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一幅画

小说: 高冷竹马很深情 作者: 柒个菌 更新时间:2021-02-06 字数:3667 阅读进度:115/129

拍卖开始。

主持人开口,“欢迎大家来到由厉氏集团举办的拍卖会。希望各位今天晚上都能拍到让自己满意的牌品。好!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开拍!”

接着,两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一件瓷器拿上来,慢慢地把它放下。

“这是S代出土的瓷器,直到前几个月被一位富人收藏。”

“好,起拍价为十万。加价是五万。”

主持人还没说完就有人举牌,“十五万。”

“好,十五万。”

“二十万。”

“二十二万。”

“……”

曲之沐对这件藏品并不怎么感冒,她不喜欢收藏这些东西。

最终第一件以二十五万的价格被一位年长的老人拍走。

第二件是一件丝绸,料子不错,以三万价格被一位富太太拍走。

第三件……

第四件……

厉泽言手机响了,他拿着手机对曲之沐说,“沐沐,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

厉泽言拿着手机悄悄地从边上出去,没大有人看见。

“沐沐,你就没有看上的?”曲文洲低头问曲之沐。

“爸,这些都不太感兴趣,我不太喜欢。”曲之沐皱着鼻子。

“行吧,等爸爸给你买好的。”

“嗯。”

“还有我们最后一件,也是今晚最重量级的一件。这是当代著名画家林大师的画作,丛林的姑娘。”

“这是林大师最得意的作品之一,画中的姑娘向丛林中奔跑,而丛林中有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就连林大师也没有准确的回答,他曾说过每个人看这幅画心里都有自己的一个答案。”

曲之沐看着这副画,突然心中好像和这副画有了共鸣。

“这副画,也是最后一件。起拍价500万。加价是十万。”

“林大师的画?”

“怎么可能?林大师的画千金难求。林大师不轻易出画。”

“可是我看着是个真品,下面不是有章吗?”

“这年头章也能作假!”

“算了,你们拍吧。我是个粗人,也不懂画,买了也没什么用。”

“对对对,我也不参与了。让明白的拍去吧。”

“厉家办的拍卖会,应该是真的。”

“对,厉家这么大的家族,不可能拿假的忽悠我们。”

“……”

于是就有人举了牌子,只是,“五百一十万。”

这次竞拍有人倒显得畏畏缩缩了,一方面怕它是假的,一方面又想捡漏。

还有人拍纯属为了巴结厉家。

“五百二十万。”

人们的兴致并不是很高,现在竟然没人举牌子了。

“五百二十万一次。”

“五百二十万两次。”

“五百五十万。”曲之沐举起了牌子。

“好,厉氏集团出价五百五十万。”

座位后面的人一下子就激动了。

“啊?厉氏集团也想拍下来?”

“莫不是看我们兴致不高,故意地想哄抬价格。”

“不能吧,没有这个必要。”

“……”

曲之沐这一下子有点激起人们的斗志了。

程家举牌,“六百万。”

程优悄悄对自己的爸爸程博说,“爸,我们也要拍这副画?”

“当然,我们必须拍下来,然后送给厉家,巴结上厉家。我们家就飞黄腾达了。”

“哦,那爸你快拍!”

曲之沐又举牌,“六百五十万。”

程博跟,“七百万。”

“程氏出六百五十万了,还有人比程氏出得更多吗?”

曲之沐皱了皱眉,这个程氏什么来历?怎么老是和她杠?!

“七百五十万。”

程氏又跟,“八百万。”

“九百万。”曲之沐又举。

“一千万!”

“一千万!程氏喊出了一千万的高价,还有人比这高吗?!”

曲之沐皱了皱眉,算了,与其争那么一幅画,我还不如用这些钱感谢别的事情。

“一千万一次。”

“一千万两次。”

“一千万三次。”主持人敲了一下底盘,“成交!恭喜程氏集团将这副画收入囊中。”

“谢谢,谢谢。”程博出尽了风头,他感觉自己很厉害了。

拍卖结束。

厉泽言这时刚好回来,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你回来的晚了,我想拍那幅画没拍下来。”

“你拍那幅画?”厉泽言不可置信地指着。

“对啊,我觉得那幅画挺好的。主要是我和她有共鸣。”

“沐沐,也多亏你没拍下来。”厉泽言苦笑。

“为什么?”

“你没觉得那幅画很熟悉吗?”

“熟悉?”曲之沐盯着那幅画瞅了好几眼,真的有点熟悉。

“嘶~真的是!我感觉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

厉泽言扶额,“咱家客厅里原来就挂了这么一副,只不过我今天拿来拍卖了。”

“客厅?!”曲之沐瞪大眼睛。

“嗯,你每天坐在沙发上只要朝后面那么一瞟,就能看见它。”

“所以,我产生什么所谓的共鸣纯属是因为我对它有熟悉感,因为我经过它,不是什么理解这副画。”曲之沐瞪着眼睛,张大嘴巴。

“对。”厉泽言一言难尽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啊,我要被自己蠢哭了。”曲之沐往厉泽言怀里扎。

厉泽言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好了,我不笑话你。”

“太丢人了。”曲之沐羞的脸通红。

还说什么共鸣,就是因为看了几眼熟悉罢了。

“你说你到底哪聪明,我怎么感觉你的成绩都是注了水呢。”

曲之沐从厉泽言怀里出来,指着厉泽言的鼻子说,“你可以说我笨,但你不能质疑我的学术水平。我可是很厉害的。”

“好,不质疑。你厉害。”

“啊啊啊啊,我还是觉得好丢人。”曲之沐又扎进厉泽言怀里。

“厉少爷。”一个声音从边上传来。

程博早就看见了厉泽言身边的女人,不得不惊艳厉少爷的女人是真的好看。

但是看了半天他也没看出是哪家的千金,所以他以为厉泽言是玩。

所以就是他女儿还有机会。

曲之沐从厉泽言怀里出来,尴尬地往厉泽言身后挪了挪。

厉泽言揉了揉曲之沐的头,而后又收住笑容,严肃地说,“程董事长。有何事?”

“厉少爷,这是刚拍下来的林大师的画,见你对它有兴趣,就帮你拍下来了。特意过来送给您。”程博是将谄媚发挥地淋漓尽致。

“程董事长,你的好意厉某可不敢领。”

“这是为什么?”

“本来这副画是我未婚妻看上了,只需要花……”

“五百五十万。”曲之沐悄悄提醒他。

“五百五十万就可以拍下来,可是你却又开始加价,让我未婚妻不得已也加价,你实则上是跟我们厉家抢东西。而你花了一千万将这副画买下,又送给我。又打了一个好算盘,是想让我们欠你一个一千万的人情吗?”

程博紧张地流汗,这厉泽言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说的还怎么咄咄逼人!

“厉少爷,不是这样。我这不以为你喜欢,就想给你拍下来了嘛。这不一急,头脑就不太灵光了,忘了这一茬了。哪有什么一千万的人情,这是我真心想送给你的!”程博尴尬地给自己解释。

“哦?程董事长这是不要人情?”厉泽言反问。

“呃呃……是!”程博只好回答是。

“那就谢谢程董事长了。”厉泽言笑了笑,然后对无言说,“无言,接过来。”

“是。”

无言接过来,然后退到厉泽言身后候着。

“谢谢程董事长!我很喜欢这副画!”曲之沐探出头对程博说。

“不用谢。你喜欢就好!”

“那程董事长我们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再见!”厉泽言他们直接略过程博就离开了。

“哈哈哈哈哈……”曲之沐捧腹大笑。

“有这么好笑吗?”厉泽言无奈地说。

“好笑,可好笑了。阿言,我今天可见识到了你的毒舌,太厉害了。一点也不给别人留面子,说话直中要害,太厉害了。”

“毒舌?我这可不是毒舌?有些人不用留面子。”

“对对对,那个程什么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笑死我了。”

“别笑了,小心一会儿笑岔气。”

“先等我再笑笑。”

“行了,你刚才的行为我还没笑你呢,你不觉得自己更搞笑吗?”

曲之沐立马收笑,严肃地对厉泽言说,“我劝你把刚才的事情忘了,把今晚上的拍卖会忘了。这副画就当它从来没有从墙上下来过。”

“可是忘不了。”

“忘不了也得给我忘,以后再敢提起小心我揍你。”曲之沐抡起拳头在厉泽言面前比划比划。

“好好好,我忘,马上忘了它。”厉泽言包住她的拳头。

“这还差不多。”

“回去把这副画挂回原处,当它从来没被拍卖过。”

曲之沐展开这副画,突然觉得它太珍贵了。

它从墙上下来走了一圈,不但没被卖,回来后身价还涨了一千万。

看来得好好保存!

“你喜欢林大师的画?”厉泽言问她。

“喜欢,我觉得他画的很有意境。”曲之沐看着这副画,很美。

“喜欢,咱家还有。”

“还有?!”曲之沐震惊的看着他,不是说林大师的画千金难求吗?!

“对啊,书房里挂了好几副呢。书架里也有几副。”厉泽言说着,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不会都没见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