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八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8:32 字数:2501 阅读进度:10/56

江暧漓迷离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邱以晴,那人刚喝过酒的嘴里还散发着淡淡的香醇。小舌一遍一遍的在自己的口腔内搅动着。江暧漓并不会接吻,偶尔会轻轻蜷曲起被吻得发酸的舌尖。每到这时,邱以晴都会把从江暧漓口中渡来的蜜液咽入胃里。

两个人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嘴唇因为摩擦而胀痛,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我喜欢你。”告白如约而至的响起,江暧漓大口的口的喘着气,平复着刚才放纵的激/情。缓缓抬起头和邱以晴对视,试图从她的眼睛里捕捉到她的情感,却恰恰对上了一副饱含诚意的眼神。

她是认真的吗?江暧漓在心里问自己。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就如一场梦一般。两个人初次相识的那个强吻,以及第二次碰面的剑拔弩张。而如今,第三次见面,又是一个深吻。江暧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觉得厌恶,反而是有一丝欣喜。

自己确实从未喜欢上哪个男人,却也从未对女人动过心。却独独被这个人,扰了心,乱了情。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她是女人,和自己一样的女人,两个女人又怎么可能在一起?自己的被动是错,自己的迎合是错,自己对她有了好感,更是大错特错。

江暧漓轻轻推开邱以晴,温柔的笑着,在别人眼里是亲和,是柔情。但是在邱以晴眼里,确是淡淡的疏离。“你...”“邱老板!”还没等邱以晴说完话,就被江暧漓厉声打断。“邱老板感觉刚才的滋味如何?平时你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时候,也是这么亲她们的吧?”

面对江暧漓明显带着嘲讽的语气,邱以晴不怒,反而是淡淡的笑着。“是啊,我每次吻她们的时候,那些女人就会像你刚才一样,倒在我怀里呢。”“啪——!”响亮的巴掌声在空荡的沙滩上回响,江暧漓面无表情的看着邱以晴。

“不管你今天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只是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同性恋,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你还是早点放弃我的好,我不是你曾经玩过的那些女人。最后,谢谢你的故事,很感人。”

没有等待那个人的回话,直接向岸边走去。邱以晴揉了揉被打的发涨的脸颊,眼睛却仍然盯着江暧漓离开的方向。如果,在今天晚上,你路过沙滩边的高速公路,你会看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以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行驶着,而它的后面,跟了一大串警车。

接下来的几天,江暧漓每天早上都准时到录音棚录音,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人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过。江暧漓的心里虽然感觉到有一丝小小的失落,但是更多的则是高兴。她不是那些怀春的无知少女,更没有为了爱可以舍弃生命的高尚情操。

她知道在这个社会,一个女人要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是有多么困难。而自己,身为一个公众人物,要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更是难上加难。她不是她江暧漓自己,她是江家的女儿,她是江朗的孙女,江家的生意,她可以不要,但是父母的仇,她却不能不报。

她不会让自己的父母就那样白白的死掉,虽然查了这么多年,仍然没有一丝头绪,但是只要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多一秒,她也要继续查下去。她有太多的责任需要承担,她肩上的担子,根本不允许她去爱人任何人,尤其是一个女人。

江暧漓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早已经在门口等着的韩宓和张琪,推门走了出去。韩宓笑着递给江暧漓一瓶水,张琪则是拿出纸巾为她擦着额间的汗。“小琪,下午有通告吗?”江暧漓用略显沙哑的声音问道。

张琪快速的拿出记事本,检查了今天的日程。“下午3点的时候有一场新专辑发布会,晚上七点的时候是新专辑访谈会。”听着被安排的满满的日程,江暧漓微微皱着眉。即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是上面在故意给她增加工作量,明明可分作两天的工作,却要她在一天内完成,即使今天的完成了,明天也会增加新的通告。”

偏偏增加的这些通告,却是一点帮助都没有。几乎都是一些吃力不讨好的演出,或者是毫无意义的综艺节目。江暧漓揉了揉有些痛的头,看来,那天还真的是刺激到她了。看到江暧漓瘦了一圈的身子,韩宓和张琪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她们作为江暧漓身旁的人,自然也发现了公司对江暧漓的通告有些故意刁难的意味。就先说今天的通告,下午3点的新专辑发布会,在东南方的书店举行。而7点的新专辑访谈会,则是在反方向的虹桥电台。

两个地点开车就要一个多小时,这等于在书店开完发布会,马上就要赶去电台,艺人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是对待新晋的歌手,都不会安排如此紧密的通告,更何况是江暧漓这种一线的女歌手。

为了通告的事,韩宓不止一次去找过邱以晴。等到的都是,老板有事不见,老板在开会,不见,老板心情并不好,不见。“不见!不见!又是不见!”韩宓穿着的高跟鞋走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笃笃笃作响。

江暧漓坐在车上,强大的工作量让她就这样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张琪看着江暧漓略显疲劳的脸,轻轻的抚摸着。如想象中的一样光滑,睡着了之后的江暧漓,褪去了平时的优雅与高贵,只剩下纯纯的可爱。

细长的眉毛,还有那个又小又尖的鼻子,粉红色的薄唇。张琪的脸砰的一下变得通红,她瞄了瞄专心致志开车的司机,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慢慢的向那两片薄唇贴了过去,知道自己的呼吸正在加重,感觉到江暧漓的呼吸吹拂在自己脸上,张琪紧张的快要窒息。正在偷吻快要成功之际,江暧漓忽然睁开了双眼。

尴尬吗?确实尴尬!张琪整个人呆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好。她在心里分析着自己现在的动作。额头贴在江暧漓的额头上,鼻尖顶着江暧漓的脸颊。自己的嘴,距离江暧漓的唇也不过两厘米。

“你要干什么?”江暧漓冷冷的声音响起,惊的张琪差点从座位上掉下去。“江...江小姐..你...你听我说...我..我!”张琪有个习惯,一紧张就会口吃,现在,亦是如此。江暧漓翘起一只腿,静静的等待着张琪的下文。

张琪现在紧张的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她甚至想用手捂住脸直接化成一只鸵鸟。但是事实告诉她,无可能!对上江暧漓若有所思的神情。张琪第一次感到如此害怕,如果江暧漓知道自己喜欢她的话,她一定会把自己开除掉,永远不会再有接近她的机会,不能,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我...我...我在看...在看你的鼻子!”张琪胡乱编出一句话。然而这句话倒是弄得江暧漓一头雾水。“鼻子?”“是..鼻子...我在看你鼻子...”江暧漓疑惑的抹了抹自己的鼻子。“我鼻子怎么了?”

“里面...里面有鼻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