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L(二十)

小说: 根源皇女 作者: 彦缡 更新时间:2020-05-23 11:22:24 字数:2514 阅读进度:29/29

第20章

“……喂,我说,你们那是什么眼神?”

在些许的沉默之后,伊丽莎白突然爆发,冲着自己面前几个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质问。

阿尔托莉雅别过脸去,咳嗽了一声。而天草则是脸上带着有些无奈的笑容道:“那个……我建议你先看看自己拿的是什么比较好呢。”

“嗯?”

伊丽莎白闻言低下头来,然后和自己手中的那一个话筒大眼瞪小眼。

“等,等等……刚刚不算!倒带重来倒带重来啦!”

伊丽莎白尖叫着丢掉了自己手中拿着的话筒,转而换成了她的武器,那一把华丽的长//枪。

但是被破坏掉的气氛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挽救回来的,至少现在,伊丽莎白已经成功的将自己的形象从一个需要被忌惮的鲜血魔女变成了一个……谐星……

已经根本没有办法严肃起来了。

伊丽莎白大概也是知道自己之前的那副样子不太好,整张脸都涨红了,可以的摆出了无比的凶恶的表情叫叫嚷嚷。

“什么啊!人难道就不能犯一点点的错误吗!我可是伯爵啊,你们这些庶民、这些猪仔怎么敢嘲笑我啊!”

她挥舞着自己手中的枪。

“你们会为此而付出代价的!”

这样说完之后,伊丽莎白就冲了上来。阿尔托莉雅眼神一厉,一步跨了出去。

“请您退后,master。”

有银白色的铠甲出现在了阿尔托莉雅的那一身蓝色的宫廷裙上面,顿时就让这个之前看起来还显得娇小可人的少女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即便是在英灵之中也少有敌手的骁勇善战的战士。

她的手中握着不可见的长剑,风构成了长剑的剑刃,当与伊丽莎白手中那饱饮了鲜血的长//枪相互碰撞的时候,顿时就发出了让人觉得牙疼的声响。

“嘶!你是巨龙吗!力气为什么这么大啊!”

伊丽莎白因为受到了“无辜的怪物”这样的技能的影响,所以身体也半龙化,并且因此而拥有了一部分的龙类的特征。这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继承自龙族的那一种可怕的力量。

但是眼下,伊丽莎白发现自己很难抵御面前金发的少女手中那不可视的长剑,对方从剑上面施加而来的可怕压力已经到了足以让她无法招架的地步。

这并非是技巧所能够达到的卸力,而是实实在在的,对方在力量这一个层面上将她完全的压制。那是伊丽莎白不想承认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的可怕的事实。

所以才会有了伊丽莎白之前的那一句抱怨。

即便是日后的鲜血女伯爵,但是伊丽莎白终归是巴托里家族一直以来都娇养着长大的贵族小姐,能够骂一句“猪猡”已经是极限,再想要找一些别的什么话来痛骂的话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这样看来,能够憋出一句“巨龙”对于伊丽莎白来说还当真是不得了的事情。

大概在伊丽莎白想来,没有哪一个少女在被骂像是巨龙一样的力大无穷而又丑陋不堪的时候,还能够置若罔闻吧。

然而这一招在阿尔托莉雅这里,注定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没错,此身的确为红龙的化身。有什么问题吗?”

阿尔托莉雅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一剑挑飞了伊丽莎白手中的枪。后者被震的虎口发麻,看着她的眼神有如在看怪物。

“什么啊!居然就这样应了下来,你还真是和那一条蛇一样,会让人感到不爽呢!”

伊丽莎白磨着牙。

“喂!我说啊,狼王!你也不要光在旁边看着啊?明明刚刚还精神百倍的,那么就给我负起责任来把这些碍眼的家伙全部都打倒啊!”

伊丽莎白身后那粗壮的龙尾愤愤的拍打着地面,眼见着地面上已经开始逐渐的出现了裂纹,估摸着再让她这么拍一会儿,这一块儿地面也可以报废了。

之前还在那里像是一只真正的狗狗一样乖巧的站立着的狼王嚎叫了一声,就像是被人按了开关所以苏醒过来了的机器一样,动力满满的发动了。

只见它长啸一声,随后就像是一尊高速移动的巨大货车一样,绕开了正在同伊丽莎白对敌的阿尔托莉雅。野兽的直觉让狼王瞬间就锁定了沙条爱歌才是一群人之中的主导者的身份,随后朝着少女张开了血盆大口。

“危险,master!”

天草手腕一翻,数根黑键便被他甩了出来,意图将狼王钉死。奈何狼王拥有着同自己的那庞大的体型并不相符的可怕的速度,顿时就像是一台全力运转冲过来的集装箱,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吨位十足的东西,裹挟着让人仅仅是这样围观着都会觉得胆寒的庞大的势能横冲直撞了过来。

那又哪里是区区的几根黑键就可以挡住的。

“master!”

天草惊叫出声,手腕上魔力汇聚,心里面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实在是来不及的话,那么他就会立刻释放宝具。

姑且不管之后会怎么样、关于圣杯的归属又当如何,但是至少是现在,他绝对不能够让自己的master出现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

这是一个servant的职业素养。

不过还有人远比天草反应的更快。

……不,严格来说的话,那也并不能够称之为“快”,只是因为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了爱歌的身上,所以才会对于对方身边发生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变动都极其的敏感,并且可以在第一时间就做出行之有效的应对来。

梅林举了举自己手中的法杖,在狼王的眼前顿时出现了无数的幻影。那些幻影是这样的真实,从温度,到气息,再到最容易模仿不过的声音与容貌,全部都如出一辙。根本就无从辨认究竟哪一边才是真正的、它需要去对付的敌人。

“嗷……?”

狼王原本恶狠狠的嚎叫声都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但是它迟疑了,梅林可不会迟疑。这原本就是他的幻术,如果他还会被迷惑住的话,那才是会笑掉大牙的事情。

沙条爱歌只不过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便发现自己已经被揽入了一个泛着花香的怀抱里面。围住她的白色的衣袍是最熟悉不过的样子,就连背后所倚靠着的那一个胸膛之中心脏跳动的频率都是无比熟悉的、曾经在无数个夜晚陪伴着她入眠的声音。

沙条爱歌便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脸颊上面有着小酒窝,唇边的笑意比蜜都甜。

“梅林!”

她甜甜的喊着那个保护了自己、拥抱了自己的人的名字。

“刚才还真是危险哦?”

梅林伸出手指来戳了戳她脸上的酒窝。

沙条爱歌的笑容逐渐加深。

“因为我知道梅林一定不会放着我不管的啊。”

她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脸上都是狡黠,但是并不惹人讨厌。正好相反,是可爱的不得了的模样。

只需要你多看我一眼,那么我就拥有了面对世界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