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麒麟是水鬼

小说: 渡灵法医 作者: 园中葵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858 阅读进度:333/363

我赶紧用手里的青釭剑在地上画了一只麒麟,画完后瞅了瞅,自己还觉得画得挺像,毕竟法医学专业有刑事素描这门学科,也算是有功底。

瘦子低头看了看我画在地上的麒麟简笔画,然后对着胖子说了几句什么,胖子满脸疑惑地从桌子后面走到瘦子身侧,看得出他似乎还是有些惧怕我,不怎么敢靠近我。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即便是比众人高大半头的胖子,也不过一米五左右,而其它人普遍身高不到一米四。

这似乎证实一个事实,那就是纯正的南方人比北方人矮很多。

我想起大学时,在“基因学”课堂上,生物学老师说的一番话,也是个争论了很多年严肃的遗传生物学命题,那就是华夏南北两地人种的身高问题。

为什么南北人的身高不一样?比较普遍论点是南方人普遍比北方人矮不少,大概有以下四点原因:

第一是气候原因,寒冷地带较之温热带更能刺激人的生长激素,而且因为天气寒冷人们就会摄入更多食物,当然容易长高一些了。所以俄罗斯、南斯拉夫这些寒带地区人们普遍都长得很高大,我们国家的北方当然也不例外了。

第二是饮食结构,在南方米饭和猪肉几乎是绝对的主食,而在北方则有大部分人习惯吃面食,牛羊肉等,对骨骼和体形的成长影响当然就不一样。

第三,种族与基因因素同样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根据目前的研究,我们知道身高是一个多基因控制的性状。所谓性状,通俗来说就是生物体表现出来的样子。多基因控制,就是说有很多基因的变异都影响身高。目前科学家已经识别了几百个跟身高有关的基因,每个基因的效应都很微小。

第四,中国的北方和南方人群,受到历史迁徙和地域通婚等很多复杂交织的事件的影响,基因组是呈现某种程度的差别的。而南北方人群身高的差别,主要是古代人口流动和通婚非常少的时期形成的。形成这种差别的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气候和温度,一般来说,在温度较高的南方,较低的身高更有利于人类适应环境,在北方则相反。

在山东,胶东一带人群为“高中之高”。是什么造就了“山东大汉”?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人口学研究室主任宋全成介绍,基因是身高的决定因素,在一次次的历史更迭中,山东人的优秀基因被一代代遗传下来。

齐鲁建国前,山东人都是东夷人,东夷本身就是一个喜爱运动的民族,骁勇善战,而且身处地区日照时间较长,能提供蛋白质和脂肪的动植物较多,这就使得这个族人的身高本身就很高。

后来历史上发生的几次民族大融合,让山东人的身高更加如虎添翼。在十六国和北朝时期,山东处于北方游牧民族统治之下,大量北方游牧民族人群侵入,这些人群自带身高优势。加上汉代以来中原多次与匈奴、鲜卑等族通婚,促进了外族血统的扎根,从而增高了山东居民的身材,由此产生了“山东大汉”的称号。

此时我亲眼看到古时候的“小矮人”,也验证了这种华夏人种“北高南矮”的说话是正确的。

在现在中年男子中,我这一米七五的身高只属中等个,可此时站在他们这群人中,明显巍峨高大。

胖子瞅了几眼地上的麒麟,露出个十分奇怪的表情,然后朝着门外喊了几句什么。

很快一个佝偻着的驼背老头缓缓走了进来。

一看就知道老头的年龄不小了,黑暗的脸上几乎布满了皱纹。

胖子指着地上的麒麟图,说了几句什么,随即老头的视线也转移到地上。

只看了一眼,老头“啊呜”一声当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反而让我心中一喜,很明显,老头知道麒麟是何物。

着急的是他们之间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啊!只好赶紧问身侧一脸茫然的瘦子。

瘦子声音颤抖地给我当起翻译,可能是过于紧张,他声音有些变调,而且语速也比之前快了点,我勉强才能听懂一多半。

“这是……这是水鬼啊!吃人的水鬼!”

我知道这多半是受到知识水平的限制,对一些正常的动物或者是自然现象进行了主管臆造。

不过对于我而,却是个好消息,说明麒麟的确存在于他们这里,而且还有人见过。

我赶紧继续问。

汉子哆哆嗦嗦地翻译,大体内容是麒麟就是他们一直供奉着的水鬼,就生活在附近的大河中。

再仔细问,我判断这大约是春秋早期,肯定到不了战国,极有可能就是广西广东一带,这里是一个“司”,我的理解是和后来的郡县意思差不多,具体的范围就不得而知了。

胖子是司长,也就是这一片区域里最大的官。

至于那个水鬼,就在距离他们司最近的大河里,而且每年的酷暑时节,司里的巫师还得挑选几个年轻女孩当人祭,说白了就是投入河中让水鬼吃掉。

这一场景我怎么感觉十分熟悉啊!

仔细一想,记得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叫《西门豹》,课文开始部分写的就是一个地方的巫婆每年都会挑选年轻漂亮女孩到河里给河神当媳妇。

隐约记得书中描述的时代是战国时期,春秋战国一前一后的事儿。

看来小学课本上的描述在历史上真实地发生过。

只是瘦子的话让我有些懵,它说麒麟就是每年要人祭的水鬼?麒麟不是瑞兽嘛!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也许是误会。

于是我让瘦子当翻译,告诉他们,我可以去消灭他们所说的水鬼。

没想到瘦子一翻译完,包括司长在内的所有人的头全都摇得如同拨浪鼓。

而且还都怒视着我,嘴里不停地嚷嚷着什么。

我赶紧让瘦子翻译,这次瘦子倒是回答很利索,他说绝对不能这么做,否则水鬼会让河水淹掉附近的几十个村寨,到时候他们的庄稼和牲口就全都活不成了。

我赶紧再让瘦子翻译,告诉他们我很厉害,绝对能打败水鬼,可众人还是不相信我。

没办法,我手握青釭剑,缓缓地走到院子外,朝准一棵大树,然后屏息凝神,暗运气力,猛地挥出冥剑第一式。

伴随着青釭剑发出的一声金属鸣笛声,这棵二十几米高的大树应声裂成了几段,横七竖八地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我。

要知道他们这个时代,顶多能掌握粗糙的青铜冶炼技术,所谓青铜器兵器根本没法和青釭剑比,再加上我使出的可是冥剑的招式,威力自然不小,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他们愣愣地看着我,足有一分钟后,先是司长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随即所有人都朝我下了跪,虔诚二字几乎都写到了脸上。

看来古人的膝盖明显比现代人好,就说动不动就下跪这行为,估计很多现代人就做不到。古人则是鬼也跪,神也跪,长辈也跪,大官也跪,可能对于大部分古人而,下跪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心里想笑,可表面上还得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走到瘦子面前,让他给我翻译。

“赶紧带起去河边,我能消灭水鬼!”

可是等到瘦子翻译回来后,还是让我有些失望。

司长并没有直接同意,而是要带我去见他们的大巫师。

又想到小学课本《西门豹》中的内容,这才恍然大悟,此时每个部落内巫婆或者巫师具有崇高地位,其地位甚至可以说比部落首领都高。

没办法,只好点头同意。

跟着司长和瘦子等人来到了村子后面的一个看着类似庙宇一样的建筑前,先是司长下跪,然后瘦子他们也齐刷刷跪了下来,司长嚷嚷了几句什么,等了一分多钟,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缓缓走了出来。

看到老太太的装扮,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s..book494182708349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渡灵法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