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夏旭坐牢

小说: 高冷竹马很深情 作者: 柒个菌 更新时间:2020-12-29 字数:2375 阅读进度:83/129

明天下午拆迁费的事情真的全部解决。

负责人被全部查办,进警局调查。

负责人又换了一波,这下小区的拆迁费有了着落。

无言查到了夏旭和程优的一些不良勾当。还查到了程氏集团背后的各种违法行为,只不过这些都还没公布出去。

当然了,这是后话了。

两人拿着吴城给的定做表和录音,还有一些吴城提供的证据回了学校。

交给了学校的校长,宋文行。

这本来就是发生在学校里的伤害学生案件,更何况宋文行本来也就偏爱曲之沐和厉泽言,自然也会对这件事严惩。

而此时的夏旭和程优在干嘛呢。

高兴部学生会办公室。

“优优,以后别这么做了好吗?”夏旭担心程优,这是真的。

程优这样真的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夏旭,你管的真是太多了!滚!”

程优狠戾地说,完全没有平时温柔的态度。

“优优!”

夏旭还没说什么,就有人进了办公室。

程优也没看来人是谁,直接大声吼道,“谁?!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程优,你好大的口气。”孟昕茶走进来,没好气的说。

“孟学姐,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谁进来打扰我工作呢!”程优表面赔笑。

“那是我错了,我以后来的时候会敲门,也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你还在这儿等着我敲门。”孟昕茶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起来又A又飒。

这根本和在曲之沐面前的那个知心大姐姐孟昕茶不一样。

“孟学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程优脸色很难看。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你!”程优也不敢和孟昕茶杠起来,惧怕她家的势力。

程优表面微笑,“孟学姐,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哦!对了,差一点忘了正事。”孟昕茶坐正,手指在桌子上无节奏的敲打着。

“校长找夏旭。”

“找我?!”夏旭慌了,他觉得他的事一般是被发现了。

“学姐,校长有没有说是什么事?”程优也有点怕,他怕夏旭把事情都抖搂出来,自己也搭进去。

“我怎么知道,不过你不是应该知道吗?”孟昕茶反问。

“学姐说笑了,我能怎么知道。”程优肉眼可见的慌张。

“我还以为你俩整天在一起,他的事你都一清二楚呢,我甚至还以为你会吩咐他做一些事情呢。”

“没有,我们都只谈一些工作,一些事情他会自己做主了,我不管这些。”

“哦,原来如此。那等消息吧。”孟昕茶没再和程优说更多,有些事情太早暴露也不太好。

夏旭被迫去了校长办公室。

程优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咬牙切齿,孟昕茶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巴结我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但一方面她也很焦虑,她就怕夏旭不顶什么用,嘴不严实,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然而,程优多虑了。

校长室里。

“校长,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对不起曲之沐。”夏旭不停地道歉。

“夏旭,我们都知道是你做的,但是我想知道你要伤害曲之沐的理由是什么?”

“我讨厌曲之沐,就单纯看她不顺眼,没有什么理由。”

“夏旭,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以为就你这个拙劣的理由谁会相信?”宋文行觉得这个学生把他当傻子了。

“校长,那我无话可说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夏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夏旭,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最轻是被学校开除,还是要坐牢的。”

“我不怕。”

“你是不是因为你家里有几个钱就能摆平这件事了?出几个钱还能上别的学校,就能免除罪行了。当然不能,曲之沐是谁?!她家后面可是有曲家,还有厉泽言,你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连你家的公司和你家人都不能免责。”

“我——”夏旭害怕了,他爸会打死他的。

这时,曲之沐和厉泽言进了办公室。

夏旭不敢看两人,拳头紧紧攥住。

“校长,我们来了。”曲之沐看着这人,还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现在在问这件事呢。”

“哦,校长你问吧。我们在旁边听结果。”曲之沐和厉泽言坐着,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着急。

反正都知道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剩下的就看戏了。

小丑竟是夏旭自己!

夏旭考虑了很久,可一方面,程优是她爱的人,爱了那么多年,他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程优去坐牢。

夏旭一咬牙,“校长,我不怕。我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别连累我家人。”

“你确定?!”

“对!”夏旭慎重地点了点头,不愿让程优毁了前程。

尽管这样了,他还是惦念着程优。

舔狗还是得做!

宋文行无奈,“行,这是你说的。那交给警察办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宋文行又对曲之沐说,“曲之沐,你对这个结果还满意吗?”

曲之沐十分悠闲,仿佛这件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行吧。不过,肖骞为我挡了一下,还受了很重的伤。你们家应该要赔偿一笔不菲的医药费吧。”

“我知道。”夏旭生无可恋,他的一生也差不多被毁了。

过了一会儿,警察来了。

夏旭被警察带走了,不仅在校园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还上升到了社会。

肖骞的家人把夏旭告了,这件事也判的挺重。

夏旭被判了两年,夏家还赔了很多的医药费。

夏家人不管花了多少钱,都没能把夏旭捞出来。

只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而且,夏家的股份一直在下跌,有隐隐破产之势。

夏旭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儿子坐牢,心脏病犯了,晕了过去。

屋漏连夜偏风雨,夏家摇摇欲坠。

夏家都成这样了,夏旭想着程优,可程优啥事也没有,一点罪恶感都没有,还如释重负。

看样子夏旭没把她供出来,她没事,这样也好,少了一个累赘缠着她。

然而,程优沾沾自喜之时,没有意识到属于她的那一份也快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