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六章

小说: 隔江犹唱后亭花(GL) 作者: 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8:58:30 字数:3229 阅读进度:8/56

“韩姐,那个新来的总经理,你了解她吗?”韩宓本来是埋头吃着东西,听到江暧漓的问话,微微一愣,然后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江暧漓。江暧漓冷静的和韩宓对视,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韩宓咽下嘴里的食物,学着江暧漓也优雅的擦了擦嘴,准备讲述她赖以生存的八卦。“那个新来的总经理,叫邱以晴,是董事长邱贺的千金,而且是仅有的一个孩子。她呢,在外界的声誉并不是很好,可以说是很差。”

“不管是男人和女人,都被她的美色所迷倒,但是却又被她的花心所吓跑,是出了名的花心少爷,至于为什么是少爷?因为她只喜欢女人。听说她上过的女人,比你吃的饭还多,而且个个是美女。”

张琪听着韩宓对邱以晴的介绍,不屑的撇了撇嘴。以前也听自己的父亲说过这个女人,当时只是当做耳旁风,听过就忘了,没想到现在还真的有机会接触这个名人。不过...张琪疑惑的看向江暧漓,为什么她要问这些事?

韩宓讲完了故事,喝了口茶,看着江暧漓一副深沉的样子。“怎么了?是她刚才难为你了吗?”江暧漓淡淡的笑了笑。“她还不至于会为难道我,只是对她有些好奇而已。”三个人吃完,叫来了服务员买单,司机先送韩宓回了家,又把江暧漓送到了别墅。

下了车,江暧漓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了自己的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夏季总是夜短昼长,晚上5点,仍然大亮着。江暧漓买了一束百合,慢慢的向墓地走去。跪在地上,用手轻轻擦拭掉照片上的灰尘,直到照片上浮现出那两个人美好的笑容,才收回了手。

“爸,妈,我来了。真是对不起,我没有一回来就看你们。演唱会举办的很成功,我的新专辑也快要发表了。记得以前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喜欢听我唱歌,总是说希望我完成你们年轻时没有完成的愿望。现在我做到了,你们在天堂应该有看到吧?”

“爷爷的身体没有以前好了,对我虽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脾气也那么火爆,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没有以前那么严厉了。也许,人老了之后,亲情就变得尤为可贵。如果你们还在的话,我想爷爷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晶莹的泪滴无声无息的掉落在土地上,随即渗入泥土里,没有了一丝痕迹。江暧漓愣愣的看着天空,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就允许我最后一次对你们撒娇吧,哭过之后,我真的不会再哭了,江家的女儿,是不允许轻易掉眼泪的。”江暧漓站起身,恋恋不舍的看了看那两张有些泛黄的照片。“爸,妈,我走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看着江朗脸色阴沉的坐在那里,江暧漓有礼貌的向他打招呼。“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我去了爸妈的墓地。”江暧漓淡淡的说着。江朗听了江暧漓的话,拿着筷子的手明显的一颤,眼里顿时溢满了忧伤。

又一次想到自己那两个英年早逝的孩子,他们还那么年轻,他们的孩子还没有长大,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离开了他们的亲生骨肉。江朗微微眯着眼睛,故意把头压得很低。他不想让自己的孙女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江暧漓知道江朗不愿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自觉的离开了饭桌,回了房间。躺在大床上,回想着刚才江朗的样子,江暧漓实在无法把刚才那个面容悲伤的老人和自己的爷爷联系在一起。

“江家的女儿,绝对不可以轻易掉眼泪!”似乎这句话,是自己从小到大听的最多的一句话。不是“女儿听话,妈妈给你买好看的裙子。”也不是“女儿好棒啊,爸爸一会给你买糖吃!”不是,都不是。仅仅是那句话,是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江家,虽然现在已经被洗白。但是也有极少一少部分人知道,江家其实是黑道起家,做着军火走私的生意。江朗当时被外界称为“黑枪鬼见愁。”意思就是,他仅仅凭着一把枪,就在黑道上闯出了自己的天下,他不怕死,更不怕疼,做事心狠手辣,以此闻名。

所以,在江朗的儿子和儿媳双双身亡时,所有人都认为,这绝非一场简单的事故,而是蓄谋已久的谋杀。对方有着强大的势力,和财力,更有着缜密的心思。但是他们却独独算漏了一点,就是父母保护孩子的决心。就是这样的决心,才导致江家唯一的继承人,江暧漓如今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

江朗深知江暧漓的处境是多么危险,所以她一直告诉江暧漓,不能流泪,不能在外人面前表露出你的情绪。不要轻易和任何人打交道,不要轻易对任何人放下戒心。有时候,今天还是你的朋友,明天就是那个在背后捅你刀子的人。

江暧漓从小没有朋友,上课的时候她认真听讲,下课的时候,也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记得有一次,一个同班的女生注意到了江暧漓,偷偷的递给她一块糖。诧异的望着那个孩子,在对上她澄澈的眸子时,江暧漓淡淡的笑着。

这个人,应该说是江暧漓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却在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听到她转学的消息。江暧漓疯狂的跑回家,她质问着江朗,为什么要把那个女孩送走。没有得到应有的解释,反而是一个巴掌。

江朗看着被自己扇倒在地的江暧漓,厉声的说:“谁准你这么和长辈说话?江家的女儿,怎么可以有朋友?那只会害了你!以后,不要再和任何人接触,不然,我看到一个送走一个。”

江暧漓摇了摇头,怎么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洗过澡,早早的躺下,想着明天就要去录专辑,可能,又会见到那个人吧?

果然在第二天一早,江暧漓到达录音棚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女人笑着坐在那里。江暧漓不自然的笑了笑,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些...高兴?“邱小姐,早上好。”江暧漓有礼貌的和邱以晴打招呼。

“恩,你好啊,小嗳。”邱以晴说着,起身对着江暧漓粉嫩的嘴唇轻轻一吻。录音的老师是外国人,对于这种同性之间友好的亲吻早已经见怪不怪。反而是后面站着的韩宓和张琪顿时黑了脸,而江暧漓只是平静的和邱以晴对视。

邱以晴对于江暧漓的反应很满意,看来这个人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自己时不时的调戏。“喂!你怎么...!”“邱经理!”张琪刚想要上前说话,却被韩宓打断。看着韩宓对着自己使了个眼色,张琪自觉的向后退去,眼睛却还死死的盯着邱以晴。

邱以晴自然是感觉到来自这两人的杀气,她在心里暗笑着。果然自己的宝贝儿,很招人喜欢呢,不过她一辈子都不会属于你们。“韩小姐,有什么指教?”邱以晴笑着问。看着韩宓走向前,隔开自己和江暧漓,友好的伸出手。

“邱经理,初次见面,你好。我叫韩宓,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我是江小姐的私人助理。”邱以晴微微挑眉,她听出韩宓在介绍时,刻意咬住了私人助理那四个字。这意思,显而易见,要想动江暧漓,先得经过她同意?笑话!我邱以晴,从来就没有听别人指挥的习惯!

“呵呵,韩小姐,久仰大名,我知道小嗳的成功离不开你,说到底,你还真是瑜辉的功臣,我这个做老板的也该好好谢谢你。”韩宓听着邱以晴的话脸一黑,邱以晴在谈话间,把两个人的从属关系说的清清楚楚,难道她真的对小嗳?

“到时间录歌了,你们有什么话去外面说吧。”江暧漓冷冷的说,感觉到她冰冷的气场,两个人立刻住了嘴,等待着女王的发落。江暧漓甩了甩头发,不理会两个人,直接进了录音棚。

这张专辑,是江暧漓出道以来的第4张专辑。标志着江暧漓逐渐从从一个年轻女性,到成熟女人的蜕变。专辑总共收录了11首歌曲,全部由江暧漓独自完成词曲创作。专辑的第一波主打歌《I won't cry》,以细腻的音符,感性的歌词,写出了一个人的孤独与忧伤。

也许是我视线变得模糊

时间越来越不清楚

看着你远去的脚步

抓不到不能留住

总是一个人无所谓孤独

口渴一杯水是最好归宿

当一个人陪一个影子

感觉有些想哭

终于知道寂寞真得太辛苦

放弃一切只为无助

挣扎太多感情已经麻木

其实你只是一场错误

以为孤独不算包袱

一个人时间停在原处

梦醒时想着回去的路

但未来变得不清楚

音乐响起,江暧漓温柔的声线回荡在录音棚里。邱以晴静静的看着江暧漓,看着那个人微眯着双眼,投入到音乐的世界中。一身白色的衣裤,在略显黑暗的录音棚里。她就像是个天使,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邱以晴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可以救赎自己,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