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五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9:16 字数:3155 阅读进度:56/56

凌晨1点,沈逸和沈佑疲惫的从荒郊的一座别墅走出来,黑暗遮盖住她们的脸,看不清她们的表情。但仍然可以从两个人的身上,感觉到那份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寒气。沈逸拉过沈佑冰凉的手,两个人互相搀扶着上了车。

“姐姐...我...”看着沈佑欲言又止的样子,沈逸勉强扯出一抹苦笑。“没事的,小佑,有我在,放心吧。”有时候,沈逸就是有这样的魅力。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安心。“姐姐,谢谢你。”

两个人慢慢的开着车往家赶,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车厢内的寂静。沈逸看着来电显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只剩下藏不住的笑意。

“喂?小嗳?”

“哈哈...是小逸吗?哈哈..我好开心呢,我今天见到晴了,我真的好开心,她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呢。”

“小嗳,你在哪里!”

“我啊?我在喝酒..喝酒好开心呢!”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沈逸急速的扭转着方向盘,白色的跑车便在马路上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即使是不断的踩着油门,但这里毕竟和酒吧有一段距离。心,就这样快速的跳着,就好像要飞出来一样。

刚才电话里,江嗳漓说话的语气,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醉鬼。想到江嗳漓那张绝美的容颜,还有酒吧里那种鱼蛇混杂的环境,沈逸的心就止不住的狂跳。如果那个人出了什么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沈佑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看到沈逸如此焦急的样子。想也不用想,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姐姐变成这样。那一定就是那个人出了事,随即也跟着担心起来。两个人此时都在想,为什么这是一辆车,而不是一架直升飞机?

硬是把两个小时的车程缩短了一半,到了酒吧门口,沈逸和沈佑便迫不及待的跑向那个江嗳漓常去的包厢。推门而入,在看到那个人熟悉的睡颜时,两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看着桌上和地上躺着的已经空了的酒瓶,沈逸和沈佑无奈的摇着头。

究竟是有多爱她,才会让你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们的努力,我们爱你爱的并不会比她少!为什么你就不肯接受我们!

沈逸面无表情的看着江嗳漓,只抛下一句带她回去,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包厢。沈佑不敢叫沈逸,因为她看得出来,沈逸是真的生了气。如果没有生气,就一定不会抛下这个人。如果没有生气,就不会露出那么不甘的眼神。18年的守候,换来的只是一场空白,又怎能不恨?

沈逸和沈佑从小就接受萧天安排的各种训练,力气自然不会小。沈佑的手从江嗳漓的脖子上绕过去,直接就把那个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人给架在身上。就这么出了包厢的门,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门口碰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

“你是谁?要把她带去哪里?”邱以晴看着江嗳漓和沈佑,冷冷的问着。而这句充满威慑力的话,在沈佑的眼里,却如同笑话一样好笑。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沈佑绕过站在门口的邱以晴和她旁边的女人,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

却没想到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力道之大,就连沈佑都不能挪动分毫。转过头,看着那张满是怒气的脸,不是邱以晴又是谁?“放手。”沈佑冷冷的说着,便要把被邱以晴抓着的手抽出来。

“你告诉我,你要带她去哪里!我是她的朋友,我有权利过问你和她的关系!”邱以晴问着沈佑,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江嗳漓。“邱小姐,我想我妹妹和我妹妹的女朋友想要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吧?如果您再继续纠缠下去,我可是要报警了呢。”

听着大门口传来的声音,邱以晴愣愣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沈逸。记忆就在这个时侯连接起来,是她们?天奇双胞胎组合?似乎答案都在这一刻被揭晓,邱以晴默默的松开抓着沈佑的手。原来你真的已经离开我了吗?你找到了新的爱人,却仍然是个女人吗?

那当初算什么?那个男人又算什么!难道我们就只是你娱乐消遣的工具?真的没想到,我爱上的你。竟然会是这种女人,没想到我真的是看走了眼。江嗳漓,戏弄我的感情真的就那么有趣吗?明明被你玩弄在股掌中,我竟然还傻傻的等着你回来。

可笑,真的是太可笑了,邱以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呢?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再相信爱情吗?你为什么就不听呢?呵呵...邱以晴笑着,看着沈逸和沈佑扶着江嗳漓离开的背影。

你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回到我面前,求我原谅你。

“喂,你还好吗?”萧若芊看着邱以晴阴郁的表情,不安的问着。“呵呵...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她找到了新的女朋友,我不是该高兴吗?走吧,去喝酒。”有时候,越装的若无其事,就代表你的心越在意。而此时,作为一个旁观者,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去揭穿她心底的疤。

车,缓缓的在路上开着,除了坐在后座已经不省人事胡言乱语的江嗳漓以外,沈逸和沈佑都出奇的安静。“晴..对不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听着江嗳漓无数次的叫着那个人的名字,每一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入沈逸和沈佑的心里。让她们痛的脸色苍白,却又无力抵抗。

沈佑的手死死的攥着,不长的指甲已经抠破了手心,却还不肯松手。身体上的疼痛比起心里的那份痛,根本是不值一提。此时此刻,她只是希望那个人能停止对自己无休止的折磨,再也不想从那个人的嘴里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

一个完美的旋转,车子正好停在沈逸和沈佑的家门口。沈佑看着沈逸额角边不停滑落的汗滴,还那两片微微泛白的嘴唇,默默的把江嗳漓扶到屋里。一路的颠簸,已经让江嗳漓的大脑恢复了一些理智,看着这间有些印象的房间,江嗳漓的眼泪就这样无声的滴落下来。

原来刚才听到的声音都是幻觉吗?明明听到她像以前那样温柔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吗?既然是梦?为什么还要让我醒来?晴,是不是就连在梦里,你都不愿意与我多呆一分钟。

“你就这么想她?”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响起,明明是一个疑问句,却丝毫听不出疑问的语气。江嗳漓抬起头看着从门口进来的沈逸和沈佑,也许是两个人给她的安全感让她放心,也许是相信这两个人绝对不会伤害自己。

江嗳漓又放心的躺会床上,丝毫没有发现沈逸和沈佑略微发红的瞳孔和额角上不停低落的汗。“小逸,小佑,今天我看到她了。她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开心的笑着,我知道我应该为她高兴,可是我的心真的....啊!”

江嗳漓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沈逸和沈佑的动作吓的惊呼一声。看着压在自己身体两侧的两个人,江嗳漓的的心里忽然窜起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今天的沈逸和沈佑,真的和平时不一样。“小逸,小佑,你们!唔!”

剧痛让江嗳漓大声的叫出来,感觉到自己的两只耳朵被狠狠的咬住,随即便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流淌出来。“小逸,小佑,你们...你们..怎么了。”江嗳漓开始扭动着被沈逸和沈佑抓住的双手,想要挣脱开沈逸和沈佑的钳制。却发现这两个人竟然力气大的惊人,不管自己怎么挣扎不能脱离分毫。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接受我们?我们明明是那么爱你,一点都不比那个人少啊...”沈佑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着。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空洞,配上嘴角边流淌着的鲜血,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异常的吓人。

“小佑!不是这样,放了我,快点放开我!”江嗳漓大声的喊着,却仍然无法叫醒已经着了魔的沈逸和沈佑。从江嗳漓的耳边起来,沈逸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江嗳漓。目光从她的光洁的额头,细长的脖子,翘/挺的胸部,平坦的小腹,一直往下。一只手用力的撕掉江嗳漓身上的衣服,露出里面深蓝色的文胸和那遮盖不住的圆润丰满。

此时此刻,江嗳漓已经能猜到沈逸和沈佑是要做什么。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不安和害怕,,同时也冰凉的彻底。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会这么对待自己。心,真的很痛。为什么,连你们也要这样,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谁能帮我!

感觉到那两个人的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抚摸着,江嗳漓的眼泪早就已经模糊了双眼,濡湿了洁白的床单。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