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8:43 字数:4145 阅读进度:22/56

张琪在门口徘徊着,看着那些站在门门口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已经开始注意自己,一咬牙,走了过去。“不好意思,小姐,这里是私人住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希望你马上离开。看着张琪走来,其中一个保镖礼貌的警告者。

张琪无奈的笑着,自己真的就是个多余的人。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人,她是死也不会再进这个家门的。“我是张家的二小姐,我要回自己的家,难道还不可以吗?”张琪故作生气的说,却没想到那些人在听了之后,竟然笑了出来。

“呵呵...这位小姐,十分抱歉,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只知道张家有一个大少爷,可从没听过有什么张家二小姐。所以...您还是趁着我们没有动手的时候,快点离开吧。”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那么疼,原来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即使自己当年离开这个家,那个人也从没找过自己。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自己只是一个错误,一个意外。

但是,即使是这样,张琪仍然要进去,她要告诉她那个所谓的哥哥,他根本不配拥有江暧漓。张琪不管门口那些保镖,就要往里进,却被那些人拦了下来。“放开我!你们放手,我要见张梁!你们给我放手!”

“都放开她!”强而有力的男声响起,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男人站在那里,面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张琪。这个人,就是张梁。“大少爷!”保镖们一看到张梁,就马上狗腿的打招呼,完全不像刚才见了张琪那样。

张琪整理好被弄皱的衣服,死死的瞪着张梁。张梁避开张琪狠狠的目光,反而是看向那些保镖。“你们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回大少爷,我们不知道。”保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但是额头却渗出了汗珠。

张梁仍然无害的笑着,却永远给人一种阴冷之感。就好像一只随时准备捕猎的老鹰,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她是我的妹妹,你们...竟然敢这么对她!”张梁笑着说,但是后面的话几乎是吼出来一样。

几个保镖顿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只是一个劲的道歉。“小琪,告诉哥哥,你要怎么处罚他们?”张梁走到张琪面前,宠溺的摸着张琪的头。这一幅画面,看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温柔的哥哥疼惜妹妹的画面,但是也只有张琪才能看到,张梁那张狰狞的笑脸。

张梁是疯子,这是年幼的张琪意识到的第一件事。那天晚上,是张梁的生日。张铁平早上看到自己只有7岁大的儿子正蹲在那里逗弄着一只小狗,于是便买了一只同样可爱的宠物狗送给年幼的儿子,希望能从小培养孩子的爱心。

张梁当时看到那只可爱的狗,两只眼睛都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张琪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那只可爱的狗,但是她知道,生日礼物这种东西,她是不会有的。因为没人知道她究竟是在哪天出生的,也不会有人去注意她。

晚上,张铁平和柳华凤早早的睡下。因为要保持房间的干净,所以张家都是把宠物放在花园里饲养。年幼张琪偷偷的爬起来,到了后院的那个饲养宠物的地方。刚走到门口,却惊异的发现,张梁跪在那里。

张梁的肩膀颤抖着,因为他是背对着张琪,所以张琪看不到张梁的表情。接下来,小张琪看到张梁的肩膀越抖越厉害,还不时发出阴狠的笑声,和小狗的叫声。张琪慢慢的向张梁走去,却没想到张梁竟然一下子回过头来。

血,满脸的血,满身的血。张琪愣愣的看着那个只有七岁的张梁,他的手里拿着一把银白色的刀,刀上还沾着鲜红色的血和小狗白色的皮毛。而那只可爱的小狗,它早已经断了气躺在地上,腹部还有一个大大的口子。眼睛被挖了出来,四肢也被切得七零八落。

张琪忘了该怎么说话,声音就这样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张梁从地上站起来,满身是血的想张琪走去。张琪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却被楼梯绊倒。她被吓的哭了出来,颤抖的看着张梁。

似乎没有发现张琪的恐惧,张梁无害的笑着,用满是鲜血的手宠溺的摸着张琪的头。“妹妹,是谁欺负你?告诉哥哥,哥哥帮你。”

张琪用手拍开张梁的手,厌恶的看着这个自己所谓的哥哥。“你是不是要和江暧漓结婚?”张琪直奔主题,问出了从今天早上一直困扰着自己的话。一向冷静的张梁先是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张琪。

“妹妹,哥哥我一向是最疼你的,如果你要什么我都一定会给你。可是,我爱小嗳的程度,不会低于你,所以,你还是等着她当你的嫂子吧。”仅仅是一句话,张琪就被堵得说出来话,她想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对江暧漓的心,但是就像那个夜晚一样,声音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也咽不进去。就这么看着张梁的车缓缓的开走。

张梁坐在车上,看着今天的报纸,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小嗳是我。”

“张先生吗?你好。”

“小嗳,今天晚上可以出来吃个饭吗?是我昨天没有考虑到你的身份,害你被记者跟拍。另外,我也知道,你是不会和我结婚的。约你吃饭,只是想和你道歉,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江暧漓挂掉电话,无力的靠在床上。虽然她一点都不想去赴这个约,但是既然对方已经说到这种地步,如果不去,就会显得自己不是。简单的收拾好衣服,化了个淡淡的妆。江暧漓看着手机屏幕上邱以晴死活留下来的照片,勉强笑了笑,还真是很想那个人。扣了一顶大大的鸭舌帽,带着墨镜,确认不会有人认出来以后,就出了门。

张琪站在江家别墅的门口,一眼就看到乔装打扮的江暧漓,刚想上前去说话,却忽然瞄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江暧漓的身后。随着江暧漓上了车,那个人也上了车跟在后面。张琪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急忙也在马路口拦了辆车,跟了上去。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本来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邱以晴和张琪,却在这件事之后成了朋友。邱以晴感谢张琪,如果不是张琪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江暧漓。邱以晴可能就会永远失去她。

看着江暧漓在一家餐厅下了车,张琪也付了钱跟了上去。在看到张梁的时候,张琪的心哗的一声碎了一地。难道,小嗳也喜欢他吗?怎么可能!小嗳怎么会喜欢那个疯子!张琪不敢进去,仅仅是站在门口等着,同时也在盯住那个记者。

看到张梁,江暧漓轻轻点头,坐在座位上。张梁憨厚的笑着,体贴的为江暧漓点好了菜,却都是江暧漓最讨厌的菜。偷偷的瞄向这个男人,他不像是一个傻子,但是为什么却喜欢做自己讨厌的事?为什么自己不喜欢什么,他就偏偏要点什么?

“小嗳?是不是菜不和胃口?”张梁带着愧疚的问着,嘴角却带着笑意。江暧漓优雅的擦了擦手,没有,菜很好,只是我不太饿而已。张梁笑着,抓住江暧漓放在桌上的手。略显激动的说:“小嗳,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好爱你啊!”

江暧漓被张梁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不知所措,她努力的抽回手,但是却纹丝不动。然而这个动作,在别人看来竟是如此的暧昧。张琪流着泪看着餐厅里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发现江暧漓的反常。

张梁的手慢慢往上挪,渐渐摸上了江暧漓的胳膊。“张先生!”江暧漓大声的吼着,惊得其他客人和服务员纷纷看向这里。江暧漓也趁着张梁分神的时候急忙抽回手。“对不起,我要去下洗手间。”江暧漓轻声说着,急忙离开了座位。

张梁看着江暧漓离开的背影,淡淡的笑着。在洗手间里,江暧漓用水一遍一遍的冲着自己的胳膊和手。在刚才张梁握住自己手的那一瞬间,江暧漓清清楚楚看到张梁嘴角边狰狞的笑。

用纸巾擦好带着带着水的手臂,却发现上面忽然多了一点红色的印记。以为是刚才用凉水洗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在意。回到座位上,张梁又恢复了那种憨厚的样子。只是那种笑,让江暧漓感觉到一股凉意。

继续如同嚼蜡般的吃着东西,同时也在思考一会找什么借口离开。只是慢慢的,江暧漓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就连身体也热的发烫。轻轻的动了动身体,便感觉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下/体流出。自从和邱以晴交往了之后,每次邱以晴对自己做出亲密的举动,江暧漓都会有这种反应。她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只是在这种时候,这样的反应,的确不寻常。

江暧漓死死的咬着下唇,看着自己那只已经变得通红的手臂,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看向张梁,对上的,正是张梁带着残忍的笑。“小嗳?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呢?是不是哪里难受?”张梁说着,就要去摸江暧漓的头。

“别碰我!”江暧漓说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酸软无力,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下/体也越来越潮湿。张梁叫来服务员买单,扶着江暧漓向门口走去,同时还摆出一副十分忧虑的神情,就好像是自己的女友身体不适一样。

张琪看着两个人走了出来,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江暧漓的反常。整个人都软趴趴的靠在张梁的身上,一直手臂变得通红,脸也染上了红晕。想也没想的,张琪急忙冲上前,拦住了正要上车的张梁。

“她怎么了!你要带她去哪!”张梁看着忽然出现的张琪,死死的抓着江暧漓的手,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让这个女人堕入深渊。张梁死死的盯着张琪,那种感觉好像要把张琪吃掉一样。

张琪此时已经无法顾忌张梁,因为她发现江暧漓真的不太正常。那个高贵而优雅的人,此时正在大街上胡乱的脱着自己的衣服。看到江暧漓通红的脸,感受着她身体上传来的温度。就算是张琪再傻,她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张梁!你还是不是人!你怎么可以干出这么龌龊的事!”张琪拉住江暧漓不停脱着衣服的手,把江暧漓抱在怀里。似乎是感觉到某种安全感,江暧漓不停的用身体摩擦着张琪。这个动作,倒是让张琪先红了脸。

张梁的脸色越发阴狠,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眼前这个碍事的家伙给活生生解剖掉,解剖活人,一定比死人来的过瘾吧?张梁想着,露出一抹残忍的笑。世界上的事,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邱以晴和王瑜下了车,一眼就看到那三个站在马路上的人。

然而在看到江暧漓那不同寻常的样子时,她飞一般的冲了过去。“把我的女人还给我好吗?”一句话,成功的吸引到张梁和张琪的注意。她们扭过头看着忽然出现的邱以晴,张琪的眼中是不解,而张梁的眼中则是愤怒。

邱以晴掰开两个人抓着江暧漓的手,忽然把江暧漓打横抱起。感受到怀里人轻了不少的体重,邱以晴微微皱着眉。不理会两个人诧异的目光,和张琪的阻拦,邱以晴抱着江暧漓上了车。然后又向王瑜道了歉。

红色的跑车飞速的穿梭在马路上,即使时速已经达到了200以上,邱以晴还是觉得慢。邱以晴看着江暧漓不停的用手脱着自己的衣服,听着她喉咙里偶尔发出的几声低吟。咽了咽口水,邱以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好像吃了春/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