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八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9:09 字数:3288 阅读进度:49/56

“你还想再毁她一次吗?”沈逸的话在沈佑的耳边回响着,一时间,竟让让她忘记了脸上火辣辣的痛,还有想去找邱以晴的决心。“姐姐...我...”“小佑,对不起...”沈佑想说些什么,却被沈逸满是愧疚的道歉所打断。

即使,沈逸不道歉,沈佑也不会去怪沈逸。她知道,姐姐最疼的就是她,如果不是姐姐帮自己挡下了那一枪,自己早已经命丧黄泉。如果后来的任务,不是姐姐帮着自己完成,自己也早就会死在那些敌人的手上。

“姐姐,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沈佑站起身,缓缓的走到沈逸的旁边。顺着她的眼神,看向已经在沙发上睡着的江暧漓。“小佑,不是我不想让你去找她。可是找来了,又能怎么样?她们两个人都有各自的阻碍,张家,江家,难道不是问题吗?如果江朗再一次的从中作梗,你认为这两个人中谁还有能力去承受再一次的打击?”

沈逸的一席话,点醒了梦中的沈佑。她怔怔的看着沈逸那张满脸泪痕,却还倔强笑着的脸。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活在姐姐的庇护之下。似乎...从来都是姐姐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原来,我才是姐姐的累赘么?

似乎是看出了沈佑的想法,沈逸轻轻的搂过沈佑僵硬的身体。“傻瓜,是不是又在瞎想?还记得修女妈妈曾经说过的话吗?我们两个人,是骨肉至亲,是双生姐妹。你我的命运早就已经定了下来,这辈子,都斩不断,分不开。”

相视一笑,只一眼,似乎过了万年那么久。

沈逸走上前,抱起已经睡着的江暧漓,轻轻的抚摸着那张苍白细瘦的脸。“小佑,你说我这是怎么了呢?为什么看到小嗳这么伤心的样子,我就会难过?我真的不想再让她伤心,可是,似乎没有人能做得到呢。”

沈逸不明所以的话,搞的沈佑满头雾水,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沈佑只好保持沉默。“我想,你和我还算是比较靠谱的人呢。与其让那个女人不停的伤害我们家小嗳的心,还不如,让我们来照顾她。”

如果说,听到这里,沈佑还没有听出沈逸的弦外之音,那还真的不配做沈逸的妹妹了。“姐姐...你的意思是?由我们来?照顾小嗳?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仅仅是默默的保护着她?守护着她?而是...”

沈逸甜美的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意。“而是由我们作为她的恋人,正大光明的保护她。”坚持了18年的事情,在此时被打破。没有泪水,没有悲伤,只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曾经以为,这种关系会永远的维持下去。在背后看着她笑,在背后看着她哭,看着她爱上别人,然后看着她与她爱的人慢慢老去,厮守一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被她注意到的那一刻,更没有想过,会有争取她的机会。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18年前的那个她。她有了爱人,一个女人,叫做邱以晴。

“姐姐,小嗳她已经有了爱人,又怎么会...爱上我们。”沈佑本来带着惊喜的脸瞬间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可奈何的忧伤。“呵呵...妹妹,是不是最近安逸的生活让你变的懦弱了呢?有了爱人又怎么样?就算小嗳已经结了婚,我们也要把她抢回来不是吗?”

“虽然我不敢保证小嗳一定会爱上我们,但是我沈逸,可以做战场上的逃兵,却绝不会做情场上的败者。现在...能让她不那么难过的人,也只有我们两个了。我真的,不想看她再这样折磨自己,我会心疼。”

也许是沈逸坚定的眼神,也许是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反驳过沈逸的建议,更或许,是自己的心里也同样期待着那件事,沈佑重重的点了点头。而沈逸,收到沈佑的认可,脸上的笑意也放肆起来。

“我听说公司想要给小嗳安排一个电影对吗?那个导演叫陈森吧?”沈逸自言自语的说着,倒是勾起了沈佑的兴趣。“什么意思?”恢复了正常状态,沈佑又变回那个惜字如金,不苟言笑的冰山大面瘫。

“我想...和小嗳一起演戏是个不错的事呢,而且,会有机会单独相处几个月的时间呢。小佑,不会没有兴趣吧?”

“你也想去?”

“呵呵,我的妹妹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明天咱们两个去找下那个导演好不好?”

“恩。很好的计策。”

两个说完,看了看还在睡着的江暧漓,又看向了对方。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一般,露出了同样深藏不漏的微笑。

而此时的江暧漓浑然不知,在她睡着的时候。已经被别人当成了一座必须攻陷的堡垒,或者是一顿美味可口的佳肴。反正,最后都是要被吃掉的那种。

第二天一早,江暧漓被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吵醒。揉着疼的快要炸开的头,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了时间,竟然已经是临近中午的时间。电话锲而不舍的响着,大有一种江暧漓不接就不停的架势。

“喂,韩姐。”

“恩,小嗳,是我。我只想问问你,昨天说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韩宓的话音落地,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江暧漓揉着头,即使不愿意面对这些恼人的问题,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想到江朗那双迫人的眼神,想到江家压来的无数责任,想到父母冰冷的墓碑。求求你,让我再任性一次好不好?

“韩姐,我接。”

“恩,好的。那你下午来一下公司吧,陈导已经把剧本送了过来。另外,公司里还有两个人也接了这部戏,你们可以好好的沟通一下。”

“恩,我知道。”

结束了短暂的通话,江暧漓就快速的离开了包厢,开着车回了江家。洗了澡,又换了衣服,已经是下午2点多。揉了揉还在发疼的头,江暧漓又开车到了公司。

当看到坐在会议室里的那两张无比熟悉的脸孔,江暧漓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天在和她开的一个玩笑。然而这个玩笑并不是喜剧,而是悲剧的起始。“小嗳,下午好。”沈逸和沈佑从凳子上站起来,笑着向江暧漓打着招呼。

江暧漓只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不会好看,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弃呢?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根本配不上你们吗?韩宓作为一名资深的经纪人,察言观色,是必要的课程。她当然发现了江暧漓的反常,无论如何,江暧漓作为自己的艺人,自己就有为她解围的义务。更何况,她和江暧漓,早已经是朋友。

“小嗳,来了?我来为你介绍下这位就是这部戏的导演,陈森导演。”韩宓一边向江暧漓介绍着,一边用手指向了坐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短短的头发,上身是一件灰色的没有一点图案的半袖衫,下/身也只是最普通的那种牛仔裤。”

这就是陈森?江暧漓上下打量着这个导演,如果这个人走在街上,也没人会认出来吧?因为陈森长得实在太过于平凡,又打扮的极为低调。一点都不像一个曾经入围过奥斯卡金像奖的中国导演,反倒像一个杂货店的买烟大叔。

“咳咳...江小姐,还有两位沈小姐,你们好,我就是这部戏的导演陈森。”出于礼貌,陈森友好的介绍着自己,同时也表示这次会议正式开始。“那么,现在让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部戏的主要内容,和你们所饰演的角色。”

“这部戏呢,将会是一部集合谍战,动作武打,以及黑帮情仇的一部戏。而戏里的女一号,也就是小嗳所饰演的角色,是一名杀手。她的那个性格并不是坏,而算是特殊,在这部戏里呢。你将会有很多的打戏,到时候我们会请来专业的人员为你培训。而出演这个杀手,最难掌握的就是她那种带着邪气,却又有着自己所认为正义的那种感觉。”

“而,小逸和小佑呢,你们要饰演是这个小嗳所扮演的杀手的死敌。也就是警察,那你们两个呢,武打戏也不会比小嗳少。在这部戏里,你们对小嗳所饰演的杀手是带着一点小小的崇拜与敬意,但最多的还是想要把她绳之以法的责任感。”

“这部戏的剧情大概就是这样,如果你们可以接受,那么过几天,我们就需要去主要的拍摄地去进行开机仪式,以及开始对你们的训练。”陈森一口气把整个电影的内容和每个角色的性格特征概括出来,抬起头。就对上沈逸和沈佑略带兴奋的目光,和江暧漓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就这样了,我希望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接下这部戏。”陈森说完,就留下3本厚厚的剧本,离开了会议室。而韩宓,作为公司里算得上是高层的经纪人,也自然有义务送陈森离开。

一转眼,会议室里就剩下沈逸,沈佑还有江暧漓三个人。

沈逸面带着微笑拿起剧本,然后拉着沈佑离开了会议室,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江暧漓一眼。“姐,小嗳她会不会不接这部戏?”沈佑面色凝重的问着。而沈逸听到沈佑的疑问,表面上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嘴角边还带着浅浅的笑。

“放心吧,她会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