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L(十九)

小说: 根源皇女 作者: 彦缡 更新时间:2020-05-23 11:22:23 字数:2524 阅读进度:28/29

第19章

“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先去现场查看一下吧。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呢。”

既然现在手头有了拐(梅林),有了打手(阿尔托莉雅),甚至是还有了一个万金油(天草),那么浪起来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是以,梅林便提出来了这样大胆的提案。

横竖现在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要去办,那么索性就按照梅林的提议姑且去探一探虚实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他们就这样非常儿戏的上路了。

“这样真的好吗?”

阿尔托莉雅还是犹有迟疑。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了解梅林,所以自然也就知道,每当梅林这样兴致勃勃的提出什么建议的时候,一般来说都不会有好事。

这并非是未卜先知,而完全是一直以来的经验使然。如果将曾经阿尔托莉雅和梅林,还有自己的义兄凯的那一段长长的旅途书写出来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一定会是凯的血泪史和梅林的坑蒙拐骗史。

有这样的经历在前,那么即便是阿尔托莉雅知道梅林这个家伙实际上是可以信任的,但是她依旧会对那个家伙抱有怀疑的态度。

这能怪谁呢,这都是梅林自己作出来的啊!所以就算是发生这种被diss被怀疑的情况,梅林不是也应该心里有点数的吗?

梅林:……我太难了。

“没事没事,相信我吧!完全没有问题的!”

梅林一只手牵着沙条爱歌。

老实说,其实在看见阿尔托莉雅第一眼,梅林就想要逃走的——少女的王者或许是梅林这个根本就不懂得人类的感情而又喜欢恶作剧的的家伙少有的会产生愧疚感的对象。

在那一位永恒之王败北,她的国家如同预言之中那样分崩离析、王者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同世界的抑制力定下来了契约,自此如同影之国的女王斯卡哈一样成为了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的存在。

那是何等可悲的人生,是比单纯的“死亡”还要来的更加的让人心疼难当。甚至是足以让梅林这样的家伙都感到羞愧难当,都不敢去见自己的王一面。

对于阿尔托莉雅的愧疚,再加上同薇薇安之间的种种事迹,最终让梅林选择了走入阿瓦隆的高塔,自此自囚于方寸之地,于世界的里侧看着外面的世界,并且维持了这样的生活长达千年。

直到沙条爱歌在时间的尽头重新踏入了梅林的视野,他才终于重新的生出了要从那华美的囚笼之中走出来的心思。

然而现在阿尔托莉雅同沙条爱歌签订了契约,成为了常伴身侧的从者……

同样也将自己和沙条爱歌绑定了的梅林只觉得眼前一黑。

天草倒是看出来了这险象环生的类修罗场,但是作为搞事小能手,他并没有任何的要上去解围的意思。

正好相反,这个人大概是看戏看的欢乐的不得了。

ngl是拒绝一切机械文明的国家,在这里面即便是交通都是无比原始的行为,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方便快捷的现代化交通工具。

其实骑马的话也未尝不可,但是因为一时半会儿并没有办法寻找到马匹的原因,所以最后还是靠着11路自行车。

——作为master的沙条爱歌有优一级的待遇,被背着又或者是抱着前行。

人选除了梅林自然不做他想。

但是因为梅林的筋力虽然合格了但是耐久并不合格的缘故,所以阿尔托莉雅也会时不时的搭把手。

天草因为性别的原因被从最开始就不被予以考虑。

“阿尔看起来不记得我了……我们以前见过哦。”

沙条爱歌趴在阿尔托莉雅的肩膀上,在她的耳边道。

阿尔托莉雅愣了一下。

“抱歉……但是我完全没有印象,爱歌。”

阿尔托莉雅的那一双翠色的眸子里面满是歉意。

“嗯嗯,不怪阿尔的哦。”

沙条爱歌笑了起来。

“因为那个阿尔——和你还是有些区别的。”

深知圣杯与其中所存在的恶意的本质的沙条爱歌自然明白,自己当初见到的是本不会出现、但是又因为圣杯这样的奇迹而诞生的特殊侧面的存在。

“啊……不过这样说起来,我也觉得爱歌有些熟悉呢。”

“?”

沙条爱歌闻言有些疑惑的看她。

阿尔托莉雅微微的眯起眼睛,目光放远,像是在自己漫长的记忆之中搜索着什么。

“因为过去了太久太久的时间,所以已经没有办法记得过于清楚。但是隐隐约约应该还是见过的……和你相似的什么人。熟悉的作风与气息。”

“所以,是另一个侧面的记忆也会共通吗?”

沙条爱歌歪着脑袋问。

“……并非如此。”

阿尔托莉雅稍微的沉默了一下。

“应该是更早……在我生前,在卡美洛尚存的时候。”

阿尔托莉雅扭过头去看沙条爱歌搁在自己肩头的脸。

金色的发。

湖蓝色的澄澈的眸子

天真而又娇憨的神情,还有那种像是能够与人彻底的区分开来的迥异的气质。

阿尔托莉雅联想到了深潭与湖水,水珠滚落迸溅。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了湖面上,波光粼粼,光华璀璨。

风吹过的时候带着湖水特有的新鲜的气息,湖边柳枝垂髫,波动的柳浪下是回眸微笑的人影。

已经没有办法清楚的记起对方的容貌,但是……但是……她理当是记得对方的——

“薇薇安……?”

有一个名字被脱口而出。

走在前方的梅林猛的回过头来。

“……不,没什么。”

阿尔托莉雅垂下眼眸来。

沙条爱歌的眼珠转了转。她自然是没有听漏阿尔托莉雅的话。

看着我……会联想到薇薇安吗?那一位传说之中的湖之妖精?

这个话题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会变成一个很危险的话题也不一定。但是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个时候突然插入的响动将这些事情打断了。

……不知道都有谁在暗中松了一口气呢。

“呜哇?!你听话一点,不要那样急匆匆的就朝着前面去啊!隐蔽、隐蔽!听人话啊我说!”

丛林抖动着,间或可以听见少女气急败坏而又束手无策的叫喊,以及来自于野兽的低沉的喘息。

有着雪白的皮毛的巨大的狼分开了草丛走了出来,在它的身上驮着没有头的铁甲的骑士。伊丽莎白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看着很像是那种出门遛狗结果反被遛的倒霉孩子。

“啊!是你们啊!”

伊丽莎白一抬头,就看见了之前和她作对的沙条爱歌梅林并天草。少女匆匆理了理自己的裙摆,清了清嗓子,努力想要做出威严的样子。

“咳……咳咳咳!原来master说的来犯的猪仔就是你们啊!”

她松开狼王的缰绳,抖了抖自己手中的长//枪。

“那么来吧!我是不会让你们从这里过去的!按照master的指令,还请你们留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