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车祸,医生尽力了

小说: 高冷竹马很深情 作者: 柒个菌 更新时间:2020-11-29 字数:2388 阅读进度:52/129

“备车,我要去曲之沐家。”厉泽言等不了了,他不想明天再见到她。

他想今天就看看她。

无言连忙答应,“好的,少爷。我马上去……”

无言突然转过身来,挠挠脑后勺,“少爷,我们好像不知道她家在哪?”

“我,她家……”厉泽言想起来自己也不知道她家在哪。

“查。”厉泽言掩饰内心的急切,面无表情地施加命令。

在厉泽言出门的时候,在家的曲之沐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

忽然,曲之沐顿住了,左手拳头在右手手掌上掂了一下。

“反正我知道小哥哥的家在哪儿,我偷偷的去看看。”

两人都想去看看彼此,然而都忘了今天下午俩人刚见过面。

曲之沐还未成年,没有驾照,所以她一路开的很小心,但方向盘上的若有若无抖着的手出卖了她的镇定和小心。(没有驾照不能开车,而且未成年千万不要学。)

正当曲之沐转弯时,一辆货车诡异地极速逆行而来,撞上了曲之沐的车子。

曲之沐来不及打方向盘躲开,两车相撞。

安全气囊弹出,曲之沐脸上布满了血,脑袋狠狠地撞着了。

曲之沐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好不容易抬起眼皮,她感觉好像看见了小哥哥朝她奔来。

他看起来很着急,很担心。

有人说过,人在死之前会感觉到自己最想见到的人,最想见的人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小哥哥见到了,她还想见到妈妈,还有爸爸,还有大哥和涯涯。

一滴清泪从眼角滑下,经过满是血的脸庞,变成血水,看起来既恐怖又吓人。

曲之沐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厉泽言崩溃了,他刚刚亲眼看见了曲之沐的车和大货车撞上了。

他本是无心一瞥,看见了曲之沐的绝美侧脸,他想叫住她时,货车撞上了。

他看见了她脸上的血,厉泽言蹲下抱着她的手有些抖。

他站起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无言担心厉泽言,“少爷,刚刚打急救电话了,我来抱着吧。你现在……”

厉泽言看着曲之沐紧闭的眼睛,声音颤抖,“不用,我来。”

“沐沐,沐沐,你别睡啊!我好不容易等到你了,你不准离开了。”厉泽言哭了,一个形色不显于行的高冷冷漠男孩竟然哭了。

“小公主,骑士没用。我说过保护你,却一次没做过。”厉泽言哭得像个孩子,头低着。

无言没见过少爷哭成这样,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半夜了路上基本没有人。

萧瑟的风吹着,有点大,吹得厉泽言脸疼,心疼。

救护车来了,曲之沐刚被抬上车没一会儿,外面下起了大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天又要变冷了。

没有人注意不远处,有个人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她不在乎地上凉,她愣愣地坐在那儿看着救护车远去。

被撞的车那是她给沐沐的车,厉泽言抱着的女的是沐沐,她脸上全是血。

她使劲摇头,“不是,不是。那不是沐沐。沐沐怎么可能会出车祸?”

“沐沐——!”响彻街道的声音响起。

她没有朝医院走去,雨越来越大,大雨模糊了双眼,她踉踉跄跄地往反方向挪。

磕倒了再站起来挪,挪了一会儿,挪不动了,瘫倒在地。

她哭了,她抱着腿,头埋进胳膊和腿之间,哇哇的哭了起来。

手心,膝盖不同程度的擦伤,她也全然不顾了。,

雨打在她的背上、头上、心里,她真的好疼。

她在雨里不知哭了多久,突然路上出现了一辆开得很快的车。

车子停在她旁边,里面急急忙忙下来一个人。

“冉冉,你怎么了?”楚怀生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撑着伞把苏烟冉扶起来。

苏烟冉哇哇地哭起来,“生生,生生,生生。”

“我在,我在这儿。”楚怀生回答她,很担心。

她受了很大的刺激,“沐沐出车祸了,撞车了。好多血,好多血。”

她不敢闭上眼睛,一闭眼,脑子里全是曲之沐脸上都是血的画面。

楚怀生不在乎她身上在滴水,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跌倒。

皱着眉,把她带上车,开到自己的别墅。

救护车上,厉泽言紧紧抓着曲之沐的手,死死地盯着曲之沐紧闭的眼睛,眉头一直紧皱。

平时情绪不显露的他,现在担心到极致。

手开始微微哆嗦,面色苍白。

苍白的脸和鲜红的血交叉,直刺厉泽言心头。

沐沐,我很想你,我真的很想你。

沐沐,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沐沐,你一直都是我的公主。

沐沐,我一直记得做你的骑士。

沐沐,你知道我刚刚知道你就是那个小女孩时,我有多激动吗?

沐沐,我好不容易

曲之沐被推进手术室,“家属在外面等候。”

厉泽言死死地看着曲之沐被推进去,一扇门阻挡了他的视线。

厉泽言倚着墙,慢慢滑倒在地。

无言匆忙赶来时,看到了这一幕。

厉泽言像是被抛弃了,他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

无言这辈子没见过少爷会崩溃成这样,一直对任何事情都看淡,发生任何事都没有波澜的他,现在会被压垮。

除了小时候的那个小女孩,有人瞎议论他会很生气外,再也没有……

无言看着厉泽言,一言难尽。

不会曲之沐就是少爷说的小时候那个小女孩吧?

少爷真是痴情。

苦苦等人家十几年,人家也可能都不记得他了。

人家说不定对他不是这种感情,可少爷好像对那个女孩就是不一样。

唉!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无言陪着厉泽言等了48个小时。

无言看着厉泽言保持倚墙蹲在地上的姿势好久,让他坐着也不理。

给他买了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两天没闭眼了。

无言看着厉泽言憔悴的样子,很是担心。

但也劝不了他,只能一旁陪着他干着急。

又过了几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推开。

一个医生一脸沉重的出来,叹了口气,“我们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