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有人想扒三少

小说: 大佬的仙女人设又崩了 作者: 枯藤新枝 更新时间:2020-03-29 22:40:14 字数:2554 阅读进度:47/140

视频没挂,敲门声响了。

“纤纤。”

门外传来木存封的声音。

木纤纤指尖顿了下,起身,去开门。

乔一东自觉噤声。

木存封站在门口,浓黑的眉宇微皱着,“刚才局长秘书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一趟,我感觉,不太好,在我没回来之前,你哪里也不要去,听到了吗?”

木存封神色很不好。

朱氏和局长关系近,这圈里还是有消息的。

木纤纤却歪了歪头,挺闲适的,看着木存封,“要不,你再等一会儿?”

“……”

“存封。”

沈心这时披着睡衣从另一边的房间里出来,面色震诧的把手机拿给他看,“局长……”

“局长被抓了!”

木存封看着手机上的新闻,说出了沈心没说完的话。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还说这朱氏与局长关系不错,不知道你这趟出去后果如何,没想到……”

沈心声音又顿住,想到什么,脸上一喜,“莫不是,那位贺大师……”

“贺大师应该要睡觉吧。”

木纤纤适时的说了一句。

“你懂什……”

沈心下意识的抵怼木纤纤,反应过来木存封还在这里呢,立马敛了气势,很和气的,“你一个小孩子哪里懂这些,快去睡觉吧。”

小孩子木纤纤捏着门把手温软的笑,“爸,那我去睡了。”

“嗯,你先睡。”

木存封盯着手机上的新闻,神色惊疑。

一旁沈心却是松口气,虽然她想离开蓉城了,可到底,木存封是她的后盾,也是木姿的底气。

木氏不能没了。

……

蓉城扎根近百年的大企业,朱氏房产,就这样一夜之间崩了,塌了。

谁也想不到。

背后盯着的人,纷纷想动,却又都不敢动。

一夜之间啊。

舆论,证据,一样一样不缺的,谁这么大手笔?

所以,想去分杯羹的都不敢动。

然后,局长又卸任了,据说,是被人举报,贪脏枉法……牵扯出一大片一大片的脉络。

这一晚上,蓉城各界人士,没一个人闲的,四下打听。

然而,全部无功而返。

包括在蓉城有些地位的曲家和张家也都讳莫如深。

深夜十二点,警察局。

灯光通明,身影匆匆。

局长被查,所有人都多少受到波及,没一个面色好的。

副局长匆匆进了自己办公室,走到一半,往外面大厅看了眼,停下,指着白天那个给木纤纤做笔录的年轻警察,“你今年才从学校毕业吧?”

“是,副局。”

能被副局点个名,多么荣幸啊。

“好好干。”副局长格外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肩。

年轻警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笑得内敛,只当被表扬鼓励了。

一旁,白天里那几个明显是帮着朱氏的警察却是咽着口水,面色崩得青灰,直到看到副局理都没理他们进了办公室,这才松下心来。

他们想到白天里,副局不管局长的电话,处理的那个叫做木纤纤的高三女生的事……

说不清道不明,他们就是觉得,这朱氏倒塌,局长被查,都和白天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可,那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除了长得特别好看点。

……

这一晚上的,木纤纤也没睡好。

她动用了下手段,做了点儿事,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极厉害的防卫系统。

不仅不能破进去,还有可能会被反跟踪……

这倒是有点意思,她一时来了兴致,玩了一会儿,清除痕迹,倒是费了不少时间。

……

蓉城城郊一幛别墅里。

叶修墨正在接秦浩文的电话。

“我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三个试剂,指名送给你家老爷子的,署名是,‘m’。”

秦浩文正盯着面前的试剂,眼底有些狂热,可语气还算是镇定,“我检测过了,正是眼下老爷子的身体需要的,你说,这‘m’是不是太神了!”

叶修墨看了眼一旁,正在噼里啪啦敲电脑的路远,对着手机,薄唇微启,似笑非笑的,“神不神,月底可知。”

叶修墨挂了电话。

一旁路远顶着一双乌青眼,也终于松口气的敲了几下键盘,“三少,这谁啊,这么暗恋你,恨不得连你穿什么内裤都扒下来看看。”

叶修墨端着杯水,看着他的电脑屏幕,“扒不到的。”

路远听到这话,立马一股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三少,你说,你当年认识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啊,送你这防御系统,帅炸了好不好,我至今……一根毛儿都解不开。”

“那方才那个黑客,解了几根毛?”

叶修墨幽幽的问。

路远……

“大概,两三四根……吧……”

叶修墨听着不仅不生气,反而眉角上扬,线条流畅的脸上分明带着愉悦。

路远……

这是什么鬼的画面感。

三少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

……

翌日。

木纤纤是打着哈欠下的楼。

昨晚做太多事,累。

“二小姐,你没睡好。”秦姨从厨房端着粥出来,关心的问。

“要不请假在家休息一天吧。”

木存封从报纸里抬起头。

木纸危机解除了,木存峰眉宇间疏朗不少,但,眼下还是有淡淡青影。

昨晚商界官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自然也有人打电话来木存封这里探消息的,不过,木存封一幅比他们更懵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是真懵。

“我听说,这个月底有月考,木纤纤,你目标多少分?”

木子凝从楼上走下来,直接哪壶不开提哪壶。

木存封看他一眼,木子凝立马缩了脖子,安分下来。

木纤纤也没回答这个白痴问题,只是对秦姨笑了笑。

木姿和沈心也紧跟着下了楼,两人神色不一。

昨晚的新闻木姿也知道了,这不明显着有人帮木氏吗,先是关于木氏药厂的澄清,再是朱氏倒台,局长被查,她能没点想法?

可她打了贺正圆电话,没人接。

木姿以为木存封又要提约贺大师的事情,一顿早饭用得有些漫不经心,但,从头到尾,木存封都没有提一字,她有些疑惑,但也松口气。

吃了早饭,沈心单独给木姿安排了车送她去蓉城大学。

管家送木纤纤和木子凝一起去学校。

车上。

木子凝看着木纤纤,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拿着手机在给曲明发信息。

曲明约她今晚去看电影,还说准备了kaka的小蛋糕,她正开心着,想到了昨晚木纤纤那四个kaka小蛋糕,扭头看她,“诶,你那四个小蛋糕怎么买到的?”

木纤纤正在看书,一本封面有些年代感,上面尽是圈圈叉叉,奇怪符号的书,听到声音,瞥了木子凝一眼,“就这么买到的。”

“……”

木子凝有些炸毛,挥着拳头却没敢砸下去。

木纤纤的视线却突然定在木子凝露出来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