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圣门魔门 祸起青冥(五)

小说: 大魏行者 作者: 抚剑闻雷音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333 阅读进度:11/52

说罢,心生恼怒的秦罗衣便直接挺身上前,只见得一片银光闪烁,将宁道真笼罩于内。

那重剑裹挟着无匹的内力,在空气中发出飒飒的声响,别说本来就是锋锐无比的利器,便真是一根铁棍,也能将铁甲锤成腐土。

然而宁道真手持轻灵的青冥剑左格右挡,竟然强行通过同样浑厚的内力抵消了秦罗衣的兵器优势,除了偶尔会被力道牵引得手中剑有些沉重迟滞外,居然能够不落下风。

虽然如此,但随着两人越打越快,宁道真才猛然发觉秦罗衣剑术的精要之处:时间越久,积蓄的力道就会越多,宛若渐渐绷紧的弓弦。

两人十息之间斗了不下三四十招,秦罗衣的剑势也一直在酝酿。

初始只是不甚惊奇的凌厉速击之法,配合上一柄极锋锐极笨重的重剑,缠住并迷惑敌人,之后再凭借浑厚过人的内力,再加上精妙的剑术将敌人慢慢地陷入剑招的罗网之中,最后才是恍若海浪般一重更比一重高,依次积累最终冲垮大堤的杀招!

宁道真意识到自己陷身剑网中的时候已经迟了,只勉力挡了两下秦罗衣越来越沉重的攻击,下意识地便使起自己最熟悉也最擅长的浩然剑诀来。

只听“当”的一声,两剑剑脊相交之际,胜邪剑上的巨力竟然被牵引开来。

秦罗衣只见他招式一变,手中剑一时间传来挥空了一般的感觉,顿时惊讶得“咦”了一声。

宁道真也是一愣,原来他自小受前世和锦儿影响深重,只觉得剑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不必拘泥于一招一式,精准和快捷才是剑法的首要目标,虽然这一想法得到过何清臣的赞许,但他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并不如锦儿那般天才,能通过自行领悟的剑理反推出合适的剑诀。

古人为什么要发明招式套路这种死板的东西?因为不懂得这些套路和招式的人都已经死了,自然没能把他们那不死板的剑法传授下来。

宁道真今天才发现这一点,似乎也不算太迟。这一刻他终于从“假剑圣”的知见障中脱离而出,从此真正达到了不拘于招式的境界。

很早厌倦了的浩然剑诀被他重新捡起,就这么在战斗中认真地一招一式地使将出来,在每一处都脱出藩篱,推陈出新,却又始终不离过去的影子。

秦罗衣的重剑剑法遇上他这一番似是而非的剑术,顿时浑身难受起来。

“你这是浩然剑?”她于战斗中惊疑不定地出口问。

原来浩然剑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就如同宁道真前世的太极剑一般,由于儒家弟子泛滥的原因,普及范围极广,入门极其容易,便是小孩子都能比划上几招,很多初入江湖的少侠侠女们更是天然就会,但其中的精微奥妙之处,非名师宿儒指点不可通宵,是儒家的底蕴和底气所在。

“正是浩然剑。”宁道真朗声应答。

宁道真所学的这门浩然剑属于比较常见的荀门分支,总计十九式,每式皆有五种变化,极尽正大光明之意,其中再加入宁道真自己针对重剑剑术的发挥,以堂皇之势对战秦罗衣的隐含奇诡,竟然一时间凭借剑意上的克制之意扳回了劣势,脱离了秦罗衣的束缚。

但秦罗衣也并未因此而急躁,耐心地又和宁道真过了几十招,见他一招一式之间法度森严,衔接回转之间行云流水,正是一副大家风范,将自己声势凌厉的进攻防守得滴水不漏,不由得心中好感微升,心道:

“果然是最正经不过的儒家弟子,伪君子们断然是无法体会这浩然剑的精髓的。不过也难怪,毕竟是能拿起青冥剑的人物啊。”

这样想着,秦罗衣心中的战意又降一层,身随意动,手中胜邪剑的威力也跟着降了几分,出招也不再招招致命,给了宁道真喘息之机。

此时后者打得正兴起,见秦罗衣的剑势一慢,心中下意识便想:“我这样一直被动挨打,怕是没等到对方露出破绽,锦儿的内力就先耗尽了,得主动进攻才行。”

于是他一晃,剑招一变,一套锦儿开玩笑般创立的夺命连环剑法就使了出来。

却不想这套剑法出自锦儿这般爱美爱炫的女子之手,腾转挪移之间于内力使用毫不怜惜,而且还正巧暗合了青冥剑这女子用剑“轻灵柔软,飘逸如仙”的真意,登时爆发出极大的威力,宁道真只觉得锦儿辛苦输进来的内力在那一霎那间就往青冥剑里漏了一半,顿时大为愕然。

然而他招式已经使出了一半,又怎么可能停下?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青冥剑的剑尖上青色的剑气喷涌飞溅,青光闪烁间,恍若细雨随着春风吹湿了窗帘,十分中有三分剑气穿过胜邪剑的防护,正中猝不及防的秦罗衣,后者瞬间急退,拄剑单膝跪地,喷出一口鲜血,道:

“这是什么剑法?泼水一般似的?”

“这……或许是青冥剑的效果?”

宁道真这时已经发现秦罗衣手下留情,见她吐血,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解释道。

“青冥剑……原来如此。难怪传言说死在青冥剑下的人俱都如同被万剑加身。”秦罗衣喃喃道,然后似是发现了什么,嘴角却突起笑意,视线投向一边。

“宁公子,有客人来了。”

宁道真顿时警觉:“什么人?”

说着,在保持对秦罗衣的注意下,将视线稍微转过同样的方向,一个魁梧的身体便映入了眼帘。

麻衣葛布,脸上的胡须细心地理成一把山羊胡,身后是一把相对于体型来说,显得颇为小巧的大刀。

秦罗衣道:“血刀门薛正义,我都没有去找你,你倒找上门来了。”

“没法子,听闻秦姑娘出现的消息,在下实在急不可耐。”薛正义铁青着一张俊脸说,脸上一道自眼角到下巴的丑陋疤痕如同蜈蚣般扭动。“急不可耐地……要向秦姑娘你复仇啊!”

“不就是划花了你的脸,好让你不再好去骗那些女子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应该感谢我饶你一命,或者感谢那女子为你求情,以至于我竟然忘了去调查你你做的好事!”秦罗衣话语中的轻蔑和冷峭,就是宁道真都听得出来。

“……多说无益。”薛正义抿抿嘴,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秦罗衣,道:“你只需要知道,现在的你斗不过我,便是了!”

说着,他魁梧的身影一晃,猛地冲了上来,一柄血色的大刀从他的身后祭出,当先砍向秦罗衣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