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怅然若失

小说: 寒门帝尊 作者: 红叶秀枝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5:10 字数:2419 阅读进度:985/1002

“糟糕……”

当云儿开始反问,并且以这种眼神看向过来的时候,简波立刻意识到不妙g。

好在他反应很快,立刻解释说:“这事确实不知道,我在双月峡脉闭关了无数年,出来后感觉整个魔域就像是变了天一样。”

云儿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并没追问下去,继续朝宫殿更深处走去,简波紧随其后而行。

“你刚才是不是说漏嘴了?”风野灵主动传讯道。

“嗯……大意了,我没想到血神宫,竟然是这个样子,是我的疏忽。”简波冷静的回复道。

“你说……她会不会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了?”风野灵继续问道。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回头路,希望她不要多想吧。”叹了一口气,简波相当无奈道。

看着血神宫,凋谢的亭台楼阁……颓废的样子,看得出来,这里曾经繁华过,只不过没落了。

此刻,云儿来到两棵古树中间的秋千旁,停了下来,怔怔看着这几乎快要风化的秋千,怅然若失,并走过去伸手触摸,双眼中泛着泪光。

“这里应该是她曾经生活的地方,并且有很深的感情,否则,她不会这么深情……”

“既然知道血神宫的存在,她跟血神宫宫主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波安静的站在旁边,并没有上前打扰……

趁云儿沉思之时,简波蓦然招出‘影魔分身’转换身份,本尊却隐在虚空。

招出鹰鹭王、蛛蜂皇,四下游弋,为‘影魔分身’护法。

片刻后,当云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走过来后,‘影魔分身’询问道:“是不是想到一些过往的事情?”

“我从小就在这长大,这里是我的家,还有这秋千,当年我是父亲,亲手为我做的……”

“可是,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了……所有的一切也全都回不去了……”

云儿终究还是没忍住,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一切都会过去的!”

此时,简波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他对云儿的了解很有限。

“嗯……谢谢你,我们继续走吧。”

温柔的点了点头,云儿擦拭了脸颊上的泪痕,准备继续前进。

“小心……”

隐在暗处的简波本尊,隐约发现一道隐晦的气息,随即传讯分身小心。

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息迎面,向‘影魔分身’和云儿二人,碾压而去。

惊得云儿束手无策,瞬间就差没趴在地上。

“半步魔王……”

好在本尊事先预警,‘影魔分身’事先有所准备,感悟这道气息,是半步魔王的威压。

‘影魔分身’不敢小觑,立刻祭出玄光钵,罩住身体四周,同时也将云儿拉在身边,使她不至于太狼狈。

“我就知道,如果在魔域找不到你,你肯定会来这里!”

说话的是一个,浑身散发出滔天魔气的中年人,他从十丈外草丛中站起,随即走了出来。

来到那秋千处时,中年人伸手一震,直接将秋千震成粉末。

一阵清风吹过,直接消散殆尽。

“你想怎么样?”云儿贝齿紧咬着嘴唇,身躯不停的颤抖,双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怎么,我想怎么样,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只要你肯把血神珠的下落告诉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中年人阴森森的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血神珠在哪里,也从来都没有人告诉过我,它的下落……”云儿为难道。

“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可别怪叔叔心狠手辣了!”双眼中迸射出浓烈的杀气,中年人直接杀了上来。

无处可逃,‘影魔分身’当仁不让的挡在云儿身前,并且狠狠一剑劈了过去,硬生生逼退中年人的攻击。

“咦,你那柄剑……”

那中年人把简波当做一阶魔圣高手,全然没当回事。

因为此人是个扮猪吃虎的主,一直隐忍着修为的三阶魔王的身份。

不料那轻描淡写的一剑,把他逼得连连后退,甚至威胁到他的性命,让他惊讶万分。

“你别管我,他就是要杀我的血风,他是个阴险狡诈之人,别被他‘扮猪吃虎’的假象迷惑,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走!”

见简波视死如归的护着自己,云儿连忙解释道。

她不愿意让简波,在这里白白牺牲。

“我的情况你知道的,离开也是死,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不让自己死得更有意义一些?”‘影魔分身’撇过脸看了云儿一眼,洒脱的笑道。

临危不乱,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半步魔王也有恃无恐,始终都没自乱阵脚。

“可是,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做……”云儿感动说。

“我愿意!”简波傲然的笑了笑。

“哼,自寻死路!”

半步魔王血风冷哼一声,再度霸气的朝简波杀了过来。

血风是半步魔王修为,‘影魔分身’明显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影魔分身’也不至于狼狈到,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毕竟本体曾经是九阶魔圣杀手。

除此之外,‘影魔分身’还有玄光钵护体、裂云剑的攻击,给血风带来巨大的压力。

“咻咻……”

“嘭嘭……”

强强对决,两人直接扭打到一起。

血风本以为,当自己认真起来的时候,杀‘影魔分身’一个一阶魔圣蝼蚁不在话下,不需要费太多的功夫。

然而真正交锋后,再度被裂云剑逼得连连后退,血风这才意识到,‘影魔分身’远比想象中的要厉害,令人心颤。

亏他扮猪吃虎,隐忍实力,否则眼下在裂云剑,那无可匹敌的锋芒下,当真会付出代价,甚至栽倒在他手中。

“好小子,我小瞧你了,只有一阶魔圣的修为,却拥有九阶的实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血风看向‘影魔分身’询问道。

“你是如何做到,我便如何做到……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可以陪你玩命!”‘影魔分身’持剑而立,浑身散发出血煞气息强势道。

因为云儿在旁边,所以不敢施展其它法术,顶多也只有施展魔影术。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的实力削弱了很多。

可即便如此,防御上有玄光钵,攻击上有裂云剑,一时间倒也立于不败之地。

针尖对麦芒。

当血风缓过气来时,‘影魔分身’立刻扛不住那狂暴的攻击,连连败退。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稳住局面上,血风开始认真打量‘影魔分身’,似乎这才意识到他的身份不简单。

“你把我当做是护花使者就行了!”‘影魔分身’傲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