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逼着去相面

小说: 回到大明当剑仙 作者: 温升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300 阅读进度:78/87

老和尚往前走了一步,笑着看向沈渡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他浑身周遭的气场迅速略过了中间的数十人,直接全部压倒到了沈渡的身上,只是瞬间就让沈渡变了脸色!

这是【道衍功法】所展现出来的效果,沈渡甚至是不用猜测都能直观的感受出来。

这个老和尚果然是没安好心,此时临时出场所谓的救自己一把,看来只是和燕王两个人一开始就谋划好的罢了,为的就是让他心甘情愿的拜服在这家伙身前……

沈渡想到了这一切之后骤然运转起来了天地无极功,浑身上下气场瞬间崩裂而起,他全力释放丝毫不遮掩的状态当时就让不远处的几个低阶武者怪叫了一声,离得近的当场晕厥了过去,离得远的也是逃也似的远离这里!

实力稍微强一些的可以看得出来,沈渡正在和老和尚姚广孝比拼实力!

只是老和尚着实妖孽的很,这个家伙沈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已经是【升云境四阶】的实力,而沈渡虽然可以靠着升云境一阶来硬刚升云境二阶的功法内力,可面对姚广孝这四阶的自创功法,沈渡也着实顶不住。

他浑身上下的护体罡气在瞬间就被老和尚压的几乎碎裂,眼看着下一秒就要直接轰砸到了沈渡身上,老和尚却是直接停了手。

“看来马保儿输的不亏。”

姚广孝浑身上下那恐怖的气息转瞬全无,再度变成了一副人畜无害的老和尚形象,笑眯眯的看向沈渡道:“如此年轻便已经有了这般的实力,若是让你再继续往下修行几年,恐怕到时候击败我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两人之间早已经没了其他人,刚才沈渡和老和尚互相比拼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场让周遭靠近的人都完全吃不消,几个在外围的人注意到气场消散之后连忙是拖着各自的人飞也似的逃了,场地也为之一肃。

沈渡盯着姚广孝看来,脸上早已经看不出来有任何刚才和他比拼内力的模样,出声道:“你的窥心术技巧高超,想必现在也已经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呵呵……不过是阴阳术法中的一些浅薄之术罢了,对那些实力低微的好用,对你这种升云境的可就没什么用处了。”

姚广孝轻抚自己的胡须,“我倒是颇为惜才,你年纪轻轻,未来大有所图,可万万不能在此折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想引你见一个人而已。”

“谁?”

“袁廷玉。”

老和尚仍旧是一副神棍的模样,抚着自己那刻意留长的胡须说道:“我这相面的手段还太过于浅薄,我是样样都会,样样都不精,袁相士的手段精妙无比,我远远所不能及。前几日你们来之前我便已经收到了相士的密信,称自己几日便可到北平……”

袁廷玉即是袁珙,元末明初的著名相士,算得上是相术奇人,元末举家十七人皆死于兵祸,游海外洛伽山时遇异僧别古崖,授以相人术。其法以夜中燃两炬视人形状气色,而参以所生年月,百无一谬!

如此奇妙之人沈渡自然是知晓,不仅是知晓,沈渡甚至是此时丝毫不遮掩的看向老和尚说道:“到时候在的是不是还有金忠?”

此时的金忠在朱棣麾下充当长史文书,也算得上是朱棣此时的高级秘书,领导班子成员之一了。

对于沈渡知晓这些,姚广孝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狐疑的看向他:“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眼中凶光一闪而过,沈渡自然是看得出来。

只不过这话从姚广孝的嘴中一出就引得沈渡轻笑起来,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自然是不能告诉给眼前的这个老和尚,只是看现在这个趋势,接下来无非就是老和尚拉扯着金忠以及袁珙三人一起去说服燕王朱棣,好让他面见北平都司张信!

张信已经来过了一趟,这是机遇又是危险,若是接下来张信觉得自己无法将消息传递给朱棣而放弃的话,那么姚广孝辛苦谋划了这么久的大计划就要直接泡汤了,毕竟建文帝早已经等不及要出手了!

“金长史和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与袁珙早就相识,对王府上下稍微熟识的人便知晓,我也只是这般猜测而已,没想到果然如此。”

沈渡随口一说,姚广孝一听倒真是如此,当初袁珙和金忠相识的时间要远远早于自己这边与之碰面,被江湖中人所知晓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于是他便不再就这个问题而纠结,反倒是笑道:“既然你都知晓,我也就不卖关子了。”

姚广孝继续缓声道:“袁珙此番的确是我请来的。在府上可能还要住上几日,他本身便是相面奇人,我便想要让他为你相面一看,若是日后对燕王起事有所帮助的话的……”

“老和尚真的想要让我也蹚这一趟浑水吗?”

沈渡目光灼灼的看向姚广孝:“实不相瞒,我本意是不想加入其中的。”

“可你已经加入了。”

老和尚大笑道:“你答应朱高炽的事情当我不知晓?我虽然没办法窥心术对你施展,可对世子施展还是很轻松的,他只应允你几本功法和黄金珍宝,你当时为何不断然拒绝?”

沈渡当下便沉默了,老和尚的窥心术着实不凡,自己本想找个机会直接拒绝然后跑路的,没想到被他直接一语道破然后反被其抓住了小把柄!

“放心,我也只是让袁相士对你一看而已,至于你今后是走还是留,都随你的便!”

姚广孝再度出声,只是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沈渡有些无语至极:“只是今后燕王夺得了天下,天下都是他的,你不为他还能为谁?你若是此时便与之交恶,今后恐怕偌大个大明,也没你的容身之所!”

沈渡沉默了几秒,这才看向姚广孝说道:“那好,我去。”

“哈哈哈,这便是了!”

老和尚顿时喜笑颜开的走在前面引路,一边走还一边询问沈渡道:“我听那马保儿说你使用了销魂掌法,一听便知你是在哄骗那小太监,今日近距离一看才越发的确定,你那掌法绝不是什么销魂掌法!”

“我观你掌法和功法类型……你竟然像是同时掌握了华山派、昆仑派以及崆峒派等多种派别的功法。”

“看来,咱们两个是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