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三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9:04 字数:3251 阅读进度:44/56

“唔..小逸!小佑!”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两个人,江暧漓本来就少得不能再少的醉意顿时全无。此时,她正诧异的看着沈逸和沈佑,从两个人的眼神中,她读出了一种情绪,那是情/欲的味道。

“小嗳!”

“小嗳!”

沈逸和沈佑同时出声,略带沙哑的嗓音透露了她们此刻的心情。“小嗳,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也许你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是我们两个人还是想告诉你,我们爱你,不是朋友之间的爱,而是你和邱以晴之间的那种爱。早在我们18年前遇到的那一天,我和小佑就爱上了你。”

沈逸不急不缓的说着,她知道,沈佑已经无法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这个时候,这些话也只能由自己说出口。偷偷的观察江暧漓神情,里面虽然带着些许诧异和不可置信,但是却并没有惊恐和厌恶。这已经是迈出了一小步。

“小逸,小佑,对不起...我...我现在真的很乱,你们先放开我好不好?”江暧漓轻声的说着,语气里竟然已经带了哭腔。沈逸和沈佑听后,马上松开江暧漓,然后坐在她的身边。

感受到来此两个人的目光,江暧漓叹了口气。其实,她早就怀疑过沈逸和沈佑对自己的情感,但是她却不想去考虑。邱以晴的事,已经让她焦头烂额,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爱上别人。

而且...江暧漓看了看沈逸和沈佑那两张相似的脸,除去爷爷这层阻碍不说。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同时喜欢上自己?难道这就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看着江暧漓若有所思的表情,沈佑本来就紧张的心变得更加的忐忑,手心也冒出了汗。

而不同于沈佑的紧张,沈逸则是在揣测江暧漓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照理说,遇到这种情况,一般的人,都会吓的马上跑走,或者是骂一些变态之类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而江暧漓反而是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沈逸在心里偷笑着,我的小嗳还真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呢。

“小逸,小佑,你们知道,我现在真的不能接受你们,我...我爱的人是邱以晴,虽然我伤害了她,我背叛了她,让她恨我,但是我还是爱她,我真的控制不了的爱她。”江暧漓把头埋在手臂里,纤细的手指插/入乌黑的发丝中。

“小嗳!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没有看到她刚才和那个女人抱在一起吗?那件事根本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这么想?相信我,那个女人能给你的,我和姐姐同样能做到,为什么不试着给我们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

沈佑有些激动的说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抓住江暧漓的肩膀,似乎今天晚上她说的这些话比以前她一周说的话还要多。沈逸自然是看出了沈佑的紧张,她站起身把沈佑拉开,并且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小嗳,我们今天告诉你这件事,并不是在逼你做决定,仅仅是想告诉你而已。你不需要为这件事感到困扰,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们。我和小佑爱你,只是希望你得到幸福,就算你最后选择的还是邱以晴,我们也会祝你幸福。”

沈逸说完,就拉着在一旁阴沉着脸的沈佑离开了包厢。在关门之前,仍然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坐在那里的人,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失落。结果,还是被拒绝了,不过,至少还是说出来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江暧漓缓缓的抬起头,不知道为什,在看到那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时,心竟然会些痛。喝掉最后一瓶酒,江暧漓起身离开了酒吧,坐上了停在门口的跑车。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就像离弦的剪一样快速的开了出去。

白色的跑车犹如闪电一般在车辆中穿梭着,这种疯狂的开法,很快就引起了警察的注意。没过一会,江暧漓开着的车就已经被警察盯上。“哈哈...哈哈...”看着身后跟着的警车,江暧漓放肆的笑着,更快的踩下了油门。

连我开车都要有人来打扰是不是?今天我就要做我自己,谁都不要来管我!

沈逸的额头上溢出了一层薄汗,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白色跑车,嘴角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小嗳的车技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我看不出一会人就会跟丢,我看我们还是回家睡觉好了。”

“喂!你在说什么鬼话,她喝了那么多酒,现在又开这么快的车,万一出事怎么办!”沈佑满脸阴郁的看着沈逸,大声的吼着。说完这句话,就连她自己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瞄了一眼沈逸,看到她也是满脸的诧异。

要知道,自从沈逸用自己的命换来了两个人的性命之后,沈佑就再也没有反抗过沈逸。在沈佑的心里,她对沈逸是敬重,是尊重,是对亲人只见血浓于水的爱。但是,也有些害怕的因素在里面,但那也是极小的一部分。更多的,则是对这个姐姐的感激。

两个人从小就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长大。是姐姐一直把好吃的东西留给自己,是姐姐一直在充当着妈妈的角色,护着自己。到了后来,也就是两姐妹最痛苦的时候。也是姐姐挺身而出,为自己扫清了障碍。

沈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沈逸满是都是血,却还灿烂的对自己笑着。“小佑,没关系,下不了手就不要下手,以后的人,姐姐都会帮你杀掉,你的罪恶让姐姐来替你承担。以后下地狱的也会是姐姐一个人,小佑要永远当那个好孩子好不好?”

就是这样,在后来,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沈佑负责背后的事,而沈逸负责出手。时间久了,两个人似乎就达成了一种规律。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沈佑都看着沈逸面带着笑容把一个个敌人干脆利落的杀掉,这种笑容,带给她一种错觉,让她以为自己的姐姐,是一个嗜血的怪兽。

直到那天晚上,当沈佑看到执行任务过后的沈逸不停的冲洗着手上的血迹,然后趴在马桶吐的昏天暗地的时候。沈佑才明白,沈逸并不是嗜血,而是太过于护着自己。她为了不让自己的手上沾染上那些鲜血,才一个人去做那些事。

从那件事以后,沈佑再也不会让沈逸一个人去解决掉那些人。她学会了承担,并且有了飞跃般的成长。她已经欠了姐姐太多,受了姐姐太多的照顾。又怎么可是这么自私的让姐姐担下所有的罪责?

姐姐,如果要下地狱的话,就让我们一起去。就算是做鬼,我们也是姐妹。

“姐姐..对不起,我..”“小佑!”沈逸打断沈佑要说的话,两只眼睛死死的看着沈佑那张充满惶恐的脸。手轻轻的抬起,本是笑着的脸骤然变得冰冷无比。看着那个高举的手掌,沈佑闭上了眼睛。是自己的错,自己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姐姐大声的吼,打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然而,巴掌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一支略带微凉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小佑,最近的你变得好奇怪呢,以前从来都不会发脾气的人,今天居然这么大声的和姐姐说话,姐姐听了真的是好伤心。”

沈逸一边说着,眼眶却慢慢的变红。如果是以前,沈佑一定会认为是沈逸在故意耍自己,而今天,她却选择相信。抱过沈逸的身体,多久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了呢?两个人以前一直也是睡在一起的,但自从买了房子之后,就各自有了各自的房间,像这样亲密无间的拥抱,也越发少得可怜。

这才发现,沈逸好像比以前更加的瘦弱,除了薄薄的一层肉皮外,就只剩下骨头。想到沈逸以前总是为自己遮风挡雨,为保护自己受了数不清的伤。现在才会一到下雨天,浑身就酸痛到不行。

想到这,沈佑的鼻子一酸,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感觉到流到脖子上的微凉液体,沈逸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伸手回抱住沈佑颤抖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小佑,不哭了,还记得以前吗?每次你哭的时候,我都是这么哄小佑的呢。现在小佑长大了,还要像以前一样吗?姐姐会嘲笑你的哦。”沈逸笑着说,然而沈佑听到这句话之后反而没有停止哭泣,反而是哭的更加放肆。好像是要把所有的眼泪在今天哭完一样,沈逸的衣服,都已经被哭湿了一大片。

过了许久,感觉到怀里的那人不再颤抖,情绪似乎也恢复了正常,沈逸才轻轻松开抱住沈佑的手。然而在看到那个人哭红的鼻头和眼睛时,还是没控制住的笑了出来。“真是个孩子呢,失恋了就要跑到姐姐这里寻安慰,你难道不知道,姐姐也是失恋的那个吗?”

听了沈逸的话,沈佑微微一怔,随即猛地抬起头,在这漆黑的车厢里,看到沈逸眼睛里闪烁着的光点,沈佑又恢复到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姐姐,我并不是为了小嗳拒绝我而哭,我只是想哭而已。相信我,这是我最后一次哭。而小嗳,我不会放弃,所以,我也希望你也不要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