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如今的她,已是恶名远扬了吧?

小说: 疯批摄政王的小娇包她又奶又凶 作者: 春熙暖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3467 阅读进度:19/84

时柒坐在膳堂的食桌上,孙厨娘很快端来四菜一汤,还有一盆热乎的白米饭。

这是时柒曾经做通房时,都没有的待遇。

因为她性子软,好欺负,属于她的吃穿用度,每月都要被各方克扣,到手里连个下等婢女都不如。

幼灵看不过去,她却选择息事宁人,打心底里觉得那些都是虚的,不想惹心上人因为这点虚物厌弃……

如今在狗男人那里大闹一场,粗使婆子一死一伤,三名婢女也挨了板子。

都是颐和殿的,其中还有管事嬷嬷的女儿。

如今的她,在摄政王府中已是恶名远扬了吧?

挺好的。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什么是虚物?

爱情那玩意儿才是。

管旁人怎样想,就算狗男人会觉得她烦,这一世她只想活得肆意洒脱、逍遥快活。

谁也甭想在她这里占到半分好处。

菜品十分丰富,鸡、鱼,还有两盘青菜,和一碗西红柿蛋花汤。

时柒只以为是自己恶名在外,孙厨娘怕了。

却不知是因为橙蕊作死,连带着管事嬷嬷也被责罚。

如今的崔婆子,可不再是府中的管事了。

这个位置空缺出来,谁不眼馋啊?

崔婆子在王府兢兢业业、辛辛苦苦干了八年,才爬上管事之位,没想到却因为一名小小婢女,触怒了王爷。

打一顿也就算了,还夺了她半辈子都在操持的营生。

其实府中大多数人都明白,崔婆子被撸下来是早晚的事儿。

权看主子惜不惜得搭理她。

崔婆子为人太过嚣张,都在王府为奴为婢,她因着是管事,便觉得自己也是半个主子,这可不止是惹怒王爷的事儿,甚至触碰了朝廷律法。

没被打死直接丢出府,都是她福大命大。

那名叫十七的奴婢,充其量就是个引子罢了。

可尽管如此,也无人再敢怠慢时柒。

如今颐和殿大丫鬟的位置空缺出来,原本最有希望的橙蕊,如今算是废了。

往下扒拉扒拉,除了这新来的小姑娘,其他的要么太憨,要么太坏,要么就是不太美。m.⑧柒七zω.℃oM

只有十七姑娘,最有希望。

甭管日后如何,总之此时对她好一些,总没错。

沾了时柒的光,幼灵吃到了她人生中最饱,最好吃的一顿饭。

时柒饭量小,百分之八十都被幼灵吃了。

那是风卷残云、狼吞虎咽,恨不得连盘子都舔得干干净净。

等从典膳所走出来,幼灵手撑着围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时柒吓了一跳,“怎么了?是不是吃撑了胃不舒服?去承奉司开点药吧。”

她怎么劝都没用,幼灵坚决要将所有饭菜全部吃光。

连一滴汤都没有剩下,绝对的光盘行动。

幼灵摇了摇头,眼睛通红通红地,“我……我……十七,我这辈子,第一次吃得这样饱!让你看笑话了……可是,真的太好吃了!我怕以后再也吃不到……”

时柒心里一揪,从未问过幼灵以前都过着怎样的日子。

吃一顿饱饭,竟然感动的嚎啕大哭。

比起绝大多数人,她其实也不算太惨,对吧?

若是非要争论个对与错,那也是她心甘情愿的。

又想到那个带给她一切,却令她连个全尸都没有落下的男人……

时柒心里百感交集。

揉了揉幼灵的小脑袋,“傻丫头,以后都能吃饱。我保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

“真的?!”

“嗯。”

“那、那我们拉钩!”

仿佛吃饱饭是什么天大事儿一般,幼灵一定要时柒做出承诺才放心。

时柒与她拉钩,心里更不是滋味。

世道太乱了,从暴君登基的那一天,大周百姓便没有过舒坦日子。

她曾经为了嬴彻肝脑涂地,也并非全是私心。

因为在她眼中,王爷就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与其让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倒不如让最善良的他继位。

现在想想啊,俩亲兄弟不是一样的疯子?

虽然疯的原因各有不同,结出的果实,都一个味儿。

也不知道上一世,嬴彻继位之后,百姓的生活有没有好一些。

可惜了,她连见证的机会都没有……

*

承运堂前的院子里,种着两棵石榴树。

是当今陛下御赐的树苗,寓意着多子多福。

因着摄政王已经二十五岁,尚未娶妻,更无子嗣,陛下这是变相催婚呢。

谢进有事觐见,一走进承运堂,便瞧见身着一袭月白色纱衣的男子,站在繁茂的石榴树下,正瞧着树干发呆。

他身形颀长,一头墨发未束未绾,柔顺地垂在身后。一阵晚风徐徐吹过,几缕发丝随风扬起,吹动着薄如蝉翼的轻纱,当真如那凌云仙子一般。

“王爷。”

谢进怔愣片刻,缓步走近。

似乎早就知道他来了,嬴彻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任何动作,依旧盯着石榴树干瞧。

“王爷再看什么?”谢进很少见到王爷发呆的模样。

就那么静静地,毫无防备地盯着一棵树发呆,连谢进一个没有好奇心的人,都忍不住犯嘀咕。

“蚂蚁。”

通明的灯火下,男子莹白如玉的肌肤似是蒙上一层光晕,睫毛又长又密,虚掩着琉璃般的瞳仁。

钟天地之灵秀,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见不到底。

薄唇轻抿着,他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苦恼。

跟在王爷身边足有十年,谢进习惯了他肆意张扬、慵懒散漫,亦或是运筹帷幄。

极少见到他冥思苦想的模样。

蚂蚁?

谢进站在嬴彻身后不足半步的位置,也朝着石榴树看去。

“几只?”

上一秒还对着树干目不转睛的男人,忽然侧过脸,发出询问。

谢进被问的莫名其妙。

但因着是王爷的问话,他还是瞧着那棵石榴树,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数了三遍。

“七只。”

“嗯。”

嬴彻淡淡应声,“从戌时起,这棵树上便有七只蚂蚁,努力往枝头上爬。一只不小心掉下来,立刻便有新的补上,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谢进:“……”

【王爷何时有如此的闲情逸致?

连几只蚂蚁何时上树,何时掉下来,何时又替补上都观察的这般仔细?】

谢进上了心。

在他看来,王爷从不会做任何无用功。

只要是他想做的,在做的,一定大有深意。

谢进不再言语,反而认认真真地陪着王爷观察蚂蚁。

看着看着,谢进便品出一丝深意。

【当朝君王已有七位皇子,最大的十八,最小的也有六岁。

可奇怪的是,在第七位皇子之后,只有公主能活下来,每一位皇子在刚出生不足几日时,便会夭折。

难道说……

与王爷有关?】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春熙暖的疯批摄政王的小娇包她又奶又凶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