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三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8:37 字数:3222 阅读进度:15/56

张琪和韩宓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相比于韩宓的满脸黑线,张琪则是一脸苍白的呆坐在那。今天的事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只要让她回想起今天下午的那一幕,她就会止不住的后怕。刚才,江暧漓差点就离开了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止一次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再这么懦弱。可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听到身旁传来的抽泣声,韩宓轻轻搂过张琪颤抖的身体。“小琪,没事了,小嗳不是被邱经理带走了吗?她会没事的。”

韩宓劝说着张琪,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她所说的一样乐观。听今天的保安人员叙述了下午的事,韩宓不仅因为保全的工作没有到位而生气。更主要的是邱以晴的行为,一个公司的老板,竟然会因为自己的艺人受伤而到现场,这就足够让所有人跌破眼镜。

这么久以来,艺人被粉丝袭击,这件事就好比是娱乐圈的禁忌一样。如果有的艺人沾染上这种事,不被公司封杀就已经要万幸。因为江暧漓是一线歌手,才华和人气一应俱全。公司必然不会选择雪藏她,但是为了封锁外界的消息,延误治疗也在情理之中。

韩宓没想到邱以晴竟然是如此的重视江暧漓,会亲自来看她,会抱着她去医院,甚至为了她不惜得罪所有的媒体和公司的高层。这种胆量,不是一般人会有的。而邱以晴对待江暧漓的感情,也绝对不会是老板和待艺人之间那么单纯。

即使是已经到了晚上,仍然又不少粉丝堵在门口。看着楼下黑压压的人群,让呆在公司里想要回家的张琪和韩宓望而止步。面对这种无措的局面,邱以晴的一记电话,就像是救命稻草,让韩宓本来阴沉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喂?邱老板?你在哪里?小嗳怎么样了?你们在哪家医院?”韩宓接起电话,一连串的提问的就脱口而出。在电话那边的邱以晴抚摸着江暧漓滚烫的额头,微微的叹口气。“她现在在我家里,伤口已经在医院包扎过,没什么事。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们,我这几天要在家里照顾她,所以这些天我们都不会去公司。”

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韩宓气愤的把电话摔在一边。塑料壳的手机摔在大理石的地板上,顿时变得粉身碎骨。本来昏昏欲睡的张琪被巨大的响声吵醒,一张眼就看到那个被摔得粉碎的手机和韩宓苍白的脸。

“韩...韩姐,你怎..怎么了?”一紧张,张琪的口吃又犯了。韩宓勉强对着张琪笑了笑。“没什么,刚才是邱小姐打的电话,她告诉我说,小嗳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这几天..小嗳要住在邱以晴那里。”

一句话,让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张琪知道是邱以晴带走了江暧漓,却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竟然已经亲近到这种地步。忽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竟然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韩...韩姐!那个邱以晴,不会强J小嗳吧!”韩宓无奈的摇着头,小助理永远都是这么语出惊人。

远在异地的邱以晴狂打着喷嚏,她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鼻子,充满宠溺的看着床上那个睡着的人。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邱以晴死死的攥着拳。自从江暧漓晕倒之后,就开始发高烧,喂她吃了药,却也没有退烧。

有时候醒来一下子,就又睡了过去。说不心疼是假的,邱以晴从未有过的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她也不会发烧,更不会这么难受。“嗯...”微弱的声音传入邱以晴的耳朵里,她贴向江暧漓的唇边,想要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听着那一声声对不起,就像是一把刀刺进自己的心里,让邱以晴几乎喘不过气。轻柔的吻去那人眼角边流出的眼泪,紧紧的握住她滚烫的手。“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在睡着的时候都在哭。”

把手伸入被窝里,随即摸到的是一片潮湿。江暧漓身上穿着的睡衣早已经被汗水浸湿,床单也被有些发潮。邱以晴从来没伺候过人,又怎么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手忙脚乱之下,她只好给以前的情人们打去电话。

但是得到的答案几乎全都是:“什么?发烧?你的新欢吗?你的新欢是谁?有什么好?还不如...”电话挂断,再拨一个。“发烧?到床上滚一圈就好了嘛。”电话再一次挂断,如果可以我还需要问你?

就这样,几乎是把所有的电话都打爆,也没有得到几个实际的答案。看着江暧漓微微颤抖的身体,邱以晴脱下她身上潮湿的睡衣。然后又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只着一条内裤进到了被窝里。

似乎是有某种吸引力一般,邱以晴一进到被窝,江暧漓就无意识的挤了过来。邱以晴淡淡的笑着,把她拥在怀里。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邱以晴感受着江暧漓异常的高温,几乎快要把自己的身体给灼伤。

□的蜜液涌出体外,邱以晴无奈的笑着,自己竟然只是抱着她,就湿了。此时,紧张了一天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想到她今天把比自己还要高上两公分的江暧漓抱来抱去,强推虽然没成功也是耗费了极大的体力。邱以晴嘲笑着自己的愚蠢,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醒来。江暧漓看着近在咫尺的邱以晴,感觉到那柔润嫩滑的皮肤与自己紧密的贴合着。想到昨天自己晕倒之前的事,江暧漓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却没想到把旁边那人连带着一起吵醒。

“嗯...”邱以晴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由于习惯,她搂着江暧漓的手又紧了紧。“你醒了?昨天那么累,再睡一会吧。”习惯性的对白,就犹如面对以前的床伴一样。等到这句话说完,邱以晴才反应过来刚才的话是多么的暧昧。

江暧漓用被子挡住胸前,慢慢的坐起来。“浴室在哪?”“什么?”“我问你浴室在哪?”如果说上次只是朦朦胧胧的听见,那这次则是清清楚楚的听了个完整。“你要干嘛?”可以说邱以晴此时的智商为零,因为她竟然问出如此富含蛋白质的问题。

“你说干嘛?去浴室还能干嘛?”江暧漓说着下了床,光洁无瑕的后背呈现在邱以晴的面前。打开那个大大的衣柜,江暧漓挑了一件白色的大领口T恤,和一件宽大的短裤,就这么走进了浴室。

邱以晴忍着笑躺在床上,还没过门,就已经把财产公有化了?她的女人果然不是盖的。

江暧漓躺在浴缸里,清洗着满是汗味的身体。看着自己胸口上那一块块青紫色的痕迹,江暧漓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她轻轻的抚摸着印有痕迹的皮肤,在自己晕倒了之后,她果然没有继续对自己做那些事,如果...自己没有失去意识的话,她又会怎么对自己?

生活就像强J,如果无法拒绝,就使者享受。江暧漓把头靠在浴缸上,自己不可能去找张琪,也不可能去找韩宓。就如同邱以晴所说的那样,除了她以外,现在谁都无法帮助自己。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绑着绷带的胳膊。

究竟这是一场意外?还是有人刻意而为?

就在江暧漓陷入沉思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什么事?”江暧漓没好气的问着。门口的人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明显是带着笑意的说:“小嗳哦,你不需内衣内裤吗?”听着邱以晴调笑的话,江暧漓的嘴角抽动着。

的确,自己需要一套换洗的内衣。昨天因为要穿礼服,所以根本没穿文胸,而内裤,也满是汗味。思前想后,江暧漓还是起身出了浴缸,并用浴巾包好身子,才把门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

“拿来。”邱以晴看着从门口露出的那只纤细洁白的手臂,满意的把手里拿着的内衣递了过去。江暧漓想都没想,一把抓了回来。到了里面,才看清这件所谓的内衣。那可真是...性感的不得了。

文胸的款式并不像正常的款式那样,是由海绵和布料组成。这件文胸的正面,仅仅仅是由三跟黑色的绳子组成,每根绳子都用黑色的纱网连接着。这样的设计,不仅仅起到了定型的作用,还满足了某些女人的特殊暴露癖。这种文胸穿在身上,可能和没穿没什么区别吧?

再看看同款的内裤,江暧漓顿时松了口气。这款内裤只是比其他的内裤性感一些,远远不如那件文胸来的震撼。抬起腿穿上小内裤,江暧漓准备把这件极其性感的文胸穿上。因为出于某种自信,江暧漓接受了这件内衣。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江暧漓穿上文胸之后,才惊异的发现,这件文胸竟然是需要系带的!如果是没受伤的时候,江暧漓完全可以把这件内衣穿好。但是如今...摆弄了白天,除了让自己出了一身汗以外,什么都没办成。

“小嗳?是不是手不太方便啊?我进去帮你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