朱蕊的眼睛亮起来:“这是真地吗?”马良禾说:“你看我老马什么时候在朱总面前扯过谎?方局长绝对是前途无量。我敢打个包票:不出10年,方局长一定会超过我这个副厅级!”朱蕊说:“那敢情好。我们全家都看好小方呢!小方越好,我们也跟着好。”马良禾说:“是哦。朱总,不知道方局长什么时候能回来?”朱蕊说:“大概今天就考完试回来了。他现在忙,或许没有时间到这边来。”马良禾说:“朱总您确实是今天回来?”朱蕊说:“我家思思说的,肯定错不了。”

听说方圆回来了,马良禾是真坐不住了。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马良禾给方圆挂电话:“小方,我是工会老马。”方圆说:“马主席您好。”马良禾说:“今天有没有时间?晚上我安排一下,我们一起坐一坐!”方圆说:“马主席,我是真没有时间出来。刚从金华回来,我就赶回东州5中,现在还在学校里忙呢!”马良禾说:“小方,就10分钟的时间。这样吧,我去你单位。”方圆犹豫了一下,说:“好。”

马良禾真地赶到了东州5中。在方圆的办公室,余聿泡了一杯茶,就悄然退出。办公室里只剩下马良禾和方圆两个人。马良禾说:“小方,我可把你给盼回来了。你看看我,嘴巴起泡,鼻子长疮,牙花子肿痛。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香。”

方圆说:“我完全理解马主席您的心情。马主席,我先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可要挺住。”马良禾一下子瘫坐在沙发里:“小方,别吓我,我真地挺不住。你知道,这一回是我的最后一搏。错过了这一回,我也该在工会主席的岗位上养到退二线了。”方圆说:“不是吓唬你,是我分析的基本格局。马主席,想当市委常委、龙湾区委书记,真地别想了。我就一句话,不可能。”

马良禾神情沮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我也知道不可能。我总想着,自己曾经担任过县长、县委书记,独当一面的能力还是有的。放在工会主席的岗位上,确实是有些浪费人才了。只是,当王国栋推荐梁兆朋,宋云生一门心思要提拔廉松,哪里还有我的肉汤喝哟!”

方圆说:“我现在还有一个好消息,不知道马主席想不想听?”马良禾精神一振,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小方你快说。”方圆说:“虽然当不上市委常委,当不上区委书记,但如果有机会让你当副市长,你当不当?”马良禾脱口而出:“当然当!”方圆说:“我已经向上级领导推荐你当副市长,不挂常委的副市长。”马良禾一下子双手握住了方圆的手:“这是真地吗?”方圆说:“不过我人微言轻,说的不一定管用啊!”马良禾说:“我知道,方局长说什么事情,绝对是经过充分考虑的。你绝对不说没有把握的话。我相信,你的话一定管用。方局长,如果事情真成了,你就是我最大的恩人,我这一辈子感激你。”方圆说:“是因为马主席对我方圆很关照,所以我也愿意为马主席的进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马良禾说:“真是太感谢了。那么,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方圆说:“第一,工会试点一定要搞成功,并形成经验材料。”马良禾说:“这个没问题。大成公司已经选举产生了工会主席,下一步怎么开展工会工作,我正在与朱总、宋总商量。至于纳斯集团,恢复重建工会,虽然有些困难,但我相信,一定能够克服。”方圆说:“好。第二,主动找王书记汇报工作。宋市长那边,不可走动频繁。”马良禾有些惊讶地看着方圆,不敢相信眼前只是一个28岁的年轻人。不过,听了方圆的话,马良禾似乎已经看到光明就在前头,心中的烦躁与郁闷也一扫而光。咦,牙怎么不疼了?

马良禾说:“是,方局长,我一定主动找王书记汇报工作!”

嘿,转眼之间,马良禾对方圆的称呼都改变了。方圆有点不适应:“马主席,还是叫我小方吧。”马良禾说:“不!以后就叫你方局长。我就是要让别人看看,表面上我与你公事公办,但私下里你就是我的最大恩人。”方圆说:“别呀!马主席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就算是为马主席做了一点事,也完全是应该的。还是叫我小方,我心里更踏实。”马良禾讪讪地笑着:“也好,就称呼你小方。不过,你这个小方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与地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方圆说:“我还是以前的小方。”

马良禾是忐忑而来,兴奋而去。方圆亲自送马良禾下楼,在马良禾的车旁,方圆被马良禾拉着手,使劲地摇。方圆真是有些不好意思:“马主席,一颗平常心,两手准备,最好,对不对?”马良禾说:“是。”

这个时候的马良禾又恢复了往日里的那种从容与淡定。方圆拉开车门,马良禾钻进轿车,说:“我今天一天都在大成公司。”方圆说:“知道了,马主席。”

方圆确实没有时间去大成公司。在处理完了学校的事情,方圆马不停蹄,奔向市教育局。今天,方圆有一个想法,就是把东州5中扩建的事情写一个初步的方案,报给翟新文,试探试探风向球。

当方圆的停下的时候,许多人都从窗户上看到了方圆独一无二的新帕萨特。当方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刚刚坐下,有人不敲门就推门进来,又迅速地带上了门。方圆看着她,问:“为什么不敲门进来?”

“你如果需要我敲门进来,那我就去敲门。”

方圆一下子就屈服了。方圆转移了话题:“说吧,有什么事情?”

“没有事就不能登你这个三宝殿吗?”

方圆一下子就想起摸人家的奶,气好像就有些短:“欢迎常来。”

对方脸上绽放笑颜:“这还差不多。我还真有事,今天晚上,我爸还想请你到我家吃饭。我爸说,有一个很重要的新情况,要告诉你。”方圆问:“什么新情况?”周玉洁嗤地一声笑了:“我怎么会知道?我爸可没有对我说,只是让我告诉你,现在又有了新情况。”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