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 自杀谢罪

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滴血的刀锋) 作者: 滴血的刀锋 更新时间:2020-02-04 17:01:58 字数:2684 阅读进度:1415/1490

“该死蚩尤传承者的气息是他们的人。”

姜晨死死盯着前方天空,那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笼罩,澎湃激荡的力量乃是魔性气息,蚩尤魔气。

虽然没有蚩尤躯体出世的时候魔气恐怖,但也同样不容小觑。

以他的修为,竟感受到致命威胁。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发现的

神农山分明一点动静都没有。”

姜晨深吸一口气,胸口剧烈起伏,内心充满不平静的波澜。

“蚩尤首级曾封印于此,神农山的秘密未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蚩尤后裔早已研究多年,他们知道的不比你少。

而你却有可能固步自封,仅仅局限于先辈们留下的传承和传说。”

林青淡淡地开口。

这种例子从来都不少,有些人仗着先祖留下来的庞大基业,固步自封,不求上进。

到最后,被人打得头破血流。

甚至灰飞烟灭。

在仙界,他见多了。

在地球上,虽说灵气稀薄,但是人性并没有发生什么本质改变,姜晨,或者姜晨的先辈们会有类似行为,也不足为奇。

只能说,他们太局限,也太骄傲了。

“不可能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属于绝密,据传承资料显示,那是蚩尤躯体被分开封印九州大地之后,才搞出来留给后辈的。

蚩尤不可能留下线索。”

呵林青蓦然摇头,这想法太天真了。

姜晨用力甩脑袋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不敢相信世上有坏人的纯洁的孩子。

“你别忘了,这里封印的蚩尤首级,已经被蚩尤传承人得到”

听他这么一说,姜晨眼前一亮。

“你是说他们从蚩尤首级中得到讯息

如果猜测属实,岂不是说蚩尤的脑袋从那个年代活到现在

这更不可能了,没有人能活这么久,除非已经成仙”

姜晨疯狂摇头,一脸的不敢相信。

“就算蚩尤当年已经成仙,可他被分别封印在九州大地,单纯一颗脑袋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呵呵林青微微一笑,懒得再给他提示。

兴许是由于地球上的传承问题,时代断层,导致这些修炼者根本不知道成仙之后的等级划分,别说修炼者的一些隐秘之事,哪怕是很多在仙界司空见惯,作为常识的东西,他们也都不知道。

“你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对付蚩尤传承者吧”

“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姜晨雄赳赳气昂昂,其实他心里也没多少底气。

哈哈哈“姜晨,神农山已经被我家主子毁掉,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难不成这座大山下面,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或者你舍不得你们老祖宗的山头被毁掉,想死在这里,去地狱陪你们老祖宗神农氏”

怪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黑压压的乌云逐渐收敛,空气中依然弥漫着令人心悸的魔气,毁灭一切。

魔者,大多生来就是为了毁灭。

对方黑袍加身,一双黑漆漆的瞳孔宛如墨汁渲染,看不见眼白,一眨不眨地盯着姜晨。

“要不要本座送你一程”

哼姜晨非常不爽,咆哮道“你家主子来了,也不见得有资格与老夫这么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不快滚”

“滚

你倒是给本座示范一下,怎么滚”

对方滚刀肉,反唇相讥。

手握一只巨大地黑漆漆地战斧,如同刚从淤泥中捞出来,不过它散发地并非恶臭,而是令人恶寒地魔气。

此斧,已经超越法器,达到下品灵器的层次。

林青一眼辨认出。

灵器,乃是超越法器的存在,哪怕只是下品,远远比不上他在长白山天池用剑意和银精粹炼而成的极品灵剑,但是也具备灵性。

以地球上目前出现的兵器来讲,这把斧子的地位已经屈指可数了。

“你这是找死”

姜晨脸色铁青,恶狠狠盯着对方,可他考虑到现实情况,又不想真打起来。

正要转移话题。

听见对方怪异的叫声“我说呢,你怎么这么牛气冲天,原来是找了个帮手啊

这个人有点眼熟,哦我想起来了,林青天那个传说中的华夏第一人,屡屡被人打得落花流水,不是身负重伤就是修为倒退,还每次都特别跳的那家伙。

呵呵”

“你有种”

姜晨面对林青,没有任何把握。

即使现在的林青看起来只有半步尊者境界。

既然对方主动招惹林青天,那就让他和林青天好好比划比划,不论结果如何,对姜晨来说都不算亏。

“你没猜错,他就是林青天”

哈哈哈“林青天啊林青天,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

早就听说你心狠手辣,眼里不容人,看谁不爽就直接动手镇压。

如今怎么就只有半步尊者境界

本座挑衅你,怎么不见你动手”

“忘了告诉你,本座林旭,虽然也姓林,但是本座真的不屑淤泥同姓,你太嚣张了”

“听说,你最近出手狠辣,杀了镇天府的凌天少主”

“镇天府四大少主之一,凌天少主虽然是他们当中最弱的一个,但那好歹是镇天府的脸面,你这么做,可是在打镇天府的脸皮,他们已经下达通缉令,全世界范围内悬赏你的脑袋”

“本座正考虑,摘掉你的头颅,究竟是问我家主人邀功,还是去镇天府换宝贝呢”

“还真让人难以抉择啊”

林旭嘎嘎怪叫,一双黑漆漆的瞳孔,喷射魔气。

空气在他周围都变得森寒无比,一缕缕水蒸气化成冰晶微粒,从天空簌簌飘落。

远远看去,就好像林旭周围在下雪。

此情此景。

姜晨也非常好奇,以他的见闻,林青天这种时候就该果断出手,把对面的蚩尤传承者林旭撕成碎片。

可惜并没有。

林青天仿佛什么都没听到,脚踩飞剑,负手而立,衣袂飘飘看起来很有风度。

但这。

问题太大了。

“林青天难道真的是落魄凤凰不如鸡,现在被人指着鼻子叫骂,都不敢还手,不敢还口了吗”

姜晨心中思绪万千,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有实力可以掌控一切,没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目光所及,林青天笑而不语,脸上没有丝毫生气的情绪波动,这已经说明问题了。

“果然”嘎嘎嘎“林青天,本座命令你,乖乖的跪过来给本座磕头认罪,然后自废丹田,随本座去主人面前忏悔,或许主人大发慈悲能够饶你一条狗命”

“否则”林旭的声音越发高昂,魔性的力量摄人魂魄。

在他对面,林青一如既往。

很平静。

眼睛里没有丝毫波澜起伏,那种淡漠寂静如一潭死水般,最初是让人诧异,让人觉得怎样怎样,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形压力令人毛骨悚然。

姜晨一脑门冷汗。

林青天就算虎落平阳,也不该变得如此怯懦,卧薪尝胆不代表任人宰割。

噗咚庞大的压力,无形的气场中,正在叫嚣的林旭突然跪下,疯狂磕头。

涕泪俱下的样子令人叹惋,瞳孔深处浓浓的恐惧根本无法掩饰,他一边磕头还一边哭喊“林青天饶命,求求你放过我,我也是被主人逼迫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呃姜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对面的林旭话锋一转,口气再变。

“我错了,我该死,我现在就自杀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