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小屁孩儿

小说: 毒医傻妃萌萌哒 作者: 青衣笔墨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587 阅读进度:647/667

苏寒提着一坛酒,身后跟着韵诗和韵兰,这二人手中提着食盒,三人一步三晃的走进了雪青军关押着葛齐的营房。

而在此看守的,却是宸王侍卫,在见到她时,恭敬地施礼。

晋渊对她点头道:“只昨天醒来后,吵了近一个时辰,后来就一直很老实了。”

“嗯,是个挺懂事的孩子。”苏寒一笑,对他们点头,侍卫上前推开房间的门。

苏寒走进去后,就看到缩在屋内床上的葛齐,他此时正表现出惊恐的样子看着她。

苏寒坐在门口的桌前,再将手中的酒坛放下后,对着他扬了下头:“听闻,你们西元国的人,个个酒量过人,男子自十岁起,就已经将酒当水来饮了,不知,我这一坛可够你喝的。”

葛齐轻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我回家吧,行不行!”

苏寒摇头:“不行,你现在可是我手中的筹码,我还要用你与你父汗谈条件呢,放了你怎么行。”

“我没你想得那么重要,他根本不在乎我的,用我你什么也换不到的……”葛齐急急的道。

苏寒再对他扬了下头:“小伙子,我对你头上的那三根鹰羽挺感兴趣的,能与我说说来历吗?”

葛齐很不在乎地伸手将头上的那白羽毛拿了下来,再向前举着:“你喜欢,送你便是,放我回家吧。”

苏寒轻挥了下手,韵兰上前就要接过去,就在她的手挨上那羽毛时,葛齐突然手指一转,抓向韵兰的手腕,在被她闪过后,再向前探身抓向她的肩,但很快就痛呼一声,收回了手,他的手背上多了一个血点子。

而此时的韵兰正手举着一根针的后退一步,另一只手里,还抓着那三根白色的羽毛。

“小伙子,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唠嗑咱就好好唠,怎么还动手呢,再说,你也打不过她,不丢人吗?”苏寒嘲讽地笑看着他。

葛齐看了眼自己的手背,再抬起眼来时,目光里一片恨意,表情也是愤怒的。

“对喽,这才是你应该有的表情,何必与我装无辜呢,这一点你可装不过我,要知道,本公子装的时候,可是任何人都看不出端倪的,小子,你还嫩了点,最少,被我们识破了不是。”苏寒嘲讽的笑意更浓了些。

葛齐再也忍不住地就要站起身来,可他的双脚被拴在了床下的铁环上,站是不行的,但蹲在床上还是可以的。

他只能蹲在那里瞪着他,那目光很凶狠,有点像狼。

“你别得意,想来父汗不会不来救我的,你们不过是仗着人多罢了,要是放在平时,你根本就抓不到我,哼!无能之辈!”葛齐终于放出狠话来。

“是不是无能,我可不与你讨论,反正你再能,现在也是我的阶下囚,你要是能好好与我唠嗑呢,咱们可以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要是你不想的话,那就不唠。”苏寒一点不在乎的道。

“哼!”葛齐再冷哼一声。

苏寒拿起桌上的那三根羽毛:“这应该是你勇猛又聪明的象征,说起来呢,我也确实挺佩服你的,年纪小小的,就能有如此殊荣,不可能不让人羡慕,可我却有点好奇,你年纪这么小,个头也不大,就能得到这么多的称号了?你不会是作弊了吧,有人帮你吧。”

葛齐一听就怒了,立即大吼了起来:“当然不是了,你莫要胡说,我可不屑作弊,这可都是我的真本事。”

“我不信,想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好像还在玩儿泥巴呢,你出身特殊些,自小就骑马,学会射箭我也能理解,但能猎到雪狼,还能驯服三只白鹰,你当你是神仙呀,不信。”苏寒摇头着头,表情也很不相信的冷笑道。

“当然是我自己的本事,你不会是因为你笨,凭什么说别人也不行,你做不到,并不代表我也做不到,我神不神的不知道,但我确实是猎到了。”葛齐喊的声音更大了。

也因为声音过大,让他面红耳赤的,一口气喊出这么多的话来,有点缺氧的又咳嗽了起来。

苏寒很是体贴的道:“看看,你还激动了,快喝口水,顺顺气,这孩子的气性真大,这要是气死了,再神的童,也白废了。”

韵诗已经倒出一杯酒来,放在了桌板上,葛齐也不顾了,直接拿起来就饮尽。

他是真的渴了,从昨天醒来,到今天见到这些人前,他是滴水未沾,颗米未食,早就饿得发慌了,刚刚那一喊,嗓子都火辣辣的疼。

可这酒喝下后,从嗓子到胃,全跟着火燎燎的热了起来,轻舔了下唇角,这酒还有些甜丝丝的,不像他们那里的酒,全都是辛辣无比,这与水也没区别呀,这让他更有些看不起眼前的这些人了,跟他们那里的人,根本没法比。

见他喝完后,苏寒的眼中也显出了笑意,嘴角的弧度也加大了许多:“小伙子,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什么身份?你刚才不是说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父汗的儿子很多,而我也不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你想用我来与他交换,想必也是空欢喜一场,不如就放我离开吧,也省得还要派人在外面看守着。”葛齐还挺为她着想的道。

苏寒笑着摇头:“你死了那条心吧,不放!”

“都和你说了,抓我没有用,我没有兵马,我自己还是个兵呢。”葛齐再道。

苏寒再摇头:“你比那些有兵马的人,要重要很多,不放!”

“我就是个小孩儿,你抓我有什么用,我父汗的孩子多了去了,估计再有几日,他那些爱妾们,又会再给他生十个、八个的儿子,你都抓回来吗?”葛齐有点着急地瞪着眼道。

苏寒依旧摇头:“他们没用,我这里也没有乳母,养不活,不要!”

“你!你这人怎么如此……”葛齐怒瞪着她,一时音都没话了。

“天选之子,神将下凡,你可是整个虎头军中的希望,葛雷泰格想要保住整个部族,就不能失去你,而且他早就得罪了我们,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找他报仇的,你就是全部族的希望,他不会还指望着你,攻回西元京都,夺回皇位吧。”苏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葛齐却惊恐地瞪大了眼的看着她,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是人吗。

苏寒轻蔑地撇了下嘴:“小伙子,你要是我的话,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价值,还会放人吗?”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葛齐瞪着她问。

苏寒伸出手来,掐了下个诀:“我会算,你的秘密我只要掐指一算,就知道了,你不会只当你那里有巫师吧,我们这里也有,而且是大巫,你们那里的不过是小巫,怎么比呀。”

“我不相信,你骗我的!”葛齐目光慌乱的再大吼了起来。

他猛烈地挣着铁链子要起身,但也只扯动了两下,就一头扎在了床板上。

“小屁孩儿,还敢与我叫板。”苏寒冷哼了一声。

“公子,现在是不是可以问了?”韵兰跃跃欲试地问道。

“可以,你问吧。”苏寒对她扬了下头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