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厉泽言母亲找来

小说: 高冷竹马很深情 作者: 柒个菌 更新时间:2021-01-04 字数:3579 阅读进度:89/129

被亲生女儿“抛弃”且遗忘了的,还在医院里的曲文洲等着医生的检查报告。

“曲董事长,你跟我来一下吧。”医生从办公室里出来。

曲文洲跟着医生进去,一眼便看见了脑部的片子。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为什么会突然昏倒?”

“曲董事长,你先别激动,我们初步判断,曲小姐的头部正在一天一天往好的方向发展。”

“好的方向?”

“对!而且脑部神经也在变好,若是再把一些对她影响很深的事情告诉她,会再一次刺激她的脑部。这样会加快记忆恢复。”

医生的话刺激了曲文洲,影响很深?不就是那些事吗?

这怎么可能会再告诉她?

难道让她想起再一次让她伤心吗?

曲文洲愁眉不展,不能再让沐沐伤心。

“怎么?曲董事长还有什么疑问吗?”

医生见曲文洲不高兴,还以为他不想让自己女儿恢复记忆。

不得不说,医生你真相了!

“没事,我在想一些影响她的事情。”

“那您想到了一些影响很深的事情了吗?”

“好像没有什么影响她很深的事情。”

“啊?那也不用担心,就顺其自然吧,说不定很快就好了。”医生安慰他。

“谢谢医生,还请医生不要把今天的话说出去。”曲文洲点了点头,示意医生,出去了。

曲文洲走在医院的走廊,心情烦躁得很。

想摸一根烟抽,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抽烟了,早就戒了。

大概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贾思思生病的那几年里。

大概是贾思思去世的那年。

也可能是曲之沐和他吵架的那几年。

反正很久了,久到记不清了。

那时一家人还都在一起的时候,他很爱抽烟。

贾思思劝了他好久,他都没把烟戒了,女儿也嫌弃他。

那时,曲之沐还说不全几句话,只记得她迈着小短腿抱着他的腿,口齿不清,“粑粑,不能抽烟。抽烟臭臭。”

说完,还象征性地用她那只小手在鼻子上扇扇,假装瘪嘴。

那时候是他很幸福的时候了。

曲文洲无奈地笑了笑,时间过得这么快了。

他老了,儿子女儿也都长大了。

阿霆快30了,也得成家了。

沐沐都快有男朋友了,用不了多久就要结婚了。

涯涯也快成年了。

思思啊,你说你还在的话,陪着我多好。

你还能看着阿霆和涯涯娶妻,沐沐嫁人。

我们还能给他们照顾孩子,到时候会有好多外甥外甥女叫我们外公外婆。

那该多好啊!

可是……

不过,思思,你再等等我。

思思,再过几年我就又能陪着你了。

曲文洲坐在车里,叹了口气,发动车子走了。

A市的人都知道,四大家族之一的曲家家主曲文洲深爱自己的妻子,在妻子死后也并没有再娶妻。

曲家是个大家族,商业庞大,有很多合作伙伴想送年轻的女人来求合作,都会被曲文洲一口回绝。

并不再和该合作伙伴再合作,一来二去,就没有人在敢送女人了。

曲文洲自己孤身一人过了十多年,却终究没再找一个。

曲文洲依旧和B市的贾思思的娘家关系很好,经常照顾贾家。

贾家本来在B市也是一个名门望族,加之有曲文洲的照抚下,贾家的生意在B市也是数一数二的。

曲之沐和厉泽言回了公寓。

曲之沐踢了拖鞋,盘腿坐在沙发上。

抱着抱枕打开电视,看起了美食节目。

厉泽言无奈,“真是个小吃货,你看这种节目不饿吗?”

“就要看这种节目,才会很饿,然后你给我做吃的。”曲之沐吐了吐舌头。

“今天中午没吃饱吗?”厉泽言也在沙发上坐下,搂过曲之沐的脖子。

曲之沐也没拒绝,靠在厉泽言的肩膀上,拿了个圣女果吃。

“不是还有今天晚上吗?我要吃肉!”提起好吃的曲之沐就有精神。

“不是说女生为了保持身材,晚上不吃肉甚至不吃饭吗?难道你怕胖吗?”

“我不用保持,我太瘦了!”曲之沐伸出她的胳膊,撸起袖子露出细胳膊,“你看,我多瘦!胳膊上都没有肉。”

厉泽言捏捏她的肉嘟嘟的脸,开玩笑道,“胳膊是没大有肉,但是你脸上的肉可不少了。”

曲之沐不愿意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你就是!你不用解释了,你就是嫌弃我了!我不听!我不听!”

厉泽言还一句话也没说呢,曲之沐自己撒起泼来了。

“行了!你不胖,你真的不胖。”厉泽言两只手附在曲之沐脸边,看着她。

“你骗我!”

“沐沐,你知道吗?我想起你小时候了。你小时候为了吃冰激凌,撒泼打滚,就是想要我给你买。最后被你弄的实在没办法,才答应给你买冰激凌吃。”

厉泽言回忆小时候,曲之沐不解风情地说了一句。

“我想吃爱冰激凌了。”

曲之沐眨着骨碌碌的两只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厉泽言。

真的想吃了!

“当我没说!”厉泽言面目表情地起身要走。

曲之沐眼疾手快的拉住厉泽言的胳膊,曲之沐那“细胳膊”的能拉住厉泽言。

最后实在没办法,曲之沐抬起腿夹住了厉泽言的腰。

丝毫不知道这个动作有多……

危险!

厉泽言身体一僵,低头看着自己腰上的两条腿。

厉泽言突然觉得有点热,沙哑的声音,“沐沐,拿开你的腿。”

“我不!我要吃冰激凌!谁让你刚刚说了冰激凌三个字。”曲之沐拢了拢双腿,夹紧了他。

厉泽言的嗓子越来越哑,“沐沐,你再不拿开,可就危险了!”

曲之沐喃喃地说,“什么危险?”

忽然曲之沐意识到什么,脸一红,急忙把腿松开,抽回了腿。

曲之沐脸红地像在滴血,心脏狂跳,太羞耻了!

厉泽言转过身,看着曲之沐害羞的模样。

“调戏”一番,俯下身子,在曲之沐耳边说,“沐沐,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曲之沐脸更红了,推开厉泽言,“我不吃冰欺凌了,上楼了。”

曲之沐一上楼,就锁了门,靠着门捂着脸,刚刚那个动作真的是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曲之沐把自己扔在床上,拉过被子捂住自己。

真是不敢出去见他了!

好久,楼下都没有声音。

过了半个小时,曲之沐平复好心情,下楼了。

厉泽言不在。

“厉泽言!”曲之沐碍于刚刚发生的意外,也不好太大声了。

“不在吗?出去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曲之沐以为厉泽言回来了,去给他开门。

“你去……”哪了,还有说完,曲之沐发现门口不是厉泽言。

“你找谁?”曲之沐看着面前大概30出头的女人。

“你是?沐沐!”女人摘下墨镜,惊喜地看着女生,长得可真水灵!

“你是?”曲之沐疑问,她可不认识眼前这个女的。

长得很有气质,一身白色晕染旗袍勾勒的身材凹凸有致。

难道是厉泽言的姐姐?

“我是厉泽言的妈妈。”沈欣然惊喜地看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太漂亮了!

她儿子眼光真好!

“您是厉泽言的妈妈?!阿姨您好!你保养的真好,我还以为您是他姐姐呢!”

曲之沐不禁感叹,厉泽言妈妈真有气质,厉泽言是遗传他妈妈吧。

后来,曲之沐觉得厉泽言肯定是遗传他爸爸。

因为这阿姨实在……让她招架不住!

“哎呀!我儿媳妇真会说话!儿媳妇,不请妈进去坐坐?”沈欣然笑眯眯地看着曲之沐。

曲之沐也不好说什么就把她迎进来了,但不用刚见面就叫儿媳妇吧,还没结婚啊!

“阿姨,你叫我沐沐吧,儿媳妇现在还……太早了!”曲之沐尴尬地笑笑。

“不早了!再过几年,我就要抱孙女了。”沈欣然坐在沙发上,拉着曲之沐的手,一脸“慈祥”。

显然,曲之沐没抓住重点,整个人被沈欣然的热情迷迷糊糊的,“为什么是孙女?”

“因为我就生了厉泽言这么一个儿子,可是我喜欢女儿。厉泽言他爸不让我再生了,怕我遭罪。厉泽言又不肯穿女装,我只能寄托在你身上,让你给我生个孙女。”沈欣然贬着自己的儿子,对有孙女这件事充满了向往。

“万一我生的是男孩呢?”曲之沐没注意到的是,厉泽言已经回来了。

“孙子也一样,先穿几个月女装,再换回来。”沈欣然无所谓,就想抱孩子了。

“怎么?沐沐,你想和我结婚,给我生孩子了?”厉泽言从后面抱住曲之沐。

曲之沐被吓着了,嗔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吓死我了!”

“我早就回来了,只不过听说有人想生个男孩。看她还思考什么,我就没打扰她。”厉泽言把头埋在曲之沐肩膀里。

曲之沐都羞红了脸,“我那是随便说说的。”

“哦,我当真了。”

“你妈还在这呢!”曲之沐想挣脱厉泽言,但是无果。

“咔嚓!”照相的声音响起。

曲之沐抬头一看,沈欣然正拿着手机给他俩拍照,嘴角还挂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