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洪流

小说: 大逆天下 作者: 寒光 更新时间:2015-09-16 06:53:38 字数:4384 阅读进度:361/637

铁岭攻坚战正进行的如火如荼。而交战初,铁岭大团某间大宅子当中,就有十几位铁岭头面人物正聚在一起秘密会谈。

“诸位,眼下正是时机,日本人把我们铁岭人当做牛羊一样屠戮,我们绝不能再引颈受死。身为本地头面人物,我们有道义去配合大逆军夺取最后的胜利。诸位,成败在此一举……”

一番并没啥条理,但绝对是充满激昂,绝对是发自肺腑的话在厅内响起。

说话的人是会议发起人候德操,话落,有人低声道:“可眼下日本人还是兵马盛众,我等一介小民,又作得何用。”

“……”候德操有些词穷,把征询目光看向杨一凡。对这位处事镇定自若的大逆战士,他很是信服。

杨一凡目光宛如磐石一样坚定,还有些失望,握拳道:“各位,眼下日军主力在与我大逆军作战,铁岭城里的日军力量是最弱的时候。要起事,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候德操忙狠狠握拳响应:“不错,富贵险中求!咱都是大爷们,怕什么,大不了舍了小命就是。”

魏先生亦表态支持:“兄弟,你说,要怎么做?我们都听着。”

“狙击!我需要各位仁兄为我狙击日军警备力量。最少也要拖住他们。至于目的,是不致使日本道诚商社的货物有机会出城。各位,我代表大逆军在这里拜托了。此事若成,大逆军日后必有厚报!”

“狙击日军警备部队!就靠我们这些人?”

与会的铁岭民间头面人物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凭他们这些人也想狙击日军警备部队?那无异是天方夜潭异想天开。于是有人说了:“日军警备部队有四千多人,兄弟,这个……”

“他们要分兵护送,不是拧成一股与我等决战。另外,我等只是要拖住货物的运出城时间,在这方面,至少铁岭城我们地形熟吧。”杨一凡侃侃而言,令发出畏难呼声的候德操对自己的胆气颇敢惭愧。

“若仅是如此,倒有些希望。”候德操还在犹豫不决,事关手上势力的存亡,很难做决定,他说:“可就算真的拖下来,到日军正规部队回马一枪,我等照样没指望……”

在杨一凡、项忠义的冷峻目光注视下,候德操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闭口不言。这候德操只恨不得自打一记耳光,还想谋求荣华富贵呢,居然如此胆怯!

久走江湖道的项忠义倒是知道他的心意,表现的异常平静,宛如无风无浪的湖面一样:“诸位,兄弟当初也是开山立柜的,也是冒了无数次险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大家的担忧我理解,不过……诸位要求富贵,就不能管对手有多强,永远都要有一颗勇于迎战的心!”

屋内众人闻言一凛。候德操也在这时毅然抬头,扫视一周,见大家都望定自己,颇有些唯马首是瞻的意味,是战还是不为,都必须是时做决定了!

“那就,战!”

候德操一字字的吐出。

狙击日军警备部队,放在以前的他们眼里,实实在在是一件胆大包天异想天开的事。可偏偏在这样一个奇妙的环境下,由大逆军代表口中提出来,并准备实施。

这世界,还真疯狂了。

然而候德操一旦做出了决定,反而浑身压力一松,出谋道:“铁岭城其实还有不少恨不得生吞了日本人的会社团体,反抗力量也有一些。只要我们肯牵头一击,我们就还能聚集起成百上千的义士参战。”

项忠义郑重点头:“也好,你们是本地人,最了解城里情况。怎么制造混乱,你们策划。我等十几人负责重点狙杀。诸位,这是我们准备的最大规模的行动,大家一定要互相协调好,动手的时候万不可出乱子。”

“我等先选人去监视,就在他们押货出来的时候动手!”

目睹着杀气毕露的项忠义侃侃而谈,众人大是佩服,不愧是大逆军的团长啊,大战在即,也能如此镇定自若。

想到自己即将与大逆军的英雄一道并肩作战,并将创造出一个以弱迎强的奇迹,所有人都振奋不已。

作为发起这次会事的候德操,更是心情激荡,踏出一步,全力大吼:“弟兄们,我候德操不会说话,但也知道一个理,日本人一直把我们当牛羊,我受够了日本人了!今天,就是血债血偿的时候。你们,敢不敢!”

众人凝望着屋正中的候德操,激昂狂吼应答:“敢!”

候德操完全投入,神情严峻怒吼:“今天我们在一起,我们拧成一根绳,我们是战友是兄弟。我们和日本人拼了。反击日本人,就是今天,就是现在!”

屋内人群情激奋,一起发出震天怒吼:“反击,反击!就是现在!”

吼声中有一种特殊的力量,也许在正规军人眼里,普通民众应该远离战场才是。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觉醒了的民众,才是最大的一种不可轻侮的力量!

这一刻有一种力量,在杨一凡的心上划下一条难忘的痕。

候德操向杨一凡招招手:“兄弟,你也来说两句,鼓舞一下大家!”

杨一凡尴尬的挠挠头,在无数双有些期许,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的目光里,他知道,身为大逆军的代表,便是他们这一刻的精神领袖!

杨一凡挺胸抬头,吸了一口深深的气,再铿锵声线吐出来:“我只有一句话!”

“杀死日本人!”

众人热血沸腾,齐声高呼:“杀死日本人!”

士气提升到了最高,人人都以杀死日本人为目标,项忠义趁着此时,率领众人踏出房门,各自整理手下赶往东门的日军警备部所在地。

他们,将要在眼下铁岭城的一片混乱局势中有一番作为。

有探子匆匆赶来:“东门的日本警备部队出动了!”

当然,数量高达七百余众的义士携手涌动,又没有很好的组织和纪律性,很难做到隐秘,声势浩大是必然的。被发现也是必然的。

如此一来,日本人又不是聋子瞎子,自然会有反应。就在众义士进入东临街不久,日军反应过来,派了二个中队的军队前来围堵。

杨一凡和项忠义互相看了一眼,一点头,奋然而呼:“弟兄们,准备迎战!杀鬼子!”

杀鬼子!杀鬼子!一黄一杂的两股浪潮,从两端奔腾交撞在一起,轰然开始了碰撞。

铺天盖地的枪击声,粗口伴随喊杀声的吼叫,无数的惨呼和哀嚎。所有的呼号汇集成流,漂然而出,宛如热血与鬼蜮的奇妙混合体。

甫一交火,就有的人鼻涕眼泪齐滚,躺在地上呕血等死。有人发狂的抱住自己断掉的胳膊,双眼呆滞跌跌撞撞的号啕大哭,直到被呼啸的子弹击死。

另有的人狂性大发,犹如野兽般嘶吼着迎战。也有人恐惧的趴在地上瑟瑟战栗,抛下枪械大声哭喊,有人则沉静迎战。

这,就是战场,永远不缺千奇百怪的众生相。

战争是一场最纯碎的意志的洗练,要么崩溃,要么把意志磨砺得更坚韧。有人能脱颖而出,越加勇猛的奋力战斗。也有人在死亡阴影下更加软弱。有人为荣誉而战,有人为求生而战。

当此时,大逆军的十一名精兵,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特别是狙击手方雨和特种兵杨一凡、曾向山,更是弹无虚发,极大地支援了战场的态势,但凡他们的枪声响处,总有一名日军机枪手应声扑地。

没有了机枪手的日军警备部队,战力大减。加之港战中,最重士气,当此大逆军攻城将破之际,日军人心惶惶,那死战的勇气,也少了许多。

一加一减下,作为日军二流部队的二个警备中队(警备中队为135人编制),交战一开始便处在了下风。之后,更在继机枪手诡异身死后,指战的军官也继而不停的死亡,原本就不多的日本兵群龙无首,终大败。

以训练不弱的铁岭大团战士为龙头,铁岭城中义军发起了穷追猛赶的追击……

短短五分钟的交火,一次拦截战终于结束了,所有活下来的义士,迅速原地拾捡日军武器,以求取得最大的战斗力。

继之后,尚来不及赶到参战的其他几支义军,也陆续赶来。

然而尽管如此,以他们大战后的损失,其实很难再迎战日军警备部队的下一波攻击了。但是,就刚才一战,却引来了无数本地人的密切关注。

待到本地人亲眼见证获得大胜之后,轰然一下子将消息传播在城中每一处。

以外面大逆军在攻城,本地队伍的大胜为导火线,点燃了城中愈来愈多的反抗。就好象竖起来的一面面旗帜,以亮眼的战绩,仇恨的驱使,赢来更多本地有志报仇的人的投奔。

一场遭遇战下来,加起来不足二百多人的队伍,在坚守中,陆续有人赶来汇合在这面旗帜下!一道道呐喊声中,众志成城,发动了令人吃惊的向日军警备部队的坚决狙击。

战火的漫延,迫使本想对道诚商社的物质进行紧急转移的日军警备队,没有办法搬运。

日军警备司令与野山寿昨晚做出的杀鸡敬猴血案,最大限度地激怒了原本默认了被统治的本地人。

当以项忠义为代表的大逆军精神领袖的抗战大旗打出去后,愈来愈多的铁岭人从城中每一处赶来。先是一个两个,再是十个八个,一百个,一千个。

一个城市的人全部苏醒之后,将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与声势。

杨一凡见识了这种苏醒的力量,他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古人诚不欺我。”

因为,这些被压迫了很久的普通人,缺乏的只是一个宣泄口,他们的意志和思想,早就在怒火燃烧。如今,机会来了!

沉默中的爆发,意志和思想,将会发出最可怕的威力!杨一凡沉默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队伍,感到热血沸腾,感到有一丝令他战栗的力量在悄然发生。

在中日两军交战最紧要关头时,铁岭全城已处处都是反抗的旗帜,展现着不屈的意志。

杨一凡从铁岭人的做法中,感悟到了许多难以言喻的东西。那感悟,就酝酿在他的胸膛,但他没法描述出来,因为他找不到恰当的语言能描述那种特殊的力量。

他奋然高呼:“杀死日本人!”

“杀死日本人!”

从纵横在天空的武直九上俯瞰,会发现,眼下整个铁岭城像是一个有生命的灵兽。城中的每一条道路上,都有无数本地人激动兴奋的在奔跑,向着同一个方向奔跑。

成千上万的铁岭人,开始汇集成一股庞大的洪流。涌向东临街,就宛如铁岭城这头庞大灵兽的血管经脉终于又恢复了勃勃生机。

“杀死日本人!”这句口号在城市每一个角落响起。在这样的口号中,即使互不相识的两个铁岭人,也会迅速成为最可靠的同伴和战友。

震耳欲隆的呼吼声,带来了山崩地裂一样的震撼力,令城中每一个日本人在呼声中战栗。他们从未想过,已被征服了的温顺城市,居然是一个沉睡多年的怪兽,忽然之间就醒来,摧毁了一切。

这是一股无人能挡的洪流。因为意志!

“ 北门陷落,东门、南门也陷落了,现在只剩下西门。”

日军铁岭方面最高指挥官岗村宁次和一众高级军官,呆若木鸡的听着仓皇属下的汇报。

时局发展变迁极快,短短一个时辰,铁岭城的天地就翻转了。

此时此刻的铁岭城,日军绝大部分兵力被调遣至阻挡大逆军攻城的正规战,挡在第一二线上。城中正是兵力最虚弱的时候,那里有闲暇去解决民众闹事?

于是呼,反击浪潮越演越烈,正在铁岭城的每一个角落熊熊蔓延。

以目前内交外困的不利战局下,守做铁岭似乎再也不可能。一心要打港战以避大逆军优势武器的岗村宁次,开始丧失战意地布置辙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