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十四)

小说: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 作者: 顾之君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0:15 字数:7551 阅读进度:107/110

怎么也想不到, 这里还会有熊猫。

看起来那么软萌无害, 只会咔嚓咔嚓地吃竹子, 毛绒绒圆滚滚的身材,怎么看都是憨憨的。

但它刚才那么若无其事地拍飞了一个人,又继续啃竹子。力大无比, 锋利的爪子更是在阳光下折射出寒光。

司徒弘当然知道这里的动物体形都变得那么巨大,杀伤力肯定变强了,不过同时,这些动物的习性脾气还是和平时一样的。

看到熊猫的时候,那慵懒的样子,司徒弘下意识就以为那是只性情温和的动物,结果没想到就看见如此凶残的一幕。司徒弘看着那个人飞出去还滚了几圈,都忍不住觉得浑身痛,那兄台还活着吗?

莫无说:“这只巨兽有点棘手, 不愧是红牌。”

苏茂彦盯着熊猫点头:“是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医圣也用力点头。

莫无:“???”

苏棠听了他们的话,也能理解, 以前他在现实世界的时候,看熊猫吃竹子的视频,明明一直都是那个单调无聊的动作,但不知为什么看着就是那么上头,一点都不想移开视线,甚至觉得竹子很香,也想尝尝。

“咔嚓, 咔嚓。”

苏棠他们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看了一会,苏棠小小声地说:“它在吃东西,不会乱动,我过去拿牌。”

“你想一个人去?”

其他人都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尤其是司徒锦,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拦住他,不让他去冒险。

苏棠就笑了笑,安抚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忘记我的速度有多快了吗?一旦有危险,我可以立刻跑掉,而且熊猫在吃东西,不打扰到它是不会管我的。”

因为苏棠异常坚持,其他人说什么都没用,也就不说了,反正他们就在旁边,实在有什么事也可以立刻冲过去。

但司徒锦就不是那么好说服的了。

苏茂彦等人也觉得事情大概会有点麻烦,怕他们会闹矛盾,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怎么可能看不出司徒锦有多宝贝苏棠,说是捧在心尖上也不夸张,哪里会让苏棠受一点点的伤。

然后,他们就看到,苏棠和司徒锦十指相扣,凑上去,就亲了他一下,蜻蜓点水一样,很快又退开了,还在司徒锦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司徒锦就神情缓和,肯放他去了。

苏茂彦等人:“……”踹翻这碗狗粮,老子不吃!

苏棠动作灵活,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大熊猫的身后。

他会提出自己一个人过来,就是想最快地拿到牌,而且不要伤害到熊猫。几个人一起上,难免会让熊猫警惕攻击,容易在混乱中受伤。

苏棠瞬移到了熊猫的背上,正准备拿了小牌牌就走,但眼前软乎乎的毛毛实在是太诱惑人了,谁没有一个撸熊猫的梦呢?这么可爱的滚滚近在眼前,不rua一把简直后悔终生!

苏棠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伸出了罪恶的小手手,在熊猫的背上摸了一把,感觉不要太幸hu!一本满足!

正沉浸在极佳的手感里,头顶咔嚓咔嚓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是熊猫感觉到了背上的毛毛被摸,转头看过去,正好和苏棠对视上了。

苏棠愣住,一副做坏事被当场发现的心虚小样。

一边心虚,一边手又还是很诚实地再rua了两下,大有种撸完这下我就立马溜掉的意思。

藏在石头后面的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到了,就怕苏棠也会和刚才那人一样,被拍飞出去,忍不住就冲了出来。

但出人意料的,那熊猫并没有发怒,反而更加懒洋洋地趴了下来,回头看了苏棠一眼,发出了含糊的咕咕声,像是在催促苏棠继续刚才的撸毛毛。

苏棠也懵住了,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大熊猫在干什么,试探地又摸了两下,看到这只滚滚没有反感,反而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小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看起来心情很好。

苏棠才意识到,自己的撸毛技术好到滚滚都喜欢。苏棠当然高兴极了,两眼弯弯,满脸都是灿烂的笑意,尽情地撸熊猫,那感觉不要太爽。

摸了好一会,苏棠忍不住也趴下来,随着大熊猫的呼吸,慢慢的起伏,像是躺在了极其柔软宽阔的摇篮上,还是暖乎乎的,舒服得不像话。

苏棠的咸鱼属性再次发作,都不想起来了。

秘境真是太棒了,不想出去了怎么办。

巨大的熊猫山下面,苏茂彦几人站在那里,又是不敢置信,又是懵逼……还有这样对付巨兽的方法?

司徒弘说:“师父看起来很喜欢这只巨兽,趴在上面都要睡着了,他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听到他这话,其他人简直想封了他的嘴。

这小鬼,会不会说话!句句精准踩雷!

他们悄咪咪地偷瞄。

司徒锦的脸色果然变得臭臭的,黑得都能滴出墨水来了,冰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熊猫和熊猫身上趴着的苏棠,莫名像捉奸一样。

苏茂彦他们既害怕又很想笑,但不想死,只能努力地憋着,涨红了整张脸,差点要憋断气。

司徒锦周身黑雾笼罩,散发着可怕的气场,身形一晃,很快就也到了熊猫的背上,站在苏棠的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面无表情,那冷冰冰的眼神,迫人的气势,应该是很可怕才对的,但苏棠一睁眼看到他时,却莫名看出了一点委屈的意思。

苏棠眨巴了两下眼睛,就朝司徒锦伸出了手。

司徒锦眼睛微亮,以为他是在向自己要抱抱,立刻就伸手过去,结果被苏棠抓住手还直接拽了下去,司徒锦也在苏棠的身旁躺下了。

苏棠从口袋里拿出了刚到手的红色小牌牌,说:“我拿到了哦。”

眼睛眯着,有点嘚瑟,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一副快夸我的小模样。

司徒锦想都不想,立刻就说:“棠棠很厉害。”

而且语气一点都不敷衍,十分的认真,是打心底里这么认为。

苏棠一点都不谦虚,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然后,苏棠又眼巴巴地看着司徒锦,说:“你觉不觉得,这只熊猫特别可爱?”

司徒锦眸光闪了闪,大概猜到苏棠想说的话了,抿唇冷声说:“一般。”

苏棠果断说:“你的一般意思就是很好,那我们养它怎么样?”

司徒锦摇头,“不好。”

苏棠就扯了扯他的袖子,又用自己的头去拱他的肩膀,跟什么小幼兽一样,很是会撒娇。

那湿漉漉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人,谁受得了。

司徒锦心里一下就坍塌了,完全防不住,就算再不喜欢苏棠撸这只大熊猫,都忍不住想答应,什么都好好好。苏棠要什么给什么。

就在司徒锦控制不住要点头的时候,苏棠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滚滚是秘境里的,带不出去吧?而且它体型那么大,就算出去了,也很难有地方养,害……”

苏棠失望地叹了口气。

他果然膨胀了,竟然想养大熊猫,他养得起吗?

司徒锦毫不犹豫说:“可以的。”

苏棠微讶,“嗯?”

司徒锦声音低沉地说:“我会想办法解决。”

那语气,完全就是不管苏棠要什么,他都会弄来,哪怕想尽一切办法。

苏棠忍不住唇角一弯,滚过去,就一把抱住他,笑着说:“能养就养,养不到也无所谓。你别对我太好了。”

苏棠觉得,司徒锦对他总是这么无底线无原则,肯定会把他宠坏的。

司徒锦却不以为然,他既然喜欢上了,棠棠就是他的唯一,是一辈子认定了的重要存在,当然只想把天底下最好的都送到棠棠面前,让他活成最快活的人。

他们躺在大熊猫软乎乎毛绒绒的背上,相拥在一起,气氛很好。

而地面上,苏茂彦几个人站着,干巴巴说:“……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忘了?”

一阵沉默。

心里都在想——这特么不是废话吗?!

苏棠和司徒锦在大熊猫背上睡了一觉,撸过滚滚之后,苏棠很满足开心,同时也非常舍不得离开,但他们这关的时间就要接近尾声了,总要去再拿几个小圆牌。

于是,苏棠只好用小眼神瞅了瞅大熊猫,不舍地挥挥手,跟队里的小伙伴们一起走了。

大熊猫大概也是很喜欢苏棠……的撸毛技术,很是不舍,屁颠屁颠地跟了上来。只不过,因为它体型巨大,走一步,大地都在颤抖,经过树木的时候,都能把树撞倒。

如果它是只正常体型的熊猫,现在肯定已经抱住苏棠的腿,不让他走了。

但熊猫太大只,一只爪子伸过去,就成了苏棠面前的一堵墙,直接挡掉了他们的去路。

不仅如此,在发现他们是在拿动物身上的小圆牌时,大熊猫就替他们顺手抓来了几只,还都推到了苏棠的面前,仿佛在养这个小人类。

苏茂彦他们看着送上门来的动物圆牌,都震惊了,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喃喃道:“不只苏棠喜欢这只巨兽,看来这巨兽也很喜欢苏棠啊。”

司徒锦感官敏锐,听力也很好,当然把这句近乎自语的话也听得清清楚楚,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冷笑一声。

然后,司徒锦也控制着魔力,唰的一下就冲了过去,没过一会,也带回了几只动物,堆在了苏棠的面前,而且很明显比那只熊猫带来的要多。司徒锦淡淡地瞥了熊猫一眼,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挑衅和不屑。

莫无等人:“……”

苏棠:“……”

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又多了一小堆的圆牌,赶在关卡结束前收了起来。

终于,时间到了。

所有幸存的人脑海里都凭空冒出了过关或失败的提醒。

苏棠他们六个人,自然都是过关了的,而且他们的圆牌数量还远远地甩了后面的人,多得不可思议。

关卡结束的那一秒,苏棠他们都在原地凭空消失,去了另一个地方。

大熊猫看到给自己舒服撸毛毛的人类不见了,一下愣住,然后四处找人,找不到了,就气鼓鼓的在地上打滚,打完滚了就化悲愤为食欲,大口大口地啃竹子。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眨眼间。

苏棠他们就从广阔巨大的森林,到了一座神秘的宫殿面前。

这应该就是第二关了。

他们担心宫殿里面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进去的时候,十分警惕戒备。

但就在踏出脚进门的瞬间,他们就眼前一黑,意识恍惚。

他们每个人都沉浸在了幻觉里,十分真实的幻觉,而且都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

苏茂彦又回到了上一世,看到自己不要尊严像条狗一样围着苏令秋打转,失去了自我,最终惨死。

医圣看到自己救人失败,眼睁睁看着病人在自己手中死去。

莫无蹲在地上,所有人都指着他骂他是魔,要他去死。

司徒弘看到皇宫烧起了大火,父皇母后皇兄师父他们都在火里,他努力地扑火,但都无济于事。

苏棠一踏进殿门,眼前就变成了一片黑暗。

他的穿越结束了。

他回到了现实世界。

趴在宿舍的床上,双腿无力地耷在床边,浑身都是刚下班回来的疲累,动都不想动一下,更不要提洗澡。

黑暗,空寂,冷清。

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仿佛连他的呼吸声都不见了。

好像死了一样。

心口破了一个大洞,正在呼呼地漏着风,浑身冰冷。

在这个世界上,他没有亲人,没有交心的朋友,更没有……深深爱着他的司徒锦。

苏棠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滴在床上,晕开一团深色的痕迹。

……

司徒锦同样看到了自己最害怕的事。

苏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里没有任何的情意,只有全然的冷漠,仿佛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苏棠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要走了。”

说完这话,他就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头都不回。

司徒锦想追上去,想抓住他,把他关起来让他一辈子都只能和自己在一起。

但他怎么都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苏棠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甚至消失不见。

司徒锦双眼通红,目眦尽裂,仿佛要滴出血泪来。

几乎陷入了癫狂。

他们都沉浸在曾经发生过,或者害怕会发生的痛苦里,不曾发现这是虚假的幻觉。

这时,苏棠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宿主!我休眠结束,回来啦!你有想我吗?”

软乎乎的机械音,还带着熟悉的奶气。

苏棠猛地翻身坐起,震惊地瞪大了双眼:“统统!”

一瞬间,意识恢复了清醒。

他根本没有回到现实世界,他还在秘境里!

苏棠猛地睁开眼,心中顿时一轻,轻声说:“谢谢你统统,你最好了。”

系统才刚回来,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头雾水,但听到宿主夸它,它顿时就高兴得不行,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宿主你也特别特别好。”

它很喜欢自家宿主。

等发现这是秘境主人那个臭老头搞的幻觉,系统就很生气了,再次化身祖安系统,骂那老头子没人性,考验就考验,怎么随便揭人伤疤呢!这特么还是个人吗?!

系统很生气,要不是才用了力量和世界意识对抗,它都想把那老头揪出来揍一顿了。

苏棠清醒之后,睁开眼,立刻就冲向了身边不远处的司徒锦。

司徒锦像个傀儡一样站在那里,神情痛苦欲绝,眼睛更是红得可怕,周身黑雾翻滚得极其厉害,像是要被魔气吞噬,失去理智彻底暴走一般。

苏棠很是紧张害怕,想叫醒司徒锦,但他就是被困在了幻觉里,走不出来,而且神情越发痛苦狰狞。

司徒锦嘴唇微动,发出了压抑绝望的声音,模糊地喊着苏棠的名字。

苏棠听到了,连忙应声:“我在,我就在这。”

但司徒锦还是没有恢复意识,苏棠毫无办法,慌乱间,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莽撞地亲上了司徒锦的唇,因为太过担心不安,他几乎是磕上去的,嘴唇疼得发麻。

司徒锦空洞的眼神终于聚焦,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苏棠,猛地伸手,把人用力地按进怀里,像是恨不得揉进骨血里,融为一体。

苏棠发现他清醒了,瞬间满心欢喜,张嘴就想说话,但立刻就被司徒锦亲了下来,这个吻粗暴凶狠,像是把所有的恐惧偏执爱意都糅进了里面,恨不得把苏棠拆吃入腹,哪里都去不了最好。

苏棠被亲得喘不上气来,简直都要窒息了,他下意识挣扎,好一会,司徒锦才从幻觉里走出来,眼里恢复了些许清明,他松了些力道,但没有就这么放开,还是抱着苏棠不放,只是那吻变得很是温柔,轻轻地碰着苏棠的唇瓣,透着一丝丝的讨好和惶恐。

苏棠隐约能感觉到他的情绪,用力抱紧了他,轻轻地唤着他的名字,说自己在。

终于,司徒锦慢慢平静下来,时间不能耽误,他们又各自去叫醒了苏茂彦他们几个。

所有人都清醒过来了,但脸色都很是难看。

虽然身体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精神上的痛苦,远比身体上的还要可怕,一旦崩溃,这命也走到尽头了。

第一关是实力。

第二关是恐惧。

这两关,他们都过了。

接下来才是真正走到宫殿里面,开始第三关。

宫殿很华丽,和皇宫相比也不遑多让。

但是,这里非常的阴沉灰暗,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他们穿过长廊,只能听到轻微的脚步声。

苏棠和司徒锦的手紧紧地扣在一起,像是怎样都分不开。

终于走到了宫殿中央。

他们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人了,而且面孔还十分熟悉。

所有人的脸色俱是一变,尤其是莫无,他眼底的恨意仿佛都要化成利刃,把那人千刀万剐。

宫殿中央站着的,正是苏令秋。他身边还有小王爷傅寒,和十几个贴身侍卫。

苏令秋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他看到苏棠,脸上顿时闪过了恐惧,想起了自己在牢里遭受的那些酷刑折磨,心里更是疯狂地恨着苏棠,如果没有苏棠,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苏令秋瑟瑟发抖,连忙躲到了傅寒背后,苍白的手指揪着傅寒的衣服,似乎对对面那些人害怕极了。

傅寒注意到,连忙护住他,也知道了这些人是谁。眼里是明显的厌恶和警惕。

苏令秋他们这次来秘境,就是为了找能恢复身体的珍宝,希望能变回以前那样无瑕的样子。同时,傅寒也有着拿到强大武器颠覆朝廷的野心。

宫殿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池子,里面不是水,而是银色的液体,泛着淡淡的光泽,看起来十分好看,却透着说不出的危险和诡异。

在池子的中央,立着一根柱子,上面放着一个盒子。

一眼看去,就很明显是特别的宝物才拥有的待遇。

这个池子有着像是结界一般的存在,任何力量都不能使用,人只能浸在池子里,走到柱子前拿下盒子。

苏棠虽然厌恶苏令秋,但对方怎么也没重要到超过宝物,苏棠并不想搭理,只想快点拿到需要的东西。他有尝试用瞬移,打算一下拿到盒子就又回到岸边,不碰到那银色的液体。

但他发现,瞬移在这里用不了。

苏棠不打算理苏令秋,但并不代表对方就那么识相。

苏令秋对他的恨意满溢出来,只想他死。

苏令秋对傅寒低声说:“他们一定会和你抢的,不解决掉不行。”

傅寒虽然忌惮他们,但心里想的也差不多。

伤害过令秋的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而且这几人,对他争夺那个皇位来说,是一大威胁,如果在这里解决掉了,完全可以说他们是死在了秘境考验里,没有人会怀疑他。

傅寒眼神的变化,苏棠他们都看到了。

莫无最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怨恨至极的冷笑。他本还想着不给魔王添麻烦,找个合适的时机杀了苏令秋,结果这些人倒好,还想来杀他们。

这样他就不必忍了。

莫无第一个冲了出去,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杀向了苏令秋。

滔天的杀意,恐怖至极。

苏令秋身体残废,没了武力,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根本反击不了,吓得脸色扭曲,只能往傅寒身后躲。

莫无和傅寒打上了,那些侍卫也在攻击他。

紧接着,苏棠他们也全都冲了上去。

这里的人,几乎都被苏令秋害过,对他的恨意可是不浅。

这场混战打得十分激烈,身影交错,气势凌厉,几乎都分不清人影。

在人数上来看,苏令秋那边占优势,但按照实力,毫无疑问是苏棠他们碾压,更别说傅寒还得护着苏令秋这个累赘,所有人的杀意集中目标。

终于,最恨不得苏令秋死的莫无找到了一个机会。

他在傅寒被苏棠一拳硬生生击退的瞬间,狠狠地踹向苏令秋。

扑通一声。

苏令秋掉进了池里,瞬间发出凄厉的惨叫。

那银色的液体,有着极强的腐蚀性。

作者有话要说:我没得养,我要棠棠养大熊猫!必须安排上!疯狂rua!

天然绿茶正式下线,不给盒饭吃,哼。

.

感谢在2020-05-17 23:52:27~2020-05-18 23:50: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叽叽呖呖呱啦啦、五重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引澧、43282753、萘萘、冲鸭 10瓶;霁薇柠 6瓶;五重影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