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五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8:57 字数:3461 阅读进度:36/56

沈佑站在窗户旁边,静静的抽着烟。忽然感觉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猛然的回过头。在看到沈逸那张无害的笑脸时,只是点了点头。沈佑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真是在血雨腥风里呆久了,什么时候开始?连在自己家里也没有安全感了呢?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沈逸笑着掐灭沈佑的烟头,在看到满满的烟灰缸时微微有些皱眉。“她醒了,不去看看她吗?”沈逸说话的时候明显在笑着,却是比不笑还难看。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和妹妹早已经深陷泥沼,万劫不复。

两个人是双胞胎,是血肉至亲。但是谁又会想到,她们两个会喜欢上同一个人,同一个女人?这种事说出去,会不会有点惊世骇俗?如果是在古代说不定都会被浸猪笼的吧?可是,同时喜欢上那个,似乎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呢。

两个人似乎从小就总是会同时喜欢上一个东西,不管是衣服,还是食物,两个人的喜好都是惊人的相同。说是双生,也许有些对不起她们,准确的说,两个人就像是连体婴一样。喜欢着同一种食物,喜欢着同一种衣服,喜欢着同一种感觉,喜欢着同一个人。

可是...喜欢又如何,两个人在暗中保护她,却从不敢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同为女人的人在一起,看着她们互相深爱着对方。甚至看到她被另一个女人压在身下娇喘的样子。两个人的心,早已被伤的千疮百孔,可是,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跟在她的身边,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沈逸叹了口气,即使在这样悲天悯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现在,那个的心里爱的是一个叫邱以晴的女人,而并不是她沈逸或者是沈佑。两个人都没有得到她,也许,这样也好,至少那个人幸福,就好了不是吗?

“去看看她吧,在这么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她也是会害怕的。”沈逸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沈佑急匆匆离开的背影。看来自己的这个妹妹,还真的是不诚实呢。明明是想那个人想的要死,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隐忍可是会伤身的呢。

沈佑走进江暧漓睡着的那个房间,看到那个人的眉头紧皱着,似乎有着转醒的趋势。这才放下心来,坐在床边轻轻的握着她的手。此时此刻的沈佑,哪还有平时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宠溺和关切的眼神。

因为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江暧漓苍白的脸总算是恢复了一丝血色。现在的她,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显得脆弱而又惹人怜爱。沈佑不由自主的抚上江暧漓细滑的脸,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嘴角带着止不住的笑意。

沈逸站在门口,透过门缝看着屋子里的两个人。心里竟然也有微微的醋意,颓然的走开,看来自己也不是一个圣人呢。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竟然也不能释怀。想到第一次见面,妹妹看着她的眼神,自己就应该退出的,但是...真的舍不得。

小孩子的身体总是恢复的很快,仅仅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沈逸就可以被沈佑扶着下床。那天,也许是有着某种吸引力一般,沈逸看着晴朗的天空,忽然想到要去医院后面的花园逛一逛。沈逸在医院住了多久,沈佑也就陪了多久,两个闲不住的小人早已经是憋得发慌。

两个小孩子就这么忘掉了那天的阴霾,忘掉了以后将要面对的生活。此时此刻,她们只是两个普通的孩子,并不是萧天的义女,仅仅是两个想要玩耍的小女孩。夏天,是最美好的季节,万物复苏,虫草皆生。

两个人欢快的跑着,在草丛里抓着好看的蝴蝶和蜻蜓。“姐姐,看!”妹妹沈佑忽然大声的叫着姐姐沈逸,不叫倒好,这么一叫,正好惊动了那个停在草稍上休息的蝴蝶,还没等沈逸接近,就呼扇着好看的翅膀飞的老远。

沈逸垂头丧气的走到沈佑旁边,没好气的问道:“干嘛!把我的猎物都吓跑了!”这个年龄的孩子正好是贪玩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玩具被人吓跑,不生气?难!“姐姐!姐姐!你快看!公主!公主!”

虽然和沈佑一样大的年龄,可是很明显,沈逸比沈佑成熟的多,而且智商也高于沈佑。沈逸那份从骨子里散发的成熟,是沈佑再怎么装也装不来的。看到自己的妹妹如此高兴的样子,沈逸有些惊讶。到底什么东西能让这个一向冰冰冷冷的妹妹这么激动?于是便顺着沈佑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

那并不像是一副真实的画面,就好比是欧洲的艺术家所作出的油画一般。一个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的小女孩静静的伫立在一棵树旁。周围是美丽的花田,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两只蝴蝶留恋的从女孩的身旁飞过。然而,与这幅美景所不符的是,女孩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泪水不停的从有些婴儿肥的脸颊边滴落,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坚强。

忽然蹲下/身,女孩用空无一物的双手扣着僵硬的土地。不在乎脏兮兮的泥巴贱到自己那条漂亮的裙子上,更不在乎那双细嫩的小手被坚硬的石子磨伤。眼看着小女孩一直挖着,沈逸和沈佑只觉得难受。

也许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原因,她们见到过太多伤心难过的孩子。同时也感同身受,试问一个孩子,在最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却被狠狠的抛弃。心?怎么能不痛?两个人不由自主的走上前,蹲下/身,帮小女孩挖着那个不大的洞。

女孩看到忽然多出的四只手,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沈逸和沈佑,而两个人也只是淡淡的笑着。三双稚嫩的小手就这样不停的劳作着,直到天有些变暗,才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挖的有几十厘米深的洞,女孩淡淡的笑着,把脏兮兮的手随意的用裙子擦了擦。然后便跪在了地上。

沈逸和沈佑不解的看着女孩的动作,只见那个女孩虔诚的向那个洞磕着头。然后把嘴对准那个洞口。“我江暧漓!不要做江家的女儿!我不要听爷爷的话!我讨厌你们!我最讨厌爷爷了!”

两个人听了女孩喊的话都是一愣,随即又了然的笑了起来。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只要挖出一个洞,然后把愿望对着那个洞说出来,再用土埋起来。等到以后,再挖开这个洞的时候,许下的愿望就可以实现。

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只见那个女孩又对准了洞口喊着:“爸爸!妈妈!小嗳以后都不会哭!我以后都会乖乖的!我绝对不会再懦弱下去!我再也不哭!再也不哭...”女孩倔强的说着不会再哭,但是却有一种名为眼泪的液体不停的从脸颊滑落。

沈逸和沈佑走到女孩的旁边,学着女孩那样跪在地上,然后把脸对准洞口。“我沈佑!我沈逸!我们一定要做一个坚强的人!我们要保护我们所爱的人!我们要变成最厉害的人!再也不受别人的控制!”

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的,两个人此时所说出的话竟然是如此的相同。挖了一天的洞,再加上喊了那么久。三个小孩子此时也顾不得地上的泥土,直接就躺在了地上。两个姐妹似乎是有意识的,把那个女孩围在中间,三个人手牵着手,享受着这段宁静的时光。

“谢谢你们。沈逸,沈佑。”那个女孩首先出声,打破了沉默。听了女孩的感谢,两个人傻兮兮的笑着,用手擦了擦脸,反而把脸弄得更脏。“小嗳不用谢谢我们啦!我们两个也许愿了哦!”

江暧漓听到沈逸这么叫自己,不禁的脸上一红,竟然害羞了起来,因为除了自己的父母和爷爷以外,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亲密的叫过她。“不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你们的。谢谢你们陪我度过了这么难受的一天。”

江暧漓站起身,淡淡的笑着说。沈逸和沈佑又怎么会看不出那一抹苦笑,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两个小孩子同时抱住江暧漓。“小嗳,不要这么难过了,我们从今天起就是朋友,以后,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沈佑小声的说着,却没想到,儿时的一句承诺,会在以后变成现实。

“小姐!终于找到你了!快点和我回去!老爷不知道有多担心呢!”就在三个人抱在一起的时候,十分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此时美好的气氛。江暧漓满脸不愿意的看着找过来的管家,依依不舍的看着沈逸和沈佑,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眼看着江暧漓的身影越来越远,沈逸和沈佑的眼睛也不觉得蒙上一层雾气。只见那个人忽然扭过头来,把脏兮兮的小手摆成喇叭形,大声的喊着:“小逸!小佑!等到长大之后我们要一起过来把那个坑挖开哦!那样的话我们的愿望就会实现啦!”

沈逸和沈佑相视一笑,也学着江暧漓的样子,大声的喊道:“我们知道啦!等到长大以后要一起来哦!小嗳!以后要坚强,不许随便哭鼻子哦!小逸和小佑要和小嗳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沈逸淡淡的笑着,栗色的卷发被阳台的风吹得有些凌乱。忽然有了想抽烟的冲动,点上了,却又熄灭。明明是自己告诉妹妹不要抽烟,自己却还要在这里偷偷抽烟,真是个失败的姐姐呢。

而就在沈逸发呆的时候,沈佑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姐...她醒了,一起进去看看她吧。”扭过头看着沈佑,想到那晚的承诺,沈逸拉过沈佑的手,开心的笑着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