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顾裕知

小说: 高冷竹马很深情 作者: 柒个菌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2231 阅读进度:27/129

曲之涯对这个顾裕知也有所耳闻,很优秀。

只是从心底里他还是更喜欢厉泽言做他的姐夫,这个顾裕知看着不像个能托付终生的人,长得一副不可靠的脸,像个花花公子,一定不适合他姐。

厉泽言不知道,小舅子已经渐渐认可他了,这对后来厉泽言的追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终于可以结束了,曲之沐忍着一群群恶狼般的女生投过来想要杀她的目光飞快地跑了。

楚怀生,苏烟冉,曲之涯也离开,跟上了曲之沐。

好不容易摆脱了,曲之沐想揉揉走路累到发胀的腿。

坐在路边的石凳,手刚碰到小腿,一双修长好看的手伸过来。

顾裕知蹲下来,阴郁的眼眸温柔地看着他,曲之沐想打颤,要不是见过他的狠厉,曲之沐一定会认为他是个暖男。

曲之沐想拒绝,伸回腿,皱眉想掰开他,“顾裕知,你松开我,你是想让我被那些女生的唾沫淹死。”

“沐沐,你别动。你放心,有人伤你,我会杀了他们的。”顾裕知眼中溢着温柔,嘴里却说着狠话。

曲之沐一阵瑟缩,只好忍着他给自己揉腿。她知道他还带着警告意味告诉她不准动,她是真的不敢反抗啊,只要他一生气就会伤及无辜啊。

正当曲之沐进退两难的时候,暖心姐控曲之涯声音适时响起。

“顾同学,麻烦你放开她。”曲之涯可忍受不了有人惦记他姐姐,尤其还这么阴狠。

顾裕知微怒,“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她的事。”

“我是谁?”曲之涯讥笑,紧握着他的胳膊,让他的胳膊离开他姐的腿,挑衅地看着他,“反正是对她来说比你重要的人。”

曲之沐有点担心曲之涯,别跟他硬刚啊,他可是个魔鬼。

顾裕知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嗜血的眸子隐隐有着火光。

一时间,四目相对,火光四射,而顾裕知‘杀意重重’。

曲之沐自然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立马开口,“他是我弟弟。”

顾裕知并没有冷静下来,邪魅一笑,对曲之沐说,“沐沐,弟弟也不行哦。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曲之沐被他说的话弄得很烦,骂了一句,“有病!”

说着,便叫上他们离开了。

身后的顾裕知笑容离去,嗜血的眸子变深。

沐沐,别想逃离我。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逃不掉的。

呵呵。

楚怀生跟在曲之沐身后一脸好奇,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好几次想问曲之沐怎么回事。

曲之涯脸色不是很好,他觉得顾裕知说的话很欠扁,语气也很欠儿。还有凭什么喜欢他姐姐。

只有知道前因后果的苏烟冉有点担心的看着她。

虽然苏烟冉一直想看好戏,期待两男挣一女,但是作为闺蜜她希望曲之沐远离顾裕知。

他真的是太危险了。

“姐。”曲之涯疑问的看着她。

曲之沐转过身来,看着曲之涯担心的脸色和楚怀生好奇的表情,叹了口气。

“顾裕知是J国G集团的继承人。”

“啥?!G集团?!J国第一财阀,他是继承人!”楚怀生惊了。

曲之沐一言难尽地点点头,接着说,“去年年初,我那天在一条小路上散步,突然一个男生捂着肚子跑来,他正在被仇家追杀。我闻见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为了少一事我就立马跑开了。他以为我去找人,就抓着我想杀了我,他表情狠厉地恐吓我。我能让他吓着,然后我就抬腿踹倒他了。后来他就晕了,我就带他回了家救了他。”

曲之沐想到他醒了以后说的话,想到白痴一样的顾裕知,“他醒了以后就用欠扁的霸道总裁语气说女人你救了我,给你一千万。我当时真是无语了,骂了他一句。他又来一句,要以身相许也可以。我说你中二病犯了吧,后来真的犯了,他转了ESY学校,和我当了校友,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一直追我。而且,他就是一个十足的恶魔。”

“姐,你喜欢他吗?”曲之涯担心的问她。

“怎么可能?我巴不得他离我远点。”曲之沐急忙否认。

“那怎么说他是一个恶魔呢?”楚怀生好奇的问。

“这个我知道,那天我和沐沐逛街,有个小学弟和沐沐表白,不知道怎么被他知道了。第二天那个小学弟就过来找沐沐道歉说再也不喜欢她了,希望她不要困扰。沐沐当时懵了,后来才知道顾裕知让小学弟他们家公司的股票跌了很多,威胁他道歉,当时把那个学弟吓到抑郁,不久转学了。还有好多次,那些男生女生凡是‘过多’接触沐沐的,无一例外,‘非死即惨’。”说着,苏烟冉还感叹了一下,真真是恶魔啊。

暗色酒吧。

“自从来了学校以后,顾裕知各种对曲之沐的占有欲,甚至和学校里的人说曲之沐是他女朋友。”楚怀生绘声绘色地和厉泽言描述曲之沐和苏烟冉今天说过的话。

厉泽言听着面无表情,但脖子上的青筋出卖了他此刻的隐忍。

这一次,厉泽言好像明白自己可能喜欢上曲之沐了,听到有人喜欢曲之沐自己会生气。

曲之沐给他很多的惊喜,每次看她的时候感觉她的熠熠发光牵引着他的心,让他心动。

对小时候的女孩儿可能只是年少的执念,的确,现在正视自己的心,对小时候的小女孩似乎只剩下思念,无关于情爱。

“老大,你这压力可大了。他可是G集团的继承人,是你家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实力不在你之下,有这么厉害的情敌,同情你。还好,我没有情敌,冉冉只是我一个的。”楚怀生很欠揍。

“你要是没有事就可以走了。”厉泽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老大,不带你这样的,汇报完情况就赶我走。”楚怀生幽怨地看着他,见厉泽言心情不好没有撒泼,灰溜溜地走了。

包厢里的厉泽言晃动着杯子里葡萄酒,一饮而尽,眼中的猩红迟迟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