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渡河

小说: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作者: 冯欠欠 更新时间:2020-05-23 10:11:49 字数:3443 阅读进度:865/876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听到别人夸她,朗二前辈,也就是柴倾城那位义兄,脸上几乎要笑出一朵花来,又听到柴倾城这番仿佛是自谦的话,顿时便叹了口气,走到柴倾城身边,对着她摆了摆手,蹙起眉头。

“哎,妹妹,何必自谦呢?你作的就是你作的,怎么还拉出一个老夫子出来当挡箭牌,有才华应该高兴才对啊。”

说罢,朗二前辈还十分会互动地抬头望了一眼周围人,询问道:“对吧。”

“对!这位前辈说得极对。”

史思齐第一个走出来,对着朗二前辈郑重点了点头,露出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

要不然之前柴倾城为什么说着两人一定能成为好朋友呢?

大哥,我真的不是自谦哎呦喂!

柴倾城无奈地看了朗二前辈一眼,默默在心中念道。

可她又没办法直接张口,因此只是对着朗二前辈笑了一声,然后缓缓走了过去,悄悄伸出手来,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底下捏了一把朗二前辈肥硕的腰间肥肉。

“哎呦……”

朗二前辈蹙眉,然后转头朝着柴倾城这边看了一眼,当看到对方自己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之后,便大概明白了妹妹的意思,那便是叫他闭嘴的意思。

他是谁?他可是个妹控,当然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半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了。

“前辈,你怎么了?”

史思齐抬头看了朗二前辈一眼,见他面目似乎有些狰狞,蹙起眉头,开口问道。

“没……没事……”

朗二前辈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子,干笑一声,结结巴巴地开口答道。

“话说回来,既然这里是必经之路,那么我们怎么过去呢?

史思齐蹙眉,湖面倒是平整宽阔,只是湖面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柴倾城朝着那波澜不惊的湖面看了一眼,心中暗自打鼓道:这湖看起来十分平静,四周怎么会没有一艘船只呢?

正当众人愣神的时候,忽然,朗二前辈眼前一亮,朝着不远处的一颗桃树下望了过去,只见两个穿着白色羊皮背心的老汉正朝着这边缓缓走了过来,手中还扬着一根长长的鞭子,在那两名老汉身后是一群拥挤的羊群。

就在这时,那两名老汉似乎朝着这边看了一眼后,脸色一变,然后赶着羊群朝着身后退了回去,仿佛他们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朗二一愣,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名老汉逃走,于是大喊了一声。

“喂!老汉等等!”

然后转头朝着那边看了一眼,大步追了上去。

“你们跑什么呀?!”

朗二一手一个,揪住那两个老汉的羊皮棉背心,将他们拽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看着其中一个,问道。

“没……没有啊……”那老汉躲躲闪闪。

萧景瑞他们几人这时也走到了那老汉面前,蹙眉看着那老汉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

“朗二!”朗一前辈停在前面,看着朗二抓拽住两个老汉后脖颈的手,蹙了蹙眉,沉声道:“把人给我放开!”

朗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有些尴尬地“哦”了一声,然后手中一松,那两名老汉的身体立刻松了下来,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哀叫起来,一边警惕地看着面前众人,一边嘴里嚷嚷道:“哎呦,我的脖子啊,估计是断了……”

朗一蹙眉,上前一步,侧头朝着朗二使了个眼色,只见后者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上前去,冲着那警惕的两名老汉鞠了个躬,“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道完歉之后,朗二这才侧头对着朗一使了个眼色,仿佛是在说:这样总行了吧。

“老人家,敢问这附近可有渡船?”

朗一冲着朗二摆了摆手,然后转过头去,看着其中一个老汉温和开口。

“哼……”那老汉看了朗二一眼,然后听到朗一的问题,顿时脸色变了变,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另一个放羊老汉,两人的目光中皆变得奇怪,起先那个老汉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朗一前辈开口问道:“你们可是要渡那香巴拉湖?”

朗一一愣,转过头去,与萧景瑞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再将头转了回去,对着老汉点了点头。

柴倾城站在萧景瑞身边,看着那两个老汉的表情,不知怎地,总感觉有些奇怪。

“那……你们还是趁早回去吧!”

那老汉摆了摆手,“这里已经好多年没有渡船了,若是想穿过湖,可以绕路走上面,翻山过去。”

说着,那老汉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那围绕着香巴拉湖的连绵雪山。

众人一愣,随即史可朗的声音响起。

“翻山也不是不行,只是……太浪费时间了,这雪山少说也有七八座,若是真的翻过去,恐怕也得花费三四个月的时间。”

柴倾城蹙眉,抬头朝着史可朗看了过去,见对方面上全是担忧。尽管他们之间或许真有嫌隙,可她因为不得不承认,史可朗说的话确有道理。

“喂!老汉!”

朗二转头看了一眼那宁静得像是天堂一般的香巴拉湖,对着那站在前面的老汉嚷嚷道:“这湖这么大,怎么可能一条船都没有,你莫不是诳我们吧。”

他的肚子都要饿扁了,这老汉还在这里吞吞吐吐,朗二性子本就急,这会忍不住了,直接上前对着那老汉威吓道。

“朗二!”

朗一前辈蹙眉。

“喂,老二……”

身后的那个老汉被吓得瑟瑟发抖,伸手拽了拽前面那老汉的衣袖,抬眼看了一眼面前脾气很不好的朗二,哆哆嗦嗦地压低了声音。

“斑点那里不是有一只船么,要不然……”

那老汉欲言又止。

“你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斑点……”

前面那个老汉大惊,转头对着身后的老汉低声斥责道,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及时闭了嘴,转回头来,看着面前众人,摆了摆手,“我们这儿没有船,快走走走!”

说着,竟是一副要赶人的架势。

朗二蹙眉,看着站在前面的那个老汉,咬了咬牙,“什么斑点!快说!我明明就听到了!”

说着,一把上去将身后那个胆小的老汉拽出来,“你说!”

那老汉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见先前那个老汉对着自己摇了摇头。

“朗二!”

朗一的语气有些严厉,轻咳一声,示意朗二将那老汉放了下来,然后走过上前去,对着那老者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腰来,从怀中摸出一锭金子来,伸手递给了那老汉,语气温和。

“老前辈,我们是有事情一定要渡湖,烦请老人家指路。”

那老者看着被塞到自己怀中的金块子,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面色诚恳的朗一,一时之间心中有些动摇,转过头去,看着身后的那名老汉,低声说道:“老二,你看……”

身后那老汉默默叹了口气,伸手拨开前面那老汉,径直走到了朗一前辈他们面前,“跟我来吧。”

说着,径直转身朝着身后走了过去。

众人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穿过香巴拉湖旁边有一条细长的小径,两侧杂草丛生,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这里居然还有条小路。

沿着小径一直朝着前面走过去的时候,慢慢的,几座低矮的房屋出现在几人视野之中。

“老二,回来了!”

正当众人朝着四周看的时候,旁边的一处青稞田中,原本弯着腰的老汉缓缓直起腰来,手中顶着一根锄头,对着那带着他们的老汉招了招手,喊道。

“刘老三,还忙活呢!”

那老汉应了一声,随口拉了一句家常,那在田中的老汉忽然看到了老汉身后跟着的一群陌生面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下去,抬头对着那老汉开口问道:“老二,那都是什么人?!”

老汉闻言,摆了摆手,冲着那田中之人摆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几个过路人而已,你忙吧。”

说罢,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领着众人朝着村里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小小的村庄,错落地住着七八户人,房屋和房屋之间基本不挨着。

最引得众人瞩目的大概是那几户房屋后面的一座座坟茔了吧。一排排白色的清明吊迎风飞舞,一阵风吹过,刮起了地上的纸钱,恍若下雪一般。

经过摆在村中间空地上的一个沉重的的石碾子时,那老汉忽然眼前一亮,停下脚步,转头对着众人指了指前面,说道:“那就是斑点了。”

众人纷纷朝着老汉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穿着单薄外衣的中年男子正蹲在地上,晾晒着潮湿的渔网,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遮住了他的面容来。

柴倾城注意道那人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十分白,这种白还不像是姑娘们的肌肤那样白皙,而是类似于泡在水中时间久了之后的死尸颜色,苍白中透出衰败来。

“斑点!生意来了,他们要渡湖!”

那老汉上前一步,对着他口中的“斑点”喊道。

那中年人这才像忽然活过来了一般,摆弄着渔网的手一顿,然后缓缓抬起头来,扫了一眼众人。

柴倾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那是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眼白几乎占据了整个眼眶,黑眼珠子则缩成了小小的一个小黑点,看着透出几分诡异出来。

“别害怕,斑点就是不爱说话,长的吓人,人还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