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意外’身亡

小说: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 作者: 夕羽落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5:07 字数:2516 阅读进度:74/94

在庄园里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乔知语就在唐驰的陪同下去了S国中央银行,填完资料后,乔知语出示了从木匣子里找到的钥匙。

银行工作人员核实无误,将乔知语带到了一个几近密闭的金属房间内。

“请您稍等。”

乔知语紧张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连曜变天目盏那种国宝级别的东西,她母亲都只是埋在乔家老宅,那被她费心藏在这里的,又会是什么?

祁湛行说,会被寄存在s银行金库的东西,要么是至宝,要么是绝密……

想起祁湛行,乔知语紧绷的思绪又不由得发散了出去。

那个男人还是没有陪她出来,就像是在极尽所能的避开一切与人接触的场合似的。

昨天他们从机场特殊通道离开时,无关人员也被提前驱逐过,一路过来,为他们服务的空乘人员全是男性,就连这边庄园里也是清一色的男仆……

以前乔知语还能笑嘻嘻的揣测祁湛行是个死基佬,现在……

一个模糊的猜测在她脑海中成型。

……祁湛行该不会有恐女症吧?

但乔知语很快又想起了那个男人在床上凶狠蛮横的做派,顿时嘴角一抽。

可算了吧,说他是恐女症,未免也太给恐女症群体抹黑了。

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约摸半个小时后,银行的工作人员就提来了一个具体材质不明的金属箱子。

说是箱子,还是因为上面有提手,实际上这个东西看起来更像是个金属块,大约五十厘米左右的长方形箱体,四面压根没有丁点缝隙,如镜面一般光滑平整,别说是插钥匙的锁眼,连个缝都没有。

这到底是个什么黑科技!

乔知语有点懵逼,举着钥匙不知所措。

好在有银行工作人员在旁解释:“虽然我们的金库几乎没有失窃的可能,但为了提供最高级的安全服务,我们将保险箱设计为密闭形式,可以确保它们纵使流落在外,没有钥匙也无法开启,保险箱的材质是一种特殊融合金属,哪怕是经过漫长的高温淬炼也无法将其溶化,更别说是切割它了,当然,这种级别的保险箱只提供给S级客户。”

S级客户……

乔知语的心悬了起来,她隐约预感到这个保险箱里的东西,绝对至关重要!

工作人员提示:“请您将钥匙贴放到保险箱正中间的位置。”

乔知语点头照做,随着钥匙碰到箱体,尾端的内置芯片开始频繁闪烁绿光。

片刻后,原本光滑平整的箱面上浮现出一个巴掌大的数字屏,一串复杂的编码闪过,完整密闭的箱体突然朝四方分离开来,露出内置在箱子正中的盒子。

工作人员客气的躬身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这个房间可以为您绝对的安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你可以随意使用。”

工作人员离开后,乔知语并没有急着去拿盒子,而是看向身后的唐驰。

唐驰笑笑:“您放心,这点操守他们还是有的,不可能窥探客户隐私,这个房间确实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乔知语松了口气,伸手将盒子拿了起来。

比起保险箱的严密,这个盒子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塑料的,甚至看起来还有些陈旧。

唐驰瞟了一眼:“这玩意儿,看着是不是有点像网上卖的那种……十块钱一个的收纳盒?”

“……”乔知语叹气,“你可以自信点,把像去掉,它就是个最普通的收纳盒。”

唐驰:“……”无fuck说。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堆折叠起来的文件,乔知语拧眉抽出一份。

与她先前所有的猜测都不相符,这是一份病例。

患者的名字是——乔维钧。

她母亲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把外公的病例藏在这里?

乔知语的心跳猛地急促起来,手心也开始冒汗,她匆匆将龙飞凤舞的病例看了一遍,很多字都辨认不清,只能大约猜出点内容。

……服药后……极速恶化……

……出现异常症状……脏器开始衰竭……

乔知语的双手开始发颤,她飞快的扯过另一份文件,这是一份药物成分化验单……

她一张一张的拿起文件看过去,除了病例和几张诊断书外,剩下的无一不是药物化验单!

这个暗示太明显了。

哪怕乔佑怡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乔知语也在第一时间抓住了重点。

她颓然的靠在椅子上,眼神茫然无措到了极点:“我外公的死……可能有问题……”

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外公是病故的,可她母亲调查的这些东西却明确的告诉了她,她外公的死另有缘故。

至少她母亲对此起了疑心!

想起跟着外公前后脚过世的母亲,乔知语不寒而栗。

如果她外公的死真有问题,那她母亲的死呢?

她母亲会不会就是因为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不得不‘意外’死亡的?

乔知语克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无助到了极点。

唐驰面露不忍,正要开口劝慰,却见乔知语已经动作飞快的将全部文件扫进包里。

她站起身:“唐驰,我们回去,我有事找祁湛行帮忙。”

如果刚刚的猜测是真的,那她一定会要罪魁祸首生不如死!

两人赶回庄园时,祁湛行正躺在花田旁的吊床上小憩,看见乔知语仓惶的神色,男人就蹙起了眉头。

“出什么事了?”

略带关切的询问打破了乔知语强撑了一路的坚强,她扑进祁湛行的怀里,泣不成声。

“祁湛行,我外公和我妈妈……”

她说的很慢,边哭边讲,将文件内容和自己猜测都断断续续的说了一遍,因为心神不宁,乔知语的讲述堪称混乱,甚至有些颠三倒四。

祁湛行却一直耐心的听着,没有打断,没有询问,除了间或阴沉下脸色外,几乎全程都轻抚着乔知语的肩背,温柔的不可思议。

“我怀疑他们的死跟何文峰有关!”乔知语通红着双眼,“我外公跟母亲去世,何文峰是最大的受益人,还有白吟秋……我要他们生不如死!我要他们给我外公赔命!”

祁湛行用指腹轻柔的替她拭去泪水:“不一定是他们,或者说,恐怕不止是他们。”

乔知语一怔:“什么意思?”

祁湛行没急着解释,只是对唐驰吩咐道:“你马上去派人去查乔维钧当年的用药记录,再去核实这些化验单有没有问题。”